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总感觉自己像个反派 > 第二十七章 新弟子训练

第二十七章 新弟子训练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这些从南昭国而来的孩子们已经差不多适应了临山宗,新人弟子的训练也要开始了。

  对于临山宗来说,最为看重的其实并不是门内弟子的灵根纯净度高低,而是这个弟子的毅力是否坚韧。

  临山宗的祖师爷就是一位以不到五成纯净度灵根的资质修炼到渡劫,并凭借着身体的强度而轻松度过雷劫的大能,当时这件事在上界引起了轩然大波,无数灵根资质低下的修士从中看到了成仙的希望。

  而这位祖师爷也十分慷慨的将自己从无到有的创立的功法传授给众人,并建立了临山宗,虽然如此,但从祖师爷飞升成仙直到现在,能够成功修炼到渡劫期的体修屈指可数,究其原因,却大多都是因为没有大毅力将这门功法坚持下去。

  云佚是从容青那里知道的这段往事。

  “如果你确定了要走体修这条路子,就不要怕吃苦,把自己当做一块没有知觉的石头,不论这条路有多艰难辛苦,都不要放弃。”

  容青说这话时,眼里尽是对于自己走完这条路的决心和信心,这种强烈的感情甚至感染了一旁的云佚——她原本只是将体修当做自己一种修炼手段,并未想到要以此修成大道,也是因为自己有山海经在手,心里并不对此有过多期待。

  然而此刻,“只有如此决心,你才可能成为那从石头磨炼成的万中无一的那枚玉。”美石为玉,玉是石头的精华,云佚注视着眼里绽放出耀眼光芒的容青,仿佛看到了她在满天的雷劫下却对天地万物傲然一笑。

  这也是云佚此时和这群新入门的弟子站在一起等待训练开始的原因,她想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在这条路上坚持下去。

  “看到了吗,临山宗只有一座主峰,所有新入门的弟子都住在山脚下,你们的第一个训练,就是在一天的时间内从山脚到达山顶,只有达到要求的弟子,才可以进行接下来的锻炼!”

  不仅如此,在此之前还要每天早上都在临山宗山脚下的大殿广场上集合,对身体进行打磨锤炼,如果没能按时到达广场,你迟了多少时辰就要补多少时辰,哪怕因此无法睡觉也要完成任务。

  也就是说,刚开始最好先每天按时锻炼,等到身体强度提高到一定程度再尝试上山了?云佚正在心里思索,就听站在新弟子们面前的姜源接着说道:

  “当然,不只是锻炼,每位弟子每天还有一次泡药浴的机会,药浴不仅能够缓解身体的疲惫,长期浸泡还能提高身体的强度,如果想要尽快变强的话,每通过一个训练就能增加浸泡药浴的时间,这可是最快的捷径呀!”

  姜源的脸上尽是笑意,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话激起了多少弟子心中对快速变强的欲望,这也是冯掌门每次都让他进行新弟子训话的原因,如果说将人的说话能力也和法器一样分成各个等级,那姜源的嘴绝对比得上高阶法宝了。

  每天的例行打拳活动曾经让主修别的功法的长老十分不满,只可惜这是祖师爷立下的规矩,不满归不满,该做还是要做。

  除此之外,蹲马步,打桩子,走梅花桩这些云佚以前世界里修炼功夫的基本训练方法临山宗里一个不拉,不过不同的是,你在做这些的同时,必须要竭尽所能的使自己体内的功法不间断的运行。

  只这一步就难倒了无数的弟子,好些都是因此锻炼到一半就摔倒或停下动作,然后只能从新开始。

  临山宗里的一切锻炼都凭自觉,如果有弟子因为觉得累就偷懒的,只会直接将他直接赶出宗门,因为临山宗绝对不需要这种弟子。

  这件事早在一开始就会告诉这些新入门的弟子,从下界来的自然不敢偷懒,因为自己根本无处可去,然而从上界招收的弟子们就不一定了,就算坚持不住被赶了出去,还可以去一些小宗派。

  也正是因为如此,临山宗也更加喜欢从小世界来的弟子。

  今年新弟子训练与往届格外不同,因为多了两个年轻的小姑娘,不说跟她们一起的新弟子,只说往常光着膀子挥汗如雨在广场上训练的师兄们,竟然不约而同的穿了一身短打才来锻炼,真可谓是奇景了。

  “啧啧啧,你说说你,一来就让临山宗的弟子们都害羞起来了,难道你就不会不好意思吗?”姜源一边围着正在打木桩的云佚转一边同她说话,看起来倒是悠闲得很。

  “当然不会,在锻炼的时候还有心思注意外界,只能说明他们注意力不集中。”云佚的头上已经全是汗珠,动作也慢了下来。

  姜源一副终于抓到她小辫子的表情:“那你在训练时还和我说话,就是说明你注意力不集中喽?”

  “错!这是因为我已经锻炼完了。”云佚最后一下利落的打在桩子上,整个人都停了下来,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

  “接下来我要去泡药浴了,怎么?你也要跟来吗?”云佚揶揄的看向姜源。

  姜源脸上一僵,赶紧摆了摆手:“都已经被几个长老挨个教训过了,我哪还敢啊?”

  有介于姜源以往随意散播桃花的恶劣行径,在发现他总是有意无意的围着云佚打转的时候,冯掌门直截了当的就通知了姜源的师傅陈长老。让他管好自己的弟子,不准打宗内仅有的这几个女弟子的注意,省的以后都没有女弟子敢来临山宗。

  被他师父教训过后,其他几位长老也不甘落后,将他好一阵数落,弄得姜源觉得自己现在就跟个祸害似的,人人都嫌弃。

  “上次被容青长老打的伤还没有消呢,我得赶紧回去上药了。”这话说完,姜源已经一溜烟跑了。

  要说其他几个长老还只是嘴上说说,容青就是直接以考察他修为的名义将他揍了一顿,并严肃警告他绝对不准去招惹云佚。

  轻松将姜源撵走之后,云佚走向了自己在山脚下的小屋,郁言本来是想在自己的屋子旁边给她再盖一所房子的,只是被云佚拒绝了,知道她想参加新弟子的训练后郁言也没说什么,只要云佚不离开临山宗,做什么事他是不管的。

  “小磊!你现在是越来越调皮了,这么晚了才回来。”云佚是偷偷将它带到上界的,在自己安顿下来后,就向冯掌门报告说自己在山里捡到了一只灵猫(这是上界的一种小型野兽,凶残度不高),想养养看。

  冯掌门对云佚还是十分宽厚的,在得到他同意之后,云佚就将它养在了自己的屋里,平常它自己想出去玩也不拦着,只要按时回来吃饭就行。

  这下这小家伙可算是撒了欢了,整天在临山宗的后山到处疯跑,索性里面没什么大型野兽,云佚也就由着它了。

  只是每次回来都是一身的土,云佚要给它洗它还不乐意,只好单独给它设了一张小桌子,每次就在上面吃饭。

  吃完了饭,小磊就回自己的小窝里睡觉,而云佚则前往药池进行药浴。

  


  https://www.miaoshuwu.com/99166/99166904/5064577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