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153.毒舌夫妇(九千字)

153.毒舌夫妇(九千字)


  靳修溟定定地看了她两秒,忽然笑了,温柔地看着她,语气危险:“看来刚才是我对你太仁慈了。”若不是怕她觉得进展太快接受不了,他需要停下?

  清歌呵呵笑,拍拍他的胸膛:“靳医生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这个小女子计较了。啊,说起来天色已经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她想站起来,却被靳修溟扣紧了腰,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靳修溟幽幽地看着她,“刚才的事情你以为就这么算了?”挑衅了他就想走,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清歌僵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就见靳修溟的俊脸在眼前不断放大,清歌的身子越发僵硬,她刚才真的就是开个玩笑啊喂。

  靳修溟的脸在距离她一厘米的地方停下来,嗤笑一声,退开一步,“瞧你这点出息。”气息喷洒在清歌的脸上,却让她的身子渐渐放松下来。

  好吧,刚才那一刻,她真的怂了,喜欢靳修溟是一回事儿,但她真的没有做好将自己完全交给他的准备。

  靳修溟的视线紧紧锁定她的神情,自然看出了她细微的神情变化,轻轻叹口气,抬手摸着她的脸,柔声说道:“算了,事不过三。”上次放过她一次,这次是第二次,第三次他可就不能保证自己还能在关键时刻停下来了。

  清歌窝在他的怀里,轻轻点头,就算是他不说,她也没打算再来第三次,男人这种生物,在某些时候真的是太危险了。

  靳修溟抱着她,眸色幽深,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清歌退出他的怀抱,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靳修溟拉住她,幽怨地看着她,“我以为你会陪我吃过晚饭才会回家。”

  清歌想了想,点头:“行吧,那就陪你吃饭吧。”忽然想起靳修溟那堪称黑暗料理的手艺,又加了一句,“我们去外面吃吧。”

  靳修溟本也没打算自己做,毕竟这么久不在家,即便有阿姨定期上门来打扫卫生,家里也是没有食材的。

  俩人整理好衣服就出门了。

  这次是靳修溟选的地方,看着车库里开出来的车子,清歌吹了一声口哨:“车子不错啊。”这随随便便就能在市中心买近十万一平的房子,车子也是两三百万起步,就算是清歌不太了解医务人员的工资,也知道这根本不是一个普通医生承担得起的。

  “靳医生,我记得某人说过会告诉我一些事情。”清歌忽然对靳修溟的过去产生了强烈的好奇,虽然上次靳修溟提过一点家里的事情,不过说得模模糊糊的,她根本没有搞清楚。

  靳修溟扭头,弯腰给她系上安全带,离开的时候微微一顿,“若是晚上留下来陪我,我就全部都告诉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何?”

  听着耳边恍若大提琴般低沉优雅的嗓音,清歌嘴角轻勾,倾身在他的嘴角吻了吻:“乖,好好开车,我肚子都快饿死了。”

  听出她话中的拒绝,靳修溟的眼底闪过一丝遗憾,真是不好骗呢。

  餐厅距离靳修溟所住的地方并不远,不过十五分钟的车程,清歌进门前抬头看了一眼门口,扭头去看靳修溟:“你喜欢吃西餐?”

  “谈不上喜欢,只是这家餐厅以前来吃过,觉得味道很不错,所以带你来尝尝。”

  原来是这样,清歌无所谓地耸耸肩,其实对于吃什么,她是不挑的。

  西餐厅里人还不少,不过他们运气不错,刚好走了一桌。

  清歌点了菜,手撑在下巴上,另一只手则是拿着餐桌上的餐布无聊地转着圈圈,靳修溟的视线一直定格在她的身上,看着她这样子,将水杯放在她的手边:“无聊就先喝点水,你今天几乎没有喝过水。”

  清歌抬眼扫了他一眼,这人现在是越来越爱管着她了,连她是否喝水了都要管,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眼珠子一转,咦了一声,又转过去,微微皱眉,嘴角微微上扬,还真是缘分。

  靳修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看见距离他们桌间隔三桌的位置坐着一男一女。

  “认识?”靳修溟问道。

  “嗯,还是个小冤家。”清歌笑眯眯地说道。

  “嗯?冤家?”

  察觉到对面男人语气的变化,清歌哭笑不得,解释:“女的那个。”

  “看来清歌小姐还真是男女通吃啊,这走到哪里,桃花就开到哪里。”靳修溟嗓音温和,却硬生生让清歌听出了冬天的味道,只觉得炎炎夏日,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个度。

  清歌笑眯眯,“靳医生也不遑多让,犹记得当初小护士被拒绝后那伤心的哭泣声,现在想来,竟恍如昨日,哎呀,改天应该去看望一下小护士,安慰一下小姑娘受伤的心灵。”

  靳修溟笑眼望着她,眼中是只有清歌才懂的情绪。

  就在二人“互相伤害”之时,身边忽然多了一道人影,清歌扭头,就看见了朱倩倩,清歌一看,不禁乐了,这人还真是自己的冤家,她还没找她呢,这人就主动找上门了。

  “咦,清歌,还真是你啊,听说你去当兵了,我本来还不信,现在看你这样,我倒是信了,看看你现在这皮肤粗糙、蜡黄,又不修边幅的样子,想必在军营里受了不少的苦吧。”朱倩倩一脸同情地看着清歌,只是眼睛里怎么看都带着幸灾乐祸的味道。

  清歌乐呵呵的:“是啊,真是好久不见了,只不过你依旧如过去那般,啧啧啧,这衣品,真是越来越恶俗了,难道平日里给你上礼仪课的老师都是从大山里来的?”

  “清歌。”又被人讽刺衣品不好,朱倩倩的脸顿时就青了。

  清歌摸摸耳朵:“不用叫得那么大声,我听得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许久不见我,想念的紧,这会儿见到了,情难自控呢。”

  朱倩倩黑脸:“我想念你?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咦,难道不是吗?我还以为你爱我爱的死去活来,不然为何每次遇见我,都要这么深情地呼唤我。”

  一直没有做声的靳修溟听到这里,轻笑出声,看着清歌的眼神充满宠溺。虽然偶尔清歌那张恼人的小嘴也会说一些让他冒肝火的话,但当这话是对着别人说的,作为旁观者,不得不说这心情是相当得愉悦。

  朱倩倩这时才留意到靳修溟的存在,扭头刚想喷靳修溟,当看清那张脸时,顿时就愣在了原地。

  朱倩倩毫不掩饰眼底的惊艳,这样的目光对于靳修溟来说很熟悉,以前无感,但此时当着清歌的面,却让他从心底里升起了一股反感之意,尤其是眼角余光看着清歌那副看好戏的模样时,不禁暗生羞恼。

  清歌腿上一疼,抬眼就看见了靳修溟投射在她身上的暗含警告的眼神,无辜地回视,这不关她的事情哈。不过在见到靳修溟眼底的警告时,还是摸摸鼻子,咳了一声,唤回了朱倩倩的注意力。

  “我说朱倩倩,你这样一直盯着我男朋友看不好吧?”

  清灵的嗓音让朱倩倩的目光瞬间从靳修溟的身上转移回了清歌的身上,她微微瞪圆了眼睛:“你竟然有男朋友了?”

  “你这话说的,本小姐长得貌美如花,又博学多才,有人追求很奇怪吗?”清歌反问。

  朱倩倩没有理会清歌,而是看向了靳修溟:“没想到你长得挺好看的,眼神竟然这么不好。”

  靳修溟眼睛微眯,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跟朱倩倩同来的那个男人,温声说道:“那也总比有些人的眼神好一些。”

  随即,扭头对清歌说道:“今天不该带你来这里的,以前这家餐厅品味还可以,现在为了追求利益,真是越来越不讲究了,什么人都放进来,没得降低了格调。”

  朱倩倩的脸又青又白,手指着靳修溟,微微颤抖:“你说谁呢?”

  清歌站起来,握住她的手,压了压:“好歹也是朱家的大小姐,这样子可有失你名媛淑女的风范。还有,这餐厅里可不止我们几个,让其他人看到你朱家大小姐这副泼妇模样,你倒是也能拉的下脸。”

  朱倩倩扭头看了一眼四周,确实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在他们的身上,神情微僵。

  与朱倩倩同来的男人见到这边的情况,连忙起身走过来问道,“倩倩,怎么了?”

  朱倩倩将手从清歌的手里抽出来,哼了一声,看都不看男人一眼:“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餐厅,徒留下男人尴尬地站在原地。

  “人都走了,还不快去追?”清歌好心提醒。

  男人瞬间恍然,拔腿追了上去。

  清歌坐下来,笑眯眯地看着靳修溟,手撑在下巴上:“看不出靳医生口舌如此的伶俐。”

  “清歌小姐也不遑多让。”

  两人相视一笑。

  吃完饭,靳修溟又拉着清歌去看了一场电影,一直快十一点了,才将清歌送回了家。

  见清歌下了车头也不回地就走了,靳修溟抿唇,按了按喇叭,清歌顿时脚步,回头疑惑地看着他:“还有事儿?”

  靳修溟嘴角微垂,定定地看了她三秒,冷哼一声,扔下一句“没事”,油门一踩,转眼间就开出去好远。

  清歌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天,翻了个白眼,往家里走去,只是刚走了两步,忽然明白了靳修溟那别扭的模样是为了哪般,不禁笑出声。

  这男人有时候是真可爱。

  夜家人并不知道清歌今天会回家,大门早就已经关了。

  清歌站在门外,在口袋里掏了掏,发现没钥匙,这才想起来钥匙落在靳修溟的家里了,看了看紧闭的大门,转身就走。

  **

  夜清筱最近有些失眠,母亲总跟她说起出国留学的事情,这让她有些烦恼,而且沐辰不见了。

  一个星期前,沐辰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说是家里出了一点事情,需要回去处理一下,然后就联系不上了,不管是打电话还是发微信,都没人回,夜清筱说不担心是假的。

  她的睡眠质量本就不好,这么一折腾,晚上就越发难以入睡,索性爬起来看书,也好消磨一下时光。

  耳边忽然听见了一丝动静,她看向了阳台的方向,声音是从阳台那边传来的吧?只是仔细一听,又没有任何动静,不禁摇头失笑,看来最近真是睡得太少了,都出现幻听了。

  继续低下头看书,只是看了不到两秒,阳台那边又传来了动静,这次听清楚了,是击打窗玻璃的声音。夜清筱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随即又想起这是在自己家里,他们这个小区的安保就算是在东陵市都是排的上名号的,顿时又放下心来,起身走去了阳台。

  阳台的门是关着的,夜清筱打开门,探头往外看了一眼,就看见夜色中,一人影坐在阳台的栏杆上,正朝着她挥手:“嗨,美人,约吗?”

  夜清筱先是一惊,要不是及时捂住嘴巴,恐怕就要惊叫出声了,定睛一看,竟然是自家那离家好几个月的妹妹,拍拍胸口,嗔怒道:“你这丫头,吓死我了。”

  清歌没想到会吓着自家姐姐,神情讪讪,“嘿嘿嘿,我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哪知道惊喜没给着,直接变成惊吓了。

  夜清筱此时才发现她一条腿放在栏杆上,另一条腿竟然还挂在栏杆外,一晃一晃的,吓得她脸色微微发白:“你赶紧进来。”

  清歌手一撑,直接跳了进来,看得夜清筱那叫一个心惊胆战,等清歌落地,急忙迎了上去:“好好的大门你不走,你翻什么墙。”

  清歌耸耸肩:“钥匙忘记拿了,不想打扰他们睡觉,就直接翻墙进来了呗。”她一只手抬起夜清筱的下巴,眯着眼睛:“小美人,几个月不见,想爷了没?”

  清歌长发的时候身上就带着几分潇洒不羁,现在剪了短发,又在军营里待了几个月,身上的英气越发浓了几分,一张脸乍一看雌雄莫辨,美得过分,就连夜清筱从小看着妹妹这张脸长大的人见到此时的清歌,也产生了片刻的恍惚。

  红着脸拍开她的手,没好气地说道:“好好说话。”

  清歌笑,跟着她进屋,转身抱住夜清筱:“姐,我想你了。”

  夜清筱几乎是瞬间就红了眼眶,回抱住妹妹,这才发现清歌比离开前更清瘦了一些,身上几乎都没肉了,不禁有些心疼:“想我了也不给我打电话,我看你去了军营之后就彻底忘了我这个姐姐了。”

  话是这么说,可语气中的心疼却怎么也掩饰不了。

  清歌拍拍她的背:“怎么可能,我就算是忘了谁也不敢忘了我家的清筱大美人,来,大美人,给爷笑一个。”

  夜清筱没好气:“少给我贫嘴。”推开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越看越心疼:“这才多久啊,你怎么就瘦了这么多,皮肤也黑了不少,吃了很多苦是不是?”

  清歌摸摸自己的脸,又抬起胳膊跟夜清筱的放在一起:“没黑多少吧?”跟其他人比起来,她绝对算是白皙的了,不过体重确实掉了几斤。

  “姐,你难道不觉得你妹妹我现在的身材越发苗条了吗?我可是连马甲线都练出来了。”清歌的语气中透着一丝得意。

  只是夜清筱听到这话并没有感到安慰,只是说道:“不是说义务兵都没有假期吗?你现在怎么回来了?”

  清歌一滞,额,这个该怎么向夜清筱解释呢?

  眼珠子转了转,清歌笑着说道:“那还不是因为你妹妹我在军营里表现好,我现在可是我们连长的心肝宝贝甜蜜饯儿,连长知道我已经大半年没回家了,就特意给了我几天的假期,让我回家看看家人。”

  夜清筱狐疑地看着她:“真的?”

  “自然是真的,难不成你以为我是偷偷从军营里溜出来的?虽然我确实有这个本事,但咱好歹也是一四好青年,怎么能做这种违反军纪的事情呢,你说对吧。”

  夜清筱对部队里的事情不了解,被清歌一番话说得迷迷糊糊的,不等她想清楚,就见清歌躺在了她的床上,感叹道:“啊,还是家里的床舒服,姐,我刚刚结束了一场演习,好几天没休息了,你先让我好好睡一觉,我明天再来回答你的问题好不好?”

  闻言,夜清筱顿时又心疼了,哪里顾得上再追问,连忙说道:“好好好,你先休息,你肚子饿不饿,我去厨房给你拿点吃的。”

  清歌摇头:“我吃完饭回来的,现在就想睡觉。晚上我就在你这里睡了。”说完,不等夜清筱说话,就闭上了眼睛。

  夜清筱看着她眼底隐隐的青色,欲言又止,最终轻轻叹了一口气,什么都没说,替清歌盖好被子,在她的身边躺了下来。

  清歌这一觉睡得很沉,前所未有的放松,让她连夜清筱什么时候起床的都没有察觉。

  夜清筱起来后,直接去了厨房让佣人晓月多做一些清歌爱吃的早点,这话刚好被下楼的清若筠听到了。

  “清歌回来了?”清若筠问道。

  夜清筱好心情地点点头:“嗯,昨天半夜里回来的,当时您和爸爸都睡了,我就没有告诉你们。清歌这几个月过得挺累的,回来就睡了,现在还没醒。”

  清若筠自然知道这几个月清歌都在忙什么,嗯了一声:“那就让她继续睡吧。”神情淡淡的,几乎没有多余的表情。

  夜清筱从她的脸上看不出情绪,摸不准母亲是还在生清歌的气呢,还是已经消气了,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夜云霆从外面跑步回来,夜清筱直接越过母亲走向了父亲:“爸爸,清歌回来了。”

  夜云霆正在玄关换鞋,闻言,脸上一喜:“清歌回来了?在哪儿呢?”

  “还在睡呢,我见她睡的香,就没叫醒她。”

  夜云霆只知道清歌的选拔训练快结束了,但具体哪一天是不知道的,现在见清歌竟然回家了,顿时就明白了她是顺利通过了选拔,心中一时又是高兴又是担忧,看了一眼妻子,见她坐在餐桌前,安静地吃着早餐,没什么情绪的模样。

  “那就让她好好睡一觉,吩咐晓月多做一点清歌爱吃的,算了,先别做了,等她起来了我给她做云吞面,她最爱吃了。”夜云霆难掩喜色。

  “好。”夜清筱笑着应道。

  清若筠看了一眼大女儿和丈夫喜悦的模样,眼睛里浮现一丝浅浅的笑意,转瞬消失不见。

  清歌起床时,清若筠已经不在了,夜云霆倒是在家里,清歌看见父亲,眼睛一亮,三两步走到夜云霆的身边;“爸,你是知道我今天回来,所以特意在家里等我的吗?”

  夜云霆一脸慈爱地看着小女儿:“是啊,早上听你姐姐说你回来了,就在家里等着你起来,昨晚上睡得好吗?”

  清歌打了一个哈欠:“挺好的,就是老做梦,梦里都是我那帅气的老爸。爸,可见我是真的想你了。”

  “你啊,就剩下一张嘴会哄人了。”夜云霆眉开眼笑,看着清歌的眼神越发宠溺。

  清歌不满地看着父亲:“爸,你这话说的,我咋成了一无是处的二世祖了呢。”

  “哈哈哈,是爸爸说错话了,你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

  清歌顿时满意了,四处看了看,没看见其他人,于是问道:“爸,妈跟清筱呢?”

  “你妈妈上班去了,清筱刚才接了一个电话,说是朋友找她有点事,出去了,说了中午会回来陪你吃饭。”

  清歌哦了一声,摸摸肚子:“爸,我饿了,先去吃个早饭。”

  “好,想吃云吞面吗?爸爸给你做。”

  “会不会太麻烦?”清歌说道,平时夜云霆的工作是很累的,她即便想吃也要考虑父亲的时间。

  “不会,材料都是现成的,爸爸现在去给你做,很快。”

  清歌抱了抱夜云霆,“谢谢爸爸。”

  夜云霆笑了笑,起身去厨房给清歌做早餐。

  **

  轻云集团之总裁办公室。

  清若筠看着手机里收到的信息,嘴角轻勾,眼睛里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心里悬着的大石也在这一刻落了地。

  姬无痕,你不要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们不该打我女儿的主意。

  将收到的信息删除,清若筠才放下手机,刚坐下打算开始工作,想了想又拿起手机,给清歌打了一个电话,只是电话打过去却是一个男人接的。

  清若筠眼睛微眯:“这是清歌的手机吗?”

  手机那端是一个低沉磁性的男声:“阿姨,我是靳修溟,清歌的手机忘在我这里了。”

  靳修溟?清若筠眉头皱起:“清歌的手机怎么会在你那里?”

  对方是清歌的母亲,即便语气不善,靳修溟依旧保持了很好的耐心,回答道:“我跟清歌现在是一个部队的战友,昨天我们是一起回来的,只是下车时,清歌将包忘在了车上,我就带回来了。”

  这个理由合情合理,清若筠也挑不出错了。

  “我刚刚还想着该怎么把手机还给清歌,您就来电话了,要是方便的话,我把手机给清歌送回去?”靳修溟温声说道,礼貌而克制。

  “好,清歌今天在家,麻烦你了。”

  “不麻烦,应该的。”

  挂了电话,清若筠看了一眼黑屏的手机,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似乎被什么给困扰了,却又想不通是什么。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明白,正好助理走进来汇报工作,清若筠直接将其抛在了脑后。

  而电话那端的靳修溟则是满意地挂上了电话,看了一眼手里的手机,轻笑出声。

  清歌吃完饭就去书房找夜云霆了,夜云霆见是她,放下手里的文件。

  清歌直接走到父亲的身边坐下:“爸,我已经通过选拔了。”

  夜云霆闻言,欣慰地笑了笑:“不愧是我的女儿,很棒。”

  清歌紧紧地盯着父亲的眼睛,自然没有错过他眼底深处的担忧,“爸爸,谢谢您。”

  夜云霆摸了摸女儿的脑袋:“你是我的女儿,需要说什么谢谢,只要你一切安好,爸爸就放心了。不过若是晚上你妈妈回来说了什么,你一定要多体谅她,知道吗?你妈妈不管说了什么,初衷都是因为担心你。”担心妻子说话太过,惹得女儿生气,夜云霆只能提前给女儿打预防针。

  清歌轻轻一笑,趴在夜云霆的腿上:“爸爸,我有分寸的。”这么多年了,她跟她妈之间的关系应该是让父亲和姐姐操碎了心吧,所以才每次见到她,都忍不住叮嘱两句。

  这么一想,清歌轻轻叹气,看来她真的是让人很不省心哪。

  “这次放假能休息多久?”夜云霆问道。

  “七天。对了爸爸,我还没恭喜您高升呢。”

  夜云霆高升的时候,清歌还在参加选拔训练,就连这个消息都是靳修溟告诉她的。

  “傻丫头,上次爸爸去看你,你不是已经跟爸爸说过了。”

  “那不一样,爸爸,晚上我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就当是庆祝你高升。”

  女儿的好意夜云霆自然是不会拒绝,笑着应好。

  “这段时间都没好好休息过吧,趁着放假好好休息休息。”夜云霆说道。

  清歌点点头,“嗯,爸爸,我先回房间睡觉了。”

  “好,去吧。”

  清歌回到房间,躺在自己的床上,本想再睡个回笼觉。却死活睡不着,想摸出手机给靳修溟打电话,这才发现手机也不在身上,想了想,才想起来,她不仅将钥匙落在了靳修溟的家里,就连手机也丢在了他那里。

  想当初,走到哪里都会带着手机,现在只是大半年不玩手机,手机不在身边,竟然也十分习惯了,想到这里,清歌不由勾唇,看来还要再去靳修溟那里一趟将手机和钥匙拿回来。

  唔,这倒是一个不错的见面的理由。

  正在清歌想着靳修溟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敲门声:“清歌小姐,楼下有位靳医生找你。”

  清歌眼神微凝,嗯?靳医生?他怎么来了?难道他们真的是心有灵犀?她刚想到这个人,这个人就从天而降。

  清歌一边想,一边从床上爬起来,对着门外喊了一声,“知道了,我马上下来。”

  清歌下楼的时候,靳修溟正坐在客厅里,低着头似乎在打量地板上的花纹,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过来,正好与她的目光对上。

  “靳医生,你怎么来了?”清歌问道,看着靳修溟的眸光隐隐含着一丝调侃。

  靳修溟怎么看都像是在跟他说“你这是想我想得不能自拔,所以特地跑来看我了?”

  靳修溟脸上带着温和礼貌的笑意,一如他对外人那般,就连嘴角的弧度都未曾变过,缓声开口:“昨天你走的匆忙,将包落下来,今天我特意给你送来。”

  听说家里来客人的夜云霆刚刚走到楼梯口,就听见了靳修溟这话,眉头瞬间拧了起来。

  听着这似是而非的话,清歌瞪眼

  ——【这还有人外人呢,干嘛说这种惹人误会的话?】

  靳修溟眼神无辜

  ——【我说的是事实啊,昨天你确实走的匆忙,将东西落在我那里了。】

  晓月见气氛不对,连忙去厨房给靳修溟倒茶,刚一转身,就看见了夜云霆,一怔:“先生。”

  清歌这才发现夜云霆的存在,“爸爸,你怎么下来了?”该不会是听到了方才靳修溟的话吧?

  夜云霆脸上笑意温和,看不出异常,清歌也吃不准到底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

  “家里来了客人,我当然要下来。修溟啊,好久不见。”

  靳修溟起身,“夜叔叔,好久不见。”

  夜云霆在靳修溟的对面坐下,看着他手边的背包,可不就是清歌的嘛,眼底闪过一道幽光,笑着开口:“清歌这孩子总是丢三落四的,真是麻烦你了。”

  清歌抚额,果然是听见了,在父亲的身边坐下,眸光却看向靳修溟,使了一个眼色,结果这人纯当没看见,气得清歌黑了脸。

  靳修溟眼角余光注意到清歌不断给他使眼色的小模样,眼底满是笑意,嘴上却说道:“我跟清歌在一个部队,昨天她匆匆下车,就连包都没拿,我想着今天刚好有时间,就给她送过来。”

  夜云霆关注的却是:“你跟清歌在一个部队?”

  “是的,前段时间我被调到了雷影。”

  雷影是清歌所在的部队,别人不知道,夜云霆却是知道的。

  “那可真是巧了。”夜云霆笑着说道。

  靳修溟笑而不语。

  “靳医生,东西也送到了,真是麻烦你了。”清歌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靳修溟笑意温和:“不麻烦,都是战友,以后还要在一起工作,都是应该的。”

  夜云霆没有察觉出二人之间的异样,跟靳修溟聊了两句,就将人给留下来吃午饭了,靳修溟自然是欣然应允。

  “修溟,我还有些工作,就让清歌在这里陪着你吧,正好你们在一个部队,也有话聊。”

  “好的,夜叔叔,您有事就先忙。”靳修溟态度恭敬。

  等夜云霆走了以后,客厅里就剩下清歌与靳修溟两个人。

  没了父亲在面前,清歌直接靠在了沙发背上,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看着某人。

  靳修溟淡定地坐在那儿,任由清歌打量。

  “靳医生,真是辛苦你了,不过是个包包,我自己过去拿就是了,还劳烦你亲自送过来。”清歌说得咬牙切齿的,严重怀疑这人是故意的。

  靳修溟还真是故意的,这女人说回家就真的将他忘在了脑后,昨天走得那叫一个干脆。

  嘴角轻勾,靳修溟嗓音温柔:“我们都是战友,这点路不算辛苦。”

  清歌轻哼一声,倒也不至于真的跟他计较,将手机拿过来,这才发现靳修溟已经给她的手机充好电了。

  “早上你妈妈给你打了一个电话,是我接的。”靳修溟说道。

  清歌眉头瞬间皱起,“我妈妈?”

  “嗯,不过你放心,我没有跟她说我们之间的关系。”靳修溟压低了嗓音说道。

  清歌斜了他一眼:“那我真是谢谢您了。”

  “光口头上的谢谢可不管用。”靳修溟低声说道,目光在她的身上转了转,意有所指。

  清歌白了他一眼,这人真是随时随地都不忘给自己讨要好处。没理会他,清歌直接打开了社交软件,这才发现手机里信息不少,多数都是侯明达和穆魏然的。

  直接忽略侯明达的,先看了穆魏然的,她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直接给穆魏然回了一个电话过去,却没人接,清歌站起来:“我有点急事,现在需要出去一趟,你是跟我一起还是在家里等我?”

  靳修溟见她神情着急,于是便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清歌点点头,跟晓月说了一声就拉着靳修溟出门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离开夜家,靳修溟问道。

  “我朋友家出事了,我现在联系不上我朋友,我有点担心他。”清歌神情着急,想到穆魏然短信上说的,心中的担忧又增了一分。

  ------题外话------

  昨天被贴小黄牌了,明明我写得那么清水(捂脸),这以后我可咋开车啊,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84278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