妙书屋 > 总感觉自己像个反派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生日宴

第一百三十六章 生日宴


  往年若是郁雪生辰,少不得要宴请别派的弟子前来,只是此刻正值战乱之际,所有人都缩在城里,为自己的未来担忧,哪有空来给她庆生。

  “我不是告诉过父亲,让他今年不要再给我过生日了吗?”郁雪皱着眉头道。

  郁管事弯着身子,将头深深地低下去,这两年大小姐越发的威严深重,与小时候骄纵天真的模样相比,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回禀小姐,并没有大办,只是本家现在在城里的这些人而已,连外出的郁家嫡系都没有送信过去。”他道。

  郁雪这才缓和了些脸色:“郁管事,你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明白我最不喜欢这些喧闹之事,何况现在鬼修与妖修逼境,人修大乱,也不是大肆举办宴会的时候。”

  “是,我知道了。”

  “下去吧。”郁雪挥了挥手,拿起手中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眼见郁管事躬身退下,这才长舒一口气,揉了揉眉心,道:“牧妹妹见笑了。”

  坐在她对面的牧花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闭目打坐,像是根本没有人坐在自己面前一般。

  “牧妹妹何必如此,我知道这次强行将你请来有些失礼,不过这不也是因为我太过担心你的安危了吗?”郁雪轻声细语,完全不像刚刚那般威严。

  牧花睁开双眼:“免了吧,郁道友,郁家先是将我弟弟派出去,致使我们姐弟分离,这么些年一面也没见过,不知是生是死,如今又把我强行带到郁家,若说你们没有什么别的心思,你自己信吗?”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郁雪却依然声音温柔:“我不知道牧妹妹是听了谁造的谣,说我们郁家将他派了出去,可之前我不是带你去看过他的命牌了吗?命牌未灭,怎么能说他生死不知呢。”

  牧花闭上了嘴,论不论理她都说不过这个女人,真不知当年那个行事莽撞的小姑娘经历了什么,怎么就变成了这幅模样,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她所见过心思最深不可测之人。

  “好了,我知道牧妹妹太久没见过弟弟,心里想念,不过他如今正修炼到最紧要的关头,出关这事急不得,还是得再多等两年才好。”

  郁雪将牧叶的事下了定论,也不管牧花愿不愿意,伸手便牵过了她的胳膊,拉着她往宴会大厅里走去。

  “牧妹妹这是头一次参加我的生辰,咱们可得好好喝上一杯。”

  “我不会喝酒,更不想和你一起喝。”牧花试着挣脱她的钳制,可惜她虽然已经是心动期修士,论实力却远不及郁雪。

  这女人的实力绝对不止金丹期,牧花感受着自己手腕上的疼痛,明明是个灵修,力气却比她还大,莫不是灵体双修?

  这次宴会的主角踏进大厅,原本正在喧哗的众人突然静了下来,坐在上首的郁明,郁家家主笑着的冲她招了招手。

  “小雪呀,快到爹爹身边坐下,这是专门给你留的位置。”说着便指向紧紧挨着自己座位的一张桌案。

  “我要带着牧妹妹一起坐。”郁雪拉着牧花坐下,冲郁明甜甜一笑。

  “好好好,只要我们小雪高兴,怎么坐都行。”郁明根本不在意牧花,只顾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正当父女两人相谈正欢时,底下坐着的郁火突然站起身来:“郁雪姑姑,我给你带了件生辰礼物。”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个玉盒来。

  郁雪好奇道:“是什么东西这么宝贝,快拿过来让我瞧瞧。”

  “那当然,这件礼物可是我亲手做的。”郁火洋洋得意道,便带着盒子往郁雪身边走去。

  “是嘛!”郁雪看起来格外高兴:“这还是你头一次亲手给我做礼物呢,我可得仔细看看。”

  郁明眼中的不悦一闪而过,脸上仍是带着笑:“难得郁火侄孙这么有心,看来心里也是格外敬重我们小雪呀。”

  大殿里总共也没坐几个人,除了坐在上首的郁明和郁雪父女俩,底下就只剩下了郁火,郁言,以及几个云佚不认识的郁家人。

  即便如此,郁名扬仍然是坐在最后的位置,那里单独设了一张小桌子,不用问便知道是给他的。

  云佚更惨,她根本没地方坐,只能站在郁名扬身后。

  直到郁火几人陆陆续续的送上礼物,郁名扬这才缓缓起身,低着头往上走去,将装有怀玉堂簪子的递给郁雪。

  “哎呀!”郁雪接到礼物打开一看,顿时惊讶道:“竟然是怀玉堂的东西。”

  接着担忧的看着郁名扬道:“身上的零花钱还够吗,不够的话姐姐再给你点,下次别这么破费了,姐姐知道你的心意。”

  郁名扬垂在身边的双手动了动,这才抬起头,用那张和郁雪颇有几分相像的笑脸道:“能为姐姐你花钱,弟弟心中高兴,如何能算得上是破费。”

  送完了礼物,大家便在一起一边赏舞一边喝酒,牧花几次想要走,都被郁雪紧紧的拉住了胳膊,甚至连话也不能说,只能像个木偶般坐在那里。

  云佚扫视过大厅里的众人,她当然认出了牧花,,可现在并不是开口相认的好时机,况且——她阴冷的看了一眼正在喝酒的郁言。

  今天虽然要不了他的命,但帐还是要算一算的。

  云佚的双手微微一动,灰色的灵力无声无息的翻滚在她掌心,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瞬间便进入了郁言的身体。

  这独属于云佚一人的特殊灵力,自然有其特殊之处,善于隐藏,轻易便能穿透出窍期修士的护体灵力进入其体内不过是其中一种而已。

  郁言只觉得头微微眩晕,仔细检查身体却没有发现有不对的地方,丹田内的仙器星辰镜也没有反应,便以为自己喝醉了酒,

  他起身向自己的兄长告退,缓步走出了大厅,自始至终都没有和郁雪对过眼,即便是送礼物之时也是由身后的仆从代劳。

  “爹爹,小叔叔这是怎么了?”郁雪有些委屈的道:“为什么今天都不理我了。”

  郁明当然知道是为什么,可却不能跟郁雪明说,只得含糊其辞道:“可能是喝醉了酒,有些累了吧。”

  有人离开,这场本来就不热闹的生日宴会便更加安静了,本来大家的心思也都不在这上面,都在为围在城外的鬼修和妖修担忧。

  郁雪看到这情况,站起来道:“既吃完饭便散了吧,我也不留大家了。”

  


  https://www.miaoshuwu.com/99166/99166904/5284421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