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35.切磋

35.切磋


  元舒眉头一扬,神情微恼,“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谁都知道当兵是很辛苦的,我们每天训练,这半个月是怎么过来的,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而她们呢,才训练了两天不到就嚷着辛苦,我知道他们三个家境好,未入伍前都是豪门千金,但是来了部队,大家就都是一样的,吃不了这份苦,又在这里做什么?”

  她对三人的不满已经毫不掩饰,这样的话更不是第一次说,可一可二不可三,这样的话听多了,就是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下去。

  陈可佳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将手里的衣服啪的砸在床上,满身火气地看着元舒,“元舒,你够了,我忍你很久了,你还真以为老娘是怕了你是不是。”她站起来,冷冷地看着元舒。

  元舒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说的是事实,你以为就你在忍,我看不惯你们很久了,什么本事都没有,还在那里装清高。”她说这话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清歌,显然对清歌的不满是最多的。

  “元舒,不要再说了。”白兰已经站起来,神情不满,元舒越说越过分了,要是再不制止,就要引来秦昭了,秦昭的宿舍也在这层楼,并且离这里并不是很远。现在是午休时间,动静大了,是能听见的。

  “班长,请问我说的哪句话不对吗,从她们进来开始,就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给谁看啊,没有实力还在这里装逼,我最看不惯这种人。”

  清歌静静地站在那里,双手抱胸,脸上挂着笑,眼底却没有丝毫的笑意,于若男无意中对上清歌的眼睛,心中一颤,隐隐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站起来,拉拉元舒的裤脚,示意她不要说了。

  元舒瞪了她一眼,眼神不满,仿佛在指责她到底是站在哪头的,于若男微恼,跺跺脚,算了,她不管了。

  “我这暴脾气,元舒,有种你给我下来,老娘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实力。”陈可佳忍不了了,再忍下去她就真的要成忍者神龟了,她自认自己没有那么好的忍功。

  而这次清歌只是站在一边保持沉默,显然是对陈可佳的一种默认,如果不是陈可佳开口,这些话清歌也是准备说了的。

  元舒神情不屑,“我知道你们几个体能很好,但是体能好不代表一切。”

  于若男已经从床上爬起来,一个劲儿地给清歌和陈可佳使眼色,清歌看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看的于若男心中越发焦急。

  这个元舒可是参加过全国跆拳道比赛,并且获得了亚军的人,身手自然不用说,而清歌几人在她看来也就体能方面出色了一些,或许有些身手,可是跟元舒比起来,估计还是不够看的,要是元舒手下不留情,将人打伤了可怎么办。

  “元舒,我们是一个宿舍的战友,要互帮互助,团结有爱。”于若男焦急地说道,拉着元舒的手,不想让她动手。

  而白兰也走到了她的身边,劝道,“元舒,算了。”

  元舒呵呵笑,“班长,若男,我不是打架,是跟战友切磋,你说对吗,陈可佳?”她看向陈可佳的眼神充满了挑衅,虽然清歌几人来得晚,但也能看出,陈可佳此人脾气火爆,容易被人激怒。

  陈可佳怒极反笑,“那是,战友之间正常的切磋,应该是被允许的吧,班长?”她笑眯眯地看着白兰。

  白兰想摇头,但也知道这次要是不成,元舒一定会另外找借口,与其如此,倒不如让他们比一场,内心里,她也挺想知道这三个人的能力的。

  既然要切磋,自然不能在宿舍里,而为了避免被秦昭责罚,元舒和陈可佳还让白兰跟秦昭报备了一声,切磋和打架,那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站在秦昭的宿舍门口,白兰看着秦昭的神色有些复杂,她内心既希望秦昭能够答应,又希望秦昭能够拒绝。

  只是没等她想明白,秦昭就已经开口了,“走吧,我也去看看他们之间的切磋。”

  白兰有些意外,在她的预想中,秦昭能够答应已经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了,现在竟然要亲自去观看,这跟秦昭的性格不相符啊。

  她哪里知道,秦昭对清歌三人的能力也很好奇,元舒是跆拳道亚军的事情她是清楚的,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看看这几人的能力,虽不能看清全部,看清几分也是好的。

  见秦昭亲自来了,众人的脸色相当怪异,倒是清歌,微微挑眉,看了一眼秦昭,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下去的时候,陈可佳小声地在清歌的耳边说道,“你说秦副连这是什么意思啊?”

  清歌压低了嗓音,“不用管她,你有把握吗?”要是陈可佳没有把握,那她可就亲自上了。刚才于若男已经将元舒跆拳道很厉害的事情跟她说了,她这才明白元舒为何底气十足地挑衅他们。

  “放心,没问题的,就算我真的输了,不是还有你和木兮嘛。”陈可佳对清歌的能力不太了解,但一个体能那么强的人,其他方面应该也不弱吧。

  清歌闻言,微微挑眉,“要是抗不过不要硬撑。”

  陈可佳将手搭在清歌的肩上,“你也太小看我了,看我的。”她笑眯眯,没有丝毫的担心,清歌心中有了底,余光扫了一眼走在前面,跟方思云嘀嘀咕咕的元舒,眼底冷意又增一分,元舒此人,吃不够教训,她是不介意亲自教教的

  正是午休时间,操场上空空荡荡的,只有零星几个人,清歌一行人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元舒冷飕飕地说道。

  陈可佳呵呵笑,“你怎么总是抢我的台词。”

  元舒冷哼一声,嘀咕了一句,“光嘴硬有什么用,等下做了我的手下败将,千万不要哭鼻子。”

  清歌离她不远,自然是听到了这句话,似笑非笑地扫了一眼元舒,收回目光,看向了木兮,“你觉得谁会赢?”

  木兮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闻言,淡淡开口,“难说。”她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一向不会做出评价。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85868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