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华山之笑傲 > 第五十一章 惘然

第五十一章 惘然


  过得数日,岳不群告别众人,王家祖孙、洛阳总捕头徐长德、‘洛水神剑’童越,‘中州神枪’张天海,数个富商,另有几家武馆馆主、镖局总镖头,共计二十来人,齐到城南亭中送行。

  王家在长亭中备好丰盛酒菜,王元霸、岳不群、宁中则、梁发、王伯奋、王仲强、童越、张天海、徐长德等十来个人就坐。席中十来人敬了岳不群夫妇三杯,又和梁发饮酒三杯。叙话数句,相约再会之期。

  众人叙话将完,忽听得马匹急驰之声,一抬头,就见得有两匹马急驰而来。一匹马在稍远处停了下来,另一匹马到得近前,马上之人翻身下马,跪到在岳不群的面前,叫道:“弟子拜见师傅师娘。”

  梁发一看,正是令狐冲。就见得令狐冲已是清减了许多,然而气色却恢复了不少;心中一动。猛然想起:“任盈盈此时正居住在洛阳城中,自己到是忘了此事。只是令狐冲竟然还是到了洛阳城中,这命运之力果然强大无比。”

  目光一扫,就见岳不群眉头微微一皱,脸色掠过一丝犹豫。宁中则面有喜色。岳灵珊瞬间眼眶已是红了。陆大有神情激动,却惧怕的掠了岳不群一眼。王氏众人、徐长德、童越、张天海等眼神迷惑。

  梁发心中一叹,上前扶起令狐冲道:“大师兄,师父师娘因你而不知多么伤心,若你能迷途知返,则华山幸甚!师父师娘幸甚!师兄弟们幸甚!大家都想你能够回心转意。现在师父师娘正有客人,你先在一旁,等下我们再说,你看可好?”

  令狐冲此时正心情激荡,听得此语,也是觉得甚为有理,说道:“梁师弟,听你的。”说完,就站在一旁等待岳不群发话。

  岳不群此时剑术大进,内功也是上了一个台阶,比之当时已是强了不少,这是一个质变。就如以前是一把比别人更粗的铜制长刀,现在却是成了一把钢刀。就如桃谷六仙,以前联手可以很容易的打杀岳不群,现在岳不群却能借着更深的内力,更高超的剑法,迅速杀得桃谷六仙。

  由此带来的自信,也是让岳不群更为从容。此次在洛阳又是收获颇丰,心中甚为喜悦,也就变得宽容起来。此时听了梁发的言语,心中暗暗点头,对令狐冲温声道:“你且站过一旁,待会再来叙话。”又看了看众人迷惑的神情,叹道:“以前是我的大弟子,养了二十多年,虽然开革出门,让他自己反思其过,现在他又如此,唉!众位莫笑我父母之心。”

  场中众人多已是有了子女,自然知道父母之心,纷纷都是出言安慰:“俗话说:‘生养之恩一掊土,养育之恩报不完。’岳掌门尽管教育,可还是要给他个机会;虽然开革出了门派,可还是岳掌门养大的,这父母子女之情和门派无关;这不是又来了吗?”

  胖胖身材,永远一副笑脸的富商赵老板笑道:“所谓琴心剑胆,侠骨柔情,真岳先生之写照。”

  岳不群叹道:“谢众位劝解,我这就出发,我们下次再会。”

  王元霸又一挥手,就有十个众人的随从弟子,抬着五个箱笼,放到一辆马车上;王元霸指了指其中一个箱子对着岳不群笑道:“这是我等十六家些许心意,你我以后山高水长,自然多有交往。我老啦,以后还望岳掌门多多看顾王林两家,张、童两位贤侄。”

  岳不群看了眼这个紫色箱子一眼,笑道:“王老前辈和众位好友厚赠,我也就不推辞啦!这就告辞,你我来年再会,到时再把酒言欢。”

  双方拱手而别,岳不群等人上了马,赶着马车,向前而去。梁发催马上前道:“师傅,我们这是往信阳方向而去。南下信阳之后,从淮河上船,以省马力。众人也可休息一下。”

  岳不群点了点头,目光扫视了令狐冲一眼,沉吟未语。

  不过半个小时,已向南行了三十来里,远远看到有个小树林,岳不群道:“前面休息一下吧!”

  众人下马,自去喂马、饮水,处理一些杂事。岳不群对令狐冲道:“令狐大侠,你的朋友跟了这么久,也该先让我认识一下吧?”

  岳夫人叫道:“师哥。”

  岳不群笑道:“好,这位朋友,既然你是令狐冲的朋友,刚好我也要与令狐冲谈谈,就请你也过来听听吧!”

  梁发一听此言,就知道因着后面此人的缘故,岳不群已是不喜。这种身份不清,来历不明的人,如此贴心的陪着,令狐冲到那里总是招惹这样的人,也是怪了。

  后面的老者一身敝衣,弯着腰,下了马。行到众人近前,也不言语。梁发心道:‘这就是绿竹翁了。’岳不群微微一笑:“在下岳不群,敢问先生称呼?”

  老者只是一拱手:“无名小卒,不敢当岳掌门问询。”

  此人一亮相,众人都是修炼有成之人,特别岳氏夫妇和梁发,都是感受到此人是个高手。面对岳不群依礼相问,却如此回答,可算是无礼之极,众弟子个个面有怒色。

  岳不群心中暗怒,但他养气功夫极好,现在内功剑法皆是大进,自忖已是当世绝顶高手之列,假以时日,当世第一也是可以攀一攀的。现在自然要自重身份,不会做自掉身价的事。

  微微一笑:“既然不屑与岳某人相交,也罢。”又对着令狐冲道:“令狐冲,你此来是为何事?”

  令狐冲跪下道:“弟子知道错了,想请师傅重新收录我入门墙。”说完连连叩首。

  岳不群笑道:“你错在何处?又改在何处?可以让我收录你再入门墙?”

  令狐冲心中想到:“难道要我说认田伯光为朋友错了?难道要杀了田伯光来改正错误?我至死也不能对不起朋友的。”低声道:“师傅,我不能杀了田伯光,他曾饶我性命,我怎么能杀了他?”

  梁发叹道:“师兄,那你就可以辜负师父师娘含辛茹苦养育你长大,教你识字习武的恩情?别人想杀你,然后没杀你,或许后来救你也是因为对方而陷你入死地,你感激不尽。就可置华山利益不顾,置华山于违反江湖正义之境吗?你饶恕了田伯光,可你如何替代那无数被奸淫后家破人亡、冤死的女子去原谅这样的奸恶之徒?”

  令狐冲听得此言,一时呐呐无语。

  梁发又大喝一声:“令狐冲,莫非当真是大恩不报,巨债不还吗?你来此又是想要作甚?”

  令狐冲额头冷汗滚滚而下,心中纠结一团,尤如乱麻。突然之间只觉得喉头一甜,血腥味涌了上来。当场倒了下去。只是此时他伤势已是好了很多,倒也没有吐血。

  那老者道:“好厉害的口舌!”说完向前一进,突然之间,内力涌动,向着梁发撞来。

  岳不群在一旁听得梁发言语,只觉得直抒胸意,将自己平时想讲而不会讲的话都是说了出来。听得老者讲话,注意力当时移了过去。见得老者以内力攻击梁发,心中对其人早已不满,下意识紫霞功运起,二人近身之时,不由都是双掌击出。

  二人一冲一撞之间,只听得呯的一声震响,老者脸色一白,身形踉跄向着一旁掠过,伸手提起令狐冲,身形凌空而起,两个起落之间,已是越过数丈,稳稳的落在了马背上。张口哇的一声,吐出了鲜血;口中说道:“岳掌门好厉害的‘紫霞神功’”,拍马转身而去。

  岳不群长剑铿然出鞘,正欲去追,就听得宁中则叫道:“师哥”;岳灵珊也是叫道:“爹爹”

  梁发也是道:“师父,就让他去吧!大师兄乃是真性情之人,并无恶意,只是会结出恶果罢了。”

  岳不群长叹一声:“也罢,就饶他去吧!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留。”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0/5137726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