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185.杜君扬的怀疑(九千)

185.杜君扬的怀疑(九千)


  秦桑跌坐在地上,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无痕,我求你不要。”

  “秦桑,你若是觉得待在这个家里让你感觉痛苦,我随时可以跟你离婚,至于我父亲那里,我自会去说明,不会连累你娘家。”

  秦桑只觉得耳边轰轰作响,嘴巴张了张,视线紧紧锁定在这个男人身上,这是她爱了二十多年的男人,从嫁给他的第一天起,她就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气去爱他,为了他,她心甘情愿变成一道影子,跟在他的身后,可是他从来不曾回头看她一眼,哪怕只是一眼。

  此时他的目光倒是在她的身上,可是那其中,满是冰冷,没有一丝温情。

  “姬无痕。”她第一次叫他的全名,看着他,眸底是盈盈的泪光,“这二十多年来,你有没有哪怕一点点对我动过情?”

  姬无痕看着她沉默,秦桑看着他,眼底的光渐渐熄灭,她苦笑着说道:“我明白了,我明天就会搬出去。”

  她深深地看了一眼丈夫,跌跌撞撞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坐在了地上。

  她抱着腿,将脑袋搁在膝盖上,强忍的眼泪慢慢滑落,姬无痕,难道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吗?二十多年的陪伴甚至抵不上一个不爱你的女人。

  可是怎么办呢,离开你我做不到,便是已经卑微到尘埃里,我依旧想留在你的身边,哪怕只是当别人的影子。

  **

  夏国京都。

  杜君扬正在花园里喝下午茶,就看见大儿子步履匆匆地走了过来,眉眼间带着焦急。

  杜君扬喝茶的手一顿,放下茶杯,等着他过来。

  “母亲。”冷希瑞叫道,眸光焦急,视线在不远处的佣人身上扫了一眼。

  杜君扬起身走进了屋子,冷希瑞连忙跟上。

  到了书房,冷希瑞刚把门关上,就迫不急待地开口了,“母亲,您这次一定要帮帮我。”

  杜君扬脸色微沉,“发生什么事了?”

  冷希瑞脸上闪过挣扎,但一想到事情的严重性,还是开口说道:“我的手下跟道上的人有勾结,这件事被父亲知道了。”

  杜君扬脸色一变,眼神顿时变得犀利,“你怎么这么糊涂?!”

  “母亲,不关我的事情,是那个手下背叛了我,我是被陷害了。”冷希瑞说道这个,也是欲哭无泪,这个手下平时对他很忠心,他也很信任对方,有什么事情都交给了他去办,谁知道他竟然跟道上的人有联系,这次警方与军方的人联手破获了一起重大的贩D案,查到最后竟然查到了他的人头上。

  这次的贩毒案因为数量巨大,所以在刚刚破获的时候,新闻里就有过报道,他当时还看过,谁知道兜兜转转,这件案子最后却牵扯到他的头上。

  现在他的下属已经被带走了,一口咬定是他指使的,他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杜君扬眸光犀利,“真的跟你无关?”

  冷希瑞简直要哭了,“母亲,我怎么会干这种事情,是,我背地里是有些灰色收入,但我保证我没有犯法,我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在这个上面栽跟头,而且老三的教训还不够吗,我怎么可能重蹈覆辙。”

  冷易最讨厌王室的人跟道上的人纠缠在一起,这一点,是他忌讳的地方,冷希瑞自然不敢触碰。他又不是冷玄海那个蠢货。

  “你的属下被人收买了?”

  冷希瑞摇头,“我也不清楚,但是他现在一口咬定是我指使,母亲,我该怎么办,这件事父亲很重视,要是真的相信了他的说辞,那我就完蛋了。”

  杜君扬现在也明白了儿子这是被人算计了,想了想,开口说道:“除了他的一面之词,还有什么切实的证据吗?”

  “暂时还没有。”要是有证据,他现在就会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想办法,你也别慌,自乱阵脚的事情做了一次就够了。”

  冷希瑞点点头,见母亲答应帮忙,那颗慌乱的心才算是逐渐安定了下来。

  “母亲,你说会是谁想要陷害我?”冷希瑞冷静下来了,也有心情去思考事情的始末。

  这桩贩毒案因为数量巨大,又取得了圆满的成功,所以在全国范围内都有报道,知道的人极多,但是众人知道的也只是上面的人愿意给他们知道的,真正的内幕其实只掌握在小部分手里,比如,这次的贩毒案,有夏国的毒枭参与其中。

  那个毒枭身份隐藏的很深,但还是被警方的人查到并且暗中抓捕了,当初季景程所扮演的就是那个毒枭的身份,所以清歌所担心的暴露问题是不存在的,季景程他们早已做好了准备。

  只是这些,季景程并未跟清歌透露过,清歌并不知情。

  杜君扬思索了很久,也很难立刻找出嫌疑人,只好对儿子说道:“你回去好好想想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另外什么都不要做,检察院的人要是找上了你,你就跟他们走,态度要端正,既然这件事不是你做的,那就配合人家的调查,你拒绝反倒显得心虚,明白吗?”

  冷希瑞连连点头。

  “你现在先回去,我去找你的父亲。”

  冷希瑞得了母亲的吩咐,也反应过来自己之前表现得太慌张了,被有心人知道,这件事即便不是他做的也变成了是他做的。

  要是因为这个被父亲认定了,那他才是真的欲哭无泪,想明白了这些,冷希瑞背后出了一身冷汗,看向母亲的目光充满了钦佩,他的母亲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女人。

  打发走了儿子,杜君扬换了一身衣服就去找丈夫了,这么多年,尤其是小儿子死了之后,她跟丈夫的关系就很冷淡,除非必要的场合需要展现夫妻和睦,一般情况下她跟丈夫都处于分居状态,两人上次见面还是四个月以前了,明明他们住在同一座宫殿里。

  冷易正在处理今天的公务,就听到佣人说王后来了,他惊讶了一瞬,才说道:“让王后进来吧。”

  看着走进来的女人,他的神情有瞬间的愣怔,即便已经五十多岁了,他的妻子看起来还像是四十岁,岁月的洗礼让她看起来比年轻时更多了一分雍容华贵。

  他收敛了眼底的光,“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杜君扬在沙发上坐下,视线微垂,并不看丈夫,“我今天过来其实是想问问希瑞的事情。”

  冷易瞬间就明白了,脸上的笑意淡了两分,装傻:“希瑞有什么事情吗?”

  杜君扬闻言,似乎是笑了笑,仔细看脸上依旧是淡漠的,“希瑞的手下参与了贩毒的事情,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对方咬定这件事希瑞是背后的主谋,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她直接将话挑明了,不容许丈夫装聋作哑。

  冷易轻叹一声,“君扬,这件事自有人会去调查清楚,不是希瑞做的那就不是。”

  杜君扬脸色微冷,“你这是不相信希瑞?他是你的儿子,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清楚?”

  “我自然是相信希瑞的,他一直是个有分寸的孩子,但是该调查的还是要调查,大众对这件事的关注度这么高,我们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他说得合情合理,杜君扬也找不到理由来反驳,但心里到底是不舒服的,明明都知道不是希瑞做的,为何不站出来替他说话呢?

  虽然现在不比以前,是国王的一言堂,但是国王是这个国家的君主,是统治者,他的一句话抵得上千千万万的调查,而他明知道这一点,却吝啬的不肯说一句。

  杜君扬看着他的眼神变了,阴阳怪气地说道:“若是今天出事的人是冷景瑞呢?你是不是就迫不及待地替他证明了?”

  冷易先是一怔,随即脸也跟着冷下来,定定地看着妻子,神情严肃,“君扬,景瑞也是我们的孩子,我对待每一个孩子都是一视同仁的,虽然平日里我对景瑞的关心是多一些,但是在大事上,我自认从不曾偏帮过哪一个孩子。”

  杜君扬笑,却带着嘲讽,“没有偏帮吗?那为何这么多年,我建议立希瑞为王储,你一直不同意?要是希瑞是个扶不起的阿斗,那么我也就不说了,但是这么多年,希瑞一直跟在你的身边,帮你分担了那么多的事情,足以证明他的能力,他又是长子,立他为王储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在拖延什么?”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因为王储的问题产生争执,见妻子又将话题扯到了王储的问题上,冷易心中也不禁升起了意思烦躁。

  “王储的事情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希瑞的性子平日里虽然沉稳,但是一遇上事情就容易慌张,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检察院的人还没找上他,他自己就先慌了,这落在外人眼里,那就是做贼心虚,这样的心理素质如何能担当得起一个国家的责任,君扬,你要明白,我不止是一个父亲,还是一个国家的领导人。”

  杜君扬笑意越发的冷,“说来说去,你心中最属意的王储人选就是冷景瑞。”

  冷易沉默,落在杜君扬的眼里就成了默认。

  她霍地站起来,冷眼看着丈夫,“这件事我不同意,冷景瑞从来没有参与过国家的事务,就连你上次让他进内阁学习,他也就待了两个月就跑了,就这样一点责任心都没有的人就能担得起一个国家的责任了?选他还不如选冷玄海。”

  “杜君扬。”冷易冷喝了一声,“景瑞他是你的亲生儿子,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亲生儿子又如何,我宁愿从来没有生过这样的儿子!”

  看着妻子眼睛里的决绝,冷易只觉得身心疲惫,妻子对景瑞的意见太深,已经到了固执的地步,甚至不肯去认真地了解儿子的为人。

  “君扬。”他缓了语气,“就算是错,当初也是我的错,你不该迁怒到孩子身上,当初是我对不起你,你恨我也好,怨我也好,我都认了,可是景瑞是无辜的,你这样对他不公平。”

  “他无辜,他害死了我最疼爱的儿子,你现在竟然说他是无辜的,冷易,你的心呢?”

  “当初该死的人是他,而不是我的小五,他还那么小,还不曾好好看过这个世界,就那么匆匆地离开了,冷易,你知道这些年我的心有多痛吗?”

  冷易看着情绪失控的妻子,闭了闭眼睛,遮住了眼底的痛苦,他站起来,想用抱歉妻子,却被她躲了过去,她冷冷地看着他。

  “别碰我。”

  冷易后退了一步,看着妻子不说话。

  杜君扬已经冷静下来,恢复了来时的雍容,只是脸色还有些冷,“冷易,希瑞在这件事里是无辜的,我相信他不会去做那么没脑子的事情,他可以去配合检察院的调查,但是我不允许有人随意污蔑他,要是让我知道这件事跟冷景瑞有关,那么即便是亲生儿子,我也要秉公办理,毕竟我们的国王陛下最讲究一个公平公正,我身为妻子,自然不能违背丈夫的意志。”

  冷易看着妻子扬长而去的背影,神色莫测,良久,才开口:“去查查让人攀咬希瑞的人是谁。”

  暗中有人应了一声。

  冷易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心中无数次后悔当初的一时糊涂,要是当初自己不是被人蛊惑,没有做对不起妻子的事情,妻子也不会迁怒到景瑞的身上,甚至连小儿子的死都怪在了景瑞的头上。

  即便是自己对景瑞的疼爱再多,也弥补不了母亲对他造成的伤害。景瑞如今的性子其实有大半的原因都是妻子造成的,可是追根究底,自己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想到这里,冷易心中对小儿子的愧疚又多了一些,有时候他也会想,要是当初自己没有选择小四,而是选了小五,结果会如何,可是当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小四。

  杜君扬气冲冲地从冷易这里离开,刚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就拨通了靳修溟的号码,当时靳修溟正在和清歌窝在沙发上看电影,这是这两天他最喜欢干的事情。

  看到来电显示,靳修溟眼神微闪,推了推清歌,“我去接个电话。”

  清歌也看到了来电显示,是一串陌生号码,看样子靳修溟似乎知道是谁的号码,于是便问了一句,“谁打来的?”

  “我母亲。”靳修溟没有隐瞒,笑了笑,“我先看看她找我什么事情。”

  清歌起身,让靳修溟能去阳台上接电话。

  靳修溟没有关卧室和阳台的门,清歌在客厅里能看到他的背影。

  “母亲。”靳修溟嗓音淡淡,不带丝毫情绪。

  杜君扬顿了顿,才开口问道:“你大哥的手下是不是受你指使才攀咬你大哥的?”

  靳修溟眼神微闪,嘴角却慢慢扬起了一抹笑,“母亲,您怎么会这么想,不过大哥的手下犯了什么事情了吗?”

  他的语气很无辜,杜君扬都能想象到此时他脸上的表情该有多无辜,眼神冷了三分,“冷景瑞,我今天既然打了这个电话,就说明我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你认为否认有用?”

  靳修溟好整以暇,“既然母亲都已经认定是我做的了,那又何必再打这个电话,直接将证据交给父亲不就好了?而且,母亲至今没有告诉我,大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无端被指责,心中也是会难过的。”

  杜君扬咬牙,“你大哥的手下参与了特大贩毒案,现在被抓了,一口咬定是你大哥指使的,你敢说这件事不是你在背后操纵?”

  靳修溟越发无辜,眼睛里却渐渐浮现笑意,浅浅的,凉凉的,“母亲,这么大的帽子,你敢扣,我可不敢戴,我前阵子才回到京都,待了三个月不到就走了,你认为我有这么大的能力买通大哥身边的人?”

  靳修溟所说的正是杜君扬心存疑惑的,被抓的那个人跟在冷希瑞身边很多年了,一直忠心耿耿,要说是冷景瑞买通了他,那她这个四儿子的手段未免太过通天了,难道真的不是他做的?

  “你说的最好是实话,那是你大哥,你同胞兄弟,我不希望你做出手足相残的事情。”

  靳修溟眼底的冷意越来越浓,嘴角的笑却越发灿烂,他转了个身,就看见清歌正看着他,眼神担忧,眼里的冷瞬间退了三分,冲着她摆摆手,说出的话却是:“母亲说的是,我跟大哥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我害谁也不会去害大哥,不管母亲信不信,我都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大哥的事情。”

  他的语气真挚,都是让杜君扬对他的怀疑消了几分,但心底到底还是存了几分疑虑,没有全然相信,说到底,这个儿子不是在自己的身边在长大的,自己对他的了解实在有限。

  “最好如此。你们兄弟相残便宜的是别人,这样的蠢事我相信你们两个心中都清楚。”她说完就挂了电话。

  清歌已经起身走到了靳修溟的身边,靳修溟随手将手机扔进了口袋,对上她担忧的眼神,笑了笑,“怎么了?难不成担心我被人吃了?”

  清歌没想到这人现在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其实从听了靳修溟说了家里的事情之后,她就知道他母亲找他一定不会有好事,刚才这人在打电话的时候,浑身上下都透着冷,或许他自己没察觉,但是她却看得清楚,越发肯定电话的内容一定不会是好事。

  “我倒是不怕你被吃了,就怕你被欺负了不肯说,自己躲在角落里哭。”

  靳修溟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在你眼里,你男人就是这么懦弱的?”

  清歌笑意浅浅,“听说越是缺乏母爱的孩子,对母爱的渴望就越大,我自己就是这样,所以,靳美人,你要是真的难过,其实可以说出来,我不会笑话你的。”说到后来,本是玩笑的话却带了五分认真。

  靳修溟定定地看着她,终于笑了,眼睛里满是柔柔的光,他抬手摸摸她的脑袋,然后在她不满的目光中将人抱在怀里,“放心吧,你男人很坚强的,没有你想象得那么脆弱。”

  母爱?或许曾经渴望的,不过那么久远的记忆,就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现在的他有了更珍贵的东西。

  清歌环抱着他的腰,脑袋在他的胸口蹭了蹭,开玩笑地说道:“我们两个就是两个可怜没人爱的孩子。”

  “所以我们才是天生一对啊。”靳修溟笑着接口,很显然今天的这通电话对他的影响并不大。

  清歌闻言,就放心了,拍拍他的胸口,“我饿了,我们叫外卖吧。”两个不会做饭的人,只能靠外卖生存了。

  靳修溟幽幽地看着她,视线不自觉下移,落在她胸前,今天清歌只穿了一件衬衫,大概是刚才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时没注意,此时胸口的扣子崩开了两颗,能清楚地看见里面的内衣,他的眼神顿时就变了。

  清歌得不到男人的回应,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你想吃什么,我打电话去预定。”

  靳修溟幽幽地看着她,“想吃你。”

  清歌黑线,就想退出他的怀抱,靳修溟一把抱起她,快步走进卧室,见她放在了床上,随后覆了上去,“宝贝儿,已经好久没吃肉了,我们吃肉吧。”

  清歌汗,无语地看着男人,“靳修溟先生,你所谓的好久是二十四小时吗?”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的身体说它想你了。”说完还动了动,让清歌充分感受到某处对她的想念。

  清歌手撑在他的胸前,我觉得我们不能仗着自己年轻就胡来,还是先休战吧。“

  靳修溟却没有放开她,要不是考虑到这段时间发生在夜家的事情,她的心情不好,他会拉着她三天三夜不出卧室。

  清歌要是知道靳修溟此时的想法,一定会一巴掌呼过去,还三天三夜,他是真的打算撑死自己吗?

  清歌见靳修溟不肯起来,摸摸自己的肚子,可怜巴巴地说道,”可是我真的饿了。“

  靳修溟想到中午她确实吃的不多,于是说道:”也好,先等你吃饱,然后我再吃。“说完从床上爬起来,”我去打电话叫外卖,速战速决。“

  清歌抬手盖住了眼睛,对于猴急的男人简直没眼看。

  第二天一早,清歌收拾好东西就去了医院,这几天,她都会按时去医院看夜清筱,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了里面传来了说话声,是个男人的声音,却不是她的爸爸。

  清歌脚步顿了顿,本想直接开门进去的手在门上敲了敲,病房里的说话声停了,很快传来了脚步声,门应声而开,站在清歌面前的是沐辰。

  沐辰似乎没想到外面站着的是清歌,眼底是闪过一丝惊讶,”你是清筱的妹妹吧,我们上次见过,还一起吃过饭,我叫沐辰。“

  他笑意温和,清歌也不好冷脸相对,笑着开口,”我记得你,你是我姐的朋友,你好。“

  木陈看了靳修溟一眼,善意地笑笑,侧开了身子,”快进来吧,我听说你姐姐住院了,所以来看看她。“

  其实这不是沐辰第一次来医院看夜清筱,不过却是第一次遇见了清歌。

  清歌走进病房,就看见她姐正笑盈盈地看着她,看样子心情很好,她饶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沐辰,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挺会哄女孩子开心的。

  ”姐,今天感觉怎么样?“清歌问道。

  夜清筱笑着点头,”已经好多了,我感觉过不了几天我就能出院了。“

  清歌皱眉,”你这次刚刚经历了手术,还是多在医院里住一段时间吧,等身体完全好了再出院。“她提出这个建议,不光是为了夜清筱的身体考虑,也是为了保护夜清筱,这个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安保措施做得很好,没有记者会进来,现在的夜家小区外面,还有记者蹲守,虽然无法进入小区,但是凡事都有万一,夜清筱待在这里更安全,也更利于养病。

  夜清筱知道这是为了她好,除了有些遗憾之外,倒是没有反驳。

  ”你们现在已经放假了吗?“沐辰见姐妹两个聊得开心,问靳修溟。

  靳修溟嗯了一声,脸上保持着一贯的温和笑意。

  ”看来你们当兵也挺不错的,假期挺多。“沐辰状似无意地说道,脸上带着一丝好奇,”你们平日里都会做些什么,都是训练吗?“

  靳修溟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随后开口,”我们签过保密协议,除了部队的大门,就不能再说关于部队里的任何事情。“

  沐辰尴尬,”抱歉,我不知道,我就是好奇。“

  ”没关系,我也没说什么。“靳修溟温和地说道。

  沐辰在这里碰了一颗钉子,大概也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虽然脸上一直带着笑,却不是好相处的人,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并不怎么开口,病房里只能听到夜清筱和清歌聊天的声音。

  夜清筱知道这几天清歌一直没有回家里住,也没有提,只是让她自己照顾好自己。

  ”歌儿,你们放假什么时候结束?“

  清歌回头看了一眼靳修溟,”明天下午走。“本来两天前就该走了,是靳修溟替她争取了时间。

  夜清筱一怔,”这么快?我还以为你能多陪我几天呢。“

  ”我会给你打电话。“清歌安慰道。

  ”那就说好了,回到部队之后记得给我打电话,不能像之前那样,一消失就好几个月。“在事情没有爆出来之前,夜清筱倒是不担心,但自从清歌的身世被曝光之后,她的心中总是充满了不安。

  ”好,我说到做到。“

  清歌又在病房里待了会儿,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清若筠也该来了,于是就跟靳修溟一起离开了,夜清筱倒是想留下她,但是想到现在的尴尬局面,只能放弃了。

  沐辰留在病房里陪着夜清筱,他的手里拿着一个苹果,正在削皮,削完皮后,又切成了大小一样的小块,每一块上都插上了牙签,这才递给夜清筱,”先吃点水果。“

  ”谢谢。“夜清筱笑着结果,看着大小均匀的水果,不禁乐了,”清歌切苹果也喜欢将它切得大小一致,说这样看起来更加美观。“

  ”是吗?那她的刀工一定很好。“

  夜清筱点点头,”是啊,清歌的刀工可好了,虽然厨艺不是很好,但是她切出来的菜都很好看,不像我,不仅厨艺不好,连刀工也不好。“

  ”以后找个会做菜的老公就行了,老婆就是用来宠的,厨艺好不好不重要。“沐辰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夜清筱的,看得夜清筱心猛地一颤,略显惊慌地低下了头,露出了粉红的耳尖。

  沐辰笑了笑,收回了目光,”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夜清筱听到他说要走,连忙抬起了头,”你明天还来?“

  沐辰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你要是不希望我来的话,我……“

  ”没有,住院其实很无聊的,我巴不得你能多来陪陪我,我只是怕会耽误你的事情。“

  ”我这几天都没事,实验室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剩下的就是实验报告和论文,教授给了我不少的时间,足够了,你有特别想吃的东西吗?我明天来的时候给你带。“

  夜清筱想了想,摇头,”没有,你人过来就好,要是方便的话,就帮我带一本书吧,《穆斯林的葬礼》以前我看过一点,一直没看完,这次我想看完它。“

  ”这本书我看完了,结局太悲,不适合你看,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给你带另外一本,文风轻松搞笑,很适合放松心情,你应该会喜欢。

  夜清筱点头,“好,你决定就好。”

  **

  回去的路上是靳修溟开车,他看了一眼正在用他的手机跟侯明达发信息的女人,缓声开口,“那个沐辰和你姐姐认识多久了?”

  清歌头也没抬,“他们好像是一个同一个学校的校友,我姐说沐辰是从其他学校考到他们学校的,所以认识的时间应该不会很长。怎么了?沐辰有什么问题吗?”

  “哦,那倒没有,就是随便问问,我好像见过他。”

  “你这不是废话,上次还一起吃过饭。”清歌翻白眼。

  “不是那次,是之前,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我就觉得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靳修溟皱眉说道,今天再见到沐辰,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清歌扭头看他,“那能想起在哪里见过吗?”

  靳修溟摇头,“想不起来,或许是我看错了吧,毕竟人有相似。”

  “要是方便的话,就查一下这个人吧。”清歌建议道,不是她太过小心翼翼,而是她足够了解靳修溟,若不是感觉真的很不好,他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靳修溟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嗯了一声,“这件事我回头会让冷一飞去做,你考虑好了要归队了吗?若是需要,我可以再帮你请几天假。”

  “算了,回去吧,我们留在这里也没用,不过是给人徒增谈资而已。”网上的事情虽然已经压下去一部分,但因为夜云霆被停职调查,大众更加相信网上传言的真实性,原本认为那不过是一个谣言的那部分人,也因为夜家的不出面否认而选择了相信。

  一时间纪检委收到了不少群众的来信,都是要求撤换夜云霆的省长一职的。不过其中到底有多少是真的群众来信,多少是敌对的人浑水摸鱼,那就不清楚了。

  清歌在东陵市认识的人都是她父辈的朋友,跟她同龄的朋友也没能耐参与到这件事中来,就连她自己都使不上力气,与其在这里,倒不如回到部队。

  “夜叔叔的事情我已经跟我父亲打过电话了,我父亲是相信他的人品的,并没有要撤换他的意思,所以你可以放心,夜叔叔不会有事的。”

  清歌默了一瞬,倾身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谢谢。”

  靳修溟斜睨她一眼,“这样就完了?”

  清歌挑眉,“那你想如何?”

  “我以为你会给我更多的奖励。”说完,还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清歌扶额,这人自从开荤后就真的不知道什么叫“节制”了,想到昨晚上两人的胡闹,清歌的眉梢轻挑,看了一眼他的腰,“我记得某人昨晚上还说腰酸,怎么,这么快就休息好了。”

  “明天就要回部队了,什么时候能出来还不一定呢,今晚上是最后的机会,就算是腰断了我也要坚持。”

  清歌一想到回到部队后两人确实要注意影响,这么一算,她竟然也有些蠢蠢欲动,看了一眼前面的红灯变绿了,催促道,“我们赶紧回家吧。”

  靳修溟眼睛一亮,油门一踩,车子就滑了出去,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到了家里,足足比平时少了十几分钟。

  刚一回到家,两人就迫不及待地抱在了一起,衣服一路从门口落到了卧室,正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靳修溟的手机忽然响了。

  突兀的铃声在空寂的房间里显得尤为刺耳。

  ------题外话------

  本来想今天下午更新的,但是中午接到我朋友的电话,她出了点事儿,我赶去她家,没来得及写更新,然后就拖到了现在,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93306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