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华山之笑傲 > 第二十七章 汇聚

第二十七章 汇聚


  刘正风全家被杀,此事一发生,立刻有人报知衡山长老。衡山派长老鲁连荣,很快过来,立刻下令:

  “小方,你领十个外门弟子,立刻收敛尸身;李子,带三个人各奔一个方向,全城搜罗棺椁。陈亮,棺椁定不够,你找二三十个木匠过来,打造棺木;天气虽然不热,今天还要入棺才是。王亮,你带两个人去购买白布纱帐,并请吹打师傅过来,布置灵堂。王豪,你去找卖木材的,让他们即刻送来,马上要用。”

  众人依令而去。好在人多,钱财尽有。刘家人都死绝了,自有同宗亲族、同门师兄弟前来协助办理丧事。

  到得四五点钟,尸首已是入了棺椁,因为人数太多,数十具棺材从大厅一直排到院中

  厨师本是就有的、食材也是足够,立刻就操办起来。

  八张唢呐吹了起来,一帮同族后辈争抢着穿上孝服,前来哭灵守夜;刘正风一家尽亡,可孝女孝子足有上百人,整个院中哭声震天。

  各路前来的江湖豪杰,皆去买了花圈送上。因刘家人已死绝,也就不再奉上礼金,只是送刘正风亲人最后一程,尽下人情。

  只见圣旨还供奉在堂,参将的官服也是放置案上;结果只剩下满地尸首,真是人事变幻莫测。

  岳不群、天门道人、定逸师太、余沧海、闻先生、何三七、丐帮副帮主张金鳌、郑州六合门夏老拳师、川鄂三峡神女峰铁老老、东海海砂帮帮主潘吼、曲江二友神刀白克、神笔卢西思这几个为首之人,一齐坐镇刘府。以防有事。

  不过在这几个大高手的坐镇之下,自然也没人不长眼来挑事。众宾客都是和刘正风交好之人,此时纷纷议论,都觉得嵩山派凶狠蛮横,可也确实厉害。各自约束门人弟子,小心行事,以防招惹到嵩山派之人,连带着对其他四岳之人也是敬而远之。

  忙到四五点钟,见得诸事基本安排妥当,各人纷纷告辞。岳不群等人作为半个主人,送走众多宾客之后,也是告辞离去。

  岳不群吩咐道:“德诺,带众师弟回客栈。为师有点事去办。”

  “是,师傅。”

  众人齐声应诺,岳不群转身离去。

  众人随着劳德诺到了客栈,梁发笑道:“我前两天自己订好了客栈,我今天还是过去吧!不然这里也挤了点。”

  劳德诺笑道:“好好好,否则真是有点挤,师弟就过去吧!”

  梁发到了客栈,细细思索良久。做了晚课之后,也就睡下了。

  第二天,梁发早早起来洗漱,准备做早课,忽听得呯的一声,梁发推开窗户一看,烟花幻化的一把银白色的长剑,在半空中停留了好一会,这才缓缓落下,下降十余丈后,化为满天流星。

  梁发知道这是岳不群招集华山弟子。当即收拾行李,检查无有遗漏之物,也不去要质押的银两。直接从窗口跃出,直奔烟花处而去。

  到了近前,见林平之正在伏在林震南夫妇的遗体上痛哭,心中也是惨然:“遭此剧变,二十不到的年轻人性情改变,也是在情理之中。世事变幻莫测,谁能尽得掌握?”

  岳灵珊突然间拉住令狐立冲的衣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令狐冲轻拍其肩,低声道:“小师妹,怎么啦?有谁欺侮你,我去给你出气!”

  岳灵珊不答,只是哭泣,哭了一会,心中舒畅,拉起令狐冲的衣袖来擦了擦眼泪,道:“你没有死,你没有死!”

  令狐冲摇头道:“我没有死!”

  岳灵珊道:“原来是恒山派的小尼姑骗人,吓得我——吓得我——”

  令狐冲道:“恒山派那位师妹倒也不是故意骗人,她当时只道我是真的死了。”

  岳灵珊抬起头来,泪眼模糊的瞧着他,只见他容颜憔悴,更无半点血色,心下甚是怜惜,道:“大师哥,你这次——这次受伤可真是不轻,须得回山好好静养才是。”

  待得岳灵珊与令狐冲叙话稍停,梁发上前道:“大师兄,你的伤怎么样?不要紧吧!”

  令狐冲笑道:“三师弟放心,过些日子就好了,到时再和你比过。这次和田伯光交手,我可是很有收获,你要小心了。”

  梁发笑着点点头,悄声道:“师兄没事就好,不过师兄,下次你还是要注意点,这次有些事让师傅很难做啊!”

  令狐冲一愣,就见听见岳不群安慰林平之,也是过去道:“林师弟,令尊令堂去世之时,我是在这里。他二位老人家要我照料于你,那是应有之义,倒也不须多嘱。令尊另外有两句话,要我向你转告”

  林平之躬身道:“大师哥,大师哥……我爹爹、妈妈去世之时,有你相伴,不致身旁连一个人也没有,小弟……小弟实在感激不尽。”

  令狐冲道:“令尊令堂为青城派的恶徒狂加酷刑,逼问辟邪剑谱的所在,两位老人家绝不稍屈,以致被震断了心脉。后来那木高峰又逼迫他二位老人家,木高峰本是无行小人,那也罢了。余沧海身为一派宗师,这等行为卑污,实为天下英雄所不齿。”

  林平之咬牙切齿的道:“此仇不报,林平之禽兽不如!”挺拳重重击在柱子之上。

  他武功平庸,但因心中愤激,这一拳打得甚是有力,只震得梁上灰尘籁籁而落。

  岳灵珊道:“林师弟,此事可说由我身上起祸,你将来报仇,做师姊的决不会袖手。”

  林平之躬身道:“多谢师姊。”

  岳不群叹了口气,说道:“我华山派向来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除了跟魔教是死对头之外,与武林中各门各派均无嫌隙。但自今而后,青城派……青城派……唉,既是身涉江湖,要想事事都不得罪人,那是谈何容易?”

  劳德诺道:“小师妹,林师弟,这桩祸事,倒不是由于林师弟打抱不平而杀了余沧海的孽子,完全因余沧海觊觎林师弟的家传辟邪剑谱而起。当年青城派掌门长青子败在林师弟曾祖远图公的辟邪剑法之下,那时就已种下祸胎了。”

  岳不群道:“不错,武林中争强好胜,向来难免,一听到有甚么武林秘笈,也不理会是真是假,便都不择手段的去巧取豪夺。其实,以余观主、塞北明驼那样身分的高手,原不必更去贪图你林家的剑谱。”

  林平之道:“师傅,弟子家里实在没甚么辟邪剑谱。这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我爹爹手传口授,要弟子用心记忆,倘若真有甚么剑谱,我爹爹就算不向外人吐露,却决无向弟子守秘之理。”

  岳不群点头道:“我原不信另有甚么辟邪剑谱,否则的话,余沧海就不是你爹爹的对手,这件事再明白也没有的了。”

  令狐冲道:“林师弟,令尊的遗言说道:福州向阳巷……”

  岳不群摆手道:“这是平儿令尊的遗言,你单独告知平儿便了,旁人不必知晓。”令狐冲应道:“是。”岳不群道:“德诺、根明,你二人到衡山城中去买两具棺木来。”

  众人将林震南夫妇收殓之后,运至江边,雇佣大船而行。向华山而去。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0/481981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