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华山之笑傲 > 第三十二章 长老

第三十二章 长老


  第二天下午,梁父和梁母,张大山、程守道,以及另外五个十二三岁的男孩,一起来到了山上;梁发上前施礼:“爹爹,娘。”

  梁母眯着眼笑,上前拍了拍梁发的衣服:“发儿没瘦,皮肤白了点。”

  梁发笑道:“在山上吃得好,睡得好,那里会瘦。又不见风雨日头,当然要白了。”

  回头看了看梁有余道:“爹爹,这几位是谁啊?”

  梁有余笑着:“你们几个过来,拜见师兄。”

  几个小男孩过来,一起施礼:“拜见师兄。”

  原来五个都是梁父从福州回来的途中收养的孤儿,现在都是弟子。分别叫做:胡瑞、邵天成、王守富、卫国成、张大风。众人一一见过。又每人给了二两银子,作为零花钱。小孩子,给得多了不是好事。五人大喜。自有人领着众人观中游玩。

  梁父梁母到了梁发屋中,梁发笑道:“爹爹,伤得重吗?”

  梁父抬起左胳膊,小幅度的动了动,笑道:‘是皮肉伤,再过十天八天的就发了。’又说道:“对方内力深厚,剑法高强,轻功也很好,这一项我和他差不多。打不过,我还跑不过呀!”又想了想:“当然,如果对方未出全力,那就说不定了。”

  梁发又细细询问了对方动手的招式,可惜未发现有用的线索,只得作罢。梁发道:“爹爹和娘就在山上住几天,过几我找个机会回去。”

  梁父道:“行,就住几天,你也不必急着回去,华阴县里也不会有什么事。”

  过得两日,岳不群夫妇二人也回来了。查问过弟子门的功夫后,岳不群道:“发儿果然是有方法,这一个多月各人的功夫提升了不少。嗯,为师记你一功,你以后就多幸苦点。”

  梁发笑道:“这是弟子份内之事,能为本门效力,弟子心里才舒服!”

  岳不群道:“能者多劳,以后自然有更多的机会。”

  最近这些时日,岳灵珊天天给令狐冲送饭,到是让其他人都没了机会。

  又过得几天,天气冷了下来,梁父伤口也已痊愈,梁发和梁父对练了几十招,见到已无大碍。梁父本是右手用剑,伤在左胳膊,本来也无大碍。

  梁父到了“有所不为轩”,拱手道:“掌门师兄,我这伤已经痊愈,家中还有事,且又要下雪了,怕到时道路难行,今天上午就走;特来辞别师兄。”

  岳不群和声道:“师弟请坐,我有事有询。”

  梁父坐下道:“师兄请讲”

  岳不群看着梁有余正色道:“我观师弟和发儿比试,武功大进,轻功尤为精妙。我也听得在河南信阳,师弟大展神威,我想收师弟为本门正式弟子,担任长老,不知道师弟意下如何?”

  梁有余一听面露喜色,又稍一犹豫,就听得岳不群道:“当然,师弟这两年有所遇合,这是个人家传,与本门无关。师弟的弟子,当然还是师弟门下。”

  梁有余起身道:“蒙掌门师兄看重,师弟敢不从命。那山下的事该如何处理?”

  岳不群笑道:“自然还是师弟掌管,平时师弟就在山下住着就是,只是门中大事,师弟需得担当一二才是,这华阴、华州的一应事项,就要加给师弟承担了。”

  梁有余面色潮红,站起来道:“谢掌门师兄信任,师弟必不辱华山声威。”

  岳不群道:“师弟在山下有空时,也时常到山上来,多参与山中之事才好。另外,我与师弟到练武场中比试一二,顺便给弟子们介绍师弟。”

  梁有余一笑:“听师兄安排。”

  二人来到练武场,众人齐上前施礼:“拜见师傅(师公)”

  岳不群摆手道:“不用多礼,我来是和你们梁师叔比试一番,你等也见过梁师叔,”

  众人又上前施礼:“拜见师叔。”

  梁有余也是一摆手笑道:“免礼吧!等下人人有见面礼”

  梁岳二人试探两招之后,手中双剑如雷霆,似闪电,胜狂风。梁有余身轻如燕,在练武场中围绕岳不群疾速奔跑,二人剑声如滚珠落盘,响成一片。众弟子到得后来已根本看不清剑招了。

  众弟子人人惊叹!自家掌门功夫高强这是不用说的,可以前认识的梁有余功夫之好,轻功之强,简直叹为观止。突然想起三师兄如闪电般的轻功,众人恍然大悟:“家学渊源啊!”

  忽然二人一分,梁有余拱手道:“谢师兄手下留情。”

  岳不群摇头道:“你轻功超卓,你胜不了我,走到也不难。”又看向众人道:“以后梁师叔就为华山派长老。”

  众弟子相视一眼,上前拱手施礼:“拜见梁师叔,恭喜梁师叔。”

  梁有余笑道:“好好好,这是见面礼!”说着已是拿出一叠银票,十两一张,给众弟子做了见面礼。

  岳不群又在正气堂中,正式收梁有余为师弟;这就获得参与处理门中事务的权利。

  梁有余随即下山而去。华阴华州这么多事,可要一一接手处理才是。

  岳氏夫妇明天也要下山,除了通知交接事宜外,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山上事情又是都丢给了梁发。

  第二天阴风怒号,积云如铅,到得中午,已是下起雪来。就见得陆大有背着一个大包袱,向山上走去。梁发问道:“六师弟,是给大师哥的棉袄吗?”

  陆大有笑道:“是的,是师娘做的棉袄,让带给大师兄。”

  梁发笑道:“风大,下雪,你注意脚下。”

  梁发心中一动,怎么不是岳灵珊去送?最近自己上午到场,有时也不到。可是没注意岳林二人的动静了;起身向着练武走去。看了看,果然没见到岳林二人。问赵晨道:“林师弟呢?”

  赵晨回道:“林师弟请岳师姐教他剑法,现在应该是在哪里练剑呢。”

  梁发点点头:“知道了,你最近剑法练得怎么样?全力使给我看看”

  赵晨面露喜色,知道三师哥武艺高强,全力运转内力,连出三十余剑后,梁发挥剑一压。对赵晨笑道:“赵师弟果然大有进步。剑法要继续勤练,如果能在内力上再用点功夫就更好了。过两天你记得找我。”

  第二天练武场中,梁发没见到岳灵珊,只见到林平之。梁发问陈素琴道:“怎么没见岳师妹?”

  陈素琴道:“我不清楚,我现在就去看看。”说着立刻就过去了。过了一会儿,回来对梁发道:“三师哥,岳师妹病了!”

  那林平之正在注意着二人谈论岳灵珊的消息。听了此语,就要离开。梁发道:“林师弟,你要去哪里?”

  林平之道:“我去看看岳师姐。”

  梁发道:“此事我自会安排,你身负血仇,心思要放在练武上,不要分心。”“蒋师弟,你抽空教教林师弟。”

  “是师兄”蒋兵应着。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0/4818217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