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长在春风里 > 第040章 国庆前的业务签单

第040章 国庆前的业务签单


  
<p>关良义果然言出必行,第二天一上班,就让厂改革办的副主任秦卫明替诚联信职介所出了一份文件,以告示通知的形式张贴在厂区各个宣传栏里。同时,他还让秦卫明指派了两名工作人员,以关心下岗职工再就业问题的名义,专门协助卢佩姗走访下岗职工家庭。</p>
<p>接下来的几天,效果显著,诚联信职介所签约的下岗职工人数,以肉眼可见之速度,每日都在递增。</p>
<p>卢佩姗和陆远算过,以目前这个递增速度,一定能赶在国庆长假之前,完成与华晟集团签订的第一批劳务输出任务。</p>
<p>……</p>
<p>这一天,离国庆放假,还有三天。</p>
<p>陆远终于在今天,赶在放假前,把之前一直在跟进的一单客户给签了下来。这个订单一直都有跟进,哪怕这些日子陪着卢佩姗跑华晟集团劳务输出这个事,他也愣是没敢耽误自己这个主职工作。</p>
<p>他心里拎得清,他端着杭三棉厂的饭碗,这是本。帮衬卢佩姗进厂走访,挣些外快,那是末。本末,是不能倒置的。</p>
<p>他签的这家客户不是生厂厂家,而是一家商贸公司。这几年随着中国加入WTO之后,国内像棉纱之类的生产原料的价格,一路都在往上涨。这家商贸公司原本是在国内专做低买高卖的生产原料物资囤积。这两年,政府鼓励企业出口,会给予出一定的口补贴,所以这家公司也随了大流,开始涉猎生产原料的出口贸易。其中就有棉纱出口这一项业务。</p>
<p>陆远跟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软磨硬泡,慢火熬炖,终于签下了这家客户。</p>
<p>因为棉纱出口只是这家商贸公司的一项非主营业务,所以他们从杭三棉厂的采购力度并不是很大,一年也就是五吨棉纱的量而已,还不足金盛家纺一半的量。在目前销售二科蒸蒸日上的业绩里,这种业务量的订单不过是中等订单。</p>
<p>但即便如此,郑一鸣还是很重视陆远签的这一单,从陆远开始跟进,到最后签单成功,他都全程关注着。作为销售二科的科长,他看得比洪刚、孙越他们要更深远一些。在他眼里,陆远签的这个订单,意义不在于对方要采购多少棉纱,也不在于能为杭三棉厂带来多少的利润,而在于对方是一家有着涉外贸易资质的公司。</p>
<p>虽然棉纱出口只是对方公司的非主营业务,但非主营业务也是业务啊。</p>
<p>郑一鸣很清楚,一旦跟棉纱出口扯上干系,那里头就大有文章可做了,因为对于国营厂而言,有的时候,政治高度大于一切。</p>
<p>所以今天中午,当陆远和三组组长胡英红代表杭三棉厂,跟客户公司签订完合同之后,郑一鸣第一时间就拨通了关良义办公室的电话。</p>
<p>郑一鸣都能知道这订单背后暗含的政治意义,关良义这样的领导又怎么会看不到?他听了郑一鸣简要汇报后,立马将他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让他当面向自己详详细细地汇报一遍。由此足见,关良义对这项合作的重视程度。</p>
<p>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郑一鸣才从关良义的办公室出来。</p>
<p>出来关良义的办公室,郑一鸣脚步轻快,心情愉悦。在向关良义汇报和交谈的一个多小时里,关良义作为主管销售办的副厂长,不止一次肯定了销售二科自成立以来这几个月所取得的成绩。对于郑一鸣的表现,关良义的评价也很高,说郑一鸣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更没有枉费他力排众议,将他跨部门提拔到销售二科挡任科长的所顶着的压力。</p>
<p>要知道,当时销售二科的科长人选一共有五位,郑一鸣是关良义临时加塞的,在厂党委会议上差点连候选的资格都被全票否决。但关良义却以销售二科作为改革试点,应不拘一格降人才的理由,说服了向忠海,不仅帮郑一鸣取得了候选资格,最后还让郑一鸣一骑绝尘,甩开了其他四位候选人,坐上了人人眼红的销售二科科长位置。</p>
<p>后来郑一鸣听人说,当时在讨论销售二科科长人选的厂党委会议上,副厂长刘桥气得破口大骂,中途离场,要不是向忠海打电话让他回来继续开会,恐怕这党委会就要暂停了。事后,郑一鸣才知道另外四位候选人里,其中一位就是刘桥的侄女婿,若不是他的出现,恐怕这销售二科科长的位置,就非他莫属了。</p>
<p>自此,刘桥和关良义开始交恶,再到后来关良义搞改革,搞下岗,每一轮的下岗职工里就数刘桥主管的生产车间和储运部门最多。所以每一次开厂党委会,刘桥和关良义都是针尖对麦芒,刘桥也是关良义施行三棉厂深化改革的坚定反对者。</p>
<p>郑一鸣回想这些种种,虽说自己父母对关良义在下乡插队时多有照顾,但这些早在前些年父母在世时,关良义就已经偿完了。以他对自己的提拔赏识,称他一声伯乐,都不为过。</p>
<p>如今,能让关良义认可销售二科的成绩,能让关良义说出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没有枉费他的心血,那对郑一鸣而言,够了!</p>
<p>厂里现在谁不知道他是关良义的人,谁不知道他是关良义搞深化改革的第一先锋,他和关良义的关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销售二科做得越出彩,关良义的脸上便越有光,在厂党委会上的话语权才能越重。只有这样,他郑一鸣才能跟着水涨船高,往上走的空间,才能越大。向上升的机会,才能越多。</p>
<p>不过回到他自己的办公室后,郑一鸣想起刚才在关良义在办公室里说得另外一桩事,不由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之中。</p>
<p>他寻思了许久,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五点十五分,快下班了。</p>
<p>他打内线电话让陆远来一趟他的办公室。</p>
<p>陆远敲门进来办公室,问道:“科长,你找我?”</p>
<p>“小陆啊,先坐。”</p>
<p>郑一鸣指了指办公室靠墙角的沙发,示意陆远先坐下,然后走到饮水机旁给陆远倒了杯,伸手递给了陆远。</p>
<p>“谢谢科长!”陆远赶紧站起来,接过郑一鸣递过来的纸杯。</p>
<p>郑一鸣挥挥手,让陆远坐下,然后自己也坐到了陆远对面的沙发上,看着陆远问道:“我听胡英红说,为了拿下森杰贸易这个订单,被他们公司折腾的不轻!”</p>
<p>陆远微微一愣,想起自己不停地被森杰贸易的人叫过来唤过去的,一会儿让送资料,一会儿让送样品,的确,比起之前接触的客户,森杰贸易的确是不好伺候的客户。</p>
<p>他笑了笑,说道:“折腾肯定是免不了的,不过我记得刚入职那会儿,科长你也讲过,做业务搞销售,不就这样吗?不遭点罪,不被人折腾几下,怎么能让人心甘情愿掏钱跟咱们采购?而且跟咱们买东西又是买条毛巾买双鞋,动辄都是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我们买条牙膏不都要货比三家吗?想想,也就平衡了。”</p>
<p>“好心态,很多年轻人干不了销售,做不了业务,就是心态不行!被客户刁难两下,业务还没开始谈,自己就先崩了!”</p>
<p>郑一鸣点了点头,赞赏地看着陆远,又问道:“小陆,森杰贸易的年采购量差不多是五吨左右,远远不及金盛家纺这样的厂家,你能跟我说说,你为什么愿意花一个多月的时间去跟进这个订单吗?”</p>
<p>“科长,我是这么认为的……”</p>
<p>陆远将纸杯放回茶几,端坐着身子,说道:“森杰贸易是我们本地一家老牌子的贸易公司,资金和实力都算比较雄厚。但随着这两年国内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信息网络渐渐进入对称时代,再靠信息不对称来挣钱的时代,空间将会越来越窄。所以,他们开始渐渐收缩国内的贸易,转型做外贸单,我看这两年政府对企业出口的补贴力度很大,外贸出口这块市场前景势必会很好。森杰贸易是家优质公司,一旦他们出口贸易的路子拓平拓宽,我断定他们未来棉纱采购的后劲将会很足。所以……”</p>
<p>“所以你就趁人于式微时,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为两年后三年后铺路?你看得倒是远。”郑一鸣问道。</p>
<p>“科长,我也没想得那么远。”</p>
<p>陆远挠了挠头,笑道:“我就觉得,现在谈下森杰贸易,对我们来说也是百利而无一害。哪怕将来他们发展的一般般,还是维持现状,再不济我们不也和对方签了年采购五吨的棉纱订单了吗?那也是实打实的业绩嘛。再说了,涉及到棉纱出口,咱也是为国家挣外汇做贡献了嘛?”</p>
<p>“为国家挣外汇做贡献,这个说法很好,有思想,有高度,非常好!”</p>
<p>郑一鸣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夸赞道:“小陆啊,森杰贸易这单,你做得漂亮!难怪关副厂长对你这么看重,你果然是一个有想法的年轻人啊。”</p>
<p>“啊?”</p>
<p>小陆低呼一声,怎么还扯到了关副厂长?</p>
<p>紧接着,又听郑一鸣道:“小陆啊,我这里有个事,需要征求一下你个人的意见。你不要有顾虑,有什么就说什么,好吧?”</p>
<p>陆远看郑一鸣敛去笑容,脸色变得略微郑重,他心里不自觉地有些紧张起来,轻轻嗯了一声,点了一下头,看着郑一鸣说道:“科长,你说吧,啥事?”</p>
<p></p>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05/474169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