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大美时代 > 436、鲁迅说这些话我都说过

436、鲁迅说这些话我都说过


  发乎情止乎礼,这也就是万长生脑海里面盘旋的六字真言了。

  这也贯穿他和杜雯公开展示的始终。

  杜雯选的衣服确实有水准,一条深绿色的工装裤,上面还带着白点装饰,咋一看跟装修师傅沾了灰浆的风格类似。

  但能穿到这种场面来的,自然就是设计了。

  上面略宽松的黑色套头帽衫,被外面磨砂皮夹克罩住,没有机车风的飞扬嚣张,却有点低调的不羁。

  脚上的白色运动鞋被工装裤拖沓的盖住大半。

  总而言之一下就在所有参与青展开幕式的嘉宾中间凸显出来。

  说是青年画展,年龄放宽到了四十岁,能跻身前列的基本都是三十好几了。

  有不少评论骂的就是目前画展总是那二三十张面孔。

  看起来有数千件作品参展,最后一次次淘汰评选,最终露脸的金奖顶尖,始终都是那点人。

  这种现象在没有年龄限制的全国美展里面最严重。

  但青展也差不了多少。

  所以三类奖项都不约而同的选了万长生,多少也有点考虑到增加新面孔的意思。

  他这种根红苗正,四平八稳的官方新人,最容易被吸纳进入。

  在这点上,老童和老雷都是标准的带路人,老荆纯属硬推。

  出席这种级别的开幕式,别人都还是很上心,就算充满艺术范儿,那也是高帮马丁靴、皮衣皮裤或者贝雷帽之类的标准行头。

  唯有万长生确实配得上他二十出头的年纪,青春潮人打扮,把年轻人的轻松自在发挥到了极致。

  就好像一堆西装革履中间,出现个滑板少年。

  杜雯把这种穿着打扮的细节发挥到了极致,甚至可能是反复研究过往届开幕式的场面,知道分寸在哪里。

  她很明白这种分寸。

  当初万长生仅仅作为配角,参加个戏剧学院的酒会演出,她就知道要让万长生穿正装,那种场面凸显的是整个戏剧学院的地位,容不得标新立异耍个性。

  而现在是美术界的青年展览,青年两个字甚至是需要特别突出的。

  这年头连跳街舞和滑板青年都是统战对象呢。

  任何一个人看见万长生这样的穿着打扮,都会在脑海里面跃出:“年轻真好!”的感受。

  万长生一贯的温和神态,其实从来都不会给人咄咄逼人气势,哪怕昨晚杜雯领着他去剃了个板寸,也只会让他显得很刚毅,而不是凶悍。

  就这,杜雯还让他戴了一顶针织帽进场,开始跟各位领导嘉宾握手寒暄,才摘了帽子拿在手里。

  所以几乎每位领导、艺术家、来宾被介绍到万长生的时候,都会笑着感叹:“这才是我们青年艺术家应该有的样子,阳光大气!”

  鹤立鸡群的存在让出席开幕式的几位最高级别领导都会拉着万长生站前排!

  本来就应该让金奖获得者站在C位。

  这样年轻又具备代表性的后起之秀,不更应该重点推介么。

  服装的意义,就在于凸显个性水准,在不同场合展现不同的意义。

  更何况万长生还顶着三项金奖的闪耀头衔了。

  以至于简短的领导讲话以后,剪彩时,有两位领导都主动提出:“小万,你也来,你也应该作为青年艺术家的代表,站过来一起剪彩……”

  也许能居上位者,起码的看人眼力都是有的,万长生这坦荡明亮的外形,落落大方不卑不亢的待人接物态度,让人一目了然的觉得不会给自己埋雷。

  还能显着自己平易近人,又关心年轻人的发展,贴近青展主题,完美。

  杜雯在这种场合就穿得和万长生如出一辙,甚至更低调,几乎雷同的工装裤、运动鞋,只是配搭的黑色加厚帽衫是加大码,感觉能直接露大腿那种,脸上也******和针织帽,几乎就遮盖住了所有漂亮元素,除了全程躲在后面帮万长生应对接待,就是招呼从戏剧学院借来的拍摄团队从摄像到拍照都保持高水准。

  自己更是在万长生被叫上台的时候,吃惊摸出手机拍几张发到大美群里炫耀。

  并肩林楚妮忍不住:“有种望夫成龙的幸福感哦?”

  杜雯手稳稳的:“你喜欢他吗?哪怕一个瞬间。”

  林楚妮一如既往的犀利穿着,紧身牛仔裤跟高腰机车夹克,干练不失大气,主要凸显她健康的长腿:“我怎么样,你还跟我装?”

  杜雯摇头:“撇开小薰,我只问你有过哪怕一瞬间喜欢他吗?”

  国家美术馆的正厅大堂,巨大的青展背景墙前长枪短炮密布,都在对着红毯上的领导嘉宾,里三层外三层的艺术家、评论家跟美术爱好者都在围观。

  围观那个年轻的幸运儿,让人羡慕到流口水的艺术宠儿。

  还在读美术学院大二,就有这样的资源起步,更幸运的隐隐成为了青年艺术家的代表。

  可这真的仅仅只有幸运么?

  林楚妮那细长的眉眼也深深的看眼万长生,避而不答:“可是你知道跟他是没结果的,你的自尊就这样磨掉了。”

  杜雯不动声色的把镜头放大集中到万长生脸上:“在爱情的事上如果你考虑起自尊心来,那只能有一个原因,实际上你还是最爱自己。”

  林楚妮也有反击力:“可爱自己才是终生浪漫的开始!”

  杜雯惊奇:“哎哟,王尔德的这句话你也知道?”

  林楚妮半斤八两:“你也把毛姆的书翻了不少嘛……”

  万长生的优点就在于始终能带着那张宠辱不惊的表情,接过临时凑起来备用的剪刀,学着人领导的动作,第一次剪彩也没什么问题,连放剪刀和接住短绸带的动作都行云流水。

  很有排练过的见世面样子,让穿着旗袍的高挑礼仪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更是并肩和领导还有艺术界大腕们一起微笑接受镜头洗礼,再转身一同进展厅时候,不落痕迹的往后退半步,把自己让出来。

  却又被那叫他剪彩的领导回头叫上,一起参观吧。

  杜雯远远的评论:“其实他心头慌得一匹,但是就像你们戏剧学院表演系的一样,脸上装着淡定得很,这也能帮助他回头就忘了,不把这场面当回事儿。”

  林楚妮低声:“你就这么了解他?”

  杜雯居然说:“臆想的……只不过他个乡下小地主,如果不是出来读美院,哪里想过这些大场面,他也不稀罕不向往这样儿,你把他丢这美术馆每天送饭,他能呆一辈子,但阴差阳错的带着一大群人了,有责任了,更有可能看看更大的世界了,他才勉为其难的走出那点小世界,我就要帮他变得越来越闪亮。”

  林楚妮终于嘿嘿:“你还玩儿养成系哦。”

  杜雯收起手机,拿手肘提醒:“赶紧的,叫你的人跟上点……我有个想法……”

  万长生已经陪着开幕式的第一集团走进展厅,无论是美术机构的领导,还是文艺宣传部门的大佬,肯定会顺口问问他评价那挂着的作品啊。

  换做评论家肯定是怎么尖锐怎么来,更何况难得可以在领导面前展现自己的深厚功底,那多半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也就万长生这惫懒性子,说话圆润好听又只谈优点:“色彩好看,我的缺点就是色彩感不好,所以只好去捣鼓没啥色彩的工笔淡彩跟雕塑,可这张画的色彩是真美,让人看一眼就觉得舒服……”

  “气质啊,虽然这是油画,可体现出来就是我们传统文化中要求的气质,安详淡定,这一张又不同了,热烈,热烈的色彩跟气氛,都是烘托少数民族聚会的快乐感,有时候吧我觉得真不能过分解读艺术家创作的细节意图,重点就是要让更多老百姓可以看懂的作品……”

  周围其他艺术界的大佬,成名画家什么的在并肩齐走,听闻这黄口小儿的胡言乱语,肯定会腹诽,你丫的都在说些什么啊,艺术有这么简单吗?

  殊不知万长生打心眼里就挺鄙视这种自视甚高的高门槛心态,艺术本来就应该是让更多人能理解的美妙,真成了一群高端玩家关起门的游戏,还有什么生命力和意义?

  最关键是他不怕说,眼前这几位名头显赫的领导意味着什么,他根本就没有多想,能用最简单浅显的话,把面前作品表扬下,就是他的套路。

  其实有时候啊,这能做到高官位置的,也许做事决断的能力有高低,但看人基本都是透明的,急于表现的、用力过猛的、淡然处之的、不疾不徐的这些众生相那真是一看就明白。

  万长生说起专业来还是很流畅的,估计跟他一直带艺考有关,从来没有那些故弄玄虚的专业术语,还时不时的把自己拉出来自黑贬低下。

  人家领导可能也是接触过不少专业人士了,很少听到这样浅显易懂的介绍,时不时还笑着回复他:“你呢?如果换你来怎么表现这个题材呢?”

  万长生立刻认怂:“表现不了,这是奋战在一线的工人,我从来没接触过,没有真情实感就抓不住最能打动人的瞬间,譬如看这张,电焊……能从后面这个角色的T恤汗衫看得出来大概是夏季,这瓶水丢在这里也是这个意思,很热很热的夏天,但是这名电焊工人为了避免被火花烫伤,只能穿得很厚防护工作,整张画的色调都很灼热,很灿烂阳光的感觉,看不到一滴汗水,也看不到一个苦字,甚至连表情都被这电焊面罩遮住了,可其中的辛苦,只有认真阅读理解画面的每个细节,才能明了……”

  本来只是湖光掠影走马观花的领导群,集体在这张画面前驻足。

  那位画家如果在现场,估计会忍不住给万长生狠狠的鞠个躬。

  您太仗义了!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207/4819574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