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176.质问(2更,六千)

176.质问(2更,六千)


  清若筠走进病房时,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她的手里拿着食盒,这是刚才助理来的时候她顺便让他带过来的,里面是清粥。

  “清筱,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先喝点粥好不好?”清若筠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些。

  夜清筱看着窗外,除了醒来时情绪崩溃外,她的情绪一直很平静,可是这样的平静却让清若筠很不安,大女儿从来不是一个会隐藏自己情绪的人,这样的平静无论从哪里看都透着一股反常。

  “清筱,妈妈知道这件事你一时之间很难接受,可是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你先把粥喝了好不好?”

  夜清筱终于有了反应,她看着母亲,缓缓开口,“我爸呢?”她的嗓音有些沙哑,透着虚弱。

  清若筠一顿,“你爸爸去京都出差了,这几天不在东陵市,等你爸回来了,妈妈第一时间告诉你。”

  “那个男人是谁?”

  清若筠看着女儿,神情犹豫。

  “到了现在您还不肯全部告诉我吗?妈妈,您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事情?”她的声音很轻,刚刚病了一场,身体还没回复过来,可就是这样的轻声质问,却让清若筠的心猛地一疼。

  她看着女儿苍白的脸色,良久,才商量着开口,“清筱,你先把身体养好,妈妈答应你,等你出院了,一定把一切都告诉你。”

  “可我现在就想知道。”夜清筱固执地看着她,想要一个答案。

  “清筱,你听话好不好?”

  夜清筱转过头,不看她,轻轻启唇,“妈妈,从小我就听你的话,几乎是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一直都是你的乖女儿,被你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下,我可以想过我自己想要的生活,我的成长除了身体不好这一点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挫折,对比清歌,我幸福太多,可是曾经的我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我和歌儿都是你的女儿,你对她却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我曾以为是因为我身体不好,你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所以才必须对她严格,可现在看来,我们都错了。”

  “我一直觉得我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父母恩爱,姐妹和睦,虽然身体不好,但我真的很快乐,现在您告诉我,这一切只不过是您和父亲可疑营造出来的假象,我的妹妹跟我不是一个妈妈生的,甚至她的存在是我父母感情上的污点,妈妈,你说,我该怎么接受,歌儿若是知道了,又该怎么接受?”

  “妈妈,如果歌儿的存在让你那么无法忍受,你为何还要让她生活在夜家?”

  背对着清若筠的夜清筱并没有看到听着她的这些话,清若筠那满脸的泪水,她的手紧紧的捂着心口,浑身都在轻轻颤抖着,她想开口,却发现自己此时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妈妈,一直到现在我都无法相信歌儿不是您的亲生女儿。”

  清若筠再也站不住,滑坐在地上,夜清筱听到了动静,却强忍着没有回头,她的脸色逐渐苍白,唇上的颜色却渐深,她放在被子里的手紧紧地抓着床单,手背上青筋勃起,她的心脏此时很不舒服,但是她需要知道一个答案,她在用自己赌一个答案。

  父母的恩爱不是假的,她不相信清歌是父亲的私生女,她需要清若筠给她一个确切地答案。

  清若筠泪眼朦胧,她抬眸,就看见大女儿轻颤的身体,还有喘息,忽然一惊,撑着站起来,抓住了女儿的肩膀,“清筱,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夜清筱的脸色已经白得几近透明,她一把抓住母亲的手,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妈妈,告诉我,清歌其实就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说的一切都是骗那个人的,是不是?”

  清若筠张张嘴,刚想说什么,眼角余光忽然看见没有关紧的病房门口投射的一个淡淡的影子,红唇紧抿,随即开口,“清筱,对不起,隐瞒了你这么多年,清歌她,确实不是我生的。”

  夜清筱蓦地睁大了眼睛,随后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清若筠怔怔地看着女儿滑落的手,第一时间跑出去叫医生。

  短短三天时间,夜清筱第二次被推进了抢救室,清若筠无力地坐在走廊的座椅上,看着地面,神情呆滞。

  夜清筱的情况很危险,需要马上进行手术,手术的风险很高,清若筠几乎是颤抖着手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助理站在她的身边,她跟在清若筠身边工作多年,对这个老板的印象一向是雷厉风行的,何曾见过她这么脆弱的一面。此时此刻,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在担心着女儿安危的母亲。

  助理是来找清若筠说公司的事情的,但见到她这样子,她觉得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

  “清总,我帮您联系夜先生吧?”助理试探着问道,她觉得不管传言怎么样,但平日里夜云霆对清若筠的宠爱不是假的,要是这个时候有夜云霆在身边的话,会好很多。

  清若筠似乎是听到了,终于有了一点反应,她摇摇头,“不用,你去忙公司的事情吧,还有,不要让记者找到这里,清筱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助理还是不放心,清若筠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清总,我还是留在这里陪您吧。”

  “回去吧,公司里的事情不能没人管,若是你镇不住那帮股东的话,就找夜总帮忙。”

  夜总说的是夜明志。

  助理看清若筠抗拒的样子,只好先离开,“清总,那我先走了,您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助理走后,清若筠继续坐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脚步声渐近,然后在她的身边停下,她没有抬头去看,就听见那人说道:“芸儿。”

  “我的女儿现在生死未卜,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是吗?”

  姬无痕嗓子发干,“芸儿,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清若筠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现在我女儿病了,医生说很有可能会抢救不过来,她要是死了,我也活不了,你们所谓的圣女传承就彻底断了,这样看来,似乎还是一件好事。”

  “芸儿,对不起。”

  清若筠豁然抬头,死死地瞪着他,“姬无痕,你是对不起我,若不是你执意要找到我,姬家根本不可能知道我在这里,我的女儿就不会出事,她会继续健康快乐地生活一辈子,现在她躺在里面,随时面临着死神的威胁,你拿什么补偿我?”

  姬无痕哑然。

  “曾经你说过我保护我,不会让我被关进那个冰冷绝望的宫殿,可是也是你,亲手将我送了进去,我拼了命地逃了出来,不过是希望过一个平凡人的生活,你为什么不肯放弃,为什么?”

  姬无痕满心苦涩,祁芸儿,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爱你,让我放下你,谈何容易,我用了二十年的时间依旧不能将你从我的生命中剥离,你让我如何忘记?

  “芸儿,我会想办法救你的女儿,我一定会救她。”姬无痕保证道。

  清若筠根本不看他,怔怔地看着抢救室的大门,“你走吧,不要让我看见你,不然我不能保证自己能忍住不杀了你。”

  姬无痕没有走,而是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芸儿,虽然有些话现在说不合适,但是我必须要说,你带着清筱回去吧,姬家一定有办法救她的。”便是为了圣女传承,姬家也会不计代价将夜清筱救活。

  清若筠扭头,定定地看着他,眼神冰冷,“想让我女儿沦为毫无生气的傀儡?你们做梦。”

  “芸儿,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你的女儿死吗?”

  “我自己会救她,倾尽所有我都会救她,姬无痕,我请你离开,现在、立刻、马上从我的眼前消失。”说到最后,清若筠已经是歇斯底里的咆哮。

  姬无痕只能先离开,只是在离开之前,他说了一句,“芸儿,我父亲只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内,你若是不跟我回去,那么他会亲自跟夏国的国王交涉。”

  清若筠毫无反应,听着耳边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她手撑着头,眼泪不自觉落下来。

  “云霆,你在哪里?”无助的呢喃声消散在空气中,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

  京都。

  夜云霆看着眼前的人,冷着一张脸,“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他刚来京都,就被请到了这里,手机也被没收了,他们不许他跟外界联系,也没人跟他说话,就让他在一个无人的房间里待着,每天按时送来三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夜云霆已经被关在这里三天了,这三天,他用了各种办法,背后的人就是不出现,就在他想其他办法时,房间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个面无表情的壮硕男人。

  面对夜云霆的质问,壮硕男人没什么反应,只是往旁边让了让,夜云霆这才看见他的身后还有人,当看见那人时,夜云霆什么都明白了。

  “三王子,请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冷玄海笑眯眯地看着他,“夜先生,见谅,我也不想这样对你,但是你太难请了,我好不容易才将你请到这里,只能先委屈你了。”

  夜云霆眼神凌厉,“你跟路德亲王合伙将我骗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NONONO,不过是一个变音器而已,我叔叔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夜云霆眼神一变。

  “其实我请你来呢,就是想好好跟你谈谈,夜先生,说起来,我们之间也没深仇大恨,只要你放手,让我将徐立带出来,并且答应我,从今往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那我就送你回去,保证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如何?”冷玄海也不想跟夜云霆浪费时间,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

  “这就是你将我骗到京都来的目的?”夜云霆直觉不单纯,若真是为了这个,何必大老远地将他弄到京都来。

  冷玄海神色淡定,“这难道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吗?夜先生,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我能一向喜欢有能力的人,但我知道我俩没可能合作,我也不勉强你,所以这一点小小的要求你应该能满足我吧。”

  “陛下知道你身为王子却在坐着出卖国家的事情吗?”

  冷玄海脸色一变,狠狠地看着他,眼睛里的怒火要是能灼烧人,恐怕此时的夜云霆早已灰飞烟灭了,“少拿我父亲威胁我,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自身难保,我劝你还是不要刺激我的好,免得我一个不理智,做出一些无可挽回的事情。”

  知道了幕后的人,夜云霆也已经冷静下来,相比于冷玄海的外强中干,他则是淡定多了,听了这话,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三王子,徐立他是罪有应得,接受的是法律的公平制裁,不管你信不信,我并未从中做些什么,他现在不过是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罢了,你又何必在这里强人所难。”

  冷玄海定定地看着他,忽然笑了,“希望你之后也能这么说。夜先生,我还为你准备了一个惊喜,我相信你会喜欢的。”他说完,佯装要走,就等着夜云霆出声喊住他,可一直到他离开了,夜云霆也不曾开口,冷玄海的脸色漆黑。

  从房间里出来,冷玄海冷冷地看着下属,“东陵市那边怎么样了?”

  “舆论已经起来了,轻云集团的股价已经连续三天跌停,整个东陵市的人都知道夜云霆被戴了绿帽子,听说他的大女儿还在医院里抢救。”

  冷玄海满意一笑,“好,干的非常好,加快速度,将舆论推向顶峰,我要让全国的人都知道他夜云霆是只绿毛龟,我看到时候他还有什么脸面待在现在的位置上。”

  下属迟疑,“三少爷,这件事要是让陛下知道了,恐怕……”

  冷玄海嗤笑,“又不是我给夜云霆戴绿帽子,怕什么,就算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也还有我在上面顶着,赶紧去办。”

  下属连忙应是,很快就离开了。

  冷玄海满脸的狠意,夜云霆,这次可真是老天都在帮我。

  **

  靳修溟正准备将京都的事情收个尾,然后赶回东陵市,所以这段时间他很忙,加上现在无法跟清歌联系,索性连手机都不常带在身上。

  所以当冷一飞一脸惊慌地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神情略有不满。

  冷一飞对上他微凉的视线,急忙说道:“少爷,夜家出事了。”

  靳修溟视线一凝,“怎么回事?”

  “东陵市那边忽然爆出清歌小姐的母亲出轨他人,夜家大小姐被送进医院抢救,轻云集团股票跌停,夜云霆也在这个时候失去了踪迹。”

  靳修溟脸色一变,“清歌呢?”身体下意识紧绷。

  “清歌小姐似乎还在南罗国执行任务,对东陵市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闻言,靳修溟的身体放松了些许,“夜云霆失踪是怎么回事儿?”

  “已经查清楚了,夜云霆是被三少爷的人带走了,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将夜云霆骗到了京都,然后就将人给带走了,刚刚已经查到,夜云霆人就在三少爷位于京都郊区的别墅里。”

  靳修溟直接起身,拿起了放在椅背上的外套,“走吧,我们去找我这个好三哥喝喝茶。”

  冷一飞跟在身后,他这几天都在忙着靳修溟吩咐下来的事情,对东陵市的关注不够,今天才知道发生在夜家的事情,刚得知就赶来告诉靳修溟了。

  他知道自家少爷喜欢夜家的清歌小姐,跟夜家有关的事情他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靳修溟直接带人闯进了冷玄海的别墅,当时冷玄海正抱着美人在床上酣战呢,结果楼下就传来了砸门声,惊得他当时就软了,惊怒交加地从床上爬起来,就看见靳修溟正带着人在他的别墅里翻找。

  “冷景瑞,你在干什么?”冷玄海怒吼。

  靳修溟笑眼看他,“哦,我来找人,三哥,你看到夜云霆先生了吗?我找他有点事,听说他正在你家里做客。”

  “胡说八道,什么夜云霆、李云霆的,我这里没有你要的人,你赶紧给我出去。”

  靳修溟直接在沙发上坐下来,手搭在沙发背上,冷一飞站在他的身后。

  他笑眯眯地看着冷玄海,“三哥,我人既然已经到了这里,那就是确定了,你自己叫出来总好过我找出来吧?”

  冷玄海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他刚从床上下来,身上衣冠不整,跟靳修溟一比,更显狼狈,“就算是这样,这也不是你不经过我同意就闯进我家里的理由,冷景瑞,你这是私闯民宅!”

  靳修溟耸耸肩,“三哥,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是亲兄弟,我来我哥家里做客,怎么能叫私闯民宅呢?”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不欢迎,你给我出去。”冷玄海指着大门口。

  靳修溟坐着没动,“要出去也行,将人叫出来,三哥,别说我做弟弟的没提醒你,夜云霆是父亲亲自任命的江陵省省长,你这样自私囚禁他,要是被父亲知道了,这后果不知道三哥能不能承担。”

  他说的风轻云淡,却让冷玄海咬碎了牙,很好,一个两个的都拿冷易威胁他,要是有一天他坐上那个位置,第一个要开刀的就是冷景瑞。

  靳修溟淡定地看着他脸色变幻不定,他笃定,冷玄海不敢让父亲知道。

  “去将夜先生请出来。”冷玄海咽下涌到喉咙口的血,对着下属说道。

  靳修溟轻笑,“三哥,早这样不就好了。”

  冷玄海冷哼一声,连看都懒得看他,“带着你的人赶紧给我滚。”

  夜云霆被人带出来的时候还有点蒙,尤其是看见靳修溟时,心中满是诧异,只是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只能先将心底的疑惑压制住。

  “夜先生,我就是请你来做个客,结果我弟弟误会我囚禁了你,你可要帮我好好跟他解释解释。”冷玄海笑着开口。

  夜云霆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靳修溟,弟弟?

  “三王子,做客不敢当,现在我能走了吗?”

  冷玄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反正现在整个东陵市都知道他是一只绿毛龟了,再留着他也没什么用,倒不如让他回去,他也想知道当夜云霆回去之后得知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之后会是什么反应,这种事情,但凡有点骨气的男人都忍受不了吧。

  夜云霆从冷玄海的别墅离开,靳修溟紧跟其后,走了两步,停下来,对着冷玄海说道:“三哥,有时间做这些旁门左道的事情,倒不如好好学习,充实一下自己的大脑,别到了最后被人当枪使了还在替人叫好。”

  说完,施施然离开,全然不顾身后冷玄海阴沉着脸,想要吃人的表情。

  夜云霆上了靳修溟的车,到现在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看着靳修溟,“感谢四王子殿下相助。”

  靳修溟神情讪讪,“夜叔叔,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您是清歌的父亲,就是我的……长辈,您遇到了难题,我帮您是应该的。”

  夜云霆神色淡淡,“该是我谢谢您,若不是您,我现在还不能出来,您是四王子,您的这一声叔叔我可担不起。”

  靳修溟心中一个咯噔,完了,好不容易在未来岳父面前刷足的好感度现在全被冷玄海这个混账东西给毁了。靳修溟在心中又给冷玄海记上了一笔。

  “夜叔叔,我不是故意隐瞒身份的,当初我没说,是时机不到,我怕说了,您会不同意我跟清歌的事情。”靳修溟坦白,任何的辩解都无用,不如实话实说。

  夜云霆静静地看着他,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就做事沉稳,说实话他心中是很满意的,但他是王室的人,这就让夜云霆犹豫了。

  当今王室可不太平,国王的几个儿子各自为政,谁都不是省油的灯,夜云霆不指望女儿大富大贵,只求她一生平安喜乐,平平淡淡就好,靳修溟的身份这么高,反倒成了隐患。

  他不想女儿过尔虞我诈的生活。

  ------题外话------

  我今天更了一万二哦,棒不棒?

  好久没有求票票了,看在我更新这么给力的份上,求一波推荐票和月票呗。(星星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342282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