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漂泊之伦敦桥 > 第28章 室友是个男的

第28章 室友是个男的


  毁容的罪魁祸手,是三天前贴上的那三张创可贴。

  贴上的当天,庞媛媛的鼻子就开始痒。起初还好,挠两下就过去了。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鼻子下的皮肤越来越痒。痒得几乎无法忍受。

  庞媛媛心里开始犯嘀咕了。她记得小时候磕伤膝盖,结疤快好的时候就奇痒无比。难道说是因为伤口愈合的缘故?可她怎么不记得她的鼻子磕伤了?难道是太肿了给撑破了?如果真是如此,她就忍忍吧。

  今早五点钟,庞媛媛终于忍无可忍了。她已经快有割鼻止痒的冲动了!拄着根拐杖在桌前的一面小镜子前坐下,捏起一个创可贴的一角,刷地一下揭了下来。

  “啊啊啊!!”惨叫声在清晨寂静的小楼里,显得格外嘹亮。

  “媛媛,你没事吧?”妮纱关切的声音,在庞媛媛房门外响起。

  “没……没事。”庞媛媛有气没力地回道。

  妮莎皱眉。

  这声音怎么听起来像是在哭?不会出什么事儿吧,这么大清早的?

  “到底怎么了?你开门好好说。”妮纱坚持。

  过了好一会儿,门开了,妮莎盯着站在门口的庞媛媛,直接傻眼了。

  庞媛媛的鼻子上有三块创可贴,两块贴着,一块挂着。只所以说是挂,是因为这块创可贴已经被揭了一大半,只余边缘一点儿执着地粘庞媛媛的鼻梁上,做着垂死挣扎。创可贴下露出的皮肤,红肿青紫,渗着血丝,惨不忍睹。

  “发生了什么事?”好半晌,妮莎才回过神来。

  庞媛媛泪流满面。

  为什么没人告诉她,她居然胶布过敏?!而且是很严重的那种?创可贴沾着的皮肤都烂了。这一揭,连皮都被揭掉了!都怪那个庸医布莱尔。你说你好好的骨科专家不做,非要搞什么美容建议。这下好了,直接将她弄毁容了。

  这让她明天怎么去上学呀?!

  妮莎低头,费尽全身力气,才将高高翘起的嘴边压了下去,觉着自己快憋出内伤了。“媛媛,英国有抗过敏的创可贴,要不我一会儿去给你买点儿?”

  庞媛媛点头如捣蒜,心中大喜。居然有抗过敏的创可贴?早知如此她也不用遭这么大的罪了。

  “太好了!谢谢你妮莎,我这就给你钱。”

  庞媛媛忙不迭地单腿蹦到书桌前,打开桌上的钱包。居然没有现金?庞媛媛皱了皱眉,伸手去取夹层里的银行卡。这张银行卡可以签名付款,她曾给妮莎用过几次。因为妮莎会模仿她的签名的缘故,付款时从未出过什么问题。

  “你心怎么这么大?居然同意水,电,气费都从你的帐上直接走。他们如果不还你怎么办?你不知道要帐要成仇吗?”

  查尔斯恨铁不成钢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庞媛媛探向银行卡的手,僵在了半空。

  “我相信他们。他们都是好人。再加上,大家同住一个屋檐下,没必要为这点儿小事闹别扭。”她回得漫不经心。

  “你呀!别跟人说你是法学专业的,读了那么多案例,居然还那么容易相信人。这个世界上,多的是人为了一点儿小钱不择手段。你忘了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了?”

  怎么可能会忘?

  他们的相识,源于一场勒索事件。

  事情要从庞媛媛来英国的第二天讲起。

  那天,被漫天遍地的乌鸦惊吓了一整天的庞媛媛,回到宿舍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到晚上十一点,仍无法入眠。于是她决定爬起来冲个澡祛祛晦气。

  她所在的这个学生宿舍,是一个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小公寓,里面只住了她与另外两个学生。从昨晚入住起,就一直没与另外两个室友打过照面。

  洗手间的装修很简单。除了便池和洗手池外,就是一个大浴盆,浴盆上方是淋浴头。庞媛媛跳进浴盆里美美地冲了个热水澡,裹着个大浴巾,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回了屋,正准备拿出吹风机将头发吹干,房门被敲响了。

  庞媛媛愣了愣。

  大半夜的,居然有人敲门?难道是她的室友?

  庞媛媛紧了紧身上的浴巾,打开房门,朝门口望去。

  这一看,差点儿没把她给吓尿了。

  妈呀!门前半空中,居然飘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和一口白灿灿的牙齿。

  庞媛媛呯地一下把门关上了,靠在门上抖呀抖的,腿都软了。

  完了,完了,肯定是乌鸦看太多中邪了!鬼上身了!怎么办?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庞媛媛还没想好怎么办,敲门声又响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男人愠怒的声音,“开门!快开门!我是你的室友!”

  庞媛媛呼出一口浊气,是人就好。

  这口浊气刚呼出一半,又卡在喉咙里了。

  男的?!!

  她的室友,居然是个男的?!!

  庞媛媛立刻不好了。

  中国的大学,学校恨不得将男女生宿舍建在学校的两头,离得越远越好。楼下专门有一个大妈守着,不许男生靠近半分。也因此,庞媛媛作梦都没有想到,在英国,居然是男女混住的!唉呀我的妈呀,她来英国干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跟个男人同居了!

  敲门声还在持续,庞媛媛只得匆忙换了身衣服,将房间的灯全部打开,心有余悸地打开了房门。

  门外,一个身形如钟,高大魁梧的黑人男人,穿着黑衣黑裤,站在漆黑的过道上,双眼喷火。

  这就有点儿尴尬了。

  “你好?”庞媛媛紧张地朝门后缩了缩。大半夜的,怪瘆人的。

  “你好,我叫叽里咕噜,吧啦吧啦……吧啦吧啦……洗澡……吧啦吧啦……不喜欢……”男人滔滔不绝,语速极快,越说越生气,越生气就说得越快。

  五分钟后,男人终于说完了,站在那里瞪着庞媛媛,似乎在等她的回答。

  庞媛媛缩了缩脖子。完了,刚才被他一吓,忘了告诉他“我不会说英语”了。这会儿再开口......庞媛媛看了看男人眼底的火苗,还有他比自己大了两倍的身体,咽了咽口水,估计有点儿晚了。要不让他再重复一遍?庞媛媛瞄了眼男人额头上的暴起的青筋,和他比自己大腿还粗的手臂,果断地否决了。

  她侧头寻思了会儿,猜测他是不是想说,他不喜欢自己洗澡。又觉着这个可能性不大。

  然后她看到了门后贴着的一张纸,纸上密密麻麻列了一堆内容。其中第一行,写着“公用浴室禁用时间,晚上十一点至早上五点”。

  庞媛媛头顶上的电灯泡,一下子就亮了。

  原来是不喜欢她这么晚洗澡!

  “对不起,好的。”庞媛媛笑着道歉加保证。男人气冲冲地走了。

  之后的几天,庞媛媛都是早上七点后才洗澡。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的是,她的室友又开始敲门了,一天敲几次,好几次都是半夜三更的时候。

  庞媛媛如果不开门,他就从门下塞纸条,表抗议。什么关门声音太响,走路的脚步声太重,她房间的灯光太亮,层出不穷。

  而且无论她怎么做,他都有新的理由来投诉。又过了没几天,居然开始张口闭口提“付款”“给钱”这样的字眼。至此,庞媛媛知道,事情已经超出她的掌控之外了。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1/4848006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