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总感觉自己像个反派 > 第三十三章 容青

第三十三章 容青


  云佚感觉自己似乎正躺在一片洁白的云朵上面,身体轻飘飘的,随着这片柔软浮动。

  这云真暖和!好想接着睡啊,她心想。

  但是该醒了,哪怕醒来后要面对残酷的现实,沉迷梦境也于事无补,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她从来都不是个胆小的人。

  云佚逼迫着自己睁开眼睛,却被耀眼的光线刺得眼睛生疼,不自觉的分泌出了些眼泪来缓解疼痛。

  好半天,她才慢慢坐起身来,环顾四周——这是她的屋子,屋里此刻空无一人,窗外一片雪白,阳光落在上面又照射进屋子,所以才会那么耀眼。

  她尝试着感知自己的身体,发现虽然有些迟钝却不再麻木,看来是有人给自己上了药,云佚不由得感到一阵庆幸,还以为会被冻掉点身体零件什么的,看来还不算太惨。

  她又迟疑着,小心翼翼的将精神集中在脑海,发现自己识海里小溪结成了冰块,云佚吃了一惊,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识海会结冰这种事。

  不过再细细的观察过后,她发现《山海经》就被冻在小溪里,不再散发白雾,一副蔫达达的样子。

  云佚若有所思的感知了一下自己灵识,发现虽然范围缩小了不少,强度却并没有减弱,也未损伤到本源,和以前一样如指臂使,灵活的很。

  “看来这次又是你帮了我,谢谢啦!”云佚用灵识拍了拍被冰冻的《山海经》:“放心吧,我没事,还要继续帮你呢,怎么能因为这点事就倒下。”

  意识回到现实,云佚撑着自己的身体缓缓从床上下来,走到桌子旁伸手摸了摸水壶,发现还是温热的,看来昏迷的这段时间一直有人在照顾自己。

  “呦!丫头,你终于醒啦!”一道慵懒磁性声音响起,一个身穿黑衣容貌英俊的身影踏进了云佚的屋子。

  “容青长老?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你这次可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容青凑近云佚,用手挑起她的下巴:“想好怎么报答我了吗?嗯?”

  最后一个字低沉性感,说话时的呼吸扑在云佚的脸上,眼神专注的好似只容得下她一个人,不分男女的迷人魅力从她身上散发出来,令人情不自禁的想像只飞蛾般朝她扑去。

  “……”云佚拿死鱼眼看她。

  “哈哈哈哈!”容青放开她:“看你这样子,身体肯定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您怎么会来看我?”云佚问。

  容青正经起来:“是姜源去找的我,他急得不行,话也没说清楚就让我赶紧来郁言的住所。”

  话说到这儿,她脸色阴沉起来:“等我到了那儿,就看见你倒在地上,一边上还有个小崽子在哭。呸!郁言那小子真不算个东西,丫头,你以后就跟着我吧,别理他了!”

  云佚摇了摇头,苦笑道:“我师父他不会同意的。”

  容青挑了挑眉:“我问的是你,又不是他。”

  “我的话管用吗?”不管郁言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在目的达到之前,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别的地方我是管不了,”容青动了动身子,一股庞大的压力从她身上传来:“只要你在临山宗一天,我就护你一天!”

  云佚惊异的看向她,这是?“容青长老已经突破到出窍期了?”容青身上的感觉明显和以前不一样。

  “算你这丫头有点眼光,他要带你回郁家我是拦不住,但他只要一天没回去,你就一天不用见他,有什么事直接来找我就行了。”

  这人就是有一种让人为之折服的魅力,云佚终于真正的笑出来:“那以后,就麻烦容青长老了!”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天,牧花也进了云佚的屋子。

  “师父!”她先跟容青问好。

  听到她叫师父,云佚不由得瞅了容青一眼,这家伙,下手挺快。之前她去找容青说话的时候,就听她暗示过想收牧花为徒,自己这才昏迷了多久,就已经把人拿下了。

  容青得意的冲她笑了笑,接着又满脸慈爱的和牧花说话:“乖徒儿,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牧花一板一眼的回答道:“师父之前不是说云佚师姐今天会醒过来吗?所以我今天一做完功课就回来了。”

  接着又扭脸看向云佚:“师姐怎么起来了,越是大病初愈的时候越要注意身体才行。”催着云佚就让她赶紧上床休息。

  云佚没有办法,只好重新躺在床上:“牧花,我这是昏迷了多久?”

  “两个月了。”

  “这两个月你是不是都没有见过小叶?”

  牧花握紧了拳头,云佚说的没错,那天容青只带走了她,牧叶却被郁言拦下了。

  “别担心,他不会对小叶怎么样的,起码,身为一个师父该做的、该教的,他肯定能做到。”他能做好一个师父,只是,他并没有把云佚当做自己的弟子罢了。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在场的两个人都能听出她话里的意思。

  见气氛一时沉闷起来,云佚赶紧笑道:“哎呀哎呀!没想到我这一睡就是两个月,本来之前还打算这个时间去爬主峰的,这下又要等一段时间了,唉。”接着装出一脸愁苦:“小牧花,我要落在你后面了,好丢人呀!”

  “没事的云佚师姐,你这么厉害,肯定很快就能追上来!”毕竟还是年纪小,牧花马上就被云佚的话转移了注意力,忍不住开口安慰她。

  “哎呀,那就借你吉言了。”云佚笑眯眯的,因为郁言的所作所为而一直闷在心里的情绪终于烟消云散。

  既然他不把我看在眼里,我又何必在意他,云佚闭了闭眼,心也跟着平静下来。

  “哦对了,这瓶药给你。”容青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的玉石瓶子。

  “你的身体虽然已经没有大碍,可毕竟是受了四天的冷,总免不了会有寒气入侵体内,瓶子里的药你每天在泡药池之前吃一粒,不仅能配合药池的药力驱逐寒气,还能让你的身体更加坚韧。”

  云佚没有推辞,她接过瓶子,对容青笑了笑。

  对她好的人她会记在心里,对她不好的人,她也会记在心里。

  


  https://www.miaoshuwu.com/99166/99166904/5056348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