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大美时代 > 699、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699、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正如林楚妮说的那样,万长生忙得要命。

  因为有不少大美生得到消息赶回来搞飞天创作,更有些没去成西北,那就到江州附近那个龙山石刻去体会感受出作品的。

  后者就以培训校那些春节值班的助教讲师们为主。

  正好不少赶回来的小伙伴兴致勃勃都开了车,这两天结伴同游龙山石刻的很多。

  万长生觉得这种全力以赴创作的局面要展现给艺考生。

  号召大家都到艺考教学楼来组团画画。

  正所谓优秀的人可以影响周围的一切。

  他影响了大美社,这么多大美社的小伙伴再影响艺考生。

  很多刚刚踏上艺考之路的高中生,正处在对自由生活的向往,一切皆有可能。

  老实说,滑向贪图享乐的那边才更符合人性,林楚妮早就警告过,这个阶段要是来几条泰迪犬一样的男生或者行为举止不检点的女生,很可能就会把这几千少男少女的局面搞得乌烟瘴气。

  这方面她见过太多太多混乱的案例,就是这种年龄的技校、中专、职业教育青春阶段,根本没法控制自己大脑里面的苯基乙胺和多巴胺分泌。

  如果管理松懈,校风散漫,那么这些精力旺盛的少男少女就只会干三件事。

  打架、偷鸡摸狗和极尽增加出生率之所能。

  还好许大妈更是带这种年纪学生的行家里手,这也是大美培训校从老曹那会儿开始就尽量要求艺考生住校的原因,尽可能把青春期学生散发荷尔蒙的时间地点都控制住。

  上课就全撵出来锁寝室门,男女生在寝室的分布要分开,上课时间走出校门去干什么那管不了,但只要在学校,就尽可能被限制在教室。

  只要在校区内有任何动手吵闹的行为,手脚不干净的行径,都会立刻被隔离到老校区那边单独学习,算是警告一次,如有再犯立刻通知家长领走。

  绝对的纪律严明,令行禁止。

  三大禁忌的标语挂得连卫生间到处都是。

  但最主要还是整个教学区充满了争分夺秒的浓郁学习气氛,而不是石楠花的飘香。

  果然让这些艺考生新奇又兴奋。

  看这些给他们上专业课的助教、老师们架起油画、水彩、水粉、国画等各种绘画形式来忙碌,连设计专业的也能推出比绘画专业更加丰富的各种图案、纹样、图形构成等各种创作形式来。

  这就是拓展眼界。

  毕竟能走上这条艺考之路的孩子们,对美术都是有爱好有倾向的。

  如果说对自己眼前这种非常枯燥的绘画基础练习感到厌倦,看看老师们的创作吧,那就是掌握了基础技法,分别走上不同方向以后,缤纷多彩的体现形式。

  艺术形式的大开眼界。

  万长生带头,把自己那些在敦煌画的壁画线描,全都是四开画面的复印晒图贴在墙面上,既能给小伙伴们作为形象参考,更让艺考生们得到熏陶。

  更是从艺考生里面挑选一些基础比较好的,建议他们跟着大美社的小伙伴去龙山石刻写生。

  这才二月,艺考专业学习并不取决于这两三天,更何况磨刀不误砍柴工,如果能够多激发一些对专业艺术的触动,那将会对艺考生产生巨大的影响。

  所以看见那些专业成绩比较拔尖的艺考生也开始跟着搞这些创作,绝大部分艺考生都能更有激情的学着表现自己。

  万长生自然就在这边的课程上呆得比较多,除了教授线描,就是当着艺考生做泥塑,好几个雕塑专业的学生都决定抓住这次学习西域风格的特色,搞出适合中东艺术社区项目的雕塑来。

  所以他们的动静挺大,每天都能吸引好多艺考生跟看挖掘机似的目不转睛,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

  这反过来又做出了巨大的榜样。

  看看声名显赫的校长,技艺精湛的各位老师,不也是这样一连几个小时不挪窝的沉浸在艺术创作中么?

  当初老樊他们都有轮流到大美创作的经历,现在不需要了,太多大美社的小伙伴能做出示范榜样。

  这就是万长生的带动。

  可以说艺考学校就是社会缩影。

  先给予美的概念,再有积极充实的艺术熏陶,强调各种艺术形式的探索,而不是饱暖思**。

  整个校风都极正!

  行政报考办公室那边,还整理出来全国各大艺术院校美术专业的各种特色信息,已经有了两三届的积累,各地都有自己的学生之后,这些信息收集得极为详细。

  有什么特色专业,有什么优秀的老师,整体氛围怎么样,有哪些出色漂亮的作品,都能展现在教学区的专栏上。

  十来个班级不停调整人手,偏设计的,偏绘画造型的,基础底子不一样,天赋高低各不同的,都在非常细致的划分,随时几乎每天都有调整,大屏幕上不断显示提醒某某班的谁调整到哪个班去上课,不停转换。

  感觉自己稍微有点变化起色,就会被老师关注到调整。

  所以艺考生们也干劲十足。

  这种情况下,万长生接到他妈打来电话还有点不乐意:“上课呢……”

  孙二娘循着儿子说的方位,走进之前很少踏足的教室。

  说起来她这当妈的从小就轻松,万长生压根儿没让她伤脑筋过什么学业,第一眼看见这上下五层分布,每层都密密麻麻几百人坐着小板凳捧着画板的集体场面,终于对万长生说他动不动几千学生的场面有了认知。

  更触动的可能就是万长生竟然戴着个耳麦,一边在一楼大厅的镜头前做泥塑,一边给旁边画线描的、学着做泥塑的艺考生做指导,他不是话痨吗,刻个章都要叽叽歪歪的给顾客绕段子。

  现在用上课的形式自己搞创作更絮叨,甚至已经形成了他个人比较独特的风格:“敦煌的意义和地位在于什么?巨大的历史宝库,知道吗古往今来我们这艺术品就不太好保留,古时候中国字画的材质主要是纸和绢,绢本看见吗,那边有个师兄就是在画绢本,先用茶叶水染黄了仿旧……不过这绢的材质挺脆弱,啥都不动也难以保留,古有说法是绢存八百,纸寿千年,就是这个意思……”

  他的声音不算大,但整个五层楼要愿意听的艺考生,都能靠在栏杆边听得一清二楚。

  也不影响其他专心画画的人,主要还是在形成这种艺术思维、逻辑思维的概念:“但你说江州、江南水乡这些潮湿地方,纸本的作品放不了多久就会生霉,加上战火、改朝换代,这就很难把这些记录了当初社会、文化、历史的文化保存下来,古代可是没照相机的,只能靠《清明上河图》这种珍贵的作品来了解当时的社会状况,结果偏偏就有敦煌这样一个降水极少的干燥地方,远离中原战火,还保存了非常丰富的文献资料,佛教道教经典写本不可胜数,就好比一座独立的图书馆被保存下来了,更有丰富的塑像、壁画能够让我们知道曾经的历史、社会风貌,很多历史研究断代的地方,都能通过这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得到补充,明白了吗?”

  其实好些大美生也靠在栏杆上倾听,实在是万长生这种讲课风格太吸引人,人头攒动的每层楼栏杆边都站满了求知渴望的眼神。

  对于这些刚刚离开基础教育,成天都听着父母老师要求学好课本上知识成绩的年轻人来说,万长生帮他们开启了巨大艺术殿堂。

  就如同当初万长生和杜雯刚刚跟随那位艺术史教授的体验一样,这是个全新的世界。

  可以离开枯燥乏味的课本知识,开始了解自己兴趣所在的艺术世界。

  万长生可能都没意识到,他这样一批批为数千艺考生启蒙,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地位。

  他是轻松自如的:“我讲这个的目的是什么呢,这次我到敦煌最大的感受就是,文化意义、文物意义高于艺术意义,敦煌艺术再高再有名,那也是上千年前古人的东西,我们要做的是学习并提高自己,达尔文曾经写道,生存下来的不是最强壮的物种,也不是最聪明的物种,而是最能适应变化的物种,理解这句话吗?求新求变都不是目的,只是为了适应时代变化的手段而已,你们在学的这些基础绘画技能,只是帮助你们考进艺术院校,之后就要思考怎么结合自身的条件,去适应这个时代的发展,譬如电脑设计,影像动画,这些都是千百年来艺术史上全新的改变,一定不要固步自封,我们要尊重前人的艺术创造,但不要一味崇拜跪服……”

  孙二娘看到的就是儿子这副模样,略微带点蜀地口音的普通话,借助设备回荡在整个教学楼,那么多的人都伸长脖子看着他们心目中的导师。

  看他驾轻就熟的在泥塑上面切、削、抹、挑,时不时退远几步看看整体效果。

  有时候又顺便看看周围学生的画面和泥塑,帮忙做些调整讲解。

  这就是以身作则的在点滴灌注,把文化和艺术的因子,灌注到这些青涩的年轻人心底。

  也许在观音村要这么做比较难,因为能跟得上这种艺术天赋爱好的孩子凤毛麟角,但借助美术学院和艺考市场,就轻而易举的汇集起来这么多年轻人聚在万长生的周围。

  他无比享受这种文化影响力,这样才能把美散播开来。

  当然也就和那个成年累月孤身一人在碑林里的身影,相差巨大了。

  看到这样的儿子,有哪位母亲不会感到由衷的自豪呢?

  更何况万家的儿子,可不就应该站在这样万众瞩目的地方么。

  孙二娘只是站在那里,就把自己要找儿子理论什么的事情,忘了个干净。

  默默的举起手机摄像回去给爷爷看吧。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207/5019153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