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华山之笑傲 > 第三十四章 人性

第三十四章 人性


  梁发找到刘丽道:“刘师妹,今天你规劝了林师弟?”

  刘丽道:“是啊,林师弟太不象话了,父母大仇近在眼前,不思练好武艺报仇,居然去欺骗小师妹,真不是个东西,枉费三师哥的一片苦心。”

  梁发叹道:“小师妹年纪小,懂得什么?你就不要去陪小师妹了,还是让陈师妹去吧!林师弟是新来的,刘师妹要多多担待一二吧!”

  刘丽听得不让她去了,眉毛一耷:“三师哥,我听你的,我就不去了。”

  梁发道:“明天你找戴子师哥多学学,我会和他打招呼的”

  刘丽眼睛一亮:“谢谢三师哥”

  第二天,刘丽对施戴子道:“四师哥,我突然有点肚痛,要过去一下。”,

  过了不久,刘丽气哼哼的回来了,孙娟问道:“刘师姐,怎么啦?”

  刘丽冷笑着大声道:“你知道我去拿东西,看到了什么?林师弟伤心父母大仇,无心练武,专门找生病的小师妹去散心了,真是一只赖蛤蟆。”

  众弟子不少人都听到了,施戴子、高根明、陆大有相视一眼,都是面有怒色。

  梁发听到高根明转述此言后,笑了笑:“小师妹从小娇生惯养的,这些人情事务她那里懂呢!林师弟也是烦了,二人说说话罢了,以后不得乱说。”

  高根明走后,梁发轻轻摇了摇头。

  第三天,林平之来到了练武场上,原来对他很好的几个师姐个个目不斜视,师哥们都是很忙,也没空和他说话。这一上午真是如坐针毡。

  梁发见到岳灵珊后,见她面色潮红,伸手一摸,温度颇高。叹道:“小师妹,你的病又重了,这样吧,不能再拖了,上次只是做了个小周天,今天行两个大周天,一次将寒气驱出来。”

  岳灵珊脸一红,没有言语。梁发道,你趴在床上吧,这样也可以行功的。说着轻轻一扳,岳灵珊半推半就的趴在了床上。

  梁发道:“意守丹田,”双掌贴肉置于命门穴、大椎穴上;岳灵珊浑身一颤,只觉得一股热流顺着穴道直冲进体内,似一个温热的大手,抚遍了全身。全身似乎置于暖炉之中。耳中又听得梁发的声音:“引动内息”。

  岳灵珊不由自主的引导着这股气流周行全身,行过会阴、长强,又返命门。再一循环,已是行了一个大周天。两遍之后,梁发收功而起。

  岳灵珊脸红红的坐了起来。梁发笑了笑:“穿好衣服,就再在屋中练武出汗。然后吃点东西。”

  又安排东西送来,果然胃口大开,连吃了三碗。

  过了两天,已是痊愈,又去思过崖送了一次饭,然后每日教林平之剑法。梁发暗暗摇头。

  岳不群夫妇也是回了山。倒也不知道女儿生病之事。

  这日,梁发隐隐听得岳灵珊哭着从后山跑了下来。心中一动:“记得二人情变似乎就是这次,不管了,不能再让林平之进行下去了,否则就坏事了。”

  梁发迎了上去道:“师妹,你怎么了?”

  岳灵珊捂着嘴叫了声:“三师哥,大师哥将我的剑打下山谷了。”

  梁发思索着缓声道:“师妹,大师哥一定是不小心失手了”

  岳灵珊摇着头、红着眼哽咽道:“他、他、他是故意的,”

  梁发双手一分,疑惑的轻声说道:“师妹,大师哥是因为什么事为样做?”

  岳灵珊愣了愣,梁发见此心中一叹,沉声缓缓道:“以我俩的关系,师妹不能告诉我吗?”

  岳灵珊咬咬嘴唇,抬头看了看梁发,脸上微微一红,又微低了头,伸手轻拢了一下垂在脸旁的发梢,轻轻的道:“大师哥不喜欢我教林师弟练剑,就、就发脾气了!”

  梁发轻轻一碰岳灵珊的胳膊肘,岳灵珊一抬头,梁发盯视着岳灵珊道:“小师妹当大师兄和亲哥哥一样,这一次就原谅他了吧!”

  岳灵珊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梁发又道:“大师哥是好意,师妹你知道吗?”

  岳灵珊疑惑道:“什么好意?”

  梁发缓缓道:“师妹细细想一想以下几件事,就知道了。”停顿了一下,看着岳灵珊双眼沉声道:“第一,林平之父母双亡于青城余沧海之手,林师弟想要苦练剑法报仇,是这样吧?”

  岳灵珊点了点头。

  梁发又接着缓缓道:“第二,我让林平之想学剑法找我,这事你是知道的吧”

  岳灵珊又点了点头。

  梁发着又笑道:“第三,我的剑法至少目前是除师傅师娘外最有资格教林平之师弟的,对吧?”

  岳灵珊大幅度点了点头。

  梁发又道:“第四,刘丽曾说:‘林平之师弟说伤心父母之仇,无法静心练剑,我就让他休息两天散散心,他就去找你了。’这事是真实的,你也是知道的对吧?”

  岳灵珊慢慢的点了点头。

  梁发脸色一正,当然道:“我问师妹一件事,师妹能否如实回答我吧?”

  岳灵珊点点头道:“嗯”。

  梁发看着岳灵珊道:“我猜林平之师弟表现出来的样子,一定是:”停顿一下,岳灵珊微一抬头,梁发一字一字的说道:“一边找师妹,又说没时间陪师妹玩,只想着练剑,对吧?”

  岳灵珊睁大了眼睛:“三师哥你怎么知道的?”

  梁发苦笑道:“师妹,你将这几件事连在一起考虑一下,自然就知道会是这样的?”

  岳灵珊稍思索,双手握成了拳头,牙齿一咬,嘴唇紧抿,脸色沉了下来。

  梁发叹了声道:“林平之师弟父母因为家传剑谱被余沧海杀了,镖局毁了。这仇搁谁身上都得去报的,对吧?”

  岳灵珊点了点,脸色稍缓,双拳不再紧握,松了劲力。

  梁发叹了声道:“林平之师弟心中充满仇恨,更得专心习武,而不能说得多专心、做得却不专心,对吧?”

  岳灵珊又点了点头。

  梁发又笑道:“师妹,现在华山有师傅师娘、有我有你、有我父亲,再加上大师哥,现在论实力,华山也是仅次于嵩山了。下次五岳会盟,华山未尝不能再得盟主之位。”

  岳灵珊笑道:‘师哥拿我开心了,主要是师哥你和师叔、大师兄,我就摇旗给大家呐喊了。’

  梁发哈哈一笑:“师妹再过几年就一定更强了,华山也更强了。可现在师傅师娘的压力很大啊,我们可不能添乱才是。”

  岳灵珊小手一握拳,小脸面色一正:“师哥放心,我肯定会努力变得更强,给爹和娘帮忙。”

  梁发连连点头道:“师妹剑丢了,不如这样,我现在陪师妹下山到华州去一趟,也就两三天,刚好再去打造一把好剑,到了山下,让前面观里的人和师傅师娘说一声就好。”

  岳灵珊此时心情正不太好,听得可以离开山上,也未多想,就点头道:“好吧!”

  二人当即展开身法向山下而去。到了纯阳观,牵了两匹马,梁发吩咐道:‘道兄派个人,告诉师傅师娘一声,我和师妹到山下去办点事,二三天必回。’

  观主笑道:“道兄放心,我这就派人去。”

  梁发施了一礼,和岳灵珊打马而去。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10/4817462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