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漂泊之伦敦桥 > 第5章 追悔莫及

第5章 追悔莫及


  约瑟再次举手做投降状时,在距此不过百米远的浦和洋总部大楼内,威廉推门走进了亨利的办公室。

  浦和洋总部大楼位于伦敦金融城的核心位置,左邻伦敦市政厅,右接证券交易所,背靠泰晤士河。

  金融城并不是一个城池,而是以伦敦桥为中心的不足三平方公里的小小区域。可这个被英国人俗称为“平方英里”的弹丸之地,却云集了世界绝大部份的大型投资银行,金融机构,和巨型基金。每秒钟都有价值数亿英镑的交易完成。毫不夸张地说,这里的每一下颤栗,都会在世界金融界掀起血雨腥风。

  威廉前脚刚一踏进这个宽敞豪华的办公室,一个头发花白,身材修长,精神矍铄,儒雅和蔼的男人,就大笑着从办公桌后起身,快步朝威廉迎了过来,朗笑道,

  “威廉!好久不见!”

  声音真挚而热情,双眼含笑,眉宇间尽是岁月沉淀下来的睿智和从容。威廉也露齿一笑,任由男人热情地握住他的右手,拉着他在一组真皮沙发上坐下。

  “亨利,别来无恙?”威廉轻笑着寒暄。笑容虽浅,却似破晓的日出,光芒万丈,几乎晃花了亨利的眼。

  “还不错,看到你来就更好了!你爷爷还好吧?”亨利笑眯了眼,像是一个平凡的长辈,闲话着家常。

  威廉却知道,眼前的这个看似平易近人的老人,不但是浦和洋最大的部门,银行审计部门最资深的合伙人,也是浦和洋现存的四位泰山级长老之一。是跺一跺脚,就可以引得世界注册会计师界晃两下的风云人物。

  只不过,因着亨利是爷爷的老友,两家也是世交的缘故,威廉对这个可以说看着自己长大的老人,除了敬重之外,更多了几分亲昵。

  “拖您的福,一切都好。”威廉仰靠进身后松软的沙发里,淡笑,“爷爷让我代问下个月中旬,您是否有时间一起去迪拜访友。”

  亨利低头想了想,目光不由地投向他办公桌左侧的照片上。照片中,他和一个微胖稍秃的男人,合抱着一条半米长的大鱼,笑得无比灿烂。

  亨利眼中染上了几缕哀伤和萧条,让他看起来一下子衰老了几岁。

  亨利的转变,没有逃过威廉的眼睛。他有点儿好奇地侧头看向照片,不知道这张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的照片,勾起了亨利什么伤心的回忆。不过良好的教养让他缄默不语,更不去催促。

  过了好一会,亨利才回过神来,幽幽地道,“帮我谢谢你爷爷的好意,这次……就算了。我已经有安排了。不过两个月后去爬山的事,他可不能临阵脱逃。”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亨利的语调已经略显轻松。

  “哈哈,爷爷说上次临阵脱逃的可不是他。”威廉冲亨利眨眨眼,揶揄道。

  亨利被窘得老脸一红,有点儿耍无赖地摆手道,“听你爷爷那老傢伙胡说,我那是真的扭了腰!哪像你爷爷上上次,装瘸,一会瘸左腿,一会儿瘸右腿的,一点儿都不专业。”

  说完,想起威廉的爷爷被戳穿后,将拐杖一扔,吹胡子瞪眼的怂样子,亨利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与威廉的爷爷还有另外几个好友,都是年过花甲之人,可偏偏谁都不服老,每隔几个月就吆喝着去世界各地的险峰爬山。不过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都知道这些所谓的探险,不过就是他们之间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罢了,所以才有了临出发前,所谓的各种各样的“意外”。

  到了他们这个年纪,金钱名利什么的,反倒看得没那么重了。最关切的,无非就是身体健康,子孙平安。当然平安之余,如果能出几个可以挑得起大梁,将家族兴盛再延续个几十年,就更理想了。

  最好是能像威廉这样的。

  不知何时,那个小小的,举手抬足都可入画,总是一丝不苟地穿着小西装,伶俐乖巧的小大人,已经长成玉树临风的翩翩美男子。只这么随意地坐着,也掩不住通身的华贵和高雅,如一座傲然耸立的雪山,清冷典雅,高不可攀。

  饶是他这个阅人无数的老头子,都看得移不开眼。他的那几个不成材的孙子,平日里看着还过得去,可跟威廉一比,就直接跌泥里去了。

  这般雍容尔雅的气度,再加上那尊贵绝伦的出身,即便是看着威廉长大,他也很难将威廉当成一个正常的晚辈来看待。

  对于威廉的前途,他不是没过猜测,毕竟威廉那样的家世和出身,他人生的起点注定会在大山之巅。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威廉居然会像个普通大学毕业生那样找工作,参加面试,从最低层做起。

  当他得知威廉居然选择加入浦和洋时,真是追悔莫及。如果他早知威廉有志于此,一早就把人给挖进自己部门了。他从小看着威廉长大,这小子有多惊才绝艳,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可惜,却被那臭老头抢先一步,将人挖走了!到现在想起来,他的肝都是疼的。

  “你小子也真是的,来浦和洋工作,怎么不先跟我打个招呼?让那臭老头捷足先登!你都不知道这几年,他从我手下抢了多少精英,就连……”

  亨利突然打住,心虚地看了威廉一眼。见后者面沉如水,毫无异样,不由暗暗松了口气,转移了话题,“想好在我这里呆多久没有?”

  威廉知道亨利差点儿脱口而出的,是一个人的名字。

  一般情况下,说漏嘴道出一个人名并没有什么大碍。但如果这个人是威廉所在部门的一员,那就大大不妥了。

  威廉的部门因性质过于特殊的缘故,部门内的员工名单是绝对保密的。因此,威廉虽加入这个部门一年半了,打过交道的同事,仅有两三人而已。

  “我想在您这里一直呆到培训结束,您意下如何?”威廉体贴地顺着亨利的话答道。

  “极好!极好!”亨利闻言拊掌大笑,“有眼光,知道最大程度地利用浦和洋最精良的资源,为你将来铺路。”

  威廉闻言轻笑出声,觉着亨利实在是有点儿狡猾。他这是在夸他呢,还是在自夸呢。不过亨利也有这个资本自夸,因为他的部门,的确拥有浦和洋最精良的资源。

  浦和洋在伦敦总部最大的两块业务,分属税务和资本市场审计。资本市场审计由三个大部门组成,银行审计,保险审计和投资管理审计组成。其中,又以银行审计部门为首。

  银行审计部门的客户,都是位于世界金融界最顶端的客户,掌握着整个世界金融界的命脉。在这个部门培训,不但可以接触到最复杂的金融结构,了解最先进的金融产品,跟踪最庞大的金融交易,还可以学习最尖端的审计技术。对他的将来,大有裨益。

  正是因为银行审计拥有如此绝对的优势,亨利才会不遗余力地试图游说威廉换部门。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成功罢了。

  虽然在换不换部门这一点儿,威廉没有动摇过,但在选择在哪个部门培训这一点儿,却着实考虑权衡了许久。

  一般情况下,参加浦和洋的新人,在加入浦和洋前,就必须选定自己的部门,期间不能随意调动。

  可威廉的部门却有可以自由选择部门的特权。并可以随意调换,不限时间,也不限数量。如此安排,是为了给威廉部门的员工,更广阔的发展平台,让他们积累更全面的知识,培着更多种不同的技能。

  深思熟虑后,威廉先在税务,投资管理和保险审计三个部门各培训半年,决定将余下的一年半时间,都投入到银行审计部门里。

  亨利显然极度满意威廉的决定,手舞足蹈地拉着叨叨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恋恋不舍地放威廉离开了。

  威廉刚走出亨利的办公室,就听到一个清亮的声音笑着唤他的名字。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1/4690435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