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186.他的表白(九千)

186.他的表白(九千)


  两人的动作一顿,对视一眼,齐齐忽略了这个电话,权当是给他们增加背景音乐了。

  只是打电话的这个人颇有些锲而不舍的精神,连续打了好几个,在打到第三个的时候,两人停了下来,清歌扯过被子盖住了身体,用脚踢了踢靳修溟。

  “去,接电话。”

  靳修溟脸色漆黑,一脸的欲求不满,看着电话的眼神都带着杀气。

  清歌轻笑了一声,靳修溟咬牙,狠狠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这才拿起手机。

  电话是季景程打来的,看见来电显示的那一刻,靳修溟想打死季景程的心都有了,“有话快说。”语气相当恶劣,还透着沙哑,那浓浓的火气透过电磁波,清晰地传递给了季景程。

  他握着手机的手一顿,他是个男人,自然知道男人这种声音意味着什么,眼神微变,顿了顿,才开口,“紧急任务,立刻归队。”

  他说完就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清歌就凑在他的耳边呢,自然也听到了这句话,两人对视一眼,靳修溟的视线落在她光洁的肩膀上,“要不,我们继续?”

  清歌却已经起床,捡起地上的衣服套在了身上,“肯定是出事了,赶紧回去吧。”

  靳修溟遗憾地看了一眼被衣服包裹的玲珑有致的身体,又看了一眼黑屏的手机,眼神中的不满快要溢出来了,他可怜巴巴地看着清歌:“可是我痛。”

  “哪里痛?”清歌随口问了一句,随即反应过来,指了指浴室的方向,“给你十分钟,你去洗个了冷水澡。”

  靳修溟定定地看了她五秒,吐出几个字,“狠心的女人。”说完仰面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等待的身体里的热度冷却。

  清歌就要去拉他,却被他握住了手腕,“乖,先去外面等我,你在我面前,我怕是今天都别想出门了。”

  清歌黑线,不过握着她手腕的手确实热度惊人,更不要说他的身上了,她退后一步,“行,我去客厅等你,你快点。”

  十分钟后靳修溟就出来了,两人身上都穿了军装,靳修溟的脸上依旧是招牌式的温和笑意,但那眼神怎么看都泛着冷。

  回到基地,两人直奔季景程的办公室,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他的办公室里还亮着灯。

  “报告。”

  季景程招招手,示意两人进去。

  他的神情严肃,视线在二人的身上转了一圈,尤其是在清歌的身上停留了几秒,随后移开,将一个盒子递给了清歌,“这是属于你的。”

  清歌打开,是一枚肩章。

  “在上次的行动中,你的表现很优异,这是你应得的荣誉。”然后他又将一本证书递给清歌。

  是一等功的证书。

  清歌眼睛晶亮地看着这两样东西。

  靳修溟一直注意着她的表情,她的开心是真真切切的,笑了笑,她是真的很喜欢军人这个职业,不然不会为这个成绩而开心成这个样子。

  这也是这段时间以来她最开心的时候了,看向季景程的目光总算没有那么冷了。

  季景程等了一分钟,让清歌将这个消息消化,这才继续说道:“现在你有新的任务。”他看向清歌。

  清歌等着他说完剩下的话。

  “王后要代表夏国出访Y国,她希望在这个期间,你能做她的保镖。”

  这话一出,办公室里的两人神情各异,清歌是惊讶,而靳修溟则是盛怒。

  “这样的事情自由专业的保镖负责,为何要交给她?”靳修溟冷声问道。夏国有一支队伍,专门负责领导们的安全,以往这个事情也是交给他们去完成的。

  “这次是路德亲王妃向王后推荐了你,王后也看了你以往的表现,所以才决定用你。我没法拒绝。”王后亲自将电话打到他这里,向他要人,他即便是知道事有蹊跷也无法拒绝。

  靳修溟的脸色已经全黑了,眼睛里的冷意溢出来,眼底似有若无的幽蓝,好,很好,他刚刚给冷希瑞找了麻烦,她就要他的女人出任务,真是他的好妈妈。

  靳修溟已经想通了事情的关键,心情阴郁,清歌见他这样,自然也想到了这个,从办公室里出来之后,握住了他的手,安慰道:“不就是去做一次保镖嘛,未必就会出事,也许她就是想单纯看看我长什么样。”

  “我给她打电话,你不能去。”靳修溟冷声说道,清歌对他母亲了解不深,他确实知道的,那就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他不相信她找清歌做保镖只是单纯地为了看她。

  清歌知道母子两个的矛盾,靳修溟打电话根本一点用都没有,或许还会适得其反,“别打,我有能力应付,你相信我。”

  靳修溟看着她没说话,眼眸幽深。

  **

  医院。

  沐辰来看夜清筱的时候,手里拿了一束花,是鲜艳的红玫瑰,夜清筱看着那束花,惊讶地看着他,前几次沐辰来看她,带的都是白百何。

  沐辰像是没有察觉她的目光一般,将鲜花插进了瓶子里,“今天去花店,看见这玫瑰开得很好,觉得你应该会喜欢,就买了一束。”

  夜清筱已经回过神来,温柔地笑笑,“谢谢,很漂亮,我很喜欢。”红玫瑰四周点缀着白色的满天星,确实很漂亮。

  “今天感觉好点了吗?”

  “已经好多了。”她的鼻子动了动,看向沐辰放在柜子上的那个袋子,“好香啊,你是不是买了杨氏的水煎包?”

  “鼻子真灵,这样都闻到了,确实买了水煎包,不过怕你胃口不好,买的不多,你现在想尝尝吗?”

  夜清筱点头,就看见沐辰起身去拿包子,她看着他的背影,眼底有一丝疑惑,她总觉得今天的沐辰怪怪的。

  水煎包不多,就六个,夜清筱吃了三个就吃不下了,她遗憾地看着剩下的三个,“好可惜。”

  沐辰接过来,笑着说道:“不可惜。”他往嘴里塞了一个。

  夜清筱看着他手里的筷子,张了张嘴,想说那筷子是她用过的,但人家已经将包子吃进去了,她就没有说话。

  将三个包子吃完,沐辰去卫生间洗手,顺便去把垃圾处理了。

  夜清筱坐在床上,眉头微皱。沐辰出来时,就看见她一脸困惑的样子,不禁笑问道:“在想什么这么专注?”

  夜清筱摇头,总不能说我在想你吧。

  沐辰在病房里陪着夜清筱聊天,他是个安静的性子,但今天的话格外的多,甚至还给她讲起了网上的段子,看的夜清筱心中的疑惑渐深。

  “沐辰,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对我说?”憋了半天,夜清筱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今天的沐辰真的是太奇怪了。

  沐辰一顿,尴尬一笑,“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是不太明显,不过夜清筱认识他久了,对他多少有些了解,今天这样的行为在她眼中,异样之处就被放大了十倍。

  沐辰似乎还是有些尴尬,不过看着夜清筱的眼神却很温柔,“清筱,我确实有些话想对你说。”

  夜清筱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联想到他送的花,心跳不受控制地开始加速,意识到他想说什么,被子下的手悄悄握了起来。

  “清筱,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沐辰说完后,就紧紧地盯着夜清筱的脸,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

  夜清筱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错愕,没想到他真的说出来了。

  “清筱,我知道这个表白对你来说或许太突兀了一些,这个场合也不是个时候表白的,但是这些话藏在我心里很久了,再不说出来,我怕是要把在自己逼疯了,夜清筱,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夜清筱,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一直到沐辰已经离开,夜清筱的脑子里依旧回旋着这句话,她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脸颊通红,眉眼含笑,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她的手轻轻捂着脸颊,感受到上面的热度,不好意思地笑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喜欢的人竟然也喜欢着自己,这种感觉很奇妙,却意外地美好。

  只是一想到她的病,眼底的光亮瞬间熄灭,她是个没有未来的人,若是答应了沐辰,未来带给沐辰的只有痛苦。

  想到这里,她放下了手,拉开了胸口的衣服,她的胸口上还缠着纱布,那是手术的伤口还没愈合,即便是愈合了,也会留下一道伤疤,这个伤疤伴随了她很多年,也会伴随着她的一生。

  她不是个健康的人,她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木着脸回到了病床上。

  沐辰没有让她立刻答应,而是说会给她时间考虑。可是考虑什么呢,若是她身体健康,那么她会毫不犹豫,可是现在,她不能,也不会这么做。

  所以当沐辰再次来到医院的时候,能明显地感觉到夜清筱对他的态度变得疏离了,他一顿,却像是毫无所觉一般,将手里的玫瑰花放进了瓶子里。

  “今天的玫瑰比上次更鲜艳,不过这次我让他们给我加了一朵天堂鸟进去,这样看起来是不是更加漂亮了?”

  夜清筱看着那束花,嗯了一声,“嗯,确实挺漂亮的。”心不在焉的样子。

  沐辰坐在床边,看了她几眼,“清筱,你怎么了?”

  夜清筱摇头,“没事,沐辰,你以后不用整天来医院看我。”

  沐辰眼神微变,“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事,我就是想着,你实验室也挺忙的,总是来医院耽误你的时间。”

  沐辰放松地笑了,“原来是为了这个啊,不会耽误事情,任何事情在我的眼中都没有你来得重要。”

  夜清筱的心一颤,自从表白之后,沐辰说话就直接了很多,直白得让夜清筱刚刚硬起来的心肠出现了软化的迹象。

  “不可以,夜清筱,你不能耽误人家一辈子。”她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沐辰见她沉默,心猛的一沉,试探着问道:“清筱,我那天问你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小心翼翼。

  夜清筱垂眸,看着自己的被子,声音很轻,“沐辰,对不起。”

  沐辰眼底的光瞬间熄灭,他定定地看着她的侧脸,眼中的伤心不似作假,“我能问为什么吗?你不喜欢我?”

  明明他能察觉到夜清筱对他的心意,她对他不是没有感觉的。

  夜清筱依旧低着头,“沐辰,我觉得我们更适合做朋友。朋友的身份,会让我跟你的相处更自在。”最重要的是,不是恋人,等我走的时候,我就不会那么舍不得了,而你也不会伤心。

  “沐辰,谢谢你的喜欢。”

  沐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病房的,他觉得很狼狈,从未有过的狼狈,心底蔓延着酸胀与苦涩,他不曾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夜清筱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人生中第一次表白就这样被人拒绝了,他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觉。

  而离开的沐辰也不会知道,在他离开之后,夜清筱抱着膝盖,哭成了泪人,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过自己的身体。

  正在哭泣间,病房的门忽然被人大力推开,夜清筱吓了一跳,泪眼朦胧地看向病房门口,就看见本该离开的人此时就站在病房门口,喘着粗气,看着他。

  “沐辰。”她不自觉叫出了他的名字。

  沐辰疾步走进来,握着她的肩膀,视线紧紧地锁定着她的眼睛,“清筱,你拒绝我是不是因为你的病?”

  夜清筱慌乱地避开他的视线,摇头,“不是,就是觉得我们不合适,沐辰,我不喜欢你。”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只要你看着我,说你不喜欢我,我保证以后都不再打扰你。”

  清筱听着这话,转过了头,与他四目相对,张了张嘴,沐辰的手一紧,心跳不自觉加快,心中产生了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恐慌。

  夜清筱张了张嘴,到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沐辰一喜,“清筱,你先别说,先听我说,如果你拒绝我是因为你的身体,那么我想说的是,我不介意,从我认识你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你的身体不好,但是我依旧喜欢你,甚至就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我喜欢你的到底是什么,在我还没察觉的时候你就已经入了我的心,我想跟你在一起。”

  “可是,沐辰,我没有未来。”夜清筱的声音里充满了压抑与痛苦,她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也会渴望爱情,更何况此时站在面前的还是自己喜欢的人,她多想告诉他“我也喜欢你”。

  “没关系,没有未来我可以为你创造,清筱,我会为你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

  “如果找不到呢?”夜清筱问他,眼神中是沐辰看不懂的情绪。

  沐辰想也不想地说道:“那我会陪你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清筱,我喜欢你这件事,是我经过慎重考虑的,不是一时兴起。”

  他对她的感情,几经犹豫,终究抵不过心中的渴望。

  夜清筱怔怔地看着他,这一刻他眼中的情谊终于不再掩饰,能让她清晰地看到,看着他眼中的炽热,拒绝的话终究舍不得说出口。

  沐辰捧着她的脸,在她愣神间,轻轻地吻上了那一抹柔软,夜清筱闭上眼睛,眼角是一滴泪,沐辰,对不起,原谅我自私一次,哪怕知道最后你可能会遍体鳞伤,我也想试一次光明正大爱你的滋味,一次就好。

  沐辰再次离开医院的时候眼角眉梢都是喜意,活了二十多年,他从未像今天这样喜悦过。手机响,他以为是夜清筱的电话,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瞬间,他脸上的笑意瞬间凝结,像是冬日里的一盆冰水,浇灭了他所有的炽热。

  “爸。”他接起电话,声音低沉。

  电话那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沐辰的脸色很难看,逐渐变得苍白,“我知道了,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挂了电话,他仰头看向十七楼最左边的窗户,夜清筱就住在那一间病房,他的眼神充满了痛苦,却又渐渐地转变为坚定,转身离开时,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

  **

  这次去给王后做保镖的人不止清歌一个,还有木兮和司微澜,原本靳修溟也是要去的,被清歌给阻止了,开玩笑,靳修溟即便是想,王后也不会答应的。

  陈可佳倒是想跟清歌一起去,可惜按照她的能力还没这个资格,就连木兮和司微澜,也是在靳修溟的干预下才能去的。

  让清歌一个人去,靳修溟实在是放心不下,倒不如让她熟悉的人陪她一起去,不说别的,在遇见危险的时候,他们两个能最大限度地配合清歌,而不像其他人还要培养默契。

  三人是坐飞机直接奔赴京都的,算起来这还是清歌第一次来到京都,踏上京都的土地,清歌的心情有些微妙,这是靳修溟的故乡,是他出生、长大的地方,而她即将见到的人还是他的母亲,虽然这个母亲并不合格,但不可否认,是她给了靳修溟生命。

  机场是有人来接他们的,将行李交给来人,清歌三人坐上了来接他们的车子。

  木兮是个沉默的性子,自然不会多话,而司微澜也保持了沉默,所以从上车一开始,一直到他们下车,车上都没人说话。

  车子是在一座宫殿前停下的,来接他们的人带着他们去了一间屋子,屋子里坐了七八个女孩子,看着都十分年轻,身上跟他们一样穿着军装。

  清歌顿时就明白了,这些人应该也是保镖,就是不知道是候选的人还是已经挑选出来的。

  在清歌打量他们的同时,那几个女孩子也在打量着他们,他们的视线很温和,透着善意,清歌朝他们友善地笑了笑,他们虽然没有开口,但是看向他们的眼神却越发温和。

  “你们谁是清歌?”门外进来一个男人。

  木兮与司微澜的视线不着痕迹地落在了清歌的身上,清歌虽然疑惑,却还是站了起来,“我是。”

  “跟我来。”

  木兮拉拉清歌的衣袖,眼神担忧,清歌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跟着那人的背影离开了。

  那人带着清歌直接去了一见富丽堂皇的宫殿,清歌心中明了应该是靳修溟的母亲,夏国的王后想见她。

  她猜得没错,确实是王后想见她,不过在这里她还见到了另外一个人,那就是路德亲王妃。

  路德亲王妃看见她进来,眼睛就是一亮,冲着她眨眨眼,清歌眉眼弯弯,善意一笑,看向了坐在主位上的女人。

  她穿得很随意,就一件简单的连衣裙,身上披着一件白色的披肩,斜斜地靠在椅子上,姿态随意,她看着要里的亲王妃老一些,四十出头的样子,但是按照她的实际年龄来说,她保养地算是很不错了。

  清歌站定,身姿笔挺。

  杜君扬从清歌一进来眼神就落在了她的身上,视线中的探究毫不掩饰,没什么情绪的眸子在她的身上扫了一圈又一圈,就像是看着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

  这种感觉让清歌很不舒服,脸上却看不出丝毫,她站在那里,任由杜君扬打量。

  杜君扬看完了,挪开目光,看向了路德亲王妃,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弟妹的眼光确实不错,这个丫头看着很机灵。”

  路德亲王妃闻言,笑了笑,“我上次被劫持,就是多亏了她,这个小丫头看着年轻,但是做事十分沉稳,应变能力强,身手也很好,有她在你身边,最好不过了,我之前停我家那位提起过她,说是季景程很宝贝她,我还担心季景程不肯放人呢。”

  杜君扬轻笑,“可不是,刚开始他也是不肯放,我可是好说歹说才让他同意了。”

  “嫂子,你相信我,这个丫头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被讨论的主角站在那里,心中安安腹诽:我可真是谢谢你们两位的看得起了,但是本小姐并不想当什么保镖,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待在军营里。

  杜君扬和路德亲王妃自然是听不到她的心声的,两人说了一会儿话,杜君扬这才重新看向了清歌,“这次我要在Y国待一个星期,安全上的工作就要拜托你了。”

  清歌不卑不亢,“王后您言重了,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王后问了几个清歌平日里在军营里的事情,她挑能说的说了,王后最后才状似无意地开口,“有男朋友了吗?”

  清歌的心一惊,看向了王后,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知道了她跟靳修溟的关系还是纯粹是随便问问?

  她摸不清王后的意思,只好回答道,“目前还没有。”

  杜君扬哦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倒是一旁的路德亲王妃笑着开口,“嫂子,你现在怎么还问起人家的隐私了。”

  “大概是年纪大了,看见年轻小姑娘就想给人家做媒。”

  路德亲王妃闻言,只是理解地笑笑,并不追问。

  清歌离开后不久,路德亲王妃也从王后这里离开了,她追上来时清歌还没走远,她在考虑今天王后找她的目的。

  “清歌小姐,请等等。”身后传来路德亲王妃温和的嗓音。

  清歌的脚步一顿,看向了身后,路德亲王妃几步追上来,“可算是追上你了。”

  清歌惊讶,“亲王妃,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上次的事情还没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那一次我未必能安全回来,一向想找个机会跟你道谢,却遇不上,这次难得遇上了,还请清歌小姐一定给我个机会。”

  清歌眼神微闪,笑眯眯,“亲王妃,上次您能安全脱险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也是我同事的帮助,不然光靠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所以感谢就不必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工作。”

  “清歌小姐你真的是太谦虚了,上次的情况我事后也去了解了一些,你功不可没。对了,我看你升军衔了,还没来得及恭喜你。”

  “您太客气了,您直接叫我名字就好。”让人家一个长辈还是领导叫自己“小姐”,这怎么听都很奇怪。

  路德亲王妃从善如流,“那好,以后我就叫你清歌吧。今天难得碰上,我请你吃饭,算是感谢你上次的救命之恩。”

  清歌婉拒,“亲王妃,不用这么客气,我这次是跟我的同事一起过来的,我单独离开不太合适。”

  路德亲王妃神情懊恼,“是我没有考虑周到,那就等你们任务结束的,你一定要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谢谢你,你不知道,上次我有多慌张。”

  清歌没答应,但是也没拒绝,只是笑了笑,回到原先的房间,与木兮等人汇合。

  王后出访他国是一件大事,需要准备的工作有很多,所以清歌他们到了之后就被拉去了培训,还有叮嘱一些注意事项。

  清歌以前没做过保镖这个工作,现在接触了才发现这次的任务并不比上一次的卧底行动轻松,看来之后又是一场硬仗。

  他们的通讯设备已经被没收了,身上除了一身衣服什么都没有,按照上面的说法,等到任务开始的时候上面会统一给他们配发装备。

  清歌已经习惯了没有手机的日子,只是心中还是有些担心靳修溟,来的时候靳修溟的脸色就很难看,要不是被她劝住了,恐怕他就要跟着来了。

  还有就是夜清筱,也不知道她现在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她答应她回到部队之后就会给她打电话,但是她一回到基地就被季景程分配了新的任务,连手机都没机会碰到,更不要说是打电话了。

  “清歌,怎么了?”躺在她隔壁床的木兮见清歌一直翻来覆去的,不禁出声问道。

  清歌抱歉地说道:“我吵醒你了?”

  木兮摇摇头,又意识到黑暗中看不清楚,于是便小声说道:“没有,我也还没睡,清歌,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夜家的事情木兮等人并不清楚,他们在部队里,虽然一个月有两天的时间可以摸到手机,但是基地里的信号是有选择性屏蔽的,并不是你想干嘛就干嘛,说白了,那两天不过是给他们打电话用的。

  清歌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说夜家的事情,只是小声说道:“忽然之间见不到靳医生,有点不习惯。”

  木兮:……所以她是被强行塞了一口狗粮了。

  “明天还有新的培训任务,你赶紧睡吧,等任务结束就能看见靳医生了,顶多半个月而已。”木兮面无表情。

  打发了木兮,清歌躺在床上不再动弹,脑子里纷纷乱乱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想得她脑子疼,迷迷糊糊间就睡过去了。

  他们登上专机是在到达京都后的第七天,经过一个星期的培训,出访的准备工作也完成了,他们终于要离开了。

  这次的出访并不止是杜君扬一个人,还有夏国的外交部长以及一位胡子花白的内阁大臣,清歌记得他姓陈名震,位于内阁大臣之首,甚至还在路德亲王之上。

  夏国与Y国之间即便是坐飞机也要十个小时,清歌与司微澜以及另一位女孩子负责贴身保护王后杜君扬,而木兮则是好其他人一起保护陈震和外交部长。

  “你们先去休息吧。”杜君扬善解人意地说道,“在飞机上很安全,没什么好保护的,等下了飞机还有你们忙的,现在先抓紧时间好好休息。”

  清歌几人对视一眼,司微澜主动开口:“您的身边不能少人,这样吧,我们三个轮流休息,我先留下。”

  杜君扬没反对,笑盈盈地答应了。

  从见到她的第一面开始到现在,这位王后的脸上一直都保持着温和的笑意,如果不是事先清楚,清歌很难相信这样一个人竟然会那样对自己的亲生儿子。

  或许是因为靳修溟对母亲的排斥,即便是杜君扬对她的态度算得上温和,清歌也很难对她抱有好感。

  三个小时后,清歌去替司微澜,就见司微澜安安静静地站在杜君扬的房间门口,尽责地做一个保镖。

  “我来,你去休息吧。”

  司微澜也没推辞,将手里的枪交给清歌就去休息了。

  清歌刚刚站定,房间的门就开了,杜君扬温和地看着她,“可以进来陪我聊聊吗?”

  清歌眼神微闪,跟着她进去。

  虽然是在飞机上,但是房间装修得很豪华,应有尽有,清歌只是随意地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杜君扬指了指她对面的沙发,“坐吧,不要这么拘谨。”

  清歌坐了下来,脊背挺直。

  杜君扬打量着清歌,“长得确实很漂亮,难怪老四能看上你。”

  清歌装作没有听懂,“王后您说什么?”

  杜君扬微微一笑,笑容里透着一丝凉意,“你明白我在说什么,我知道你跟冷景瑞在一起。”

  清歌的心一沉,虽然来之前,靳修溟与她就有猜测或许杜君扬是知道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才会指定清歌做她的保镖,但是猜测只是猜测,现在听到她亲口承认了,倒是有些意外。

  “你既然跟冷景瑞在一起了,就应该知道我虽然是他的母亲,但是我们母子的关系并不好。”

  清歌坐姿越发端正,手放在大腿上,“王后您想说什么?”

  “其实我找你来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看看让我那个冷心冷肺的儿子看上的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已,正好路德亲王妃向我推荐了你,我也就顺水推舟了。”

  清歌摸不清她的目的,一时间没接口。

  “不过你不用紧张,我虽然跟我儿子有矛盾,但是我跟你之间无冤无仇,我还不至于迁怒到你的身上,这次我找你来,一方面确实是想看看你,另一方面也是真心看中了你的能力,上次游轮的事情路德弟妹已经跟我说过了,她很欣赏你,也很认可你的能力,她推荐的人我自然是相信的。”

  这话若是在挑明之前说,清歌或许还会相信,但是现在嘛,听听就算了,恐怕木兮和司微澜这次也只是一个陪跑的角色而已,真正起到保护作用的应该那个跟她一组的女孩子。

  而事后的一切也证明了清歌的猜测是正确的。

  “多谢王后的信任,这趟看旅程,我一定会尽心做好自己的工作。”人家都给了台阶,清歌自然要跟着下。

  杜君扬视线锁定在她的脸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景瑞现在在东陵市还好吗?”

  清歌一顿,“挺好的,您可以给他打个电话。”

  杜君扬笑了笑,对这话不置可否,“我最近听到了一些消息,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解释一下?”

  清歌看向她,就听见杜君扬说道,“我听说上次的那宗特大贩毒案你是最大的功臣,你能不能告诉我都有哪些人参与了?”

  清歌眼神一顿,视线不着痕迹地扫了她一眼,“王后,我们是有保密协议的,每一次任务都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一丝一毫。”她咬重了“任何人”三个字。

  碰了一颗钉子,也不见杜君扬有丝毫着恼的神情,她依旧是笑眯眯的,神态温和,却更让清歌体会到了她的城府之深,“是我强人所难了,不说就不说了吧。”

  “多谢王后。”清歌语气真诚。

  杜君扬眼神一暗,暗暗咬牙,果然是冷景瑞看中的人,跟他一样不讨喜。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84979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