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总感觉自己像个反派 > 第八章 贵妃与皇后

第八章 贵妃与皇后


    柔嫔其人就和她的封号一样,长相柔美动人,说话也温温柔柔。看起来也不过十七八的年纪,脸嫩的像是要滴出水一样,给云佚介绍宫内建筑的声音轻柔婉转,听起来就是种享受。

  眼看云佚有点乐不思蜀,这段时间已经对她有所了解的柳儿赶紧开口:“娘娘,都出来一个多时辰了,您肯定累了,不如歇歇吧。”

  瞅着云佚回过神来,赶紧又接了一句:“既然您和柔嫔这么投缘,不如就请柔嫔一块儿到揽月殿用膳好了。”

  见云佚点了点头,柔嫔不由得松了口气,她实在是没想到这个云妃娘娘看起来挺清瘦的一个人儿,腿脚却这么有劲,完全没有大病初愈的样子,走了这么久的路也不累,自己这小身板却实在是撑不住了,再不歇歇,估计等会儿回自己屋里的力气都没了。

  刚好她们现在的位置离云佚的揽月殿也不远,到了云佚屋里,柔嫔一屁股就坐在了凳子上,也顾不着等宫女们上茶,自己先拿着杯子灌了一气。

  这边云佚刚刚坐下,就有宫女上来回话,说是太子刚刚来找她,还拿了好些东西,结果一听说云佚不在殿里,马上就脸色难看起来,放下东西就走了。

  “别管太子了,反正他来也没什么正经事。”回话的宫女被这话噎住了,忍不住心里腹诽,皇宫里除了皇上估计也就娘娘您敢这么说太子了,可眼见着云佚一副不当回事的样子,也只好转身退下了。

  云佚听宫女回话的时候并没有避着柔嫔,因此柔嫔也听到了云佚的话,心中不由得想起了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谣言,看这样子,也不是空穴来风啊。

  平白得知了这么大一个八卦,柔嫔在云佚向她问起有关贵妃的事儿时,也就知无不言了。

  “贵妃娘娘的长相那是没的说的,嫔妾选秀时第一次亲眼见到贵妃都惊呆了,那通身的气派把在场所有的秀女都震住了,额,当然云妃娘娘您也好看,都好看。”差点说错话的柔嫔用手帕擦了擦冷汗,又接着开口:

  “南昭国上下都知道贵妃娘娘是皇上出宫游玩时带回来的,因为贵妃的身份太低了,只是个平民,因此将她封为贵妃的时候皇后闹了好一阵子,还说动了自己的父亲联合言官去找皇帝上谏,让皇上收回成命。

  皇上不但没听,还在上朝时发了好大的火,直言臣子不该管皇帝的家务事,命人将那个领头的言官拖出去砍了头。”

  皇后这是外戚干政啊,怪不得皇上生气呢,说不定早对皇后她们家看不顺眼了,只等着抓住机会就对皇后的娘家下手,这种事云佚还是了解一些的。

  在原来那个信息爆炸的世界,什么都能拿来写书,云佚也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看书,也不论什么高雅庸俗,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就看,勉强也称得上是博览群书了。

  “在那之后,皇后娘娘突然就病的卧床不起了,太医院的所有太医给皇后娘娘诊脉后都摇头说治不好,只能勉强用药吊着她的命,这才撑了两年,今年这是第三年,能不能过完都不好说。”

  从一介平民到贵妃娘娘,这波澜起伏青云直上的经历都可以写成一本传记流传后世了。

  留了柔嫔用完膳后,云佚让柳儿将她送回住处,只剩下自己独自在思考着今天得来的消息。南昭国皇帝的后宫里妃嫔总共不过十几个,真可以算得上是历代最少了,别的不提,这位贵妃娘娘自己是非要见见不可。

  然而第二天,却有宫女到了揽月殿,道皇后娘娘想请云妃到坤宁宫一聚,“皇后娘娘本是想亲自来见一见您的,可是实在是病得厉害,下不了床,只能请云妃娘娘您去坤宁宫了。”

  病的下不了床的皇后?她为什么要见自己?再怎么摸不着头脑,皇后娘娘有请,云佚无论如何还是要走一趟的。

  今天要见的是个病人,再像昨天一样出个门带那么多人可不行,所以云佚只带了柳儿和那几个死活都要跟着的侍卫,一路上倒是比昨天安静多了。

  一到坤宁宫,就看到有个看起来上了年纪的老人站在门口,身边的柳儿没等云佚开口就赶紧走上前去:“王嬷嬷,怎么是您站在门口,这天还没暖和起来呢,您要是因为在这里吹风受凉了可怎么办!”

  看得出来,柳儿和这个嬷嬷的关系很好,也是真的担心她着凉生病,然而这个王嬷嬷并没有理她,而是先郑重的给云佚行了礼,等云佚在前面进了坤宁宫这才在后面教训她道:

  “你是跟在娘娘身边来的,怎么能先和别人说起话来把娘娘晾在一边,我教你的规矩都当耳旁风了吗?”

  “嬷嬷您放心,云妃娘娘人很好的,完全不在意这些事。”柳儿时隔许久又听到了王嬷嬷的唠叨,忍不住回忆起了当初在坤宁宫里跟着她学规矩的时候。

  只是后来因为皇后娘娘生病,她们这些坤宁宫的人大部分都被分到别的地方去了,现在这所后宫最大的宫殿,空荡荡的都不知还剩下几个人,真叫人觉得心酸。

  “若是如此,你就更要处处小心,谨言慎行,不能仗着主子脾气好就不守规矩。”这是依然板着脸的王嬷嬷。

  在前面的云佚听见她们两人的这番话,忍不住微笑起来,对将要见到的皇后也有了一丝好感。

  不用人带路,云佚只闻着那股刺鼻的药味就找到了皇后的屋子,她站在门前,等着王嬷嬷。

  王嬷嬷到了门口先是进去看了一眼,这才请云佚单独一个人进去,顺带还拦住了也想跟进去的侍卫,云佚进了屋子还能听见她教训那些年轻小侍卫们的声音。

  整个屋子里静悄悄地,如果不是还能听到微弱的呼吸声,云佚几乎要以为床上躺着的是一具干尸了。

  她走上前,靠近去看那瘦得已经只剩一把骨头的女人,她拼命地呼吸着,那么努力的想要活下去,哪怕活着让她如此痛苦。

  可即便如此,那呼吸也断断续续,某一时刻,甚至连这么微弱的呼吸声也消失了,屋里安静的可怕,云佚下意识的屏住了自己的呼吸,这才又听见那个断断续续的呼吸声响起。

  仿佛是感觉到了云佚的靠近,那个女人睁开了深陷在眼眶里的眼睛,出乎意料的,那眼神竟然十分平静,根本不像是承受着如此痛苦的人该有的眼神。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到这深宫里来,你会带它走的,对吗?”


  https://www.miaoshuwu.com/99166/99166904/5095094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