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华山之笑傲 > 第五十七章 灵光

第五十七章 灵光


  晚间宿在船上,梁发心不由的想到了令狐冲。没有岳不群参与的黄河之行,也许令狐冲会更顺利吧!

  黄河之畔,令狐冲正因各路江湖豪杰争相结纳恭敬的情景让他深深的感动了。此时正躺在蓝凤凰的船上,看着蓝教主玉颜,暧昧的情绪正升起在两人之间。只是想到小师妹,令狐冲心中一痛,刹时间,已是平淡下来。

  就见蓝凤凰拿起酒碗,喝了一大口,笑道:“我们苗家人的规矩,若是请朋友喝酒吃肉,朋友不喝不吃,那朋友就不是朋友啦。”令狐冲接过酒碗,骨嘟骨嘟的将一碗酒都喝下肚中,连那五条毒虫也是一口吞下。他胆子虽大,却也不敢去咀嚼其味了。

  蓝凤凰大喜,伸手搂住他的头颈,便在他脸颊上亲了两亲。她嘴唇上搽的胭脂,在令狐冲脸上印了两个红即,笑道:“这才是好哥哥呢。”

  令狐冲一笑,心中已是想到:“小师妹开始之时对林师弟很好,为了林师弟就对我如此无情了!”,转头又是想着:“后来三师弟为了维护我,故意分开了小师妹和林师弟,不料小师妹和三师弟就走近了许多。小师妹如此美丽可爱,那个男儿不喜欢呢?”令狐冲心下一片凄然:“只要小师妹现在身边有林师弟、三师弟,我就是死她也未必记得了吧?”

  一时之间,眼中满是柔情,说道:“好妹子!”

  蓝凤凰见这帅气的青年男子看着自己,目中柔情四溢,心中不由得咚咚连跳了数下,心下一慌,转头道:“好哥哥,回头见!”带着四个苗女唱着歌儿去了,不知怎地,令狐冲听出了那歌声中的欣喜之意!突然又想到:“梁师弟现在和小师妹怎么样了?想来林师弟是争不过他的。”

  梁发此时正在心念百转:“自己上次考虑中遗漏的重要的一点:时间;新出现的情况:自己今天修炼下来,内力增长更慢了。”

  轻叹一声,手摸下巴,眉头紧皱:“按现在内力修炼的速度,自己至少还得再苦练两三年才能赶上现在的岳不群。那左冷禅内力更为厉害,这一次可是未使出寒冰真气啊!何况还有任我行、方证、甚至令狐冲、东方不败呢。自己这个身法,在这些绝顶高手面前,优势可未必这样大了。”以手捂额,抿抿嘴唇,心中苦恼:“现在岳不群来福州,各大派都会想到是为了《辟邪剑谱》,左冷禅当然也会想到;此次左冷禅有相当大的可能性会大力来攻,设法铲除隐患,不敢再放任岳不群了,此事必需设法解决才行!”手掌一拍拳背,鼻息用力,气息重重喷出:“情势却是容不得自己慢慢等待了。”

  梁发叹了口气,起来踱了两步,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思索道:“现在华山实力已是暴露,然而却远为不足;若是那左冷禅全力来攻,自己若不全力以赴,却是无法保住他人。然而现在还有一事未成呀!若是失去这一机缘,内力的短板未必能补上。”

  梁发贴近窗子,看着月色之中波光鳞鳞的水面,手捏嘴唇,细细思索:“此时自己核心问题就是两件事:首先,是要保证自己想要的机缘能够拿下。其次,想要机缘,就不能暴露自己目前的实力。再次,要增强岳不群的实力,以在那人来犯之时能够匹敌。最后,是要先解决最核心的问题。”

  踱得两步,心中细细评估:“此时岳不群想要内力增长,短期内看来是没有办法了,可如果能够轻功再进上一步,也是足以相抗衡了,看来轻功修炼之法对岳不群的诱惑足够大;而且根据对方表现来看,显然也是颇有想法,这样一来,自己就大有机会!只是先必得捆绑了再说,否则枭雄心性,可是难测啊!”

  梁发突然哑然失笑:“官盐要当私盐卖了。”

  又细细想了想:“根据自己练习的经验,倒是可以传授修改版的轻功修炼方法,让岳不群轻功大进,胜过左冷禅即可。嘿嘿,当年华山统领五岳剑派,获得了《葵花宝典》,结合自家的功夫,才创出了‘紫霞功’,自己现在也能修改功法了。”

  梁发思虑至此,忽然灵光一闪,犹如闪电划过心头,身形一动,已是立在了船头。抬眼望去,半月映照,微风轻拂,不由得想要长啸一声,又是生生忍住了,此非其时啊!

  数日后,梁发来倒了舱中,对着岳灵珊道:“小师妹,前面就到扬州的高邮湖了,我带你去岸上转转,刚好说点事。”

  岳灵珊目光一闪,点头道:“好的,梁师哥!”

  众人在船上呆了五六天了,也已是有点烦了,听了此语,也是纷纷道:“我们也要去。”

  陆大有道:“三师哥可不能扔下我们,自己上岸去玩!”

  林平之道:“是啊!要带着我们一起。”

  施戴子道:“大家三两人自去就是,总是那么多人一起不好玩。”

  陈素琴也道:“对啊!人多了,各有各的说法,就玩的不尽兴。”

  梁发笑道:“各人自愿组队去玩。今天船上就不给大家做饭了,明天五师弟带陶师弟、英师弟买好食材之类,此事不可大意,必得亲手去办。我们明天晚上此时回船就是。”

  岳不群夫妇内功精深,早已听得了众人言语。岳不群看了看宁中则的脸色,已是恢复正常,笑着道:“师妹,我两也上岸住上一宿吧!”宁中则点点头。

  众人正在说着组队及留守之事,就听得岳不群的声音传来:“今日船上就劳德诺、施戴子、陈素琴留守,明天三人再出去游玩便是。”

  梁发带着岳灵珊,也不骑马,就在街道上步行。二人途中时常双目交接,都已是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

  二人所行东坊街,倒有一些客人,隔着一两条街,就见得热闹非凡,喧闹声大作。赵晨叫道:“梁师哥,前面可真热闹,咱们快点过去看看。”

  梁发笑道:“师哥当年读书,在府城之中也是住了数个月,江南也来过数次,这些景色倒也看得多了,你没来过扬州,和孙林、沈平去吧!”

  “梁师哥,那我们就过去了!”赵晨说着,和孙林、沈平急步行去。华山众弟三三两两,都是散入人群之中,追逐着灯火热闹去了。

  梁发轻轻一拉岳灵珊的手,指着不远处一个客栈道:“我们去谈点事吧!”

  岳灵珊微红着脸,既不出声,也不点头,随着去了。梁发却转到边上一家大酒楼,进了包间,说道:“掌柜的,来两个拿手菜,再上点酒来。”

  掌柜说道:“好勒,客官!”

  梁发轻拍了拍岳灵珊的手,道:“师妹你坐着稍等下菜,我去一下就来。”

  见是到了酒楼,岳灵珊已是镇定下来,点了点头脆声道:“好啊!你快去快回。”

  梁发出和酒楼,晃身来到客栈,对着伙计道:“可有上房?”

  伙计笑道:“客官,有,有上房,还有三间独院的上房。最好的一间里面专设有洗浴间,备有足够的热水、洗浴用品;另外茶叶、茶杯都是有的;就是稍贵一点。”

  梁发也不理这生意人的常用伎俩,笑道:“那就最好的。”

  伙计笑道:“公子,需要一两银子的押金钱,另外还有路引,给您登记一下。”

  梁发掏出一锭一两的小元宝,又拿了一块银角子道:“这个赏你!”将秀才的碟引拿了出来。明季秀才凭此可仗剑游行天下,住店更是没有问题。

  伙计大喜:“公子,我带你到房间去看一看。”带着梁发来到后院里,果然是一个独立的小院子,里面有三个房间。是专门为有钱人准备的。梁发点了点头,接过钥匙,锁上门道:“爷回头过来,现在出去了。”

  伙计双手一抬,递过来一个竹制的腰牌,道:“公子你忙,这是住店的腰牌,凭此可随时出入的。”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0/5127238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