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长在春风里 > 第051章 婉拒

第051章 婉拒


  
<p>听康成讲起卢佩姗所托之事,陆远顿时目瞪口呆,当场石化。</p>
<p>简直是始料未及啊。</p>
<p>他没想到卢佩姗搞这么大的排场,又是大菜又是茅台的来招待康成,竟然是为了自己……</p>
<p>原来之前她去萧山分厂拜访康成,商谈关于第二批劳务订单的时候,听康成说起,华晟集团在萧山增加生产线成立萧山分厂之后,会依托着萧山分厂再增设一个萧山市场部,专门打开和深耕杭州市场,尤其是杭州的四季青服装市场,这几年发展势头迅猛,俨然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服装一级批发与流通市场。</p>
<p>华晟集团根本无法忽视杭州四季青这个服装成衣销售渠道,这也是当初华晟集团最终决定在萧山建设分厂的一个很大原因。</p>
<p>如今萧山的生产线增设完毕了,针对杭州四季青的萧山市场部筹备工作自然也要提上议程了。</p>
<p>在华晟集团的体系里,一直都是市场先行。所以筹备中的萧山市场部虽然只是一个三级部门,但它却不隶属于萧山分厂,而是直接向华晟集团的集团市场部总监俞丽汇报工作。俞丽这个集团市场部总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华晟集团五位副总中的唯一一位女性。她是以集团副总的身份,兼任着集团市场部总监。</p>
<p>单从这一点,地位还是高下立判了。</p>
<p>萧山市场部的总监,在职级上和萧山分厂的厂长是平级的,比康成这个分厂的人事总监还要高一级。</p>
<p>听到这个消息,卢佩姗当场就动了心思,想让康成帮个忙,将陆远推荐进华晟集团萧山市场部工作。</p>
<p>虽然萧山市场部是独立的,人事工作不归康成这个分厂的人事总监负责,但同为一个集团,他还是有些推荐权的。尤其是市场部筹备期,推个人还是比较容易的。</p>
<p>不到三天的时间,他就帮卢佩姗办成了这个事。虽然在饭桌上,他也说了推荐归推荐,但若不是陆远本身有国企销售的经历,恐怕想进华晟集团的萧山市场部,也非易事。毕竟市场部门和销售部门还是有些区别的,门槛儿可能会更高一些。</p>
<p>尽管陆远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搞得脑子有些发懵,甚至对卢佩姗的擅自做主有些微愠,但当场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口中连称感谢康主任。</p>
<p>好在萧山市场部现在还处于筹备期,推荐人选成功不代表现在就要过去入职,所以不需要陆远现在就要表态。当然,在康成眼中,华晟集团的市场部,那可不是随便想进就能进的  ,比陆远呆在不温不火的国营厂里混日子,拿着一点微薄的工资,简直要好太多了。能进入正处于高速发展期的华晟集团,对一个年轻人而言,无异于是一个更好的选择。</p>
<p>因此,这事儿在饭桌上就往没深里去聊,让陆远也免去了一丝尴尬。</p>
<p>……</p>
<p>饭局结束后,卢佩姗在饭店门口打了出租,送康成上了车。</p>
<p>夜里风起。</p>
<p>卢佩姗刚才在饭桌上也没少喝,现在出了饭店,恰被夜风吹拂过,骤生一股凉意。</p>
<p>随即,她将搭在手臂上的风衣重新穿了起来。</p>
<p>这时,陆远从饭店旁边的车棚取来自行车,拍了拍自行车后座,笑着卢佩姗道:“姗姐,要不要坐我的敞篷送你回职介所?”</p>
<p>卢佩姗摇头道:“刚吃完饭,不如一起走走吧?”</p>
<p>“也成,当遛遛食儿。”</p>
<p>陆远又把他的二八大杠推回了饭车棚,反正十九队饭馆离三棉厂也不算远,明天下班了找时间过来取车就是。</p>
<p>街灯绰绰,月光铺洒,照映着每一个回家路上的人。</p>
<p>顺着诚联信职介所的方向,陆远和卢佩姗并肩走着,约莫走了十几步,卢佩姗突然说道:“是不是觉得姗姐自作主张,生气了?”</p>
<p>“生气倒是没有,不过真的有些突然。刚才在饭桌上差点没反应过来。”</p>
<p>陆远这么说,卢佩姗自然听出了陆远虽然没有生气,但至少是介意的。</p>
<p>“也怪我,想一出是一出,也没事先跟你商量。”</p>
<p>她轻轻拍了一下额头,笑道:“不过我也是为你好,你知道的,国营厂这两年都在走下坡路,不是下岗裁人,就是降薪减福利。你自己想想看,你们三棉厂有多久没有更新换代生产车间的机器设备了。暮气沉沉,没有竞争力,只会攀附在国家统购统销的大腿上吸血的国营厂厂,早晚会被市场淘汰,被时代抛弃。你不如未雨绸缪,提前想好退路才是。”</p>
<p>“没这么严重吧?”</p>
<p>陆远耸耸肩,说道:“我们厂从年初就一直在搞深化改革,卓有成效。精简部门,下岗裁人,那是必经的阵痛。而且我不会是调岗到新部门了吗?”</p>
<p>“正因为你调岗这个事,我才更建议你离开杭三棉!”</p>
<p>忽然,卢佩姗停住了脚步,认真地说道:“你明明在销售部门做得那么出色,而且事实证明,你也非常适合做销售。但却把你调到行政部门去,参与你根本不熟悉的什么深化改革工作,这简直就是在害人。我那天邀你一起创业,不过我看你兴致缺缺,所以我才让康成帮忙,将你推荐进华晟集团的萧山市场部。”</p>
<p>“姗姐,你说的是有些道理,而且说实话,我也喜欢在销售办工作。那种跑业务走市场,分析客户,跟进客户,与客户从陌生到熟悉,甚至成为朋友,最终签单成功所带来的愉悦和满足感,不是坐办公室看报纸能给予的。如果有得选,我也愿意回到销售办工作。我喜欢这种建立目标完成目标,挑战不可能到可能的岗位。”</p>
<p>陆远承认卢佩姗说的那些都有道理,继续说道:“但是我暂时还想留在杭三棉厂,也不是说我没追求,想要混吃等死,而是我真的还没想过换工作。而且现阶段,我觉得在杭三棉厂的确学到了很多东西,再没有一处地方,能让我这么安逸地一边学习一边工作。你要突然把我放到风大浪大的华晟集团里,我怕我不被水淹死,就被浪给拍死了。不好意思啊,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p>
<p>“啧啧啧,陆远,你真是一个嘴贫到贱,又理智到让人讨厌的家伙!”</p>
<p>卢佩姗听着陆远的这番话,狠狠吐槽了一句,随后又道:“看来,你自己已经早早就有规划了,那当我是瞎操心吧。”</p>
<p>“怎么是瞎操心呢?”</p>
<p>陆远赶紧贫着嘴宽慰道:“你这是关心,一种爱到入骨的关心!”</p>
<p>“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陆远!我这一身鸡皮疙瘩都要掉地上了。”卢佩姗下意识地抱着双臂,一脸嫌弃。</p>
<p>陆远笑道:“掉鸡皮疙瘩算什么?就怕掉得是粉底,扑簌扑簌地往下掉……”</p>
<p>卢佩姗乍一听还不觉得怎么地,但细一听,这混蛋是在挖苦自己今天出门化妆打粉底打得厚啊,简直嘴毒到死!</p>
<p>她知道跟陆远逗嘴耍贫,自己根本不是对手。</p>
<p>不过对于这次萧山市场部的机会,她还是觉得蛮可惜的,她还是试图做最后地努力,劝说道:“陆远,华晟集团的市场部,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那可是最锻炼人的一个部门,这也许是你职场生涯里一次难能可贵的机会啊。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p>
<p>“我当然知道华晟集团这种大公司的市场部,是有别于我们杭三棉国营厂这种传统销售部门的,他们无论是市场策略研究,品牌规划建设,还是销售渠道,商品变现,都已经远远走在了同行业的前列。如果能进他们的萧山市场部,参与从零到一的市场开拓过程,肯定是一次非常宝贵的学习经历和财富经验。但是……”</p>
<p>陆远苦笑了一下,摇头说道:“但我还是没做好换工作的心里准备。而且我们家已经有一个下岗职工了,我这个时候再说要辞职离开杭三棉厂,我妈不骂死我,我爸也得削死我!”</p>
<p>“好吧,随你啦!”</p>
<p>卢佩姗无所谓地摊摊手,吐槽了一句:“妈宝男!”</p>
<p>陆远说道:“我这样的,可不是妈宝男,我这是二十四孝好儿子。妈宝男你是没见过,那种作大死,我们厂里就有一个……连跟出门女朋友约会看电影都要他老妈请示。你看我一下班就出来跟你约会吃饭,连我妈那头招呼都不打一声,嚣不嚣张?”</p>
<p>“这有什么好嚣张的?你都多大了?咦……不对!”</p>
<p>卢佩姗突然反应过来,举起手来就要打陆远,“谁跟你约会吃饭了?陆远你个混蛋,又占我便宜!”</p>
<p>不过陆远见机得快,哈哈一阵大笑,飞奔在前,逃之夭夭。</p>
<p></p>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05/472707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