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漂泊之伦敦桥 > 第45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第45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砰!”的一声巨响,最后一扇衣柜门合上。室内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柜门巨大的玻璃镜里,映出两张年轻女人的脸。较远的那个,眉心紧蹙,神情晦暗莫名。较近的,脸色惨白,右手攥紧浴巾,泫然欲泣。

  视线在镜中交汇,一个审视,一个闪烁,都一言不发。

  良久,妮莎垂下眼睑,僵硬地解释道,“我……我就是怕让你笑话……屋里……太乱了……才这么急巴巴地关衣柜的……呵呵……”

  干笑了两声,见庞媛媛依旧不语,妮莎同手同足地走到床头柜前,拉开抽屉,取出一条干毛巾,盖在湿发上,低下头胡乱揉了起来。

  “你……你找我有事吗?”妮莎嗡声嗡气地问。声音干涩,紧张,戒备,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急切。

  一道寒芒从眼底划过。

  急着转移话题?还是急着赶她出去?

  虽然来妮莎和亚瑟房间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哪次不是比这次乱得多?上次来时,亚瑟的脏内裤扔的满地都是,也没见妮莎有一丝动容。这会儿什么隐私的东西都没有,反而急躁成这样?

  事出反常必有妖。可妖在哪里?庞媛媛凝神,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妮莎就下意识地举起手臂,挡在了她与衣柜之间。人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最真实的。显然衣柜里,有她不想让她看到的东西。

  可衣柜里的东西,她刚刚已经看到了,无非就是堆积如山的名牌时装,鞋子和包包。

  这些东西有什么好藏的?她看到又如何?她又不是她妈,管她怎么花钱?

  钱?!对了,她与亚瑟哪儿来的钱,买这么多奢侈品?按他们俩扣门儿的尿性,能一口气买这么多,肯定是因为花起这钱来,肉不痛。

  不会是不义之财吧?

  这个念头一起,庞媛媛有点儿不淡定了。虽不再从事法律行业,庞媛媛却有着一颗极为执着于捍卫正义的心。不知是自小就被妈妈耳濡目染的缘故,还是法律学习五年的结果。

  没有回答妮莎的话,她装出一副很是艳羡的表情,四周打量了一番,“添了这么多的新家俱,和新电器呀?”

  擦头发的手一僵,妮莎抬头朝庞媛媛看来。见她只是一脸艳羡地盯着床上的苹果电脑猛看,妮莎暗暗松了一口气,敷衍道,“都是圣诞节后大打折时买的。”

  圣诞节过后,英国的大小商场都会开始打折,清理圣诞存货。这是一年之中,买特价商品的最好时机。

  眸光闪了闪,庞媛媛在心里算了算时间。圣诞节后买的,也就是说,一个多月前。可她怎么也想不起妮莎与亚瑟两人一个多月前,有什么异样。

  “啧啧,那也肯定花了不少钱吧?你们哪儿来这么多钱?中彩票了?”庞媛媛挤挤眼,揶揄地说道。

  妮莎的脸更僵了几分,再次举起毛巾,低头擦着已经快干了头发。

  “哪有中什么彩票。前一段时间远房亲戚过世,继承了一笔遗产,手上多了点儿闲钱,就顺带买了些东西。”语气僵硬,像在背书似的。眉宇间写满了不耐和阴冷。

  庞媛媛挑了挑眉。

  继承遗产?

  在英国,这种突然继承一两笔远房亲戚的遗产的事情,并不少见。西方人传宗接代的观念,相对于中国人来说,要淡薄许多。很多丁克家庭,或者不婚主义者过世后,会将财产捐给慈善机构,或者分给所有的亲戚们。

  正常情况下,遗产与悲伤如影相随,笼罩在亲人辞世的阴影之下。是个让人从情感上,不太容易接受的东西。

  可来自远亲的遗产,则是个例外。既然是远亲,感情自然不亲近。感情不亲近,自然就不会太悲伤。这种不用悲伤,又能得到意外之财的事情,有不少人乐见其成。

  这话的可信度很高,换做以往,庞媛媛很可能就信了。可今时不同往日。

  早在电视执照罚款那件事后,庞媛媛就对两人起了疑心。她是那种典型的一次不忠,百次不用的人。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的漏洞摆在眼前?

  妮莎提起这个所谓的远亲时,眼底冷如寒冬风霜。说到遗产时,更是毫无喜色。让她极度怀疑此人的存在。

  若真是遗产带来的意外之财,的确能解释这突然出现的一室金山。但却解释不了她初见自己时的慌乱,更解释不了她对此事的隐瞒。

  之前,她一直以为妮莎单纯善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她存不住话。该说的不该说的,能说的不能说的,她都说。说的好听点,是天真率性。难听点,就是口没遮拦。更何况,她还有着很多女人的共性,虚荣。

  一起打工的时候,她每次新买了一根头绳或者丝袜,都会跟她炫耀半天。突然继承了一大笔遗产,买了一屋子的名牌,反而三缄其口了?这中间若没一丁儿猫腻,她打死都不信。

  心中的怀疑,如沸水的气泡般,突突突地向上冒。只是现在,看了眼妮莎防备的肢体语言,庞媛媛决定现在不是追问的好时机。

  又瞥了眼衣柜,庞媛媛转移了话题,“我来是想问问,电视执照罚款的事儿,解决了没有?”

  放下手中的毛巾,妮莎走到左侧的床头柜前,信手翻了翻上面放着的一打信件,从里面抽出了一封,递给庞媛媛,“亚瑟已经把情况说清楚了。这是他们的回复。”

  接过信,庞媛媛快速瞟了一眼,信上只有两行字,“……信件已收到。信中陈述的情况,我们内部讨论后,会在两周内,将最后的决定,写信通知你。”

  “亚瑟怎么跟他们解释的?”将信折了起来,庞媛媛皱眉问道。

  心底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

  小剧场:

  庞媛媛:忘了告诉你,本宝宝大学时学过刑侦,一眼就能将谎言看穿。

  妮莎:吹得那么厉害,那你之前怎么没看透我的本质?

  庞媛媛:......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1/4818257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