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华山之笑傲 > 第二十五章 有悟

第二十五章 有悟


  华人众人愣了片刻,忽听得前面人群嘈杂声起,众人一惊,急忙上前,到得近前,原来恒山、衡山、青城的人已是四散而去,也不知发生何事。

  忽然听得有人哈哈一笑,说道:“是华山派的岳兄吗?怎地悄悄躲在墙角边,开驼子的玩笑?”

  墙角后一人纵声大笑,一个青衫书生踱了出来,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甚是潇洒,笑道:“木兄,多年不见,丰采如昔,可喜可贺。”

  华山众人一见大喜,岳灵珊大叫一声“爹爹。”岳不群回头一笑:“过来吧!”

  梁发心中一惊,岳不群面对木高峰,敢回头和岳灵珊说话,还让众人过去,这是完全没将木高峰放在眼里啊!心知岳不群‘紫霞功’练成之后,内力大进,已是一只脚站在了最顶尖高手之列。估计和向问天相差不大,然而比之左冷禅,剑法处于劣势,内功差得更多。

  木高峰眼见此人果然便是华山派掌门“君子剑”岳不群,心中向来对他颇为忌惮,此刻自己正在出手欺压一个武功平平的小辈,恰好给他撞见,而且出手相救,不由得有些尴尬,当即笑嘻嘻的道:“岳兄,你越来越年轻了,驼子真想拜你为师,学一学这门‘阴阳采补’之术。”

  岳不群“呸”的一声,笑道:“驼子越来越无聊。故人见面,不叙契阔,却来胡说八道。小弟又懂甚么这种邪门功夫了?”

  木高峰笑道:“你说不会采补功夫,谁也不信,怎地你快六十岁了,忽然返老还童,瞧起来倒像是驼子的孙儿一般。

  梁华听得木高峰‘阴阳采补’四字,心中一震,一时之间心潮起伏:“‘紫霞功’和‘辟邪剑谱’内功同源,都是来源于‘葵花宝典’。只不过华山两位前辈各自理解不同,所以有了剑宗、气宗之分。”

  “而‘辟邪剑谱’相当于‘葵花宝典’,加上华山剑气两宗的功夫结合,再加上少林渡远禅师的功夫见识,所以‘辟邪剑谱’的威力是远胜于‘紫霞功’。这才是‘辟邪剑谱’一修炼,三五月的功夫,就已是一方大高手。无论是以前的林远图,还是现在的东方不败,都是无敌于当世。”

  “自己修炼之后,论剑法,当世唯有东方不败、风清扬、或者还有冲虚能比。内功更是精进,目前每日都能够感觉到进步。”

  “只是确实阳气大盛,这‘阴阳采补’之道确实是一条路径。岳不群定是用了这个方法,故而虽然思想钻了牛角尖,剑法走入错误的道路,却还是仅弱于左冷禅。看宁中则就知道,岳不群在某些方面是很让她满足的。”

  “无论前后世界,这床第之间的能力都是十分重要。强如武则天,一代女帝,还因为大宝和尚那话够大,够强,不顾世人议论,宠信不衰;一度权势熏天。后来所以喜欢张易之兄弟,则是因为年纪大了,勇猛的活受不了,才喜欢起清淡可口的小吃罢了。”

  梁发正在思索之时,一时眼前的事情就没有注意,直到林平之来到面前说道:“拜见三师兄”,梁发方才打断思绪,从容还礼。

  然后就见得岳灵珊争做了师姐,梁发暗暗思量:“这可是一个阴阳采补’的好对象,本身宁中则肯定是要教给很多功夫的。和林平之婚后,宁中则曾经问过一些事,估计有部分也是想要教一些这方面深入的功夫。看来至少不能让她和任何一位有太多的感情进展才行。与令狐冲,不用担心,那是兄妹之情。”

  正在思索之时,只听岳灵珊道:“我也去瞧瞧。”

  岳不群反手抓住她的手臂,道:“胡闹!这种地方你去不得。”

  岳灵珊急得几乎要哭出声来,道:“可是……可是大师哥身受重伤……只怕他有性命危险。”

  岳不群低声道:“不用担心,他敷了恒山派的‘天香断续胶’,死不了。”岳灵珊又惊又喜,道:“爹,你……你怎么知道?”岳不群道:“低声,别多嘴!”

  梁发不由暗自一笑:“令狐冲就和岳不群的儿子一般;在岳灵珊的心里,犹如亲哥哥一样,自小是被令狐冲抱着长大的,关系自然好。”

  岳不群领着众弟子到了刘正风的府上,刘正风亲出门口,拱手一礼:“刘某小事,能得‘君子剑’大驾亲临,幸甚。”

  岳不群拱手叹息:“刘贤弟不恋权势,急流勇退,世所难能;岳某钦佩不已,今得贤弟邀请见礼,必得亲临,方能表我心意之万一。”说着是深深一揖。

  刘正风见岳不群如此礼遇,深为感动。概因岳不群身份要高一层,乃是一门之长;而自己只是长老。就如两个规模相当的企业,一个是老板,一个是高管,地位相差不小。并且岳不群还是一个知名企业的老板,就更不一样了。

  刘正风伸手肃客:“岳掌门请!”

  岳不群笑道:“你我一起进去吧!”说着伸手拉住刘正风,二人携手而进。内外众人都是暗中思索:“刘正风好大的面子!果然交游广阔,看来以后还得多多来往才是。”

  二人入得院内,天门道人、定逸师太、余沧海、闻先生、何三七等地位最高的一干人,也都是出了客厅相迎。

  余沧海心怀鬼胎,寻思:“华山掌门亲自到此,谅那刘正风也没这般大的面子,必是为我而来。他五岳剑派虽然人多势众,我青城派可也不是好惹的,岳不群倘若口出不逊之言,我先问他令狐冲嫖妓宿娼,是甚么行径。当真说翻了脸,也只好动手。”

  哪知岳不群在众人中第一个对他深深一揖,说道:“余观主,多年不见,越发的清健了。”

  余沧海作揖还礼,说道:“岳先生,你好。”

  岳不群又道:“听说余观主这些年已将青城的‘鹤唳九宵神功’练成,真是可喜可贺。”

  余沧海心中一惊:“自己练这‘鹤唳九宵神功’派内弟子都不知道,岳不群是如何知道的?”心中一时惊疑不定,眼睛一扫众人,见听得岳不群此语,各人皆是一愣,心知是慑于青城这门神功的威名。虽然自己练了挺长的时间,效果也是不好,自然此时不好说。口中应付道:“只是初练,离练成还早,还早!”

  岳不群又和众人一一见礼已毕,何三七迎上前道:“今天能得见岳兄弟,真是不胜之喜,今天定要陪岳兄弟喝几杯。”

  岳不群见何三七对自己如此亲热,一时不解,口中道道:“何兄的酒,小弟是一定要喝的!”

  就听得一旁的定逸道:“岳师兄,好久未见,定逸有礼了。”

  岳不群急忙还礼:“见过定逸师妹。”

  定逸还礼的又道:“岳师兄请上坐。”

  众人一翻谦让,岳不群入得厅中就座,心中一时惊疑:“为何何三七、定逸今天如此客气?看来自己练成‘紫霞神功’的事此二人已是知道了。”

  今天乃是刘正风金盆洗手的正日,各路客人陆续到来。刘正风安排门下弟子接待,自己在厅中陪着这干贵宾。

  梁发等辈份低,又是半个主人,只能坐外面院中。

  就见将近午时,五六百位远客流水般涌到。丐帮副帮主张金鳌、郑州六合门夏老拳师率领了三个女婿、川鄂三峡神女峰铁老老、东海海砂帮帮主潘吼、曲江二友神刀白克、神笔卢西思等人先后到来。这些人有的互相熟识,有的只是慕名而从未见过面,一时大厅上招呼引见,喧声大作。

  又见得众人不时进去,拜见正厅中众人。就听得出来之人纷纷议论:“‘君子剑’名不虚传,为人正直,学问高深,武功精妙,实乃当世人杰……”

  又有人道:“那泰山的天门道人、恒山的定逸师太居然避而不见我们,可见是看不起我等”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0/4820203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