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华山之笑傲 > 第一章 神童

第一章 神童


  “发儿,明天你就要参加童子试,今天就早点休息。不要担忧,考不中也没关系,你今年才9岁,只当练练手,积累经验。”

  一年约三十许岁、身材高壮、面带威严的男子,正对着一个身高仿若十一二岁的男孩说着。

  “爹爹放心,我自已明白的,考得上当然很好,考不上也没关系。”肤色白净、面容俊秀的小男孩扑闪着大眼睛沉着说道。言谈举止,沉着稳定,直若一成年人一般。

  梁父看着,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XX点点头,转头对着一旁的妇人道:“稍后收拾下,让发儿早点睡吧!”

  “夫君放心就是。”妇人轻笑了笑应着。

  梁父点点头,伸手摸了摸发儿的头,转身出得屋去,转至前院中。

  这院子的价值虽然是在华阴县中属于中下游,已是偏处在南边,面积却足够大。前后三进,两侧各有一排厢房。最后一进是梁家之人住,共有七间,后面有个面积二亩地的花园。

  中间一进也是七间房,是梁记部分伙计、仆人、学徒、徒弟的住处及厨房、餐厅。共计住有十五六人。

  前面一进,门面三间,后面两侧各有一间厢房,主要是经商、屯货所用。也有六人住在两侧厢房之中。中间的大院子,主要用作学徒、伙计练武之用。院墙处尚有马厩,又开得角门,方便进出。

  院子虽然没有精雕细琢,然而却显得大气。

  梁父到得右侧近后院的一个房前,敲了敲门:“兄长”。

  吱呀一声,屋门打开,一年约五十岁的、身高中等偏上,留着长须的书生打扮的人拱手说道:‘梁贤弟,请进!’

  梁父急忙拱手:‘兄长,这么晚了还打扰你。’

  赵先生笑着伸手肃客:‘贤弟不来,我就要找你去了,反正也是睡不着啊!’

  梁父也是会意一笑,入得屋中。

  屋子里外两进,共有三间。前面一间宽大,中间有着一架屏风,将整间厅堂隐隐分为两处,可见是用来待客之用。后面有两间屋子,前面各自有门,后面都开着窗户,采光良好;一间有着书架桌椅,显然是书房。另一间自然是卧室。这是一套上等的客房。

  二人右侧坐了,随后就有一婢女提着食盒进得房间,将五样小菜,两壶老酒放置案上。梁父挥了挥手:“你先歇着去吧,一个时辰后再来收拾。”

  梁父伸手取过酒壶,给赵先生斟酒。赵先生亦是坦然而受。其时明季,读书人地位高。赵先生是秀才,且年长于梁有余。当年梁有余救得赵先生,二人就此兄弟相称。

  梁父端起酒杯,敬了赵先生三杯。放下酒杯:“兄长,发儿这次可有把握?”

  赵先生一笑:“贤弟,发儿五岁启蒙,四年来,秀才课业已是全部纯熟,真是难得一见的读书种子。吾当年中得秀才之时,亦不过如此啊!即使放在江浙,也可得中秀才,何况在这西北之地?”

  梁父听得连连点首,这赵先生当年可是在浙江山阴,不过十六岁就中得秀才,且得了院试的前二十三名。若非家贫,且时运不济,又是在江浙这考试强省,早就该中了举。也是自已当年到山阴办事,偶然得遇。当时想着发儿闹着要读书,当时出手救得赵先生,又为赵先生报了仇。赵先生为避仇家,也就随着来了华阴县,做了梁府的西席。

  特别是明季有南北榜之分,这北方之人考卷要简单一些,就和北地人要清华北大一样,有太多的优势。

  赵先生端酒敬了梁父:“有余贤弟,此次发儿县试、府试过后,吾就想回得山阴,参加明年的举试。”

  梁有余一听,赵先生这是对梁发中得童生成竹在胸啊!XX笑道:“若得过了府试,当另外酬谢荣文兄长二百两纹银。”

  在当世,二百两纹银可是一笔不小的款项,可比小农之家三十年之积蓄。

  赵先生一笑:‘且看发儿县试结果再说。’

  第二天,天尚未亮,就有婢女、梁母来到梁发屋中叫起了梁发。XX洗漱之后,到得餐厅,梁母笑着:“发儿,且吃了这煮鸡蛋、面饼、红糖水。”

  婢女莲香在旁笑道:“吃了之后,一举考中。”

  梁发也不推辞,就着吃到饱。又停了二十分钟,然后如厕一次。看看时间已至,梁母、赵先生等人送到大门外,就由梁父及学徒、伙计六七个人,赶着马车,又骑着三匹马,一起陪着梁发到了县学之前。

  XX众人下马,有伙计学徒四人照看马匹。梁父同徒弟张大山送梁发到了县学大门。门前已有参加今年县试的学子二十多人,又有各人的家人,总计有百多人聚集大门之前。大门两边站着衙役十多人维持秩序。

  过了一会儿,有文吏叫着:“参加县试者入场,无关人等不得上前。”

  参加县试的众人纷纷上前,梁有余轻轻拍了拍梁发的腰背:“好小子,放手去考。”梁发一笑,伸出左拳一晃,转身走上前去。当即有衙役二人,由头自脚,仔细检查。先是打开头发,又是解开衣服,全身摸查;再将考篮细细翻看,连着面饼都是撕开,就连茶壶也是不放过。查看有无夹带。查看结束,然后就有文吏验看了考牌:“考牌无误,可以入场。”

  梁发和前面的人一样,让到一旁,稍事收拾,举步入场,根据考牌号,入座。将清水添入砚中,拿起墨条,轻轻研磨。其他参试学子,也是同样开始磨墨。不一会,厅中已是墨香四溢。

  就见华阴县令坐在上首,有文吏,发下了考卷。梁发一看,第一卷正是“墨义”,也就是后世的填空题。梁发扫视一下,却是全部会的。XX放置一旁。翻看了第二卷。

  第二题,是一道论述题。这种题目难度稍有提升,是根据所学四书中的内容答题。主要也是考得记忆及整体理解能力。

  第三题,是县令大人出的题目,这是要据此写篇文章。

  梁发取过草稿,先将墨义内容填写,确认无误后,挥毫运笔,潜心书写,务求写出最高的书法水平。

  不过一个小时,已是全部书写完毕。

  将此卷平放,稍待墨干,不使卷面有污。又取出所带茶壶,轻啜了几口茶。然后将卷子收好,放置在布袋之中。

  一番事情操作下来,已是平心静气;又取出第二卷,在草稿上将答案写出。然后细细查看无有错漏。检查完毕,方取出正式卷面,静心运笔,将答案书写出来。每字间架结构运笔之间,务求笔意连贯。

  待得此卷做完,又是一个时辰过去。此时,已是约在上午十点半钟。待得墨干,收好考卷。取出第三卷的草稿,搁笔思考二十来分钟,然后挥笔疾书,一气呵成。一篇写完,已是到午时。

  此时梁发头脑已是隐隐发晕,也就不再去看,取出所带清水、面饼、肉干,开始午餐。食后,又是闭目休息了半个小时。

  休息过后,打开上午所写的文章,细细研读,提笔增删。修改两遍,又检查有无犯讳之字。一一检查完毕。铺开正式答卷,运笔而书。

  待得书写完毕,约在三点不到。抬头一看,已有数人交卷。梁发也不着急,待得墨干。和前卷一起,取出一起送至县令案前。县令一看:“童子几岁?”

  梁发一拱手:“回大人,小子今年9岁。”此时还未通过童生试,不能自称学生。

  县令一惊:“且取卷来”

  阶下自有文吏接过,呈于县令案上;县令双目一扫,卷面清洁,无一污点。字迹清爽,下笔有如有十多年功底。一手抚须,轻轻颔首。三卷看过,又取过最后一题,再细细看过,一笑:“汝可换得一头巾矣!”

  众人一惊:“这就是说梁发得中县试了!”

  华阴县令乃是两榜进士出身,虽然只是同进士,那也是读书人中万中选一的杰出之士。其既说能中,那必然是中的了。且县试之中,由县令判定成绩。

  梁发拱手谢过:“谢大老爷赏识!小子先行告退!”

  县令点点头:“汝且去!”

  梁发出得县学,外面梁父带人已在等候。早已接着,也不多言。回到自家大院,入得厅中,梁母也已在等候。见得梁发笑道:‘吾儿回来了!’

  梁发笑着:“娘,孩儿回来了,孩儿考得感觉不错,县令说我“汝可换得一头巾矣!”。”

  梁母摸着梁发的脸笑道:“那太好了。”

  梁父笑容上脸:“且去赵先生处,将你所写文章给赵先生看看。”又转首着梁母道:“夫人且安排多加几个菜,哈哈哈!”

  “好的,老爷”梁母应着,自去安排。

  梁有余拉着梁发来到赵先生的屋,一番寒暄之后,梁发将所答文章写出。这时酒宴已是摆上,赵先生拿着文章看了,端起酒杯:“贤弟,恭喜你,发儿县试必中矣!”

  梁有余笑不拢嘴:“谢兄长吉言,也恭喜兄长,请!”

  二人相视一笑,一饮而尽。随即家中开宴不表。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0/4845561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