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华山之笑傲 > 第十一章 相成

第十一章 相成


  又过了三日,扬州城中的几处景点已是基本看完,众人遂取道向着华山而来。梁发也是放松了心情,一路之上众人有说有笑,梁父看在眼里,也是轻舒口气。梁发虽然隐藏得很好,但在关心儿子的父亲眼里,梁发的勤奋、紧迫也是昭然若揭。见得梁发已然放下心事,梁有余已是大松了口气。心下一松,也想散散心,就一路游玩着向华山而来。

  到了十月中旬,数人才回到了华山。后殿之中,梁有余正向岳不群报告着此次事情处理的结果:“掌门师兄,现在江南的布点情况就是如此。目前已能稍有结余,只是路途太远,处理起来甚为不便。”

  岳不群点点头:“先就这样吧,能够自持,且有盈余,倒也不错,过些时日,再派些人过去,协助赵.荣文处理此事。”

  “是,掌门师兄。”梁有余毕恭毕敬的应着。

  岳不群又道:“师弟一路辛苦,先下去息着吧!另外再支五百两银子,这是此次的奖励。”

  “谢师兄”,梁有余拱手而谢,退了出去。

  随后又有人进来,向着岳不群汇报事情。

  梁发到了住处,将众人带来的大包袱解开。取出所带的各色礼品玩具、上好的江南丝绸、衣服等包了一大包,来到宁中则的住处。宁中则正在屋中训着岳灵珊和令狐冲:“你看你们两个,整天到处游荡,冲儿,你也是,怎能由着灵珊的性子来……”

  令狐冲嘿嘿的笑着,显然不将宁中则的批评放在心上。在令狐冲的心里,这就是母亲了;而宁中则也是将令狐冲当儿子待的。

  梁发叫了一声:“师娘!”

  屋中三人抬头一看,见到了梁发,半年多没见,梁发长高了不少,皮肤也没以前白了。岳灵珊笑嘻嘻的叫了一声:“三师哥!”然后就冲了出来,一把抓住梁发手中的包袱:“带了什么?给我看看。”

  梁发一笑,随着岳灵珊进了屋,松开手,向着宁中则深揖一礼:“见过师娘!”

  宁中则笑了:“发儿回来了,不用多礼!”

  梁发又对着令狐冲一揖:“见过大师兄。”

  令狐冲回礼道:“三师弟,一路辛苦了。”说着向梁发眨眨眼,梁发也向令狐冲眨眨眼,双方一笑。

  岳灵珊这时已打了开包袱,找出玩具,拿在手上道:“三师哥,这些是给我的吧?”

  “这些当然是给小师妹的”梁发笑道,又取出了各色丝绸,对宁中则说着:“师娘,这些是江南上好的各色丝绸,带给师傅师娘师妹师兄做衣服。这些是江南才有的各色凉席凉枕,夏天用的;咱们这西北倒是少见。这些是各色的饰品,咱们这里少见这些款式,给小师妹师娘用个新奇。江南的糕点,西北少有这样甜的,很有特点。”

  宁中则看了看:“这些要花不少银钱吧?”

  梁发笑道:“师娘不用担心,这些不算什么。”

  宁中则笑道:“这些款式确实在这里少见,我就收了。好了,冲儿,你就去吧,你们师兄弟去说说话。”

  “娘,我也找师姐们去了。”岳灵珊得了许多新奇的玩具,忙着带到师姐妹处炫耀一翻,也是急急的去了。

  令狐冲随梁发到了住处,梁发从床底拉出六个酒坛子:“师兄,这可是江南名酒“花雕、女儿红”,特地带给师兄的。”又拉出一个大包袱:“这些礼物中,师兄喜欢什么,尽管挑选。”

  令狐冲哈哈一笑:“我只喜欢酒,其他就随意了。”

  梁发拿出四件衣服:“师兄,这是我特地给你挑的,夏秋两季穿的衣服,江南时兴的款式,咱西北这里可难见到。”

  令狐冲笑道:“你既然要送,我就收着了。”

  “那我给师兄送去。”梁发拍拍令狐冲的肩道。

  梁发握着拳头:“等会见过各位师弟妹,再和师兄比试一番。”

  令狐冲一拍梁发肩头:“好,等你!”

  二人又攀谈一会,就听得脚步声响。施戴子、高根明、陆大有带头,后面跟着四五个人走了过来。就听得陆大有叫道:“三师兄,你回来啦!大师兄,你也在这里呀!”

  说话间,众人已经走到近前。众人一齐拱手:“见过三师兄!”

  梁发拱手回礼:“各位师弟好!”

  陆大有待众人施礼结束,又对着人群中说:“陶均、英白罗,你们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两个十来岁左右的小男孩上得前来,陆大有道:“面前的就是三师哥,是我们师兄弟里的第二高手。三师哥,这位陶均七师弟,这位是英白罗八师弟”。

  陶、英二人上前见礼:“见过三师兄”

  梁发拉住二人的手:“两位师弟好!”

  然后又和其他人一一见礼完毕。梁发笑道:“各位师弟请进来,大家挤一挤”说着,领着众人进屋。打开包袱:“我给各位师弟都带了礼物,各位师弟挑喜欢拿,大家不要客气。陆师弟你先挑,给大家做个榜样。”

  陆大有笑道:“这个好办,看我的。”说着,从中挑出一样糕点、一样玩具。

  梁发笑道:“还经陆师弟准备了江南时兴款式的夏秋衣服两件,陆师弟看喜不喜欢!”

  陆大有看了衣服,果然很是满意,笑道:“现在穿秋装还行,等你明天穿上给大家瞧瞧。”

  众人也是各挑礼物,施戴子、高根明只是拿了衣服,确实这些款式西北这个地方没有。

  梁发笑道:“大师兄说要和我比试一下,正好你们来看看。”

  “好、好”众人叫嚷着,高根明笑道:“那就去练武场罢,地方也大。”

  众人随即纷纷出来,走到练武场。令狐冲和梁发二人做好准备,各持一剑,陆大有大叫声:“开始。”

  二人也不再做虚招,梁发长剑一点,嗤的一声,直刺前胸。令狐冲眼睛一亮,举剑相迎。二人越打越快,越打劲道越大。梁发将华山的铁线剑、养吾剑法、希夷剑法、基础剑法、入门剑法混合施展,随心所欲。

  其实不过三五招一过,梁发就知道令狐冲剑法已经走到了一个瓶颈。目前,除非有新的剑法,否则实力难以快速增长,只能慢慢积累。

  但今天以华山剑法相斗,对二人都是一个极大的促进。二人快剑相斗近两百回合,突然,二人都是施展起了慢剑。然而看起来很慢,可是一动之间,却又更快。看似无力,乍起处剑快若闪电。力若千斤,到处却轻若鸿毛。

  这翻相斗,二人均觉有极大的长进,又是百招过去。二人突然又是转为快剑,施戴子、高极明、陆大有只见漫天剑影,二人身形相互交换旋转不停,只看得眼都花了。忽然只听得铮的一声鸣响,二人双剑碰在一起,二人一看,都是笑了起来。原来两柄剑上都是缺口,看这样子是不能再用了。二人四百回合战了下来,都已全身是汗,只觉得畅快淋漓。

  旁边众人已是看得呆了,见得二人停了下来,当即连声喊好。

  令狐冲笑道:“大家先去吃饭洗澡罢。”

  众人应了一声,纷纷散去。令狐冲、梁发二人相视一眼,向着施、高、陆三人看了看,也是直奔饭堂而去。

  岳不群,宁中则夫妇二人从亭后踱了出来,宁中则笑眯着眼:“师兄,你这两弟子可是不得了,当年你我在这个时候可赶不上,祖师有灵,让我华山复兴有望。”

  岳不群点了点,想了想道:“二人开始比剑,还只是平常。二人都是到了一个瓶颈,后面二三百回合,确实是大有提升。没有令狐冲,就成就不了梁发;没有梁发,也成就不了令狐冲。对剑法的理解,二人都已上了一个大台阶。”

  宁中则道:“五派三代弟子中,比他俩强的暂时我还没有想到。”

  岳不群微笑着道:“暂时还不能定论,能否真正成长起来还要再看。嗯,梁发进步很快啊!”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0/4835358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