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华山之笑傲 > 第五十五章 时机未至

第五十五章 时机未至


  岳不群剑法忽然一变,长剑颤动,剑光闪烁,石洞中所学的华山精妙剑法已是施展出来,漫天剑影向着身形高大之人罩去。双方身形在台上飞速转动,剑光四射,一时之间斗了个旗鼓相当。梁发看去,虽然岳不群内力差了一筹,剑法却更胜了一筹。一时之间,却也足以自保。若想分出胜负,必得内力大为损耗,那是一二百招之后的事了。

  宁中则以一敌二,内力上任一人都不在宁中则之下,宁中则仗着剑法高超,一时之间,也是打成了平手。

  对方二人越打越是心惊:对方剑法高超,远胜二人,拚斗了三四十招,二人已是数度遇险。幸亏二人经验老到,凭借二人之力,强打硬攻,以伤换伤之法,方才渡过危机。

  梁发心中隐有猜测,暗自盘算:“若是对方使出擅长的剑法,只怕就得败了。今日胜负,就看谁能先下一城了。”思虑至此,当即身形一动,长剑向着身材瘦削之人攻去。二人身法展开,迅若奔马;长剑挥舞,银光一片。二人拚斗十几招,梁发剑光一闪,对方的衣襟下摆已被梁发削落;剑光又是一动,长剑倏然已是向着头颈扫来。

  身材瘦削之人亡魂大冒,一个懒驴打滚,拚命向着地面扑去,只觉得冷风掠过,头部一震,只惊得一身冷汗,不由得叫了出声:“不好!”

  另外三人闻声目光一扫,就见得身材瘦削之人已被一剑扫落了发冠,披头散发,形如厉鬼,空中散发正缓缓飘落而下。

  身材瘦削之人刚庆幸逃得生路,面前剑光一闪,梁发一剑又是攻来。身材瘦削之人已是不及躲闪,心中战栗,冷汗直流。眼看对方就要刺中对方要穴,和宁中则相斗的壮实之人大喝一声,急转身形,一剑向着梁发攻来;梁发身形一闪,让过来剑,继续向着瘦削之人攻去。

  有了这个缓冲,瘦削之人已是缓了过来。三人相互配合,与宁中则、梁发二人相斗。

  梁发心中稍一思索,已是明白:“今天三人必须打赢,至少不能输。不然他们三人虽然能够安全离开,可其他人的性命和船上财物必然不保。而岳不群显然也只能再支持一百来招,破局只有自己与宁中则了。并且,梁发对高大之人的实力还另有估计,只怕如果不能迅速击杀击伤一人,岳不群未必真能再正面抵挡两百招。”

  想到这,梁发叫道:“师娘!”忽然猛攻数剑。圈住了二人,宁中则剑光大盛,直攻壮实之人。壮实之人被连攻二三十剑,退了十几步,已被分隔开来,性命已是岌岌可危。

  同时,高大之人,突然之间,阔剑劲风大盛,剑剑硬打硬攻,显然想要伤了岳不群。岳不群身形飘乎,四面游斗。

  此时梁发剑光一弱,稍高之人乘机闪出圈外,扑向宁中则。就在此时,梁发速度突然大增,剑光耀眼,瞬息之间,已是连攻了二十几剑,只听得一声闷哼,又是砰的一声,瘦削之人背后中了一掌,身体飞起,跌出数丈开外。再看右肩已是鲜血淋漓,已是被梁发一剑挑断了右肩的琵琶骨,倒在了地上。已然昏了过去。

  对方三人大惊,宁中则岳不群则是心中一喜。就在这时,高大之人突然身形一闪,“呼”的一声,掌若重锤巨斧,向着宁中则击来。

  岳不群、梁发大惊,知道以此人掌力,如果打中宁中则,宁中则性命难保。

  岳不群大喝一声,长剑紫气濛濛,伸出剑外近寸,向着高大之人攻去。梁发攻高大之人已是来不及,大喝一声,长剑向着另外二人攻去。

  宁中则心中大震:“其人掌虽未到,可掌中内力奔涌,自家感应如泰山压顶一般。”瞬间明白:“如果岳不群被重伤,今天是完败。可如果自己伤了,梁发只要伤了对方任一人,则己方必胜。”猛然转身,不管另外二人,长剑已是全力迎向了高大之人。

  攻向宁中则二人已是明白,如果二人斩杀宁中则,则二人也得死伤在梁发的剑下。那么岳不群与梁发双斗高大之人,胜算大增。怎么也没想到,梁发的功夫会比宁中则更强,最主要的是速度太快,让人难以抵挡,威胁太大。

  二人无奈之下,转身迎向了梁发。三人交错而过,血光闪现,稍高之人已是被伤了持剑的大臂。长剑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另一边,高大之人前扑的身形却突然之间一顿,一剑迎向了岳不群,双方长剑当的一声相撞,岳不群身形一震,晃了一晃,却是没有后退,停在当地。高大之人却是乘势脚尖微一点地,身形忽的一声向着宁中则侧向而去,手中阔剑顺势扫向了宁中则的手中长剑及腰腹。

  宁中则此时虽因高大之人的停顿,增加了缓冲时间,压力稍减;可只觉得对方剑如高山倾到一般,压迫而来。暗暗一咬牙,凝起全身内力,迎了上去。当的一声震响,宁中则只觉得全身巨震,整个人被震得凌空而退;长剑也已被击断落地,虎口震裂,鲜血直流;胸腹中血气翻滚,难受之极,口中腥味上涌,人在空中‘哇’的一声已是吐出一口鲜血。

  梁发见得宁中则被高大之人一剑击得剑断人飞凌空吐血,发力一扑,已到了宁中则身后,伸掌一接一退,扶着宁中则后腰,已是稳住宁中则身形。梁发内力一吐,内力已是冲入宁中则命门穴中。宁中则引动内力,瞬息之间走了个小周天。

  梁发已是明显的感觉到,宁中则倚在了自己手掌上,连站立都是困难,知道宁中则已失去了战力。

  高大之人不及使出全力之下,随手一剑,宁中则硬接之下,就已重伤,如此内力,让梁发心惊不已。

  瞬息之间,双方都是停剑对峙。

  数息之后,梁发身形一闪,已是到了岳不群的侧面,挡在了宁中则的前面。高大之人目光一缩,梁发这一闪,速度之快,自己多有不及。就听得梁发笑道:“今天论剑,看来还是阁下第一,可总体上却是我华山胜了一筹啊!”

  高大之人还没说话,岳不群面有忧色看了宁中则一眼,道:“内子伤势不轻,我还要给她治伤,今天就此作罢如何?”

  高大之人倏然之间长剑光亮耀眼,剑气喷薄而出扫向岳不群。岳不群一声低喝,面上紫气蒸腾,身形一动,剑招千幻,剑上紫气蒙蒙,瞬息之间又是拚斗在一起。梁发身形一动,瞬息之间,已是向着高大之人连攻了二十多剑;双剑相碰,只得听长长的‘当’的一响。却是二人出剑快速绝伦,声音犹似一次发出。

  这正面硬碰二十多剑,梁发只觉得全身震动,立时知道自己比之对方,内力尚差了三两筹。猛然之间,高大之人一声轻喝,剑光忽涨,犹似重刀,向梁发轰然斩落。

  梁发瞬息之间,只觉得如泰山压顶,心中立知这剑如果硬接,自己多数要受内伤。心意一动,掠向数丈之外的宁中则而去;高大之人已顺势向宁中则扑来。岳不群一声断叱,剑上紫气暴涨,森森剑气直刺高大之人的命门要穴。

  梁发伸手一带宁中则扑向了壮实之人,手中一支长剑霎时间成变了数十支,迎面罩向对方。对方移步避让、挥剑消打,双方长剑响了十多声,高大之人又是赶到;阔剑一挥,迎向梁发。梁发突然之间生生转向,已扑向了受伤的稍高之人。

  高大之人一剑斩空,已听得背后嗡’的一声,一股沛然内力挟着森然锋锐之气直刺而来,背后肌肤生起了粒粒疙瘩;高大之人前行、侧步、转身同时完成,手腕一颤,内力奔涌,正面迎上了岳不群;二人瞬息之间,又是拚斗了二十来剑。

  高大之人眼角余光就见得梁发一去,稍高之人立刻退向了壮实之人,壮实之人挥剑相救。长剑瞬息之间已是相击十多剑,嗤的一声,稍高之人的胸前衣服已被划开,虽未伤着,已是一脸惊色。

  高大之人心中一叹,内力猛催,一剑硬攻岳不群而来。岳不群身形微微一闪。高大之人一掠数丈,半空之中剑光如雨,轰然斩向了梁发。梁发带着宁中则一闪而去。已与岳不群成倚角之势。

  高大之人忽然道:“想不到华山气宗之人不但内功深厚,剑法也比剑宗之人更为高明。剑宗败得不冤;岳不群,你当得‘武林四庭柱’之称。”

  岳不群嘿嘿一笑:“嘿嘿,气宗本是华山正宗,此事何足一论。想不到阁下内功之深厚,还是超出岳某意料之外。阁下若是一来就全力以赴,尚能一搏。现在却是夫去机会了。”

  高大之人嗬嗬一笑:“嗬嗬嗬嗬,下次相见可没这么便宜了。”

  岳不群道:“哼哼!下次相见,也许还有出乎你意料之外的事呢!”

  高大之人摇摇头道:“眼前之人才是你真正的得意弟子吧?‘君子剑’果然智深谋远。”又看了看梁发道:“小子,你若不死,将来江湖之中定有你一席之地。只不过你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可就不一定了!”然后又对岳不群道:“也罢,今天就这样吧!”

  岳不群道:“阁下一路走好,愿你心想事成,一路顺风。”

  高大之人稍稍一愣,点了点头。一挥手,壮实之人扶起另外二人,已是向着林外而去。高大之人转身也是离去。稍倾,就听得外面有近十人的脚步声渐渐不闻。

  三人静立不动,忽然听得岳不群道:“阁下,此非你我拚个死活之时。”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0/5128037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