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漂泊之伦敦桥 > 第17章 执念成痴

第17章 执念成痴


  喝彩声,伴着“啪啪啪”的掌声在会议室内响起。

  约瑟率先起身,马修,詹姆士,史蒂芬和托德紧随其后,赞许地看着庞媛媛,拍手叫好。一个接一个的同事起身朝庞媛媛致敬,就连男女两个负责人都加入了鼓掌的行列。

  庞媛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两手撑桌,微微前仰,脸似火烧。

  两络秀发随着她低头的动作,滑落下来,贴在了脸颊上。她下意识地抬起左手,想将它们拂到耳后。手刚离开桌面,脚踝处一阵刺痛传来,让她一个猝不及防,差点儿跌坐在地。

  刚刚羞愤交加,起身时完全没有注意到右脚踝上的伤。这会儿放松下来,才感觉到那里的痛感,跟水泵一样,一波一波地朝大脑传递。不仅仅痛,还憋胀得紧,鞋子跟个紧箍咒似的,把右脚都箍得有点儿麻了。

  这下糟了,伤得比她想像得还严重。

  庞媛媛咬了下唇,堪堪稳住身形,心里焦虑万分,脑中百转千回,面上却丝毫不显。继续含笑低头,一脸被大家夸得不好意思的模样。

  庞媛媛的小动作,没有逃过约瑟的眼睛。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庞媛媛虚站着的右脚一眼。笑着举起双臂,一副现场指挥的权威模样,“都坐下,都坐下,不要太热情了,不要吓坏了我的搭档。”

  众人哄笑。

  是谁先带头的?

  “媛媛你也坐,这会儿我独场。”约瑟朝庞媛媛眨了眨眼。

  庞媛媛耸肩,恭敬不如从命。

  约瑟满意地点了点头,搓了搓手,痞痞地笑着说,“既然我的搭档已经开始自我介绍了,那我就插个队,趁热打铁,先完成我这半部份破冰游戏。你们肯定没有意见吧?”

  “有……”托德刚张了个嘴,“意见”两字还未出口,那头约瑟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大家已经知道了,我的搭档媛媛是一个中国人。像大多数我所知道的中国人一样,媛媛勤奋好学,刻苦努力。我最喜欢她的特质,是她对生活,尤其是大学生活,无与伦比的执着。说是走火入魔也不为过。”

  众人:“哈哈哈哈……”

  可不就是走火入魔嘛。谁没事儿年经轻轻,一口气读四个学位?简直是欲罢不能。

  庞媛媛磨牙。

  你小子给我等着!

  “为此,”约瑟继续道,“她甚至勇于只身一人,在一句英语都不会讲的情况下,不远千山万水,飘洋过海到一个陌生的国度,从零开始。”

  好多人闻言,扭头朝庞媛媛看来,眼底有惊叹,有钦佩,也有不可置信。

  “真的是一句英语也不会?”托德挑了挑眉,挤眉弄眼地看着庞媛媛,一副“你就承认吧,我帮你保密”的模样。

  庞媛媛被他逗笑了,配合地低头想了想,压低声音,一副“我告诉你这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的模样,“的确会说两句。”

  “爽快!”托德大力拍桌子,得意道,“我就知道你会!哪两句,说来听听。”

  “咳咳,”庞媛媛清了清喉咙,学着自己当年生涩的口音,略显生硬地说道,“第一句,我不会说英语,第二句,我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同事们笑翻。

  “海关居然让你进来?”托德拍着桌子,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还别说,我就是凭着这两句顺利过的海关。”庞媛媛得意地昂了昂脖子。

  “我不信,快说快说。”托德身子前倾,一脸的急不可耐。

  庞媛媛嘴角翘了翘,“我一到海关人员面前,就先发制人,坦诚道,“我不会说英语”。海关人员连问了我两个问题,我连回了两个“我不知道”。然后海关人员眼一翻,大手一挥,放我走了。事后,排在我后面的一个中国人好心地跟我解释,海关人员刚刚问的第一个问题是,那你来英国干什么,第二个问题是,那你知道你叫什么吗?”

  众人笑泪了。

  “咳咳,跑题了!”约瑟假模假样地咳了两声,强忍住笑,板着脸接着说道,“话说媛媛在只会说两句英语的情况下,咳咳,大家不要笑,严肃,就勇于飘洋过海,横渡英吉利海峡,奔赴英伦留学,这份胆识和魄力,还有臂力,就非常人所不能。”

  同事们面面相觑。

  臂力?

  约瑟却一脸拜服地看着庞媛媛,“至少我就办不到,…………因为我是只旱鸭子。”

  同事们了然大笑。

  庞媛媛捏紧拳头。

  好想用她惊人的臂力狠狠揍他两拳怎么办?

  “但这种为了心中梦想,而义无反顾的精神,不曾执念成痴的人,无法体会……”

  庞媛媛嗖地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约瑟,心中反复咀嚼“执念成痴”四个字,不知不觉间,已然热泪盈眶。

  她想起了高考冲刺前,为了抵抗疲惫,在自己腿上掐下的斑斑淤痕。

  想起了在麦当劳打工时,走断的几双军用鞋鞋底。

  想起了她看第一本法学书时,几乎一个单词都不认识时的无助。

  想起了她在英国过的第一个春节时,抱着被子捂头痛苦的情景。

  想起了她做清洁工时,蹲在马桶前,卖力刷洗时的模样……

  一切的一切,靠的可不就是“执念成痴”嘛。若是没有那份追梦的执念,她又怎么可能撑得到今天?

  庞媛媛看向约瑟的同时,约瑟也正好朝庞媛媛看去。四目在半空中交汇,一股气流在两人间流动。约瑟的眼底,带着三分骄傲,三分自豪,还有三分烫人的灼热。似盛满了整个星河,璀璨流光,熠熠生辉。

  “……因此我可以体会。”约瑟轻声说道,声音里带着只有两人才懂的默契。

  庞媛媛的眼睛湿润了。

  脑海中浮现出那道穿梭在雪崩中,踩着呼啸翻涌的雪浪,婉若游龙的红色身影。

  他当然可以体会。

  世人为他那一刻的惊才绝艳而折服,她却为他背后所付出的汗水所震惊。都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若非执念成痴,又怎么可能练就能与死神赛跑的神技。

  虽然这死神是他自己找来的。

  “我最羡慕媛媛的,是她鲜活的生命力,和百折不挠的战斗力。看看她的鼻头和脚踝就知道了。在座的有几人,能够像她这样,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后,依然坦然自若,落落大方?”

  庞媛媛微微仰头,将快要溢出的泪水,又逼回了眼眶。只是心底那份浓浓的感动,如发酵般,疯狂膨胀。

  “当然,在座的除了媛媛,也没有谁有这个能耐,被门这么大一个凶器重伤成这样。”

  会议室里爆笑声如雷呜,震耳欲聋。

  庞媛媛心底那份刚刚升起的感动,却消失了个无影无踪。她狠狠地捏了捏手中的笔,幻想着约瑟的脖子。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1/4858396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