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长在春风里 > 第022章 多年老友来相见

第022章 多年老友来相见


  
<p>“让老妈下岗?”</p>
<p>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陆远有些惊诧。</p>
<p>虽说这年月,下岗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尤其是这两年国企改制,裁减富余劳动力是企业减负减压的一种方式。就像城厢镇的杭二棉厂,前几年就成功转型改制,当时有一大波的工人下了岗,要么买断工龄自谋出路,要么纷纷被招聘进了如金盛家纺、思羽、艾科斯这样的私营家纺厂里。</p>
<p>陆远知道,杭三棉厂推行国企改制也有大半年了,天天喊着精简机构,裁减编制。下岗一说,在他们厂里传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p>
<p>但是这种事,真摊到自己家人头上,陆远乍听之下,心里免不得还是咯噔一下!</p>
<p>他看着一脸愁云惨淡的老妈,问道:“妈,这厂里定下来的下岗名单?”</p>
<p>吴秀琴本来是想瞒着陆远的,毕竟陆远在销售二科上班,她听陆青山说,这个部门是厂里推行改革增设的重要部门,厂里领导很重视的。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陆远的工作情绪,耽误了孩子的前途。</p>
<p>如今陆青山这大嗓门把事都跟孩子说了,吴秀琴也就没打算隐瞒了,她摇了摇头,说道:“那倒还没有。听王站长说,这次厂里选了几个部门和科室做下岗试点,我们劳保站、招待所、仓储科这些非生产部门都圈做试点了。他说,上面找他们这些部门主管开会了,意思是让每个试点部门自行上报两个人选,然后厂里开会讨论,最终决议。后来他找了我和你徐姨谈话,想我们俩自己主动提出下岗,他好报上去。”</p>
<p>陆远又问:“他凭啥其他人不找就找你和徐姨谈话,让你俩自己主动提出下岗啊?”</p>
<p>吴秀琴说道:“他说,整个劳保站里,就我跟你徐姨的年纪偏大,我今年四十七,你徐姨刚好五十,反正离退休也没几年了,不如让我们发扬发扬一下精神,主动下岗,为厂里减压减负,也为其他科室部门的人做个榜样!”</p>
<p>“我呸!”</p>
<p>她一说完,沙发上的陆青山又气不打一处来,骂道:“这该死的王大脑袋,你说气人不?他也知道推荐谁上名单,都是得罪人的事,就让你妈自己主动提出下岗。这混蛋玩意,当年在车间那会儿,我就知道这家伙不是好鸟!”</p>
<p>“行了,别骂了,这不是还没定下来呢吗?”吴秀琴瞪了陆青山一眼,然后指着茶几边儿上的香烟和酒,说道,“所以才让你跟我去一趟王站长家,看这事儿还能不能通融一下。你还来劲了。县官不如现管,这道理你不懂啊?还亏你天天看三国,说自己懂天下事,你到底陪不陪我去?”</p>
<p>“不去!”陆青山坚决地摇了摇头,说道,“去谁家送礼都行,就是不去王大脑袋家!丢不起那人!”</p>
<p>“你……”吴秀琴气得浑身直哆嗦。</p>
<p>“还别说,找你和徐姨谈话,让你俩主动提出下岗,王叔还挺会挑人的。”陆远突然说道。</p>
<p>嗯?</p>
<p>陆青山、吴秀琴两口子不约而同地瞅着陆远。</p>
<p>陆青山气得骂道:“小兔崽子,你哪头的?王大脑袋让你妈下岗,你还觉着他有理了,是不?”</p>
<p>“爸,你先别急眼啊,”陆远坐到了沙发上,对陆青山耐心解释道,“站在他的位置,厂领导让推荐两个下岗名额出来,他们这些干基层的小领导,还能反对啊?现在厂里上上下下是人都知道咱们三棉厂在搞改革,他要是敢反上面领导推行的改革政策,你信不信,第一个下岗的就是他。虽然整个劳保站十几个人,他唯独就找了老妈和徐姨,让他们主动提出下岗,有点奸诈耍滑头,但也的确没找错人。你算算,我妈四十八,徐姨五十,你算算他们还有几年退休?”</p>
<p>陆青山说道: “这有啥好算的,依着往年厂里退休的年龄,你妈离退休还有六七年呢。”</p>
<p>依着厂里往年的退休年限,男的干到60岁,女的干到55岁,就可以退休了。通常来说,女同志是五十到五十五岁就能退休了。前些年还有子女可以顶班的政策,很多人五十岁就退休,让孩子进厂里上班了。还有些人身体不好,也会选择五十岁申请退休。当然,也有些人家境富裕,不想继续在车间上班,也会选择五十岁退休。但像吴秀琴这样的,身体一直很好,家庭收入又是靠他和陆青山的每月工资,不干到退休年限,怎么可能愿意提前退休?</p>
<p>“对嘛,他不找我妈和徐姨这样年纪大的职工,难道还去找二十几岁的小年轻,去说服他们下岗吗?”陆远笑道。</p>
<p>“我管他找谁?他爱找谁找谁!”陆青山气得把手上的香烟盒重重拍在茶几上。</p>
<p>陆远深思了一番,说道:“爸,妈,依我看,厂里改革要继续深化推进,下岗裁员这种事情就免不得会发生,这次如果有第一拨下岗的,以后就会有第二拨,第三拨……你看城厢镇那边的杭二棉厂,当年多么辉煌,后来不也……”</p>
<p>“什么一拨又一拨下岗的,你尽说些不吉利的话!杭二棉厂能跟我们三棉厂能比?我们三棉厂风风雨雨几十年,就没见屋顶漏过雨!”陆青山不屑地说道。</p>
<p>站在沙发边儿上的吴秀琴听着听着,也觉得不是味儿,她皱着眉头,有些愠怒地问陆远道:“儿子,听你这意思,你还希望你妈我答应下来,主动提出下岗,做个表率不成?”</p>
<p>“这种表率就别当了!”陆青山也气笑道:“我们陆家从你爷爷起,他当过市里的劳动模范,我当过厂里的优秀职工。98年长江抗洪,厂里号召职工捐款支援灾区,咱家一下子就捐了三百块钱,还当了厂里的捐款标兵。但是,咱家就是不能当下岗表率!”</p>
<p>“行了,行了,你一小孩家家的,也别搀和大人的事情了,好好上你的班。”</p>
<p>吴秀琴摆摆手,对陆远说道:“你妈都计划好了,再稳稳当当挣六七年工资,然后退休了就帮你带孩子。现在突然让我提前下岗,让我干什么去?下岗是不可能下岗的,让谁下岗,我都没意见,但是让你妈我下岗,那我就要问问厂领导了,我吴秀琴把二十来岁就进了杭三棉,我把青春献给了厂,凭啥就要我下岗?”</p>
<p>“对,媳妇儿,硬气!就是要这种底气!”陆青山情不自禁地竖起了大拇指,赞道。</p>
<p>吴秀琴翻了翻白眼,骂道:“那王站长家,你还陪不陪我去?”</p>
<p>“我……我他妈跟你去!”陆青山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说道,“我就不信了,他王大脑袋跟我一个车间出来的,这点面子不卖给我。哼,让谁下岗也不能找我媳妇儿开刀不是?”</p>
<p>“那拎着东西,赶紧走啊!”</p>
<p>吴秀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嘟哝了一嘴,“磨磨蹭蹭,这都快九点了!”</p>
<p>陆青山应了一声,拎起装着烟酒的红袋子,屁颠屁颠跟吴秀琴直接出了门。</p>
<p>把陆远直接晾在沙发上。</p>
<p>陆远怔怔地看着老爸老妈这琴瑟和鸣的模样,诶,这又和好了……</p>
<p>不过下岗这个事情,始终萦绕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p>
<p>他以前总听着厂里在做深化改革,不过他觉着这些东西离他很远,但今天老妈这个事情,又让他觉得,原来改革这种东西离自己这么近。</p>
<p>……</p>
<p>第二天是礼拜六,周末。</p>
<p>他睡觉睡到自然醒,起床的时候已经是十点钟了。老爸老妈一早就出门了,不过给他留了早饭。</p>
<p>他正准备热一热稀饭,卧室里正充着电的手机响了。波导手机真不愧是手机中的战斗机,这铃声真够响的,在客厅都能听得清楚。</p>
<p>是个陌生号码。</p>
<p>他接了起来,手机里立马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嘿,陆远,猜猜我是谁?”</p>
<p>“猜不出来,你谁啊?”这声音,陆远还真猜不出来。</p>
<p>“你打开你家窗户,往楼下看!”</p>
<p>陆远哦了一声,拿着手机走到了窗台前,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探出头往楼下一看,正有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年轻人,仰着头,一只手拿着手机贴在耳边,一只手冲着陆远不停招招手。</p>
<p>“认出我是谁  了不?”手机里的声音问道。</p>
<p>“毛大庆?”</p>
<p>陆远认出来了,虽然上大学之后没怎么和他一起玩了,但高中毕业到现在,毛大庆也没多少改变嘛。</p>
<p>“嘿嘿,看来你小子还没忘记我这个高中死党,上了大学也没膨胀嘛。”毛大庆在手机调侃道。</p>
<p>陆远说道:“少扯淡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在义乌呢吗?”</p>
<p>“我昨晚回家的。喂……你不会跟我一人拿一个手机,我在楼下仰着头,你在楼上俯着身,就这样说话吧?”毛大庆说道。</p>
<p>陆远也是觉得好笑,冲他招招手,让他上来。</p>
<p>毛大庆摇摇头,说道:“我就不上去了,你下来吧,我请你去喝冷饮,正好找你说点事。”</p>
<p>“嗯,行,我换下衣裳就下来。”</p>
<p>陆远挂了电话,关好窗户。</p>
<p>五分钟后。</p>
<p>他在楼下看到了多年没见到的高中死党,毛大庆。</p>
<p>“你小子越来越帅了,听二毛说,你现在混得很好嘛。”毛大庆挥起拳头,轻轻地在陆远的左肩上擂了一下。</p>
<p>“一般小帅,不敢大帅。”</p>
<p>陆远笑着回了一句,看着眼前的毛大庆,真没啥变化,还是瘦瘦高高的。</p>
<p>不过这穿着打扮真是越来越骚了,穿着花格子衬衫,打了耳钉,头发还染成了酒红色。一看到这个头发,陆远就想起在高中那会儿,这小子就是因为染头发的事情,被老师勒令剪成过小平头。如今出了学校,没人管他了,如愿以偿了,想染成啥颜色就啥颜色了。</p>
<p>毛大庆见陆远看着自己,夸张地摊了摊手,笑道:“是不是觉得哥们现在越来越潮了?”</p>
<p>“不觉得。”</p>
<p>陆远乐道:“你这红彤彤的脑袋,配上这么一件花衬衫,跟花喜鹊似的。走在大马路上,你就不怕被人围观啊?”</p>
<p>毛大庆一点都不在乎地说道:“走在街上,那不叫围观,那叫回头率!”</p>
<p>“好吧……”</p>
<p>陆远问道:“你刚才说找我说事,说啥事啊?还不在我家说,非得去外面说,搞得这么隆重。”</p>
<p>毛大庆说道:“让你搭把手,一起做笔生意啊。”</p>
<p>“上次你说得那个低价格拿棉纱的生意?”</p>
<p>陆远记得QQ上他提过一次,不过被他拒绝了。低于市场价,根本拿不来。</p>
<p>毛大庆摇摇头,说道:“棉纱那个是老黄历的生意了。我说的是电脑生意。”</p>
<p>“什么电脑生意?”</p>
<p>陆远被他搞得有些莫名其妙,无论是买,还是卖,这电脑生意貌似自己都搀和不进去啊。</p>
<p></p>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05/476743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