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华山之笑傲 > 第九章 消息

第九章 消息


  在梁发的大力催促、积极带领之下,众人迅速打扫了卫生,搬来了行李;又购置了床铺被服等物;到得晚间,已是安定下来。

  梁发道:“前边不远处有个小馆,现在就去吃饭吧!”

  众人也早已饿了,张大山笑道:“既然梁师弟要请客,咱们不要客气,走。”

  到得饭馆,点的菜只上了一个,梁发已是叫道:“伙计,先来份米饭。”

  见众人看着他,梁发笑道:“我要赶紧吃完饭,好回去练功,不然回山就比大师兄差太多了。”

  众人相视数眼,心中感叹!

  随后安排采购物品,购买柜台货物,要开一个百货铺。此等事梁发也不过问,自在房中用功。前后半个月,所经穴道经络已打通近半。梁发自思:“林平之自宫之后,不过数月,已是完胜余沧海、木高峰。而林平之的内力基础和自己根本不能相比。自己现在也已在当世武林高手中有一席之地了。”

  到了此时,对《辟邪剑谱》内力运行路线理解更为深刻:如果是成年人,从头练起,根本控制不了欲念。这点自己是有体会的,前世之时也是真气行经这类经络,根本无法控制,被逼放弃了成功的机会,而去找妇人解决需求了。

  练气之余就在屋中,将辟邪剑法练了起来。这剑法倒也简单,和内力配合,果然是快如闪电,而这剑法更是适合这内力运行路线,相得益彰。

  不过十日,剑法已基本练成,只待继续磨练,使其精熟而已。

  这日,提笔将袈裟上数处行气的字迹涂污,直至无法辨认。寻得一日,准备好之后,又将袈裟放了回去。

  如此又过得一月,福州城中商铺已是正常运行。梁有余召集众人:“福州城中商铺之事已定,我们就先到绍兴,然后沿运河北上,再从陆路回华山。”

  众人十数日后又到了绍兴,入得城中大屋,安置好后,前去拜会赵先生。到得门首,就见得赵府已经又起了厢房,大门也是焕然一新。赵先生迎入众人,叙话已毕。赵先生笑道:“吾最近练功刚好有所成,正想要请贤弟看看。”

  梁有余双眉一挑:“正要看兄长的功夫。”

  三人到了后院练武场中,赵先生提剑在手,一套华山入门剑法施展开来,前纵后跳,高刺低撩,一套剑法施展完,赵先生面部微红,喘息倒也平静。

  梁有余大叫:“好、好、好,想不到兄长不过数月,已经练成,真是可喜可贺。”

  梁发见此,即知华山入门内功是真的初步练成了。此时一二十个寻常的汉子,赵先生已是不惧。普通军士三五个人,也能应付。然而和江湖好手,还是相差甚远,充其量和福威镖局林震南相差不多。就这还是赵先生有前五年的积累,加读书所形成的理解能力,再加人生的阅历,方能有今日的变化。

  就听得梁有余说道:“兄长,咱兄弟两比试一翻。”

  “好,平时一个人练习也没有味道,早就想找人练练手了。”赵先生兴奋的答着。

  二人当即摆弄架势,刚一个回合,赵先生手中长剑即被击落,一时间沮丧不已。梁有余笑道:“兄长,这是因为你少经实战的原因,有实力也发挥不出来。只要多多练习,就会好起来的。”

  当下二人又是开始切磋,果然,赵先生越打越有兴趣,越打越熟练;之后每日缠着梁有余对练不休。一月之后,这日二人拆解了数十招,梁有余停手笑道:“兄长已经入门了,在富贵人中也是一把好手了。可在江湖中,只是一般。”

  赵先生点点头,笑道:“能有如此身手,我已十分满足,我年龄已大,当不以筋骨为能。且江湖中事岂是吾当为?”

  二人相视一眼,哈哈一笑。赵先生又道:“吾已入绍兴府知府大人之幕,这里方是吾一展身手之地啊!”

  过得十数日,这日,赵先生匆匆来到梁氏住处,双方坐定,赵先生一叹道:“贤弟,为兄有一事请教”

  梁有余笑道:“兄长有事尽管讲来”

  赵先生道:“杭州府前些时日传来案情,说是苏杭一带,一商妇因已有孕,被发现与外男有染;供出奇事。据她所讲:“有男子夜入其室,与其交欢好,该男子能通宵达旦与其欢好,驴大之物,令其前所未有之畅美!遂沉迷其人。与其欢好男子自承:‘其乃是天界月老座前弟子,专为解闺中女子郁闷而来。有十数家富贵官宦之女子妇人,与该男子相欢好,亦有数人为其诞下子女。’”众人听了,一时目瞪口呆。

  赵先生停了一下又道:“不知道的还不清楚有多少。可奇怪的是除了当事女子,没有人见过这个男子。现在有传色鬼出世,专坏女子贞洁。”父子二人相视一眼,一时无语。

  赵先生又道:“后有衙门老捕头讲,是江湖上厉害的采花大盗。府衙暗中出动好手,暗暗访查,果然发现了贼人。据讲贼人行路有如风吹飘絮,无有声音。窜房越脊,快似鬼魅,转瞬即逝,难见其面。手中刀更是迅如闪电,缀上的衙门捕快好手未见刀闪,已是丧命。好几个有名的捕头都被杀了,请了一些有名的镖行、武馆高手,都已被杀。一直连是人是鬼都是不清楚。直到有一人与贼人拼斗了数招,被断了一臂,侥幸贼人饶其未杀,方得了些消息。据讲是江湖中的大高手,一般人根本不是其对手。”

  梁有余皱眉沉思,想了想:“兄长,据你所讲的,似乎是传说中的万里独行田伯光,此贼是内家大高手,刀如闪电,当世能胜他的人不多;特别是轻功,当世难有其匹。”

  赵先生皱皱眉:“和我相比如何?”

  梁发见此,即知赵先生不甘寂寞。这也难怪,任谁有了这一身功夫,自然就想任侠。起身一拱手:“老师,不若我二人比试两手,您大概也就知道了。”

  赵先生眼睛一亮。虽然知道梁发已练武多年,更是拜名师门下。不过一直以来,赵先生总以为梁发是个孩子,虽然现在也是长得快有自己高了。赵先生最近正是意气风发之时,今天见他意欲和自己一试,当即应允:“好,就到练武场中一试。”

  二人来到场中,正面相对,梁有余喊了声:“开始!”赵先生手尚未抬起,梁发的剑已是指在了胸口。赵先生一愣。梁发笑道:“我们再来。”

  二人又正面相对准备着,梁有余喊了声:“开始!”赵先生剑才抬动,梁发的剑又已压在了胳膊上。

  赵先生一时愣了。梁发笑了笑:“田伯光快刀世人莫及,成名已久,我估计是比不上的。”

  赵先生一时沮丧,长叹一声。顿时熄了耀武江湖的心事。梁发心知如此对赵先生是件好事,毕竟年龄大了,习武已难有突破性的飞跃,若想凭武立足,很快就会倒下。

  梁发又笑道:“田伯光人虽不堪,论功夫,是当世少有的大高手。习武者多是外家功夫;能有机会习得内家功夫者极少。大明亿兆子民,能达内家之境者,不过千数,十万人中或可得一二人而已。而如田伯光者恐怕百万人中仅可得一二人。”

  赵先生一听,深吸了一口气,目光一闪,回到屋中坐下道:“看来这个淫贼只能留待高手去处理了。”

  梁用余问道:“兄长因何查问此人?”

  赵先生笑道:“这是知府大人查问此事,问捕头能否应付,捕头不敢应。为兄心中疑惑,故而相询。”

  父子二人轻轻点了点头,梁发道:“这个捕头知道进退,故而能保全性命。”

  赵先生稍停又道:“吾年方五十,今修炼小有所得,自问尚可活三四十载;亦有建功立业之心;国朝自高阁老去世之后,今上亦厉兵秣马,三大征武功赫赫,是有为之君。只是现在的国势……唉!”赵先生看了看梁发:“梁发,你自少聪慧过人,读书有成,且学成超人的武艺;终不能荒废在江湖仇杀之中。”抬手抚须喟然一叹:“汝若能完成举业,亦可报效国家耳。”

  梁发施了一礼,一时沉吟未语。赵先生见此,亦未再言此事。

  三人又攀谈一会,赵先生告辞而去。梁父看向梁发:“你什么时候功夫这么厉害了,你伯夫的功夫,我现在也要二三十招才能取胜,在你面前居然连出手的机会也没有!”

  梁发笑道:“名师传授,弟子天才,人又勤奋而已。”

  “你个臭小子!”梁父笑骂一句,也就不再追问。

  当晚梁发功夫练罢,挺立不倒,一时难以入眠。忽然想到一事,心下计议良久,沉沉睡去。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0/4837516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