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华山之笑傲 > 第四章 令狐

第四章 令狐


  春节之后,梁发又回到府学,府学教喻安排众人突击学习了半个多月,更是做了大量的模拟题,然后准备院试。这就是正式学府的优势了。同样的学生,在这不同的地方,自然更容易取得好成绩。三月中旬,开始院试。一连考了三天,此时也称耕牛试,最是累人。梁发科班出身,考试一切倒也正常,以名列中上游的成绩,考取了秀才的功名,此时又称生员。

  XX又是拜见座师,又是送礼。拜见同年。三天之后,自家也是摆酒庆贺。当然早已去请师傅岳不群夫妇二人前来。

  梁发又特地给华阴县令送了礼,请县令大人前来赴宴。见得自己所点案首果然争光,山阴县令也是十分喜悦,欣然应允。

  这日,岳不群宁中则夫妇带着令狐冲、岳灵珊到了华阴县梁氏府中。此时岳灵珊不过三四岁,由令狐冲抱在怀中,舔着手指头,好奇的看着屋中众人。

  这第一日,请的是官府、本县乡绅、秀才等人。梁氏父子二人恭请岳不群上座,又有附近秀才相陪。

  待得酒菜上齐,众人就座,梁发起身言道:“小儿得中秀才,感谢各位光临寒舍,这里先谢过大家了。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修道有成的神仙中人。”

  众人听得此语,皆是盯视着梁有余。就见梁有余行到岳不群席前,对众人道:“这位就是西王庙的道长,岳不群岳先生。”岳不群站起向着四周众人拱了拱手。

  就听得梁有余接着说道:“岳先生原也是秀才,后来有缘入山修道近四十载,今已修道有成。今天能得岳先生夫妇光临,真是三生有幸。”

  席间众人听得岳不群修道四十载,望之却似二十几岁之人,比实际年龄小了近二十岁。XX都是眼前一亮。又听得是秀才出身,不禁大生亲近之感。

  又向众人介绍到:“这位女神仙,就是岳道的道侣,修道也已三十五载。”

  众人一看宁中则,貌如二十来岁,可听介绍,至少也有三十大几岁了。这岳先生弃儒入道,现在驻颜不老,更有如花美眷。西岳庙庙产,一年收入也有数万两银子。富贵逍遥,无拘无束,思来真是让人羡杀。

  梁有余又介绍了席间华阴县令。华阴县令与岳不群谈了数语,当即判断出岳不群是多读读书之人。XX心中一热,不免低声请教,甚为恭敬。攀谈之下,方知县令姓李。李县令端起酒杯:“岳道长,且请饮此杯。”

  岳不群微微一笑,端起杯也是一敬李县令,二人一饮而尽。岳不群轻轻一挥手,酒壶无风自动,已是提至手中。岳不群手按壶盖,也不见壶倾,酒液已自壶嘴飞出,恰好注满李县令面前酒杯,一滴不多,一滴不少,却又无一滴洒落。

  若是内家高手在此,自然对岳不群精湛内力钦佩不已;更是要对岳不群内力控制精微叹服。当世有此能力者,不过十指之数。

  李县令等何曾见过此等事,却已是惊为天人。XX更是恭敬,众人纷纷上前敬酒。

  一席酒宴,岳不群挥洒自如,访谈自若。当真是恍若神仙,轻傲王候。

  第二日,却全部是江湖中的朋友。岳不群一手内功让在场的江湖好汉,惊叹不已。又现场挥毫,书写一贴,以贺弟子院试得中。这些粗人,多数不过是识字而已;甚至有不少是文盲,对文人最是崇敬。君子剑岳不群内力精湛,文才更是了得;言谈方正,让人心悦诚服。

  XX这些人纷纷打探,却是准备送弟子上山学艺。

  第五日,岳不群方才带着梁发回了华山。

  过得一月,梁发入门剑法中岳不群后来所授也已是纯熟;所授内功也是大进一步。岳不群召集令狐冲、梁发二人到得演武场。

  岳不群道:“今天你二人比试。以后每月一场小比,半年一次大比,以决定是否传授新的功夫。”

  梁发、令狐冲二人提着木剑,各自站好。互相拱手一礼:“请师兄(弟)指点!”

  二人起手皆是入门基础剑法,XX二人互展剑法,试探得几招。渐渐加快速度,加大内力。二人互相斗得十来招,就明显见令狐冲剑法更为高妙,已是逼得梁发只能防守。梁发心想:‘自己却不能输得太难看,总得有一样不比令狐冲差,才能得到更多的机会学到高深的功夫。’

  XX凝神退得数步,见得令狐冲一剑斜撩肋下,当即内力凝聚,一个侧身,同时一剑硬封而出,令狐冲长剑一转一缩,又是疾刺前胸。梁发早有准备,此时却是一催内力,用力向着斜上方硬封。令狐此时却是比梁发多做了两个小动作,距离虽短,但也需要时间,XX双剑一碰。却是被封了出。令狐冲顺势一转手中剑,力劈华山,已是当头劈了下来。梁发不躲不闪,全力迎了出去。二人内力附加在木剑之上,碰的一声,却是旗鼓相当。

  XX梁发长剑只是在身周转动,缩小防守范围,硬接硬架,愣是逼平了令狐冲。令狐冲如此过得二三十招,见不能取胜。XX战术一变,发挥剑术更好的优势,一时之间又是取得主动。二人斗得百来招,令狐冲终究一剑划开梁发左胸衣服,获得胜利。

  岳不群与宁中则对视一眼,宁中则笑道:“此次是令狐冲获胜。不过梁发也是相差不大。看下次再比结果如何。”

  又对令狐冲笑道:“冲儿可要努力了,否则就要被师弟超过了。”

  令狐冲点点头:“师娘,我会努力的,下次还会赢。”

  XX岳不群又细细指点二人比斗中的不足之处,让二人练习纠正。

  梁发心中一时叹息:“教徒弟可真是个细活,要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XX不由心中一动。

  二人这场较技,却是相差仿佛。剑法上令狐冲更胜一筹,内功基本相当。梁发心中十分奇怪,令狐冲比自己可是大了五六岁,进入华山已是六七年,而自己学武不过是四年。得岳不群传授不过三个多月。这个结果让自己大是意外。

  细一思索,已是明白:令狐冲刚进山之时,先得学习认字二三年,期间辅以剑法、内功的学习。此时以认字为主,所谓练功,只是慢慢磨练习惯而已。

  正常小孩子,十六岁之前学的知识,成年后一年即可学会。这是后世的总结出来的定律。令狐冲虽然早入门了数年,可学习认字就耽搁了时间,加之年幼时不懂事,学习也是不能全力以赴,自然就被追了上来。只不过剑法上学习更有条件,水平也更高,自然走在了前面。然而内功练习,更是考验耐心与领悟力,梁发两世为人,就更占优势。

  令狐冲比梁发大了五六岁,力量相差很大。二人硬拚之时相当,说明内力上梁发更占优势。

  到得第二月,又来比试,依然是内力基本相当,剑术令狐冲优势较大。一年下来,二人比斗,令狐冲基本上依靠剑术,总能在七八十招之间取得小胜。

  第二年岳不群又收了几个弟子,正是劳德诺,施戴子,高根明,陆大有。劳德诺虽然入门比施、高、陆晚,却是带艺投师,功夫高,年纪又大,却被安排做了二师哥,仅在大师哥令狐冲之下。

  转眼间,梁发进入华山已是第三个年头了,岳不群所授梁发内功已是大成,该要练习更为高深的内功。并且令狐冲已是学习了钱线剑、养吾剑、希夷剑三套剑法,梁法学习了钱线剑、养吾剑二套剑法。

  这日,正是年中比试之时。此时岳不群又收得了十多个弟子;宁中则也已收了四个女弟子。

  众弟集中到了演武场上,岳不群走上前面亭中高台,对着众人道:“年中比试,现在开始。”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0/4845558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