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长在春风里 > 第018章 咱儿子谈恋爱了

第018章 咱儿子谈恋爱了


  
<p>第二天上班,陆远就收到了人事办送来的销售二科职工工资条,不用去银行查,也知道自己这个月发了多少工资。</p>
<p>按理说,在每月15号发工资的前三天,大家都会收到自己的工资条。其他部门和科室的人都在12号就收到了工资条,就连陆远他们楼下的销售一科都在正常时间收到了工作条,唯独他们二科晚了足足三天,今天才拿到。</p>
<p>人事办的人过来说,最近整个杭三棉厂都在搞机构改制,部门精简,人事调岗,人事部门和财务科室的工作量很大。销售二科是新近成立的,而且像罗大伟、孙越、胡英红他们,都是从别的部门调岗过来组建销售二科的,就连郑一鸣这个科长,之前工资条上显示的部门关系都是在招待所,职位还是招待所主任,没有及时更新过来。所以导致他们的工资条都从原部门原科室退回了人事办,然后中间又是周末两天,昨天又是发薪日,所以导致他们的工资条今天才送过来。</p>
<p>不过虽然迟迟才收到工资条,但人事办的人说,他们的工资都在昨天就已经由银行代发到存折里了。</p>
<p>杭三棉厂的工资条,陆远不陌生,毕竟是杭三棉的子弟。但是属于他自己的工资条,他还是第一次领到。上面写着姓名,部门科室,职位,基本工资,考勤,绩效提成,高温补贴,餐补,车补,差旅补贴……</p>
<p>实发工资,居然是908?</p>
<p>陆远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前三个月的工资,应该是850元。</p>
<p>他再仔细看了一遍工资条,原来还有个高温补贴58元。</p>
<p>没想到入职才一个月,居然也有高温补贴,国营大厂就是福利好啊。那像孙越、罗大伟他们这种资深销售骨干,除了基本工资比他高之外,是不是各种补贴也很高?</p>
<p>不过他看大家伙都把自己的工资条攒进了兜里,并没有相互看彼此多少的意思,也就失去了去八卦别人工资的心思。也对,在国营单位里办公室里有个约定俗称的惯例,不传阅工资条,不探问别人的工资。不像邵刚他们公司,前两天他们公司发工资的时候,有个同事足足拿了五千块的提成,经理大声宣布出来,恨不得所有同事都知道,借此激励众人。</p>
<p>这招有没有激励到别人,陆远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是真刺激到邵刚了,现在邵刚工作热情高涨,昨晚陆远还约他,今天他发工资,下班了请他去马佐治上班的网吧玩,但被邵刚拒绝了。他跟陆远发誓说,要在一年内拿下他们部门的业绩第一,然后早日攒够钱,买到属于自己的房子,然后堂堂正正地去见苏文艳她爸妈,告诉他们,他要娶苏文艳为妻!</p>
<p>还没到五点,陆远找了个由头提前下了班,然后去了杭三棉厂支行把工资取了出来,直接坐公交去找马佐治。</p>
<p>马佐治如今早不在仓前校区那边了,他在滨江这边租了个合租房的小单间,小到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上班的地方就在合租房的附近,叫红蜘蛛网吧,离陆远比较近,坐公交只有六站地。</p>
<p>到了网吧,马佐治正在前台睡眼惺忪,打着哈欠,好像刚睡醒的样子,边儿上正泡着一碗方便面,还冒着热气儿。</p>
<p>陆远交了十块押金,让吧台的女收银员帮忙开台机子,然后把马佐治拉到一个角落,从兜里数出四百块钱给他。</p>
<p>“远哥,你真是及时雨啊,你再不送钱来,我真要断粮了。前台小丽那里,我都欠了六碗方便面的钱了,估计再赊下去,小丽不跟我翻脸,老板也要把我辞掉了。”马佐治欲哭无泪,感动死了。</p>
<p>“辞掉好啊,方便面的钱就赖掉不给了,哈哈哈。”</p>
<p>陆远一听,乐道:“你就不能跟阿姨服服软,张张嘴?难道她真忍心看你饿死不成?”</p>
<p>马佐治摇着头,丧气道:“别提了,我妈现在还要我一提钱,她就挂电话。还跟我说,除非我回上海,不然继续断我金援!”</p>
<p>“看来阿姨这回是**了心啊。”陆远说道。</p>
<p>马佐治咬了咬牙,说道:“铁了心我也不会向她屈服的!”</p>
<p>“不屈服你也得有钱挺住啊!”</p>
<p>陆远指着他手里攥着的四百块钱,提醒道:“你省着点花啊,你可要坚持熬到你自己工资,不然这个月我是真没钱再帮你了。”</p>
<p>陆远说得是实话,给了他四百块,就剩五百了。老妈那里,去城厢镇给了他两百,洪刚他丈母娘过世随份子,又借了两百。既然发工资了,怎么着也得先还个两百块吧?不然下次就不好再借了,毕竟有借有还,再借不难……</p>
<p>马佐治嗯了一声,说道:“今天开始我换夜班了,晚上上班,白天睡觉,交了房租,除了吃饭也没啥花钱的地方了。”</p>
<p>都是年轻人,吃点苦也不算啥,陆远倒不觉得马佐治这有多惨,这社会上比他辛苦比他难过的人,多了去。每个人都要学会为自己的选择去负责,马佐治既然要脱离他老妈的掌控,就要学会承担起在异地独立带来的负担。</p>
<p>不过对于他上夜班,陆远还是有些微词,毕竟长时间通宵熬夜对身体不好,他问道:“你怎么上起夜班了?看你是新来的,就要让你熬夜班?”</p>
<p>马佐治摇头道:“我自己要求的,上夜班客人少,不会太忙,也能清静点,我好腾出时间静下心来看些编程的书。你知道的,在网吧当网管不过是权宜之计,我可是有梦想的,你晓得的啦。”</p>
<p>“嗯……”</p>
<p>陆远收起了玩笑,郑重地点了点头,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好样的,我挺你!”</p>
<p>马佐治的理想他当然知道,报考杭师大是他妈妈的安排,但他更喜欢电脑,热爱游戏,大学几年他虽然光顾着上网打游戏,但也在辅修和自学计算机编程,他希望有朝一日能进游戏公司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p>
<p>这时,前台小姑娘喊着马佐治的名字,马佐治看了看时间,说道:“快七点了,我要却跟白班的换班了,远哥,你先玩,一会儿我请你吃方便面!”</p>
<p>“好。”</p>
<p>陆远也没吃晚饭,自然不会拒绝好兄弟请得一碗方便面,“佐治,加油!”</p>
<p>“嘿,加油!”</p>
<p>马佐治比了一个Fighting的手势,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转身跑向了前台。</p>
<p>……</p>
<p>陆远在网吧玩到了十点多,坐着最后一班公交回了家。</p>
<p>到家时,老爸老妈早睡了。</p>
<p>等着第二天醒来,老妈已经从食堂打了油饼豆浆回来。</p>
<p>吃饭的时候,陆远拿出两百块钱要还老妈,一旁的陆青山啃着葱油饼,感慨道:“秀琴啊,时间过得真快啊,没想到咱儿子也挣工资了。”</p>
<p>吴秀琴也是突然眼眶有些湿润,嗯了一声,点点头,但是死活不肯要陆远的钱。</p>
<p>“妈,你就收着呗。我以前没能力挣工资,花着家里钱,是你们养我。现在我上班了,挣工资了,我借了你的钱,就该还。不过我刚借了我同学几百块,这个月只能先还两百,剩下两百下个月再给你……”陆远执拗地把吴秀琴塞回来的钱,又递了回去。</p>
<p>吴秀琴再次把钱拍了回来,有些恼道:“还什么还?一家人还什么还?什么两百四百的,照你这么算,以前上学的钱,从小到大吃喝的钱,都要还给你妈我了?”</p>
<p>“咳咳,秀琴,我觉得咱儿子说得对,这有能力挣工资了,借了就该还。”</p>
<p>陆青山说道:“要你这么算,那凭什么上个月从你这儿借的一百块,昨天发工资你就给我要走了?”</p>
<p>吴秀琴白了他一眼,说道:“陆青山,你要点脸,好不?每个月你工资上交,我批你一百五十块的零花钱。但是上个月你超支了。冲我借一百块,凭啥这个月就不要还?”</p>
<p>“儿子啊!”</p>
<p>陆青山拍了拍陆远的肩膀,苦笑道:“你看咱爷俩的家庭地位,一目了然啊。”</p>
<p>陆远默默地老爸心疼了一秒钟,从他记事起,他就知道,老爸每个月领了工资,就上交家里总揽财政大权的老妈手里。</p>
<p>不过他这两百块钱,说破大天去,吴秀琴都不肯要。</p>
<p>陆远想到了一个折衷的办法,从兜里掏出两百块,连着桌上的两百块,一共四百块一并交给吴秀琴,说道:“妈,要不这样吧,我每个月发工资,给家里交四百块生活费,剩下的我自己存着,这总行了吧?我吃着家里住着家里的,总不能一直这么啃老吧?也让我尽点家里的责任。”</p>
<p>陆青山一听,情不自禁地点头,赞道:“我看行,儿子是真长大懂事了。”</p>
<p>陆远又说:“妈,我不够花了,再跟你要!”</p>
<p>吴秀琴犹豫了一下,儿子这么说的确有道理,这都上班了,挣工资了,总不能一直吃着家里用着家里,总要学会承担点家庭责任。</p>
<p>她接过陆远手中的四百块钱,然后又数出两张百元钞还给了陆远,说道:“每个月就交两百生活费,剩下的你自己留着。你们小年轻,又要出门会朋友,又要逛街买新衣,还要偶尔看场电影什么的,花钱的地方太多了。”</p>
<p>陆远张嘴还要说点啥,却被吴秀琴一票全权拍板道:“别啰嗦了,就这么定了!快去上班吧。”</p>
<p>在陆家,陆远很清楚,家庭地位决定话语权,老爸决定的事情往往会被推翻,但是老妈决定的事情,就像旧社会下的三座大山,除非闹革命,不然很难推倒。</p>
<p>他把剩余的钱揣回兜里,喝完最后一口豆浆,直接出门去上班了。</p>
<p>陆远前脚走,陆青山后脚就摇头叹道:“慈母多败儿啊,秀琴,他都自愿交四百了,你还干啥还两百。你看楼下老李家,每个月发工资,老李跟他儿子总吵架,因为他儿子不愿交生活费。咱儿子愿意交,你干啥还推三阻四的?钱交到你手里,那也是替他存着,在他自己手里,年轻人有几个是存得住钱的?”</p>
<p>“你晓得啥?”</p>
<p>吴秀琴又冲他剜了一眼,一边收拾着桌上的碗筷,一边没好气地说道:“年轻人谈恋爱,兜里怎么能没钱?你要把他工资全收走了,谁给你陆家领进儿媳妇来?”</p>
<p>“哦,谈恋爱是要花钱。”</p>
<p>陆青山说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讶异问道:“你说咱儿子谈恋爱了?啥时候的事儿啊?谁家的姑娘啊?咱们厂里的,还是外头的啊?”</p>
<p>“我看信封上的落款写着这姑娘的名字,叫高思悦。这名字好听不?”</p>
<p>吴秀琴突然有点小兴奋起来,放下手上的活儿,笑眯眯地说道:“不止名儿好听,那姑娘长得也水灵,那气质一看就不像咱厂里的女工。老陆啊,我喜欢这姑娘!”</p>
<p>“真的假的?你咋知道这些?”陆青山问道。</p>
<p>“嘿嘿,我也是替他收拾屋子的时候,不小心翻到一个粉红色的信封。”</p>
<p>吴秀琴指了指陆远的卧室,然后比划道:“那粉红色信封鼓鼓囊囊的,我一不小心就打开了,里面是一沓的相片,都是咱儿子跟那姑娘的合影,不过这合影怪怪的,好像是别的合影相片里剪出来似的,又好像是贴上去似的。不过他俩的合影里,那姑娘看咱儿子的眼神,绝对是喜欢的不得了!”</p>
<p>“我也去瞅瞅!”陆青山站了起来,抬脚就要往陆远的卧室走去。</p>
<p>吴秀琴一把拽住了他,数落道:“老陆,你这就不对了!你如果没经过咱儿子同意进屋翻他的信封,你那叫侵犯啥啥个人私权!回头儿子知道了,非跟你生气!”</p>
<p>陆青山说道:“吴秀琴,你这话说的,你翻他信封,看里面的相片,就不算侵犯啥隐私权了?”</p>
<p>吴秀琴耸耸肩,状若轻松地说道:“我那就不小心打翻了他的信封,无意中看到,好么?我现在给他装回抽屉里了,你要再翻出来看,就是侵犯儿子的隐私!”</p>
<p>“妈的。真是说不过你这老娘们!”</p>
<p>陆青山气得闷哼一声,抄起桌上的自行车钥匙,直接出门上班去了。</p>
<p></p>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05/477282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