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华山之笑傲 > 第五十章 订盟

第五十章 订盟


  梁发长剑轻轻一挥,算是过了一招,童越心头一怒,暗思:“小子,我是和你师傅一个辈份的人,你敢轻视我,等下让你好看。”

  童越长剑一动,十来个剑头向着梁发胸前罩去。梁发一眼已是看出了数个破绽,身形一动,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听得长长‘叮’的一声悠悠传来,然后就见得两个人已然分开有两三丈远,身形静立不动,惟见长袍飘摆。忽听得‘洛水神剑’童越落寞的声音说道:“多谢梁大侠手下留情,我输了!”

  众人哗然。

  王氏父子、徐总捕头惊得目瞪口呆,相视一眼,皆是见得对方脸上惊色犹在。

  岳不群与宁中则相视一眼,面有笑意:“这一招正是在山洞所学的新剑招‘漫天流星’,用在此处,正是恰好克制了童越剑招。且梁发自出机杼,剑行快捷,更增威力。”

  梁一拱手:“童大侠,承让了。”

  童越此时已是镇定了情绪,也是一拱手,道:“梁大侠当世高手,名不虚传,以后还请多多指教才是。我先退下了。”说着回到了坐位之中,对着岳不群、王元霸等拱手道:“今日方知真正的剑法是如何的,武林四庭柱真是名至实归。”

  岳不群笑道:“童老弟过誉了,梁发今日取了巧,童老弟不与计较,足见胸怀过人,岳某以茶代酒,向你赔罪了。”说着,双手端起茶杯,遥遥一敬童越。童越端起茶杯示意回敬,二人双双轻呷一口,岳不群笑颜温和,童越玉面微红。

  王元霸哈哈笑道:“童贤侄,岳大掌门当世绝顶高人,武林中罕有其匹,梁少侠已得岳掌门的真传,就是老夫下去,只怕也未能走过一招。今日能得当世绝顶高手指点,可是难得的机遇。”

  听得此言,众人都觉得甚为有理,与此等高手较艺,确实对锤炼武艺大有好处。童越面色也是渐渐正常。

  就听得梁发说道:“敢请‘中州神枪’张天海大侠指教。”

  张天海口中苦涩,可不战而退更是不行。众人只听得一人哈哈一笑:“虽然我不是对手,可能得华山派梁少侠指点的机会可是难得,还请手下留情。”

  说话间,众人就见得一个身材健壮的的汉子,身着绣花短打劲装,手持一杆八尺长枪,到得场中。二人见礼已毕,梁发长剑一举,就见得那‘中州神枪’张天海手中枪扑的一声响,抖起九个枪头,向着面门胸前扎来。

  这是要依靠枪的长度将梁发挡在外面,如果能多斗得十个八个回合,那就成了。

  座中颇多军阵出身的武林人物,见得张天海枪法确实精妙,彩声大起:“好,好枪法!”众人实不知梁发手中短剑该如何挡架,个个睁大双目瞧去。

  梁发内劲涌动,长剑在前,长袖在后,向前一挥,硬击而去。只听得当的一声,枪头尽消。众人只觉得人影一闪,梁发长剑已是一片光茫,罩向张天海,张天海手中拖着长枪急退,梁发长剑颤动,幻出七八个剑影,不远不近的一直指着张天海的头、颈、胸三处,眼睛、咽喉、心脏、膻中等要害大穴尽在剑光笼罩之下。张天海退一步,梁发就保持同等速度进前一步,长剑始终悬在要害之前。张天海退得二三十步,依然无法挣脱。心中一叹,口中说道:“我输了!”

  王元霸倒吸一口凉气:“败‘洛水神剑’童越,以为是设计诱败;败‘中州神枪’张天海靠的可是硬功夫,是强击一记,震伤了张天海双手,让他无法用枪,所以一招败北。自己壮年之时,若想败得这‘中州神枪’张天海,恐怕也得要四五十招才可。现在可未必能是张天海的对手。”

  王元霸对着岳不群笑道:“梁少侠好功夫,胜洛阳四杰多矣!岳掌门你看怎么样?”

  岳不群轻轻摇摇头道:“刚才长袖一拂,能够震开长枪,已是站在门槛上了。”

  王元霸一惊:“如果入门当如何?”

  岳不群道:“如果能将‘中州神枪’张天海手中枪震飞,算是入门了;枪断人伤,可算是中等。”言至此处打住。众人皆好奇如果大成会是怎样,可也无人在此时想问。

  王元霸一时无语,方知双方之间的差距。笑着对岳不群道:“下面也不用比试了。”抬头叫道:“伯奋仲强,童越天海,你们过来。”

  王氏兄弟此时早换了衣服,准备下场的。见得童、张二人败得如此干净利落,自知不是对手,正在彷徨之时,听得王元霸的呼叫,二人相视一眼,都是长长的呼了口气,急忙向着王元霸处行去。

  四人到了王元霸座前,王元霸笑道:“岳掌门,这四个孩子不成器,可跑跑腿倒还可以,今天我厚颜请岳掌门收下他们,闲暇时指点一二。”

  岳不群道:“王老前辈哪里话来,我华山上代祖师对金刀门便很推崇,前辈既然开口,岳某敢不从命。”

  王元霸哈哈大笑,:“待会我们再细谈。”

  待送走了众多宾客,厅中还只剩下十来个人,王元霸大声道:“摆香案。”

  很快,就在一侧厅之中,摆好了香案。王元霸拱手道:“岳掌门,请!”

  岳不群肃然道:“王老前辈先请。”

  王元霸一手转动手中金胆,一手抚须道:“岳掌门,我老了,今日结盟,以华山为首,自然要请岳掌门先行,请!”

  徐长德、王氏兄弟、张天海、童越、王氏子侄、另外四人的门徒子弟也是齐声道:“岳掌门请!”

  岳氏夫妇相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对方面色甚悦。岳不群拱手道:“那岳某僭越了!”说完,率先缓步行到案前,接过旁边礼生递过的已点燃的三柱香,对着面前关公像拜了三拜。敬香与案前。

  随后王元霸、徐长德、童越、张天海也分别进前上香。

  几人分别上香完毕,余下众人一齐请了香,然后一起拜了三拜,依次将香插于香炉之中。此时就见得有一人,手中抓着一只红冠的大公鸡;另有一人,排了十数只碗来,然后拍开酒坛,每只碗中倒了有二两白酒,厅中登时酒香四溢。

  此时明季,白酒生产技术已是成熟。手中抓着公鸡之人,将早就准备好的刀子斩开鸡脖子,一时之间鲜血淋漓,分洒于各个酒碗之中。

  岳不群端起一碗酒道:“感谢众位信任,今天我等订盟,以期共同维护河洛江湖正义,请满饮碗中酒。”

  王元霸、徐长德、童越、张天海,另有数个富商,上前端起酒碗,相互一敬,一起饮尽。王元霸又道:“众位且请入内就坐。”

  众人又转到另一厅中,请岳不群在主位坐了,王元霸道接过一杯斟好的茶,双手捧着,敬于岳不群。

  岳不群伸手接过,轻呷了一口,这就是礼成。岳不群道:“王老前辈请坐。”

  王元霸在左首第一的位置坐了。然后徐长德、童越、张天海、各个富商也是依次敬了茶。岳不群待众人礼之后笑道:“蒙众位抬爱,我们共同志于维护河洛江湖正义,今天结此盟约。若以后有需要我华山尽力之处,只要不违背江湖道义,绝不推辞。”

  徐长德看了看王元霸,笑道:“有岳掌门看顾,从此河洛武林宵小定然不敢再行作乱,岳掌门功在百姓,还请能在河洛处也设些驻点,以便时常监视江湖动态。”

  岳不群笑道:“河洛之地,有徐兄、王前辈、童兄弟、张兄弟,自然安泰。我华山就不在此处设点派人了,若有事相招,定然前来相助。”

  众人听得此言,心中都是一喜:“这岳掌门果然仁义,不愧‘君子剑’之称。”

  王元霸笑道:“岳大掌门仗义,我等也不能让岳掌门白白劳顿,既然一时无法派人长驻,我们几家每年奉上白银五千两,以助华山传道才是;四时八节,冰敬炭敬,另有五千两。若是有事请华山侠士相助,车马费用,自然不能再让华山自己出了。”

  岳不群道:“我本为江湖正义而来,安能收受银钱,此事不可。”

  童越笑道:“华山乃是重阳道观的正统,希夷先生当年也在华山传道。此笔银两乃是为了传道之用,岳掌门可不能断了我们向道之心。”

  岳不群稍一沉吟,笑道“也罢,众位拳拳盛意,岳某也就不推辞了。我道家讲清静无为,各位若有心,自然有机缘。”

  张天海笑道:“华山内功名动天下,剑法高妙,我等万分钦佩,族中多有爱好武艺的弟子,祈一学艺之机缘。”

  岳不群笑道:“我道家最讲缘字,只要有缘于道,自然玉成。”

  徐长德笑道:“若是有华山出山弟子,将来若能够在洛阳城中设馆传艺,我等族中之人学艺就更方便了。”

  岳不群笑道:“这倒也是,待时机成熟,有愿来之人,想来有众位侠义之士相助,此事定然不难。”

  众人听了此言,相视一眼,人人面露笑意,又细细攀谈起来。

  第二天又是摆酒庆贺订盟之喜。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0/5143146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