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漂泊之伦敦桥 > 第188章 死得其所

第188章 死得其所


  庞媛媛吓的手足冰凉,大惊失色道,“不要!求求你们,我不会游泳!不要!”

  “骗谁呢?游泳课可是从三岁起就必备的。你不会游泳怎么穿过英吉利海峡,来的英国?”詹姆士和托德坚决不买帐。

  “是飞机!我坐飞机来的!”庞媛媛欲哭无泪。这都什么跟什么嘛!!谁这年头还用自己游来?那叫偷渡明白吗?偷渡!!

  可惜她的解释都被众人“扔下去!扔下去!扔下去!”的吼声,给吞噬殆尽。

  勾唇一笑,约瑟抱着庞媛媛走到大池子边,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深吸一口气。”还没等庞媛媛反应过来,就将庞媛媛扔了下去。

  身体腾空的那一刻,庞媛媛所有的感官都变的极度敏锐了起来。周身的一切,如同电影慢放般清晰。

  她看到托德,詹姆士等人慢慢笑眯了眼,感觉天花板与她越来越近,然后又越来越远。感觉到身体因失重而造成的不适。看到她在空中乱舞的四肢,和她跌至水面时,高高溅起的浪花。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她已经被四面八方涌来的池水淹没。拼命挥舞着四肢,庞媛媛想抓住什么站起来,却徒劳无功。下意识的张嘴呼叫,却被池水呛的口鼻俱痛。渐渐的,庞媛媛的身体变的既沉又软,连反抗的力气都没了,只能像个千斤坠似的朝池底沉去。

  庞媛媛的心里,那叫一个憋屈。没想到她什么难关都闯过了,居然会淹死在一个温泉池子里,还是亲手被好朋友扔下去的!若有来生,她一定不会放过约瑟那个中二!

  刚想到这儿,一只结实有力的手臂从水面探入,钳制住她的胳膊,将她从水底拽起。强烈的求生欲,让庞媛媛像个藤条似的手脚并用,死死的缠在了来人的身上。张大嘴拼命的呼吸着久违的空气,脸上热泪纵横。

  轻拍着庞媛媛的背,约瑟温柔安抚,“没事儿了媛媛,没事儿了。”

  “约瑟你这个混蛋!”恨恨的吼出这句话,庞媛媛这才发现她跟只八爪鱼似的吸在约瑟身上。

  因泡温泉的缘故,约瑟只穿了一条泳裤,露出他肌理分明的上半身,庞媛媛的双手,正死死的扒着他坚硬如铁的肩膀,双腿盘在他有着八块腹肌的腰间。说不出的暧昧。吓得庞媛媛羞愤欲绝,想也不想就从他身上跳了下来。

  跳下后,庞媛媛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的脚居然可以着地。温泉水只到她的胸口而已!

  所有人都哄笑出声,窘的庞媛媛无地自容。只能恨恨的瞪着约瑟出气。

  无辜的摊了摊手,约瑟笑着说道,“这事儿真的不怪我。我也只是个执行人罢了。”说完,很是不仗义的朝詹姆士和托德怒了怒嘴。

  詹姆士和托德一脸苦逼,万分戒备的看着庞媛媛,梗着脖子说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迟到被罚,天经地义!”

  输人不输阵,大道理要先讲清楚!

  “再说了,这么潜的池子里淹不死人。”托德不怕死的补充道,“除非那人是媛媛·胖......嗷嗷嗷......”

  下面的话,被迎面而来的一阵巨浪给浇没了。只见庞媛媛恼羞成怒的冲到两人面前,拼命朝两人泼水,不少人祸殃鱼池,也中了标,纷纷奋起反击,见人就泼。池内混战一片,众人爽朗的大笑声,从十几米远的主建筑都能听的到。

  ***

  与L'Apogée  渡假村热烈欢快的气氛截然相反,库尔舍瓦勒另一头的一个渡假村里,伊莎贝尔正脸色铁青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乌拂。

  乌拂一周前就来了。自从得知约瑟这周未会在这里高山极限滑雪后,他就开始做准备,打算同“龙翼”山上一样,让约瑟死在他最钟爱的高山极限滑雪运动中。他这人就是心太好。居然愿意给约瑟这么一个壮烈的死法,让他死得其所。为爱献身。

  至于那个男人不让他动约瑟的警告,早被他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自从约瑟破了他在“龙翼”山上设的绝杀阵,让他沦为别人的笑柄,被人质疑他“天一第一清道夫”的头衔时,他与约瑟就已经由客户关系,上升为私人恩怨。

  这是他为他的名誉和尊严而战,不管是谁,都不能让他放弃!

  眼前的尤物倒是极有意思。

  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他的威名,居然只身拿着一张八十万英镑的支票来找他。让他务必帮她除了约瑟和庞媛媛。

  拿起支票,乌拂的眼底,闪过几分玩味。

  她肯定不记得了。其实他们两人早在几个月前就见过。当时她给他的,只是一个婀娜多姿的背影。翘臀,长腿,金发,时尚,正是他喜欢的类型。

  那天的偶遇,发生在拉其厄集团总部大楼门口。当时他正急着去车行动手脚,没停下来跟她搭讪,害他事后遗憾了两三天。既然她亲自送上门来,他就却之不恭了。

  “这些钱太少了。“晃了晃手中的支票,乌拂漫不经心的说道,“低于三百万英镑的单子,我不接。而且这是除掉单人的价码。加人需要翻倍。”

  “什么?!六百万?!!”伊莎贝尔的眼睛瞪圆了,看着乌拂的目光,活像他是个打劫的一样。

  她去哪儿找六百万出来?这八十万,还是她将以前珍藏的首饰和包包都抵押后,才拿到的。她落到如今这步田地,都是拜约瑟和庞媛媛这两个贱人所赐。

  上周在报纸上看到家族宣告破产的消息,她还以为是哪个报社跟大家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本想找妈妈问个清楚,不想她人早在消息刊登前,就已经飞回奥地利了。至于她的爸爸品克伯爵,不提也罢。就是一个靠妻子养的老废物。对家里所有的经济状况一无所知。直到妈妈走后几天,才意识到他也破了产。

  于是,伊莎贝尔从天之骄女,一下子沦为一文不值的穷光蛋。空顶着皇室的头衔过活。却没有一丁点儿可以自立的能力。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1/5051021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