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长在春风里 > 第069章 来自大姨的建议

第069章 来自大姨的建议


  
陆远赶紧松开了搂在徐璀璀腰间的双手,讪讪笑道:“主要是你刚才在路上开太快了,我这手不把着点东西,我有点怕……”
“这还叫快?”
徐璀璀撇撇嘴,不屑道,“姐妹儿跑120码的时候,你还没见着呢。”
她好像忘记了刚才陆远搂腰占他便宜的事儿,直接让陆远下车,然后停好了哈雷,直接跟着大姨的背影进了楼。
进了大门,他俩跟着大姨绕过客厅里的几张麻将桌,走到了后半间。后半间其实是一个厨房,不过靠墙摆放了餐桌。三人就在餐桌边坐了下来。
徐璀璀的大姨,顺手关上了通往客厅的门,隔绝了客厅麻将桌那边不迭传来的东西南北红肿发财叫喊声,顿时安静了一下来。
“姨,我上周不是说过,我们单位在搞下岗职工家政服务培训的事情吗?”
徐璀璀说着,指向陆远,向他大姨再次介绍了一遍,说道:“他是我同事陆远,是这个培训项目的负责人。”
“还是项目负责人呐?”徐璀璀大姨又打量了陆远一遍,眼里充满了欣赏。
“陆远,我上次也就大概说了个囫囵给我大姨听,要不你再把咱们这个培训的情况说一遍?”徐璀璀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另外倒了一杯给陆远。
大姨气道:“死丫头,我的水呢?眼里还有没有你大姨我了?”
“呃……忘了,你先喝我的吧。”徐璀璀把自己那杯水递给了她大姨。
“大姨,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陆远抓紧时间,把事情的具体情况又详详细细地都说了一遍。
足足说了有十几二十分钟,说完之后,他看着徐璀璀的大姨,笑着说道,“听璀璀说,这方面大姨你是内行,所以我才求她载我登门向大姨您求教来着……”
“嗨,我算哪门子内行啊?”
大姨客套了一下,说道,“只不过这几年,在我们下云堡村里开家政公司有很多家,找钟点工搞卫生的也多,我是下云堡村委会的,经常和他们打交道,看多了,接触多了,多少就有了些了解。要我说啊,能把下岗职工往家政服务人员方向去培训,让他们从事家政服务,这个想法真的很好呀。你们年轻人,脑瓜子就是灵光的哟。”
“谢谢大姨,想法归想法,但我们经验的确不足。所以我这趟过来,就是想听您说说现在家政市场的行情、以及需求。灵灵市面,也好完善我们的方案嘛。”陆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本记事本,正了正身子,一脸认真学习的样子。
“那我就说说我看到的情况。”
徐璀璀大姨见陆远认真地拿出了记事本,随即也收起了慵懒,正视起这件事来,开口说道:“首先,你这个思路是对的。不过做家政服务,也是要注意很多。比如说家政服务里的钟点工服务。现在的钟点工很吃香的。通常呢,钟点工都是一对多,就是一个钟点工做好几户人家。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一个钟点工在一天里排了两户、三户人家,但是其中一户人那天临时要调时间,时间上冲突了,怎么办?或者是钟点工自己有点什么事,想要调换个时间,雇主家又不同意呢?”
“这……这方面我是外行,大姨我听您指教。”陆远真心求教道。
要说他还真没想到大姨说的这种情况,但仔细想想却是很有道理,谁又能保证自己天长日久的没个事呢?而从事服务行业,最忌讳的就是对客户说“不”,一次两次没什么,三次四次这客户就该跑了。
大姨嗯了一声,点点头,“我最近看到一家新开的专门搞清洁的家政中心,他们搞得蛮好的。他们也做隔壁医院的保洁,也做私人家里的保洁。就是把手底下的钟点工统一调配,不固定谁一定去哪一家雇主家。就是按照雇主的时间统一分配。你们虽然自己不做家政服务,但是也可以参考他们这个做法。”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思路,能够解决实际的问题!”陆远连连点头。
要不怎么说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呢?徐璀璀的大姨不愧是见多识广,一开口还真给陆远长了见识。不但点出了钟点工市场上的缺陷,还汲取别家之长,提出了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您继续,我这边都记着呢。”陆远觉得大姨说得这些很实用,挥了挥手里的记事本,表示自己一字不漏,全记在册。
“还有,就是保姆的仪容仪表和个人修养,也很重要的。”
大姨随手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笑道,“我们的观念里,打扫卫生么就穿个旧衣服去最好了,也不怕脏。那都是老观念了,现在出去哦,仪表整洁很重要的呀。人家客户家里干干净净的,你上门一看,哟,你身上衣服比我们家地板还脏,谁还会想要你打扫?有的保姆还要负责烧菜,这样烧出来的菜谁敢吃?你敢吗?这个我是听璀璀他们家隔壁的阿儿嫂说的,她们女儿家里请了个保姆,就是这样的,衣服穿着永远都是脏兮兮的,后来她女儿看不下去,就把那个保姆辞掉了。”
大姨的话,又给陆远打开了一个新的思路。老一辈的人,讲究节俭,一件衣服能穿好几年。打扫卫生、干活的时候更是什么衣服耐脏穿什么。就说她妈开个早点铺,为了好干活,都把十几年前压箱底的衣服翻出来穿了。
这在厂里不算什么,大家都是这样习惯了。但是走出去社会再就业了倒确实是一个问题。家政服务职业化,是趋势,也是从根本上改变“做家政就是给人去做佣人”这个陈旧观念的好办法。陆远在记事本上刷刷刷又写上了好些东西。
见眼前的小伙子这么认真,大姨也不等他问了,自顾自就继续说道:“到时候哦。你们培训出来的家政阿姨,出去见工的时候,一定要穿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是去打扫卫生的,哪件衣服旧就穿哪件。”
陆远点了点头,又在记事本上记上了一笔。
“还有就是,我发现现在每天放学接送孩子的保姆也是有需求的。”
“还有这样的需求吗?”陆远身边的朋友都还没结婚,对于孩子这一块还真不了解。
“有的呀!前两天还有人找我介绍。现在很多小孩子放学比较早,基本上下午两三点就放掉了,那些有老人帮忙带孩子的还好,但是小两口单独住的就没办法了。”
“有道理。有些长期做钟点吃不消的阿姨也可以找找这方面的市场!”陆远说。
“你个伢儿聪明的。”大姨朝着陆远竖了竖大拇指。
“这也多亏阿姨提点,不然我真没想到。”
陆远挠挠头,嘿嘿一笑,“阿姨您还有什么高招,一起教给我们吧!听您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嘴真甜。”
不知是不是误会陆远是自家外甥女男朋友的原因,徐璀璀的大姨看陆远怎么看怎么顺眼,“放心吧,我能想到的,都会跟你们说的。璀璀现在跟你一起……工作,她的事我们能帮得上的么,一定要帮的呀。”
“那真是太谢谢您啦!”
“行啦,不用太客气,咱们接着说。”
大姨拿起餐桌上那个不锈钢的保温杯喝了一口,继续道,“之前说的,都是站在客户的角度上,但你们是国营厂子,是不是也该为自己的职工多考虑一点呢?毕竟只有职工做得舒心了,你们的服务水平才能上去,不甘不愿肯定是做不好事的。”
“您说的是。”
“这就又涉及到时间的问题了,你们这些年轻人没当过家,不知道当家难啊!”
大姨道,“要我没猜错的话,你们负责的这些下岗女职工里面,肯定有好多还要顾家的吧?像家里有生病的老人之类的,以前在厂里上班不觉得,每天下了班就能做家务,还有周末。但是现在出来干活,可就没那么方便了。就因为这个,应该还有不少人有抵触情绪的吧?”
“阿姨您说得对。”陆远叹了口气,道,“确实有这个情况。”
“对伐,这个工作我也做过的呀。我们村里没有拆迁之前么也有那种困难户的,很难弄的。”
大姨摇头失笑,“有情绪么我们要理解。所以,我建议呢,你们可以把那些家里有事需要照料,但是本身又比较能干,会的东西比较多的下岗女职工啊,单独罗列出来,作为代班保姆,临时约时间,一个月几次,也不耽误她们照顾家里,皆大欢喜。”
……
“谢谢阿姨的建议。”
陆远认真地把徐璀璀大姨的建议一字不漏的都写在了笔记本上,竟然就这样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三页纸。写完之后,陆远又认真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疑问了,这才把笔记本收起来,“您看我们这都耽误您上班了吧?太不好意思了,我这边都问得差不多了,回去再整理整理,要是有问题再来问您。”
“没事没事,我也不是专职村干部,我只管村妇委会那点事,一天闲的时间比工作的时间要多。”
大姨的眼神在他和徐璀璀身上一扫,突然笑道,“要不这样吧,礼拜天,你们再过来一趟,我带你们去相熟的月嫂中心、家政中心参观一下,让你们有个直观的体验!”
“好啊!”
陆远想也不想,一口答应了下来。毕竟能去实地单位考察和调研,而且有可能是未来合作就业的单位,这对陆远来说,是一次不容错过的参观机会。


  https://www.miaoshuwu.com/43/43205/471405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