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大美时代 > 686、善恶摆心间

686、善恶摆心间


  陈瑶瑶看起来就是标准的学霸,认真又眼睛亮亮:“我也差不多,但我是亲身经历,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就生了场大病,爸妈带着我到处求医,挂不上号,只能半夜去排队,在门诊大厅打地铺,好不容易在个三甲医院看上了,医生却冷言冷语的没好脸色,跟我妈说不用再复查了,一看我就是自身免疫缺陷病,只能维持治不好,还说国家政策可以再要个孩子。”

  俩室友惊讶得张开嘴,沈丹就算是不太会说话的了,还有人说话这么难听?

  陈瑶瑶记得很清楚:“就在那家医院的走廊里面,我妈抱着我嚎啕大哭,真的,我那时已经满十岁多点,懂点道理了,心里真是充满了恐惧和绝望,怕死掉,怕妈妈不要我,更是恨那个医生,可这时候有个胖乎乎的白大褂爷爷经过,就问我哭什么。”

  贾欢欢的眼泪也要出来了。

  沈丹已经忍不住咒骂。

  陈瑶瑶却说:“就在那个边缘上,把我拉回来了,就是那个科室的主任,给我们加号,让我不要怕先别哭,拿了病历本去复查,告诉我这个病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要经常去医院玩,经常去做治疗,看我样子就是小学生,还叫我每次看病早上七点半就到,他先给我看,永远排第一个,看完还不耽误上课。”

  贾欢欢情不自禁的鼓掌。

  陈瑶瑶也笑,脸上表情柔和极了:“对,就是这个老爷爷让我心里生根发芽,要做个好医生,为了鼓励我治病,每次到医院都会送点小礼物给我,小钥匙链、小玩具、小本子我到现在都还收着,所以我高中早早就确定要考这里,这是他学过的学校,可是前年高考完了,我跑到医院去想告诉他好消息,才知道老爷爷是返聘的,几个月前就突发心梗过世了,所以一直到进了学校我的精神状态都不怎么好,好在遇见了你们,看见了万长生他们这些努力的人……”

  转头却是对上沈丹:“丹丹,不是医生这个职业好不好,是人,每个医生都是不同的人,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医生,就好像我们刚认识万长生的时候,有人说艺术生男女关系混乱,还有人说万长生身边经常有漂亮女生,可每个艺术家也是不一样的,我们做不到要别人怎样,但起码我们自己能做好自己,这就是万长生他们给我的启迪,现在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也许有个妈妈领着小姑娘,抹着眼泪说希望救救她孩子的时候,我有足够的能力去治好那孩子,还能笑着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早上七点半过来医院,我也能给她加号,这就是我报恩的方式,就在那所医院,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位医生,一个教会我绝不要成为第二个他,一个教会我医者父母心,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所以我会拼命认真的学习,我知道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沈丹脸上一片赧然。

  贾欢欢却眼神愈发明亮,好像那些泪花彻底让神采都璀璨起来:“怪不得你成绩这么好,我懂了。”

  是真的懂了。

  这个除夕的晚上,注定对很多人都是难忘的。

  陈大伟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哪怕强抑着语气情绪,也激动兴奋:“我爸给我打电话,说他操持了一辈子的接待工作,还没上过新闻,真是洪福齐天。”

  万长生转述了大家对这个新合同新方向的看法:“初步决定,就是你来带领大美社的商业运作,单独成立一家运营公司,具体要怎么做,你自己做个方案,这几天就麻烦在那边再呆些日子,我已经联络了赵院长,请他带美院的领导和市教育局的官员一起过去签约,这个约怎么签,你也跟杜雯那边多商量,以后关于大美社的人员管理归黄敏,专业上付仕亮和丁晓鹏来负责,怎么衔接这些工作关系,你正好可以趁着在那边思考下。”

  陈大伟重重的嗯。

  甚至钟明霞那边都接到了车企销售总监的消息,询问他们这个派到西亚的年轻负责人真的还是大学生?大概有什么样的薪资水平,他们那位企划总监是赞不绝口。

  决定挖角了!

  钟明霞赶紧给万长生报警:“要不要我马上拒绝他们?”

  万长生淡然:“如果陈大伟真想去那就去,我们要的是一起前行的伙伴,又不是要拴在一起的利益共同体。”

  可实际上第二天,大年初一的早上,陈大伟那边就反馈回来消息,车企想跟着下注在艺术文化社区上,深度参与。

  电话里面陈大伟简单的表述了下:“互联网时代嘛,企划总监跟我谈的是他们想实施从传统制造型企业,向制造服务型、创新型企业转型战略,从整车制造企业转型为整体出行方案的提供者……”

  万长生听得有点头大:“我觉得这话怎么是绕傻子的呢,就跟你们设计专业做的那些设计概念一样骗鬼的,跟杜雯谈,我没这么新潮。”

  陈大伟嘿嘿笑:“那就说点实际的,他们想找你定个雕塑,我好好的吹嘘了下你的雕塑地位,他们想做个集团雕塑,彰显气势的那种。”

  这个可以有,万长生笑着应承下来,但主要还是推广雕塑系到西亚的雕塑业务,要陈大伟尽量考虑这个。

  陈大伟满口答应下来,最后才说:“企划总监也确实来跟我谈了谈有没可能去他们那边工作的思路,毕竟我本来也是广告装潢专业,和企划还是沾边的,我说我更愿意带着我们这个团队,再为他们企业提供全方位的整体服务。”

  腔调还是人家的企业战略那种。

  看来已经把万长生那种抓住一切机会都要揽业务的死要钱嘴脸学到了精髓。

  万长生哈哈哈。

  更不用自己千里迢迢过去了,还是陪着老婆吧。

  贾欢欢没了以前玩什么都新鲜的劲头,大早就准备自己开车过去老太太的村子,就用万长生那辆平京越野车,性能还是很胜任的。

  万长生犹豫下,没张罗几十辆车浩浩荡荡跟着去,而是自己开车陪着。

  结果就因为他要去,还是跟上了一堆人,最后又浩浩荡荡了。

  贾欢欢在副驾驶有点皱眉:“我们不是去玩的,我们想把这个村子为什么普遍有这种关节病症做个调查,深入了解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是生活习惯,营养不良还是当地有什么特殊情况,譬如我们观音村太祖祖有一辈就是因为断了盐帮的盐用省内盐,好多人生病,对吧?蜀川历史上就缺碘,这是有科学关系的,他们这么多人跟着就好像我们又是去玩!”

  两位室友坐在后面也嘿嘿点头,沈丹还拍座椅。

  有点硬。

  唉,一路坐惯了奔驰GLS来,再坐这十几万的硬派越野车,就感觉在拖拉机上面抖了。

  万长生意思是:“有这样的梦想肯定是好的,但是要保持足够的自身防范,不能因为自己善良,完全放弃了安全考虑,还是我们那个美术教育下乡活动,今年寒假有超过三百个乡镇县市的培训点在免费授课,没来的几百位美术生,大部分都是坚持在执行这个活动,这也是我们第一次把点深入到乡村级别,目的就是点燃孩子们心中那点对画画的爱好,知道画画还可以成为理想,成为职业,可是这三百多个点,就有那么个地方出了点问题,大年二十八反馈过来的,嗯,就是钟明霞过来那天。”

  三个医学生马上专注倾听。

  万长生也是从韩晓敏那里听来的:“我跟欢欢也是乡下来的,乡下是什么样儿我们很清楚,三百多个点,哪怕有些不理解冷嘲热讽,那都是极少数,绝大多数欢迎得很,一来免费,二来可以帮忙把熊孩子管着,所以这个活动三年来一直都是好评,结果我们有个大二的女生,就被她去的那个村子一个光棍看中了,每天去骚扰,女生委婉的拒绝过两次,那家人又去送瓜果蔬菜,她还是拒绝了,结果这一家三口就天天过去蹲点,大年二十八这天她收拾东西准备回县里过除夕的,那光棍就强行过去撞门扯衣服,父母在外面把风……”

  这下真的把医学生吃惊得难以置信。

  万长生苦笑:“这就是意外,我们不能因为这种意外就毁了整个美术下乡活动,更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了所有参与者的良知。”

  贾欢欢着急:“到底怎么了!”

  万长生摊手:“我们美术生还是有些警惕性的,她虽然没像钟明霞那样拿着美工刀,顺手抓了定型液喷了对方一脸,趁着这个机会跑进卫生间反锁,拿洗衣机顶住门,打电话报警,后来那光棍被抓走的时候,他父母还大喊大叫,说我们这个女生已经被他儿子上了,不干净了,只能嫁给他们儿子,结果也一并被抓走了,现在是省教育部门在跟进这个案件,肯定会从重处理。”

  医学生才长舒一口气,欢欢还念经保佑了。

  万长生的态度就是这样:“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微薄的力量,给予那些困境中的人希望和光芒,但这个社会又是残酷和充满荆棘的,所以在散发自己善意的时候,也要注意保护自己,这方面钟明霞的体会很深,城里的女孩子大多从小被保护得很好,所以没有太多接触过社会中比较恶的一面,我都见得少,要多警惕。”

  陈瑶瑶也重重的嗯。

  断不能因为这世间的恶,就放弃了心中的善。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207/5024365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