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大美时代 > 469、人艰不拆

469、人艰不拆


  万长生确实是不良于行,席导也早有心理准备,就是叫了人来开电话会议的。

  本来这部暂定名《拆》的电影,预计拍摄成本就不高,席导这边提出来的成本报价是两千万,整个制作团队从导演到摄影编剧全都是票房分红,也就是说如果拍砸了,一分钱没有,这些资金全都会投入到拍摄成本、演员、场景、后期等部分。

  因为是由平京戏剧学院发起投拍的这部电影,所以整个演职员当然也是戏剧学院全力包办,从实力派的中老年演员,到当家的年轻主演,全都会在戏剧学院师生中甄选,绝对不会用那种身价惊人的流量明星。

  一切都以演技说话。

  所以这个电影投资并不算高,标准的低成本拍摄。

  用席导的话来说,剧本不成问题,李明然的名气业内都是响当当的,现在这本子拿出来也是投资方点头的。

  制作、后期等等各方面都毋需多问,戏剧学院还有什么在国内不是行业领先的。

  主要也就是导演的问题。

  视频电话里面坐在席导办公室的另外两位没直说,但肯定如果是席导自己拿话筒,这事儿根本就轻而易举。

  对于这么个听都没听说过的大学生来执导,还是美院而不是影视专业,人家肯定有点犯嘀咕。

  席导打这个电话也就是这目的,让万长生露个脸:“确实还没有出院,但是三月九号我要去津门参加全国青年美术展巡展的当地闭幕仪式,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时间,我过去拜访下……”

  贾欢欢见不得长生哥给人低声下气,才多少钱嘛,她有点皱眉,钟明霞悄悄挽住她。

  社会上的事情,可不是土皇帝。

  观音庙可以把这笔钱拿去买楼,但不会把钱投到电影上面糟蹋。

  自己能掏得起钱是一回事,把利益分摊给更多人,才能带来合作局面。

  谁知道那边有人问:“这些脚本多少人画的,画了多久?”

  万长生算算:“五天……不到六天吧,我一个人画的。”

  那边一片讶异:“不可能,不可能……”

  席导笑着敲边鼓:“不可能?我在国家大剧院导五四那场戏的时候,他就在边上看了一会儿,画出来手稿脚本,改了以后,画龙点睛知道什么意思吗?你知道全国青年画展五年一届是什么地位吗?从来没出现过,一个人拿了三项金奖,还不是一个类别的!雕塑、国画、篆刻,艺术共通的你懂不懂,我教他手把手的导行不行,我做制片人啊……”

  估计本来还想叫万长生随手画点什么手稿的。

  结果那边听了席导放的大招,忙不迭的答应下来:“您都这么说了,哪还有什么顾虑,行行行,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就期待年轻的万导今年满堂红啊!”

  什么艺术天赋都是假的,有天赋的人,在影视圈见得多了,还得是大佬担保压阵才最有效。

  万长生觉得自己屁股上倒是满堂红的,这会儿也热情感谢。

  病房里的徒弟、老师都跟着一起见证了两千万电影拍摄投资的轻松拍板。

  连苏沐楠都大气不敢出。

  席导笑着送走客人,然后才对着镜头,开始沿着万长生那些脚本手把手的点评。

  电影是个非常成熟的工业产品,很多有天赋的人进入电影行业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真把电影当成艺术了。

  总想在里面表现什么。

  但首先这是个商品,简而言之一部电影首先是一桩生意。

  哪怕不为了票房为了拿奖,那也是一桩有盈利的生意。

  因为这是一整个团队跟随导演努力做成的生意。

  不能因为导演的艺术范儿,让所有人一无所获,甚至还要因此亏本。

  席导对青年艺术家一开始就这样叮嘱。

  好在万长生多市侩啊,连连认可。

  当然,席导对万长生的认可在于:“电影无非是影像记录的连贯画面,和戏剧又有区别,甚至更简单,我才不敢轻易让你来导戏剧呢,但电影你可以尝试下,上次你对角色的领悟就是正确的,脚本上这种构图画面感更不用说,接下来你要注意的就是怎么带领整个剧组,还是那句老话,治大国如烹小鲜,哪些地方需要提味,哪些可以淡化处理,哪些需要听摄影师的、道具师的,哪些坚持你自己的看法,这才是对你最大的体验,我不一定有空过去江州,但随时保持联系,所有摄影、剧务方面老雷帮你组织了,演员人手方面你直接跟小曼安排,我很期待你用非科班的角度来诠释这个剧本,就像这些脚本中展现出来的一些闪光点,连起来,那就是一串璀璨的珍珠项链了。”

  万长生认真的说好。

  席导讲得很细,掰碎了给万长生讲她对脚本的感受,指出其中万长生犯了哪些常识性的错误。

  其实万长生压根儿就没怎么看过电影,更谈不上对电影有什么深刻感受。

  所以席导给他列出来一系列的经典影片,可供参考学习。

  万长生又是一叠声的衷心感谢。

  对于学国画出身的人来说,有临摹对象,那才是最容易理解这门行当的渠道。

  期间那边电话、拜访之类都有好几个,曼姐的回应都是席导在上课。

  对于还在带博士生的席导来说,这种事情也正常。

  所以万长生真正是上了一堂大课。

  苏老师、徐朝晖和费雪雁当然是聚精会神的倾听。

  艺术的很多智慧是相通的,能旁听这样的课程,那都是三生有幸。

  贾欢欢蹑手蹑脚的拉了钟明霞去阻止护士进来打扰。

  等到席导终于挂了电话,这次就是苏老师带头鼓掌了:“祝贺你能在电影导演的道路上成功!一定会成功的……”

  万长生还没意识到这会带来什么。

  只是让贾欢欢帮他收集电影,席导说到的那些经典电影。

  苏沐楠却提醒:“最好还是找个效果比较好的视听影音空间,那和在手机上看,是完全不同体验的两回事。”

  从来都用手机看片的钟明霞嘴角不易察觉的动动。

  万长生自己不多的几次影院经验,几乎都是带着贾欢欢去吃爆米花。

  所以只能佩服席导真是胆大妄为。

  当然,万长生也估计自己在现场其实是不需要做太多决定的。

  可怜他唯一一次看见拍摄现场就是席导那个弄堂里。

  但杜雯就门儿清了,听闻万长生已经上了短平快的导演课,准备要开始进入导演角色,哈哈哈的首先就想到:“选角!选角,我要潜规则几个大帅哥!真是没想到我当经纪人还有这种福利……”

  旁边还有林楚妮难得低三下四的语气:“带上我……我会推屁股。”

  杜雯切了照片给万长生看,俩女生居然穿着和服说要去泡温泉,传说中《千与千寻》那个澡堂子的原型。

  确实很美丽,还好万长生不受诱惑:“那选角的事情就拜托你俩去吧。”

  那边差点笑喷:“你是真的憨,还是浑不当回事?演员角色是最能够体现导演对剧本理解的,我们凭什么去挑选?你心目中的角色应该是什么样,要你在待选角色中去发掘,这是导演系的基本功课,唉……这个世道真的有点不公平,好多导演专业的师兄师姐憧憬了一辈子,都没机会得到这样的剧本、投资跟青睐,你还生在福中不知福!”

  杜雯还是帮自己人说话:“好歹……万长生这也算是曲线成功吧,先在别的领域证明了自己,再……这部电影的取景等等都是他自己地盘,在其他领域取得了成功,再进入影视界的比比皆是吧,我建议,不,是要求你还是自己来做这个事情,我们能帮忙的最多是把前期准备好,是让俊男美女到江州呢,还是你自己过来?”

  万长生就大大方方的小气:“这么多人飞来飞去画的不是钱?等我去津门之前吧,提前两天到平京,麻烦你们帮忙做前期筛选了。”

  杜雯还是表扬:“脚本画得不错,剧本也真不错,我都很期待这个电影拍出来是什么样。”

  林楚妮调侃:“可那女主角的造型,我怎么觉得有点似曾相识呢?”

  杜雯哼哼哼的叹气。

  接着元宵节前一天,苏爸苏妈终于带着游览江州周边的愉悦感受来告别了。

  主要是提到苏沐楠的变化。

  如果说之前她尽是做书面上的研究分析,这次却真实的看到了美术教育培训的探索方向。

  所以在跟韩晓敏先微信接触,后见面长谈以后,真的开始跟国立美术学院的学生会联系上,想推动这个项目在华东地区的依样画葫芦。

  苏爸爸很欣慰女儿的这种改变,这是以前只埋首在书法篆刻里面的书呆子身上看不到的成色,特别开心。

  苏妈妈就别有用心的把女儿托付给万长生,麻烦他能够好好照顾。

  万长生强忍着巨大的不适,连连点头,什么都答应下来把两位送走。

  因为随着大面积的创面开始结疤脱落,这会儿两条腿可以说是奇痒无比!

  自然是不能挠的。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才植皮恢复好表层,虽然挺难看的,但起码功能都勉强恢复正常了。

  再挠破了那就太不划算!

  贾欢欢看钟明霞把客人送走,连忙扑过来帮万长生腿上擦点清凉药膏,可是也就能管个几分钟。

  万长生痒得在床上打滚!

  一贯都沉稳睿智的他,恐怕也就在贾欢欢面前才会这样跟孩子似的耍赖。

  让欢欢又是心疼又是好笑,一边轻柔加药,一边忍笑劝慰。

  所以钟明霞在门外玻璃上看见,就不推门进来了。

  也就是这个滚一打,万长生才突然反应过来,嘿嘿,我可以出院了!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207/5143772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