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164.清歌的任务(九千字)

164.清歌的任务(九千字)


  冷玄海挂了电话,冷笑,不是没弱点吗,不是标榜爱家人,是个好男人吗?既然钱色无法动摇你,你家人的安危呢?

  又过了一会儿,冷玄海重新拨了电话,“去查查夜家和季家跟冷四之间的关系,夜家与季家的交情,还有,告诉季景程,给夜云霆的女儿一些教训。”他本想找人去教训夜云霆的女儿,但是仔细一想,这样做太过明目张胆,倒不如让季景程去做,毕竟是他手下的兵。

  电话那端的人迟疑,“三少,前两件事没有问题,但是最后一件事,恐怕办不了,季景程的脾气是出了名的软硬不吃,他恐怕并不会按照我们的意思办。”

  冷玄海神色一僵,是了,他根本指挥不动季景程,沉默片刻,神情阴郁,“那就给夜云霆找点麻烦,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三少。”

  **

  基地。

  自从演习结束之后,清歌等人的日子就在无止境的训练中度过。

  “啊,好无聊啊,怎么就不发生点事情让我们做做呢!”陈可佳躺在山坡上,冲着天空抱怨道。这段时间,除了日常的训练外,就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她闲的都快长草了。

  清歌闻言,笑了笑,“昨天是谁抱怨训练太苦的。”

  陈可佳撇嘴,“我那就是随口一说,不过清歌,你说要是真的有事情发生,季队会让我们出任务吗?”

  唐浩是特意过来找清歌的,结果就听到了陈可佳的话,笑道:“怎么,嫌无聊啊?”

  听到唐浩的声音,陈可佳下意识地站起来,身姿笔挺,等站完之后,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不禁懊恼,现在唐浩已经不是他们的教官了,她怕他做什么。

  想到这里,她的身子又放松下来。

  唐浩好笑地看着她这一连串的动作,尤其是在看到她懊恼地鼓着嘴的时候,眼睛里满是笑意,“要是觉得无聊就去越野十公里,就你那体能,还是需要重点练练。”

  “我的体能已经进步很多了好吧。”陈可佳不服气地说道,虽然她的体能跟清歌没法比,但相较于其他人,是一点都不输的,哦,还要除去一个司微澜和曹俊烨。

  “那射击跟格斗呢?”唐浩不紧不慢地说道。

  陈可佳一僵,这两个确实是她的弱项,唐浩笑眯了眼睛,“有时间就去多练练,别真的上了战场上,却打不过敌人。”

  陈可佳轻哼一声,虽然这两个是她的弱项,可也没弱到哪里去,拖后腿是不至于的,不过也知道唐浩的是为了她好,难得没有反驳他。

  唐浩见她不说话了,这才看向清歌,说道:“队长找你有事儿。”

  清歌:……找我有事为什么到了现在才说?

  读懂清歌的眼神,唐浩摸摸鼻子,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佳佳,你继续练,我先走了。”清歌说道。

  “我跟你一起。”陈可佳说完就要走,却被唐浩拉住了胳膊,她看向唐浩。

  “队长找的人是清歌,你去做什么,来,我陪你练练格斗。”

  陈可佳本想拒绝的话转了一圈变成了一个“好”字。

  清歌来到季景程的办公室外,敲了敲门,喊了一声“报告。”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进来。”

  清歌走进去,才发现办公室里不止有季景程,还有一个陌生男人,穿着一身军装,神情严肃。

  清歌默了一瞬,抬脚走了进去。

  “坐吧。”季景程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让清歌落座。

  “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想跟你说。”这话是那个陌生男人说的,季景程没有介绍他的身份,但看他的肩章,应该是季景程的上司。

  “刚刚接到消息,东陵市沿海的一艘游轮被恐怖分子劫持,所有的通信都被切断,我们无法知道船上的情况,现在,需要有人潜到船上打探消息。”

  男人说话的时候季景程没有插话,清歌沉默地听完男人的话,眼帘微动,视线落在地板上。

  “这次的任务很艰巨,你们季队向我推荐了你。”

  男人这话一落,季景程的目光就看向了男人,男人装作没看到,继续说道,“当然,这次的任务你不会一个人去,你可以选择一个战友跟你一起去,我们也会有人在外面随时接应你们。”

  季景程见清歌一直沉默,眼眸沉了沉,缓声开口,“你若是没有信心,可以拒绝。”不同于上次的抢险救灾,这次的任务危险系数很高,若不是领导亲自找到他,他其实并不希望去的是这一批新兵。

  “我可以。”清歌抬头,坚定地说道,“只是我有一个疑问。”

  “你说。”男人见她答应,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神情都跟着放松了些许。

  “对方的信息你们掌握了多少,我需要知道他们的所有信息。”

  男人一滞,黑红的脸上似乎有些尴尬,“对方的信息我们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是一伙恐怖组织的人,这次你的任务不是救出人质,而是探听对方的消息,将他们的实力摸透,方便我们后续救援工作的展开。”

  清歌沉默了片刻,抬头,看向季景程和男人,“我想带走木兮。”

  “可以。”季景程当即应允。

  清歌从办公室出来,抬头看一眼快要落山的夕阳,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实战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

  她慢慢地走向操场,有些走神,没有留意到正朝着她走来的人,直接迎面撞了上去。

  “在想什么,走路都不专心。”清歌回神,就听见了靳修溟的声音,

  清歌看他,摇头,“没什么,就是想着好久没见我爸了,想周末给他打个电话。”

  自从选拔训练结束之后,他们的手机就回到了自己的手中,只是平日里基地里有信号屏蔽,一个月中只有月中与月末的两天才会有信号。

  靳修溟看了她两眼,“想家人了?”

  清歌点点头,距离上次回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说不想是假的。尤其是上次回家之后,她总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隐隐的不安总是在午夜梦回时浮上心头。

  “下次放假我陪你一起回家。”他说的是一起。

  清歌听懂了,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然后在他期盼的眼神中点了头。靳修溟的眼睛一亮,拍拍她的脑袋,“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

  “好,不反悔。”清歌好笑,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吃过午饭,清歌直接找到了木兮,木兮听完她的话,沉默不语。

  “木兮,如果你不想去,我可以跟队长说。”清歌说道,本来人选就是让她自己选的,她想换个人季景程也不至于不同意。

  “我跟你一起去,清歌,谢谢你选择的人是我。”木兮说道,眸光晶亮,没有一丝勉强。

  清歌一怔,木兮扯了扯嘴角,扯出一抹极淡的笑意,“我很愿意跟你一起并肩作战。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今天晚上十一点。”月黑风高夜,能为他们提供诸多便利。

  那就是熄灯之后。木兮点点头,“其他人应该不知道吧?”

  “嗯,暂时处于保密阶段。”

  木兮了然,点点头。

  出发前,季景程单独将二人叫到了办公室,他指了指桌上准备好的纸笔,“有什么话想对家人说的,就写在上面吧。”

  清歌看了一眼桌上的白纸,摇头,“不用了。”她一定会安全的回来,所以不需要用到遗书这种东西。

  “你呢?”季景程看向木兮,木兮摇头,“我不需要。”跟清歌想的一样,木兮有信心能完成这次的任务。

  “既然不想写,那就回去准备准备。”季景程说道。

  清歌点点头,跟木兮一起走出办公室。

  办公室里,季景程看着桌上空白的纸,眸色沉沉。今天上级领导找到他,说夏国有一艘游轮被恐怖组织劫持了,若是一般人也就罢了,偏偏游轮上有个重要人物,他们需要将这艘游轮上的人完完整整地救出来,而在此之前,他们需要有人潜伏进去,探听清楚游轮上敌人的情况,以及他们的目的。

  到现在为止,绑匪一直没有提出要求,上级领导人也摸不清对方到底想做什么。

  那样级别的任务,就算一般的老兵都未必能够胜任,更何况是清歌这样的新兵,若是换做季景程个人,他是不会选择清歌的,但领导一来,直接点名了要清歌出这次的任务。

  季景程将纸笔收起来,面色冷沉。这次的事情从头到尾都透着怪异。

  晚上十一点,清歌与木兮悄无声息地走出了宿舍楼,楼下早有一辆军用越野车等着他们。

  车的驾驶座上坐着季景程,俩人直接打开了后座门坐了进去,车子启动,离开了基地。

  季景程将他们送到了直升机等待的地方。

  “你们,注意安全。”在上直升机之前,季景程叮嘱道。

  俩人没说话,只是点点头,头也不回地上了直升机。

  直升机在视野里越来越小,一直到再也看不见了,季景程才回到了车上,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他们已经出发了。”

  **

  第二天一早,靳修溟刚刚起床开门出去准备晨练,就看见了站在他宿舍门口,正打算敲门的季景程。

  季景程抬起的手放下,将另一只手上的文件递给他,“等下你马上出发,去参加一个医学研讨会。”

  靳修溟接过文件,皱眉,“这样的事情似乎不应该让我去吧?”这种级别的研讨会还轮不到他一个普通军医出席。

  “这次的负责人知道你是我外公唯一的学生,所以点了你的名。修溟,这对于你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

  靳修溟淡笑,没说话。

  “对方是我外公的挚友,你也认识的。”季景程报了一个名字,靳修溟沉吟片刻,点头,“行,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你收拾一下东西,我送你离开。”

  “这么急?”靳修溟皱眉。

  季景程解释道,“本是想昨天跟你说的,但昨天我有事,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了。”

  靳修溟抿唇,转身进屋收拾东西,他刚才看了一下,这次的研讨会在东陵市,倒是不远,一天时间足够了。

  他收拾完东西,本想去找清歌说一声,却被季景程催促着上了车。

  此时的清歌与木兮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东陵市沿海的一个港口。

  “稍后会有船送你们离开,但是我们无法靠近那艘游轮,只能靠你们自己想办法。”负责接应他们的人说道。

  清歌点点头,“绑匪的基本情况呢,你们总不至于一点信息都不知道吧?”

  负责人看了清歌一眼,有点想不通上级怎么会派这样一个容貌扎眼的人过来,“基本信息我等下会跟你们说,现在先上船。”

  清歌与木兮上了船,负责人交给他们一个文件袋,“这是这个组织的资料,这次劫了这艘游轮的是他们的二当家。”

  清歌打开文件袋,跟木兮一起翻看资料,资料就薄薄的一页纸,很快就看完了,她皱眉,赤练,这不是国际三大恐怖组织之一吗?

  “他们绑架的目的还不明确,但目前来说,人质还算安全,不过我们对游轮上的情况不了解,尤其是对方的武器装备,所以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记住,你们的任务只是打探情况,不是救出人质,以保证自身安全为前提。”负责人见二人十分年轻,又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任务,忍不住叮嘱了几句。

  清歌点头,“我们明白。”既然是恐怖组织的活动,他们的武器装备肯定精良,人也不会少,清歌还没自大到认为仅凭她跟木兮两个人就能救出那一船的人。

  他们乘坐的是小船,速度很快,没多久,就接近了目标。远远的,能看到一片海湾,负责人指着那一片海湾说道,“被劫持的游轮就在那里,我们无法靠近更多,剩下的就需要你们自己想办法。”

  清歌目测了一下现在到那边的距离,差不多有十公里,她跟木兮对视一眼,看来只能游过去了。

  清歌与木兮换上衣服,正准备出发,负责人的脸色一变,“等等。”

  他的手上拿着联络设备,神情凝重,“刚刚得到消息,劫匪似乎知道了游轮上有我们的一个重要人物,已经在找了,同时,他们提出了要求,要我们准备三个亿,去交换人质。”

  三个亿不是小数目,那艘游轮上的人质加起来有三四十人,他们是个旅行团,本是想从东陵市出发去琉璃国旅游,结果就遇上了这样的事情。

  清歌眼神微变,“所以我们现在的任务已经变了?”

  “不变,上面正在跟对方交涉,但是你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能为你们争取的只有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内,你们要将情况探明清楚,如果可能的话,先把那个人救出来。”

  “那人长什么样?”

  负责人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个女人,看上去三十多岁,模样很好看,“她是路德亲王的王妃,务必保证她的安全。”

  清歌与木兮将那女人的脸记住,点点头,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两道身影扑入水中,融入夜色里,瞬间消失不见,负责人站在船舷上等了一会儿,见水面平静,知道二人已经出发了,未免引起绑匪的注意,便打算返航,稍后会有其他部队来接应两人。

  平日里清歌等人训练的多半都是五公里武装泅渡,现在一下子要游十公里,不管是对于清歌还是木兮而言,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木兮,你还好吗?”趁着换气的时间,清歌问道。

  “我可以坚持,我们现在距离大概还有多远?”她的体力有些不支,九月初的天气,凌晨的海水带着凉意,在水里泡了那么久,她的身体都感觉不到温度了。

  “应该还有不到两公里。”清歌估算,她一直留意着时间,距离他们下水应该已经有将近一个小时了,为了尽可能的减小动静,后面的几公里他们游得并不快。

  “我可以坚持到,走吧。”她一头扎入了水中,像是一条游鱼般向海湾游去。

  清歌跟在木兮的身后,注意着周围环境的变化。

  又过了半个小时,两人才游到了游轮的下方,这艘游轮并不小,有三层高,最下面是底仓,船舷上有人时不时走过,清歌猜测这些应该就是绑匪了。

  她不清楚船上到底有多少绑匪,根据他们巡逻的频率来看,人数应该不会太多,趁着对方离开的间隙,她跟木兮二人直接窜上了船舷。打开一道门,二人悄无声息地进入船舱之内。

  为了减轻负担,他们的身上并没有重型武器装备,只有一把保命用的手枪和匕首,还有一个弹夹,里面装的不再是平时练习用的空包弹,而是实弹。

  他们的运气很好,这间船舱是储物室,里面堆放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清歌翻找了一下,找出了几件服务生穿的衣服,给了木兮一套,二人迅速换上,他们现在穿的是潜水服,这样出去未免太过扎眼了。

  换好衣服,清歌与木兮将背包扔在了杂物堆中,手枪和匕首则是被他们贴身藏在了大腿上。

  木兮将门打开了一条缝,往外看了看,过道里并没有人,对清歌打了一个手势,两人快速离开了房间。

  这层应该是游客们住的客房,清歌与木兮小心地查看了几间,都没有人。猜测那些人质应该是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但就是不知道人质是在游轮上的某个地方,还是被转移到了岛上。这艘游轮就停在海湾处,背靠一座无人的孤岛。

  “先到下一层去看看。”木兮建议,她觉得人质在游轮上的可能性大一点,毕竟看守游轮可比看守整座岛屿容易多了。

  清歌点点头,二人在过道里寻找下去的楼梯。

  过道的尽头就是楼梯,有两个人把守,清歌与木兮定住脚步,远远地看着那两人,清歌与木兮的身影正藏于视线的拐角处,所以对方并没有发觉。

  “二当家的让我们劫持这艘船到底干什么呀,都守了一天了。”站岗的两人其中一个抱怨道。

  他们说的是中东的一种小语种,跟清歌曾经学过的一种地方语言很像,但又不是完全相似,不过结合所学,倒也能猜出大致的意思。

  “谁知道呢,二当家这次的行为也是很奇怪,劫持了这艘船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干等着。”

  “不过我听说昨天晚上二当家向他们提出要求了,三个亿啊,要是有了这笔钱,兄弟们就能好好吃上一顿了。”最开始说话的那人一脸垂涎的说道,二当家的行为奇怪归奇怪,但二当家是个大方的人,每次得了好处,都不会少了兄弟们的那份,这也是兄弟们乐意跟着二当家的原因之一。

  “就这么三四十号人,夏国愿意出三个亿赎他们?”另一个表示不相信。

  “我跟你说。”那人压低了嗓音,清歌皱眉,努力听清楚那人说的。

  “我是无意中听到了二当家跟人打电话,据说,这批人质里有一个夏国的重要人物,他们一定会妥协的,而且夏国的国王最看重面子,要是这些人都死了,传出去对他们政权的稳固也十分不利,所以就算是为了面子,夏国也一定会出这笔钱。”

  既然是二当家说的,那肯定就不会错,两人想到即将拥有的大笔财富,不禁笑了,有了这笔钱,他们不仅能吃顿好的,还能搞到不少好的装备,想想都兴奋。

  清歌心中升起了一丝怪异感,听这二人话中的意思,这个所谓的二当家劫持了这艘游轮的最初,应该是不知道路德亲王妃的存在的,那么到底是谁告诉他的呢?是他们组织内部的人还是他们这边出了叛徒?

  木兮听不懂这种方言,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清歌。

  那二人随后又说了一些别的话,都是毫无营养的话题,清歌听了一会儿之后就和木兮两人重新退回到杂物间内。

  将刚才听到的信息大致跟木兮说了一遍,木兮的想法跟清歌一样,这帮劫匪的消息来源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我们现在怎么办?”木兮问道。

  “先找到人质的位置,主要是要确认路德亲王妃的所在。”清歌说道,要是被人质先一步认出路德亲王妃,那么他们就会处于完全的被动。

  “等下我想办法去吸引那两人的注意力,你趁机下去查探一下。”清歌说出自己的计划,现在不是解决那两人的时候,万一引起其他劫匪的注意,会很麻烦。

  “不行,我去吸引注意力,清歌,你身手比我好,你来更有把握。”木兮说道,她说的是事实,但也知道清歌提出这个方案更多的是考虑她的安全,他们身上的装备不足,吸引注意力的那个人危险系数要高得多。

  “就这么说定了。”木兮说道,然后不给清歌反驳的机会,重新打开门走了出去,离开之前,还在杂物堆推了一辆打扫卫生的推车。

  清歌见状,只能从窗户翻出去,想办法从侧面接近那两人。

  木兮的推车很快引起了那两人的注意,“站住。”那两人说的是蹩脚的夏国语言,不标准,但好在能听懂。

  木兮的眼神微暗,这帮人真的是临时起意劫了这艘船?竟然连夏国的语言都会。

  “我……我是打扫卫生的。”木兮一脸害怕地看着二人,身子还不自觉抖了抖。

  二人的视线在她的身上转了转,对这张脸很陌生,但船上确实留了几个打扫卫生的,他们也不是全都见过,而且见木兮是个女孩子,戒备心顿时放下了不少。

  木兮握着推车的手收紧,心中确实有些紧张。

  “要打扫去其他地方,不要来这里。”其中一人挥挥手,不耐烦地说道。

  木兮连连点头,却站着没动。

  “你……赶紧走。”另一个人见木兮还杵在那里,更加不耐烦了,举起了手中的枪。

  木兮下意识尖叫了一声,害怕地举起了双手,那两人见状,不禁笑了,大概是觉得木兮的样子很有趣,互相看了一眼,朝着木兮走了过来。

  木兮害怕地后退了几步,手贴着墙,背在了身后,悄无声息地握上了匕首。

  如果这两人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木兮的脸上虽然写满了恐惧,但那双眼睛却很沉静。她的视线不着痕迹地往二人的身后看了一眼,清歌已经下去了。

  她眼珠子动了动,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给清歌争取时间,她看着靠近的两人,又把匕首放了回去。

  清歌趁着木兮吸引了二人注意力的空挡,快速地下到了船舱的最下层。最下面这层是这艘游轮上的工作人员住的地方,房间并不多,清歌直接走到了最后一间,她隐约听到这间里面传来了啜泣声。

  她轻轻靠在门上,借着门上的小窗户往里面看了一眼,房间很大,黑压压的全是人,清歌轻轻松口气,人质还在。

  她听了一会儿,没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敲了敲门,引起门内人的注意,有个男人见状,大着胆子站起来走了过来。

  “我是夏国军队的人,我是来救你们的。”清歌先一步表明身份。

  那人闻言,脸上一喜,“太好了,你们终于来了,快救我们出去。”

  “现在我的战友正在来的路上,我们需要知道一些信息,告诉我,所有的人质都在这里吗?”

  男人摇头,“他们带走了一个人。”想了想,加了一句,“带走了一个女人。”

  清歌的心一沉,难道说路德亲王妃已经被他们找到了?

  “有人受伤吗?”

  “受伤的有几个,不过都没有生命危险。”男人大概是知道有人来救他们了,渐渐冷静下来,回答着清歌的问题。

  “这艘游轮上一共有多少绑匪?”

  男人皱眉,仔细想了想,“人数不多,大概就二三十个,不过他们有枪,据说还有炸弹。”他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尽可能详细地告诉清歌。

  劫匪的人数比清歌预计地要少一些,不过炸弹是个很大的麻烦,若是炸弹的威力足够大,他们这船人恐怕都要陪葬。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擒贼先擒王,若是能先将他们的二当家找到,然后再进行谈判,或许还有机会将这些人全部救出去。

  “你跟他们说,就当没见过我,我先去想办法探查清楚劫匪的情况,然后跟我的战友们将你们救出来,时间不会很久。”

  男人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清歌知道自己不能耽误太长时间,所以很快就离开了。

  走出船舱的时候,清歌看了一眼木兮的方向,那两人似乎在推攘木兮,嘴里说着不干不净的话,木兮则是一脸恐惧,一退再退。

  清歌眼神微冷,却不敢有动作,直接闪身出了船舱,只是出去之后,却见到了一只白猫,应该是船上的游客养的,她抓起那只猫,往船舱里一扔。

  猫叫声立刻吸引了那两人的注意。

  “又是这只猫。”其中一个男人见到猫,似乎并不惊讶,只是说了一句,一扭头,就看见木兮逃跑的身影,也没追,无趣地耸耸肩,其实他们刚才也没打算做什么,这女人长得一般,他们也就是想欺负欺负她,看她害怕的样子而已,二当家说了,暂时不可以随便杀人。

  清歌与木兮回到储物间,清歌将得到的消息与木兮分享。

  “看来路德亲王妃十有八九是被他们先一步发现带走了,现在我们要先去确定她的位置。”木兮说道。

  清歌点点头,“分头行动,你去找人,我去找他们的二当家。”

  木兮一惊,“你想做什么?”

  “擒贼先擒王,等后援来了,我们需要先将二当家控制在手中。这帮劫匪身上有炸药,万一爆炸了,全船的人都无法活命。那是三十几条人命,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

  “这太危险了。”木兮不同意。

  清歌笑了笑,“木兮,相信我。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她只是去查探一下情况,并不打算现在就行动,想来也知道,作为赤练的二当家,本事一定不小,在人数不占优,情况又不明的境况下,她是不会擅自行动的。

  二人商量了一下对策,终于敲定了最终的行动方案,此时距离劫匪给出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了。

  **

  事情发生在东陵市内,夜云霆作为江陵省的一把手,又坐镇在东陵市,他自然不能对此事坐视不理,第一时间赶到了港口,与各方人马汇合,一众领导在临时办公室里商量对策。

  当夜云霆从季景程的口中得知清歌竟然已经去那艘游轮上时,面上虽镇定,心中却有些慌了神。虽然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真的到来,他依旧会为自己女儿的安危担心。

  会议室里,气氛凝重,在座的各位神情严肃,各种方案呈现在众人面前,但都不是很完美。

  季景程环视了一圈会议室里的人,在一个激进派提出现在就跟劫匪硬碰硬的时候,沉声开口,“现在我们对游轮上的情况不了解,贸然行动只会将人质置于险境,最好的办法是做两手准备,按照劫匪的要求,准备现金和船,等清歌回来之后确认了劫匪的情况再行动。”

  激进派似乎并不满季景程的提议,皱眉说道:“我们要是轻易妥协的话,那这样的事情有一就会有二,以后人人效仿,那我们该怎么办?”

  “妥协只是暂时的,游轮上三十多条命,任何一条生命都是我们应该重视的。”

  激进派是临省的一把手,这次会议本不应该有他,只是不知道谁给他的消息,他赶过来了。

  “我赞同季队长的方案。”夜云霆说道,“现在人质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我们夏国给民众的安全感不该是嘴上说说,任何时候,都该把他们的生命放在心上。”

  他的话掷地有声,激进派想说话,却在见到会议室里大部分人脸上都是赞同的神情时,撇了撇嘴,所以说他很不喜欢夜云霆,身为一个政客,却一点政客的自觉都没有,当断不断。

  “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夜云霆问道,话是对着季景程说的。

  季景程看了一眼腕表,“时间差不多了。”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他们应该快回来了。

  众人焦急地等待着清歌与木兮的归来,他们迫切的需要劫匪的一切信息。

  季景程还在跟劫匪交涉,尽量拖延时间。

  清歌与木兮分头将游轮探寻了一番,除了顶层没有上去之外,几乎将游轮翻遍了,都没有找到路德亲王妃,所以他们猜测二当家和路德亲王妃应该是在一起的。

  木兮跟清歌在储物间汇合,汇报着各自打探来的消息。

  “清歌,巡视的人数在二十五到三十人之间。”木兮说道,她来回探查了好几次,才基本确定了这个数字。

  “他们的二当家应该在最上面那层,路德亲王妃应该跟他们在一起,我在二楼的最靠里面的船舱里发现了几个箱子,里面应该是武器。”或许还是重型武器装备,清歌暗暗想着。

  她当时是想进去查看一番的,但有人来了,她就撤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43003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