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漂泊之伦敦桥 > 第25章 唯爱最真

第25章 唯爱最真


  他在别墅里呆坐了三天,痛哭了三天。再出来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辞职。第二件事就是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求得了妻子的原谅。举家迁到英国,甘之如饴地在一个排名只能算是中等的学校,做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教授。

  平淡中终见了真知,患难后才得了真情。

  未了,他说,“再美的梦想,也比不上家人的爱。别等你失去之时,才发现,原来你最大的梦想,就是能与他们一起分享喜悦。人这一生,唯爱最珍。”

  人这一生,唯爱最珍。

  庞媛媛咀嚼着这八个字,突然回想起十四岁那年,她躺在医院病床上,挣扎在生死边缘时的情景。住院前,她每天关注的,是考试的名次,比赛的结果,和老师同学对她的看法。住院后,她最怀念的,却是家中的欢声笑语,爸爸妈妈温暖的怀抱,和姐姐温柔的笑脸。

  她当时就发誓,如果老天垂怜,给她生的机会,她会倾心余生来爱家人吗?怎么走着走着,她就失了初心呢?她怎么就忘了人生苦短,富贵贫贱,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只有真情无价,唯爱最真了呢?

  庞媛媛咧嘴笑了,给了斯徒尔先生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他及时点醒了她,让她的心里再次充满了爱和希望。

  庞媛媛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回味着那天淡淡甜甜的梅花清香。仿佛再次看到斯徒尔先生坐在梅花树下,笑望着她,睿智的双眼中满是鼓励。

  “姐姐,你知道亚里克斯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吗?”庞媛媛没直接回答庞媛媛的问题,她挠了挠鼻子,得瑟地抖了抖左腿,吊足了庞娟娟的胃口后,才与荣有焉地继续道,

  “他说,梦想可以重找,成功可以再拼,家人却无可取代。再说了,谁又能说,此路风景不会更美?呵呵,怎么样,说的好吧?把我的心声全说出来了。早说了我的男神是美貌与智慧并存!”

  庞娟娟的眼睛模糊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啪嗒啪嗒往下落。嘴却快咧到耳后根了。心中百感交集,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她这次是真的相信妹妹不怨恨自己当年的那通电话了。这份折磨了她一年多的愧疚,她终于可以放下了。

  庞娟娟吸了吸鼻子,打趣道,“你少在那里左一个男神,右一个男神的了。男神都是别人的,男朋友才是自己。你快二十三了,现在又上了班,是时候交个男朋友了。”

  庞媛媛没说话。只是攥紧了右手,口中泛苦。

  庞娟娟也没有说话。气氛一下子僵了下来,只余下两人在电话两头的沉重的呼吸声。

  “媛媛,医生说了……”半晌,庞娟娟才艰难地开口。

  “不是因为这个!”庞媛媛略显尖锐地打断姐姐的话。

  “那是因为什么?”庞娟娟疑惑地皱眉,在脑子里思索着其它可能。

  记忆之海被微微搅动,一张浮黄了的影像缓缓浮上水面。上面,妹妹青涩娇美的面容越来越清晰,双眼晶亮含羞,两颊艳丽似火,“姐姐,我喜欢他……”

  庞娟娟惊呼出声,脱口而出道,“你不会还没忘了他吧?”

  庞媛媛再次沉默。

  庞娟娟的心抽痛。她不明白,她的妹妹这般娇憨可爱,勤奋努力,为什么命运忍心对她百般捉弄?!

  她捂着胸口,嘴张了又合上,合上又张开,半晌,才心一横,双眼一闭,哑着声音说道,“媛媛,他……上个星期……结婚了。”

  庞媛媛死死地捂住嘴,将滚动在喉间的呜咽,狠狠地压了下去。眼前的世界渐渐模糊……

  “……娶的是他大学的同学,听说谈了好多年了……”

  姐姐后来说的话,庞媛媛一个字都没听到。

  就连怎么挂的电话,她都不记得了。

  在她的意识终于回笼的时候,她发现她居然双手抱膝,蜷缩在床角,目不转睛地盯着右桌角处,一只泛黄了的千纸鹤。自虐似的将巨大的石膏腿死死的踩在地上,任脚踝处的钻心疼痛刺激着她已经麻木的神经。

  “大家好,我叫甄阳,从潭市转来的,请多多指教……”

  “庞媛媛,胖圆圆,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胖圆圆,这是我亲手折的千纸鹤,你要赶快好起来!我们说好了,要一起考大学,一起出国的……”

  “……他上个星期结婚了……娶的是他大学的同学……”

  庞媛媛把头埋在腿间,再也忍不住痛哭出声。

  ***

  距此百里外的一辆风驰电掣的列车上,一个年近三十的男人,也与庞媛媛一样蜷缩成一团,抱头痛哭。

  不同的是,他的声音更加压抑,像只被捂着嘴,做垂死挣扎的小兽,呜呜闷嚎。胸腹急剧起伏,身体剧烈颤抖,眼泪鼻涕横流,双眼腥红地盯着手中《太阳报》上的一则新闻:

  “昨夜,伦敦北区桑漠路一家民居发生惨案,母女双亡,嫌疑犯吉姆·贝可,死者的丈夫和父亲,在逃……”

  新闻下方,是一左一右两张照片。左边的两层楼的别墅照。房子被警方的黄色警戒带围着,警戒线外,守着两个身穿制服,全副武装的警察。

  右边的,是一张男人的大头照,三十岁左右,金发,长脸,无框眼睛,长相斯文。与男人如出一辙。照片下一行小字,“如发现行踪,请拨打XXX”

  “呜呜呜呜……”吉姆抖着手,反复地摩挲着“母女双亡”四个字,心如刀割。大颗大颗的泪珠滴落,溅在图片上。水渍如涟漪般在报纸上漾了开来。没多久,就侵蚀了整橦别墅,只余下一个模糊的轮廓。

  脑中的记忆却更加清晰。

  第一天搬进这橦别墅,他与妻子并肩站在大门外的台阶上,妻子偎依在他怀里,左手攥着刚拿到手的钥匙,右手则与他的手相握,放在她怀胎七月圆鼓鼓的肚皮上,一起打量着别墅的一砖一瓦,满心满眼的骄傲和喜悦。

  久到后面的搬家公司都等得不耐烦了,他们才近乎虔诚地掏出钥匙,打开大门。他一把将妻子抱起,两人大笑着跨进屋里。

  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将妻子放下来,单膝跪地,贴着妻子高高隆起的肚子,柔声轻语,“我的小公主,这是咱们的新家。你将来出生,长大的地方。”

  可他再也看不到他的小公主长大了。她才四岁呀!!

  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1/4851152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