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长在春风里 > 第054章 马佐治的好东西

第054章 马佐治的好东西


  
<p>接通了毛大庆的电话。</p>
<p>陆远:“喂,大毛。是我,陆远。”</p>
<p>“谁……远子啊?”</p>
<p>电话里,毛大庆那边的声音有些嘈嘈嚷嚷的。</p>
<p>“是,现在忙不?不耽误你吧?”陆远担心毛大庆听不清,也不自觉地提了提嗓门儿。</p>
<p>毛大庆说道:“不耽误不耽误,你等等哈,我这边有点吵,我找个安静点的地儿。”</p>
<p>约莫过了有十几秒钟,电话那头嘈杂声音渐渐褪去,毛大庆显然换了通话的环境,问道:“好了,远子,你找我有事啊?”</p>
<p>陆远笑道:“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p>
<p>“你少来,”毛大庆在电话那头哈哈一笑,挤兑道,“你可轻易不给我打电话,你找我,准有事。”</p>
<p>他这话一说,虽然陆远明知道是开涮的玩笑话,但心里还是有点尴尬,甚至有一丢丢的不好意思。仔细想想,他俩打小在厂区长大,小时候纵横街机厅,那也算是并肩战斗的交情了,但自从他上了大学,毛大庆去了义乌做生意之后,他俩之间的往来就少了。虽然这小半年又把友谊重新捡起来,但往来的目的不是毛大庆有生意找他,就是他自己有事想托毛大庆,完全都是奔着事儿去的。</p>
<p>陆远突然觉得,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变得有些功利起来。</p>
<p>“喂?远子,你在听吗?”</p>
<p>电话那头,毛大庆见陆远没有吱声儿,催促了两声,然后笑着解释道:“远子,哥们这张嘴太臭了,不是故意要糗你的,纯粹就是开个玩笑,别介意啊。”</p>
<p>“我介意个球啊!”</p>
<p>陆远清咳两声,顺着毛大庆的话,给了自己一个台阶,说道:“咱俩谁跟谁啊,不存在你说的这个。”</p>
<p>毛大庆:“你找我啥事,只要不是刀头舔血,不是上刀山下火海的忙,哥们义不容辞  !”</p>
<p>“嗤……你这张嘴啊,真够油的。”</p>
<p>陆远突然想着,如果把毛大庆和潘大海放一块儿,来一场贫嘴PK大赛,不知道谁能赢过谁。</p>
<p>随后,他把自己想买电脑的事情,在电话里说了毛大庆听。</p>
<p>“要能聊QQ、能上网冲浪、能玩传奇,就这个配置是吧?”</p>
<p>毛大庆听完之后,在电话里把陆远的需求再次确认了一遍。</p>
<p>陆远嗯了一声,说道:“对,就这个配置。你看大概要多少钱?”</p>
<p>“我估摸着攒这么一台机子,怎么着也得要个六千吧?要能打游戏的机子,便宜了不成,拖不动。”毛大庆道。</p>
<p>陆远不由地皱了皱眉头,他也没想到一台电脑要这么贵。本来想着那六千块怎么也能剩下个千儿八百吧,没成想一下就清空了。</p>
<p>要说不心疼那是假的,可是转念想想毛大庆的话,也对!要买就买个配置好点的,买回来拖不动游戏,会少掉很多乐趣。</p>
<p>随即他决定道: “成!大毛,那我电脑这事儿就拜托你帮我张罗一下了。”</p>
<p>毛大庆说道:“放心吧,远哥,这事儿包在我身上。我给杭州做电脑的朋友去个电话,保证给你最优惠的价格,还包上门安装,以后有什么问题,也三包到底,你看这样行不?”</p>
<p>陆远说道:“那谢你啊。回头请你吃饭。”</p>
<p>“谢啥,我张罗这事儿,也是有钱挣的,不白帮忙。”</p>
<p>毛大庆倒是大大方方地说出了实话,然后又说道:“对了远哥,你要是还有朋友同事要买电脑的,也介绍到我这里来啊!一样的条件,而且谈成一笔我给你三百块的提成。”</p>
<p>“啊……”</p>
<p>陆远不由地楞了一下,他没想到毛大庆这小子的脑子够活络的,刚做完自己这单又把主意打到自己身边的朋友同事身上了,随即说道,“我这边暂时好像是没有人要买电脑。不过回头要真有了,我一定介绍给你。”</p>
<p>电脑这东西吧,价钱贵不说,还不是生活必需品。起码他身边的朋友里,也就潘大海有这闲钱买得起电脑,可人家远在北京,路子也广,根本用不上毛大庆。</p>
<p>改革办的同事里边有钱人倒是多点,不过像罗艳琼、徐璀璀她们,一看就是家里不缺电脑的,至于改革办的其他同事,有没有闲钱购置电脑他不知道,关键自己和他们不熟啊,总不能冒然上去推销吧?</p>
<p>“好嘞!远子你帮我多多留意就成,嘿嘿,我这做生意嘛,有枣没枣儿,先打上三竿子再说呗。”毛大庆说道。</p>
<p>“放心吧,指定给你留意着,”陆远又问道,“你看什么时候这个电脑能送家里来?”</p>
<p>“今天是星期三,一会儿我给我朋友打个电话,估摸着怎么也得下周一了吧。”</p>
<p>“成,那就下周一下班后吧,我在家。”</p>
<p>陆远跟毛大庆说好了送货安装的时间,又寒暄了几句彼此的近况,约着下次找时间吃饭喝酒之后,才挂断了电话。</p>
<p>挂完电话,陆远进厕所解了个手,连洗手间的门都还没出,裤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看来电显示,是一个杭州本地的座机电话。</p>
<p>“远哥,我,佐治。给你QQ留言你怎么没回?”马佐治兴奋的声音从听筒那头传了多来。</p>
<p>“啊?我没在电脑前,我正上洗手间呢,有事?”陆远问道。</p>
<p>“这个礼拜六你有空没?”</p>
<p>“有啊,怎么了?”</p>
<p>“来红蜘蛛,给你看个好东西!”</p>
<p>“什么东西啊?”</p>
<p>“到时候来了你就知道了,保证不会让你失望。”</p>
<p>马佐治自信满满地说道,“好了,不说了,有人上机叫网管了。我要忙了。你记得啊!”</p>
<p>“嘟嘟……”</p>
<p>陆远还没反应过来,马佐治就挂了电话,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忙音,陆远一头雾水:“搞什么呀,神神秘秘的。”</p>
<p>再次回到办公室,大家都各忙各的,陆远也继续看着上午剩下来的那些材料。</p>
<p>待要快下班时,张大年过来依例问询了一下陆远,材料方面有没有遇到困难什么的,陆远虽说已经看了一大半材料了,但嘴上还是说,信息量有些大,需要些时间,不过保证本周内完成熟悉材料的任务。</p>
<p>他没有跟张大年说,他明天就能看完。还是那句话,办公室有办公室的生存法则。</p>
<p>后面几天,他都照例按时上下班,每天都是高高兴兴上班,认认真真熟悉材料,平平安安下班。</p>
<p>直到周五下午,他做好了工作简报,递交给了张大年,如期完成了张大年布置下来的工作任务。</p>
<p>……</p>
<p>星期六。</p>
<p>陆远睡了个懒觉,直到快十点才起床,简单扒了两口老妈留得饭后,他兴冲冲地出了门,去红蜘蛛网吧找马佐治去了。</p>
<p>马佐治之前在电话里那么兴奋地说,要给自己看一样好东西,陆远期待地心痒痒了好几天。</p>
<p>这个点,网吧的人并不多,通宵打游戏的夜猫子们还没起。网吧白天通常也要午饭后才会上人。</p>
<p>才进门,陆远一眼就看到马佐治正在低头捣鼓着服务器,旁边还坐着一个满脸不爽的年轻人,正在那里不停地催促着:“网管,你到底行不行啊?行会里还等我一起刷沃玛呢!附近的网吧就你们家老死机,老子装备都被爆了好几件了,再这样,下次真不来了。”</p>
<p>“马上就好,马上就好。您稍等哈!”</p>
<p>蹲在地上的马佐治抬起头,赔了个笑脸,本来还算英俊的脸上全是汗和灰,随手一抹就是几条黑杠杠。</p>
<p>陆远看得心里有点不舒服,大步走了过去,默默地站在了他旁边。</p>
<p>马佐治察觉到陆远的出现,高兴地招呼道:“远哥!你坐旁边等一下啊,我这里马上就搞好了。”</p>
<p>陆远瞥了一眼那个年轻跋扈的顾客,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忙你的,哥就站这里等你。”</p>
<p>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旁边多了个人,那个年轻顾客虽然还是满脸的不耐烦,但还是收敛了脾气,直到马佐治给他把问题解决了,他都没有再吱一声。</p>
<p>“走,远哥,我们去主机那边。”马佐治修好了机子,在衣服上擦了擦手,领、着陆远就往主机的方向走。</p>
<p>陆远看了他两眼,这小子应该是昨天又熬通宵上了晚班,头发乱蓬蓬的,一脸倦意,眼睛里还充着血丝。对比学校里那个总把自己拾掇得清清爽爽的马佐治,陆远知道这几个月,佐治吃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p>
<p>“佐治,你觉得这样做值吗?”</p>
<p>陆远无奈地摇摇头,“你很清楚,只要听你妈妈的话回到上海,你完全可以不用吃这种通宵熬夜的苦,受那种白眼奚落的委屈。”</p>
<p>“切,这有什么苦的,回我妈身边,那才叫苦。”</p>
<p>马佐治晒笑一声,脏兮兮的脸上绽开笑容,说道:“在这里不过是身体吃点苦,算不了什么。回到我妈身边,那是精神上要饱受摧残和打击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自由,毋宁死!”</p>
<p>“好吧,真是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啊。努力吧,少年人!”</p>
<p>陆远摇头宽慰了一句,然后直奔主题问道:“说吧,要给我看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前几天电话里说得那么嗨,不好看罚你小子请我吃大餐!”</p>
<p>“远哥,你跟我来!”</p>
<p>马佐治把陆远带到角落里的一台机子前,这台电脑是他上夜班时候的常用机。</p>
<p>他打开电脑,一边移着鼠标,一边说道:“远哥,你知道的,我一直在自学着编程。前些日子,我趁上夜班没啥事的时候,就自己琢磨着写了个程序,你来试试看……”</p>
<p></p>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05/472271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