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华山之笑傲 > 第二十九章 试招

第二十九章 试招


  梁发一招苍松迎客,宁中则挥轻轻一挡;梁发一振长剑,身形一动,直刺过去,宁中则挥剑消打。二人展开剑势,越打起快,转瞬之间,已是四五十招。却是比方才令狐冲模仿的田伯光快刀快多了、力量也是大了近倍

  梁发以七八成内力,崔动华山剑法,又加快速度,又是连出三四十招,二人依然是难分伯仲。

  梁发此时已是清楚:宁中则内力比之何三七不遑多让,华山派气宗内功果然是不凡。梁发当即又是加快了一点速度,开始游斗起来,以节约内力。转眼之间,又是五六十招。梁发忽然一退,拱手道:“多谢师娘手下留情,我输了。”

  宁中则摇摇头,笑道:“好发儿,师娘速度比不上你,内力即使强一点,也是难以赢你。很好,真的很好。”

  梁发笑道:“爹爹传的轻功,速度确实很快,发觉用来使快剑最合适。”

  宁中则笑道:“果然很快,若是不当心,这快剑一出,确实难挡。”说着眼睛放光,满面生耀,看向了岳不群:“师兄可以轻松一点了。”

  岳不群点了点头,笑道:“好,发儿,很好!”

  岳不群看向大家道:“以后这事不许向外说,今天双喜临门,一是梁发武功大进,二是平之入门,祭拜祖师。德诺,你去安排香烛。”

  片刻间安排已毕,岳不群引着众人来到后堂。林平之见梁间一块匾上写着“以气御剑”四个大字,堂上布置肃穆,两壁悬着一柄柄长剑,剑鞘黝黑,剑穗陈旧,料想是华山派前代各宗师的佩剑,寻思:“华山派今日在武林中这么大的声誉,不知道曾有多少奸邪恶贼,丧生在这些前代宗师的长剑之下。”

  岳不群在香案前跪下磕了四个头,祷祝道:“弟子岳不群,今日收录福州林平之为徒,愿列代祖宗在天之灵庇祐,教林平之用功向学,洁身自爱,恪守本派门规,不让堕了华山派的声誉。”林平之听师傅这么说,忙恭恭敬敬跟着跪下。

  岳不群站起身来,森然道:“林平之,你今日入我华山派门下,须得恪守门规,若有违反,按情节轻重处罚,罪大恶极者立斩不赦。本派立足武林数百年,武功上虽然也能和别派互争雄长,但一时的强弱胜败,殊不足道。真正要紧的是,本派弟子人人爱惜师门令誉,这一节你须好好记住了。”林平之道:“是,弟子谨记师傅教训。”

  岳不群道:“令狐冲,背诵本派门规,好教林平之得知。”

  令狐冲道:“是,林师弟,你听好了。本派首戒欺师灭祖,不敬尊长。二戒恃强欺弱,擅伤无辜。三戒奸淫好色,调戏妇女。四戒同门嫉妒,自相残杀。五戒见利忘义,偷窃财物。六戒骄傲自大,得罪同道。七戒滥交匪类,勾结妖邪。这是华山七戒,本门弟子,一体遵行。”林平之道:“是,小弟谨记大师哥所揭示的华山七戒,努力遵行,不敢违犯。”

  岳不群微笑道:“好了,就是这许多。本派不像别派那样,有许许多多清规戒律。你只须好好遵行这七戒,时时记得仁义为先,做个正人君子,师傅师娘就欢喜得很了。”

  林平之道:“是!”又向师傅师娘叩头,向众师兄师姊作揖行礼。

  岳不群道:“平儿,咱们先给你父母安葬了,让你尽了人子的心事,这才传授本门的基本功夫。”

  林平之热泪盈眶,拜倒在地,道:“多谢师傅、师娘。”

  岳不群伸手扶起,温言道:“本门之中,大家亲如家人,不论哪一个有事,人人都是休戚相关,此后不须多礼。”

  他转过头来,向令狐冲上上下下的打量,过了好一会才道:“冲儿,你这次下山,犯了华山七戒的多少戒条?”

  令狐冲心中一惊,知道师傅平时对欢弟子十分亲和慈爱,但若哪一个犯了门规,却是严责不贷,当即在香案前跪下,道:“弟子知罪了,弟子不听师傅、师娘的教诲,犯了第六戒骄傲自大,得罪同道的戒条,在衡山回雁楼上,杀了青城派的罗人杰。”

  岳不群哼了一声,脸色甚是严峻。将令狐冲在衡山之时所犯之错一一点出,经岳灵珊一翻争取,岳不群终究缓了下来。

  到得最后,岳不群突然问梁发道:“发儿,对你大师兄的事情你怎么看?”

  梁发沉声道:“弟子四岁启蒙,又从江南名宿近四年,方10岁得过府试。”停了一下,见岳不群点点头,注视着他,只得又说道:“大师兄天生聪慧,性喜自由,胸有正义,此次事情,只有赤子之心,惟见良善。”

  岳不群未语,又注视令狐冲良久,长叹一声,说道:“这时就算勉强,也是无用。你此番下山,大损我派声誉,罚你面壁一年,将这件事从头至尾好好的想一想。”

  令狐冲躬身道:“是,弟子恭领责罚。”

  岳灵珊道:“面壁一年?那么这一年之中,每天面壁几个时辰?”岳不群道:“甚么几个时辰?每日自朝至晚,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便得面壁思过。”

  岳灵珊急道:“那怎么成?岂不是将人闷也闷死了?难道连大小便也不许?”

  岳夫人喝道:“女孩儿家,说话没半点斯文!”岳不群道:“面壁一年,有甚么希罕?当年你师祖犯过,便曾在这玉女峰上面壁三年零六个月,不曾下峰一步。

  岳灵珊伸了伸舌头,道:“那么面壁一年,还算是轻的了?其实大师哥说‘一见尼姑,逢赌必输’,全是出于救人的好心,又不是故意骂人!”

  岳不群道:”正因为出于好心,这才罚他面壁一年,要是出于歹意,我不打掉他满口牙齿、割了他的舌头才怪。”

  岳夫人道:“珊儿不要罗唆爹爹啦。大师哥在玉女峰上面壁思过,你可别去跟他聊天说话,否则爹爹成全他的一番美意,可全教你给毁了。”

  岳灵珊道:“罚大师哥在玉女峰上坐牢,还说是成全哪!不许我去跟他聊天,那么大师哥寂寞之时,有谁给他说话解闷?这一年之中,谁陪我练剑?”

  岳夫人道:“你跟他聊天,他还面甚么壁、思甚么过?这山上多少师兄师姊,谁都可和你切磋剑术。”如果你想学好功夫,就去找三师哥。

  岳灵珊侧头想了一会,又问:“那么大师哥吃甚么呢?一年不下峰,岂不饿死了他?”

  岳夫人道:“你不用担心,自会有人送饭菜给他。”

  见着岳灵珊此时情景,想想良好的手感,梁发心中一动:“先得将林平之挡在外面。”

  梁发对宁中则道:“师娘,就让我们师兄弟也参加,轮流去送饭,这样可好?”

  宁中则点了点头:“也好!”

  岳不群道:“发儿,冲儿面壁,你以后还要多指导众位师弟妹们习武。”

  梁发道:“是,师傅。”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0/4819010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