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205.初来乍到(2更,五千)

205.初来乍到(2更,五千)


  水玥注意到靳修溟的眼神,连忙摆手,“先说好,这人可不是我带进来的,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见这人站在门口,还以为是邻居,他见我按门铃,就跟着进来了,我可不认识他。”

  “清歌回来了是不是?”侯明达眼睛盯着靳修溟。

  靳修溟抿唇,侧开身子,“进来吧。”直接无视了侯明达的话。

  侯明达跑进去,甚至连鞋子都没换,看见正坐在餐桌前吃面的清歌,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清歌隐约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却没有在意,正专心致志地吃着自己的面,然后就感受到了一道炽热的视线,她扭头,就看见了侯明达正站在那里,用一双“泪水涟涟”的眸子看着她。

  清歌的手一抖,叹气,放下筷子站起身,还没等她动作,侯明达已经冲过来抱住了她,“你这个坏丫头,说走就走,竟然连一点音信都不给我们,还有没有将我当做朋友。”

  他的声音轻颤,含着喜悦和思念。

  刚刚进来的靳修溟看见这一幕,脸色顿时就黑了。

  水玥站在她身边,一脸幸灾乐祸,用手肘撞了撞靳修溟,“兄弟,头上绿了。”

  靳修溟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没什么情绪的样子,水玥摸摸胳膊,在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手势,“我不说了。”

  就在靳修溟忍不住想上前将某人扯开时,清歌已经主动将人拉了开来。

  “猴子,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侯明达听到这个,顿时就气了,“我哪里知道你回来了?”只是从大半年前这个房子重新装修开始,他便每隔几天就过来一趟,今天就凑巧碰上了。

  清歌仔细一寻摸,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心中一暖,拍拍他的肩,安慰道:“我是昨晚上才回来的,本来也打算这两天去见你的。”前半句是真的,后半句是她哄他的,她这次回来,没打算通知任何人。

  侯明达也不去探究她这话里的真假,“你回来了就好,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我都要担心死了,你这次回来应该不走了吧?”

  清歌默,“猴子,我在这里呆不久。”她不能跟侯明达说自己要做的事情,只能先将人骗过去。

  侯明达睁大了眼睛,“你又要去哪里?”眼底隐隐有火星四溅。

  “我妈妈和姐姐还没找到,我自然要去找他们。”

  侯明达默,这件事就是清歌心中的一根刺,清若筠和夜清筱一天不回来,这根刺就一天扎在她的心上。

  “我帮你一起找。”侯明达毫不犹豫地说道。

  “哎,有人向你女人献殷勤,你不去阻止一下?”水玥在一旁看了半天戏,还是没忍住,对靳修溟说道。

  靳修溟轻哼一声,走上前,按着清歌坐下,淡淡开口,“不管要做什么,也要先吃饭,你的胃本来就不好,再饿坏了怎么办?”

  清歌微微瞪眼,她的胃什么时候不好了?

  侯明达则是一脸惊愕又担心地看着清歌,“清歌,你的胃怎么了?”

  清歌配合地捂住自己的胃,“之前没有好好吃饭,胃经常不舒服。”

  “那你还不快吃。”侯明达急了,也顾不得跟清歌说话了,催着她去吃饭。

  侯明达和水玥盯着清歌和靳修溟吃饭,确切地说是盯着清歌吃饭。靳修溟倒是吃的悠游自在,眼神时不时我往清歌的方向瞟一眼。

  清歌这下是真的胃疼了,吃个饭而已,至于像是盯着珍稀动物一样吗?

  她瞪了罪魁祸首一眼,靳修溟淡淡地看着她,微笑,“怎么了?是不是面不好吃?”

  清歌咬牙,“没有,面很好吃,你要不要尝一口?”

  没想到靳修溟还真的配合地点头,张嘴,等着她投喂。

  侯明达的脸色有些发黑,水玥则是暗中给靳修溟竖起了大拇指,这狗粮喂的,不动声色啊,果然,大尾巴狼还是大尾巴狼。

  清歌只能拿起筷子挑了面,送到靳修溟的嘴边,桌子下的脚却狠狠踢了他一脚,示意他不要太过分。

  她的力度不小,靳修溟被踢得有些疼,面上却不露丝毫,慢条斯理地将面吃了,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看着清歌,那含情脉脉的样子看得侯明达心肝脾肺肾都疼,恨不得甩门而去,但是想想清歌,又生生忍下来。

  靳修溟余光看见侯明达的脸色,眼中浮现点点笑意,想吃狗粮没关系,他给就是了。

  “唔,果然还是你喂的面最好吃,再来一口。”靳修溟笑眯眯地说道。

  这下轮到水玥胃疼了,她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陪着侯明达在这里吃狗粮,这么一想,顿时不乐意了,走到客厅坐下,打开了电视机。

  侯明达也觉得尴尬,“那个,清歌,你先吃饭,我也去看会儿电视。”

  等人都走了,清歌放下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靳修溟,“想吃面?都给你。”她将面往前一推。

  靳修溟脸上依旧是笑盈盈的,见状,只是问道:“不想吃了?那吃我的。”他吃的小馄饨。

  清歌一看这人就气不打一处来,侯明达是她兄弟,这个醋有什么好吃的。

  “他是我兄弟。”清歌咬牙说道,声音压得很低。

  靳修溟笑呵呵,兄弟,你当人家是兄弟,他可没当你是兄弟。侯明达虽然掩饰地很好,但是靳修溟是男人,这侯明达看向清歌的眼神,其中隐藏的深意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可偏偏人家是和清歌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感情甚笃,还有兄弟这层保护伞,侯明达本人又没有挑明,让他想光明正大吃醋都不行。

  “嗯,我知道,但是那也要吃饭,乖,先把早饭吃了。”靳修溟好脾气。

  清歌无力,这个大醋坛子,一旦翻了,她都只能妥协去哄。

  清歌也知道靳修溟这人占有欲重,不喜欢她跟异性有肢体上的接触,想必还是刚刚侯明达那一抱给闹得,想了想,就算是哄人也要等到其他人离开之后,倒不如先把肚子填饱,这么一想,她又拿起筷子吃面。

  没有了旁人看着,靳修溟也不捣乱,清歌总算是将这餐不安生的早饭给吃完了。

  侯明达还在客厅里等着清歌,见她吃完了,这才问道,“你之前去了哪里,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清歌笑,“去了一趟国外,靳修溟陪着我呢。”

  侯明达:……就是有他陪着我才心塞。

  靳修溟听见这话眼睛倒是亮了,看向清歌的视线满是温柔。

  侯明达想问清歌这将近一年来过得怎么样,但是又怕触动她的伤心事,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半天憋出一句,“你什么时候走?”

  刚说完,侯明达就恨不得拍死自己,这话问的,怎么像是在赶清歌走一样。

  清歌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只是说道:“过几天吧。”

  “那这几天你都会在家里?”

  清歌看了水玥一眼,嗯了一声。

  侯明达眼睛亮了,“我跟魏然说一声,他近期在国外出差,正好快回来了。”

  “好啊,我们也好久不见了。”

  因为侯明达的到来,清歌本来打算今天去蓝焰分部的事情就搁浅了,等到下午送走了侯明达,清歌看了一眼时间,“来不及了,只能等明天再去了。”

  水玥点头,“不急,反正也不差这一天两天,不过清歌,你准备好了没有,你这个空降兵或许没有那么顺利哦。”她说的不怀好意,满满的看戏意味。

  清歌倒是不以为意,想想也知道,分部的人对她肯定不会欢迎。

  “拳头才是硬道理,这句话到哪里都适用,我会让他们知道,跟着我,他们亏不了。”

  水玥笑,“就喜欢你这个劲儿。哎,晚上要不要先去一趟分部下面的酒吧?”

  清歌想了想,问道:“分部下面很多产业?”她来的是时候看过资料,不过那些都是分部成员的资料,对分部的产业了解倒是不多。

  “哪儿啊,这个分部是所有分部中最弱的,杰西都打算放弃了,一帮人就跟盘散沙似的,产业少的可怜,我记得除了一间酒吧就是,还有一家KTV,除了这两样就没了。”

  “不是也有将近一百人?怎么就这么一点?”清歌皱眉。

  “还不是一帮蠢货不会经营呗,加上被本土势力打压,自然赚不到什么钱,所以,你的任务很重啊清歌。不过杰西也说了,如果有一天你能将分部发展起来,他愿意将分部给你,与你达成合作关系。”

  清歌一震,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为什么?”

  水玥笑眯眯,“当然是因为我啊,我劝了他好久他才答应的,反正这个分部有跟没有一个样,我想要是你有自己的势力,报仇不是方便很多嘛,你是不知道蓝焰里那些老头子有多烦人,要是你真的将分部发展起来了,他们就会盯着这块蛋糕死不撒手,到时候你想随心所欲地干什么就难了,现在这个分部就是块鸡肋,他们看不上,这个时候要过来才正合适。以后他们就是后悔了也晚了。”

  清歌动容地看着水玥,半晌,才轻声问道:“为什么这么帮我?”

  水玥歪头,似是认真想了想,“因为我喜欢你啊。”刚说完,就发现一道冰冷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她赶紧补充道,“我是说你的经历跟我小时候很像,大概是因为看到你就像是看到了我以前的自己的,所以才动了念头吧,而且你真的很厉害,我很佩服你,这一点也是真的。”

  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水玥大部分时间都跟清歌在一起,每一次任务时候的表现她都看在眼里,刚开始她对清歌是同情,是好奇,时间久了,倒是真的很喜欢她。

  而且一起执行过这么多次任务,也算是同生共死过,过命的交情。

  “杰西给你的那个图章不止是信物,也是代表他将分部完全交给了你。”水玥继续说道。

  清歌拿出图章,这枚图章她一直带在身上,只以为只是信物,没想到还是一种权力的交接。

  “那杰西这样做,蓝焰那帮老头子就没意见?”清歌问道,其实只有杰西和水玥知道,清歌虽然在蓝焰这么久,但算不上真正的蓝焰成员,她的手臂内侧,并没有纹上蓝焰的标志,倒不是她不愿意,而是杰西当初说纹不纹都一样,现在想来,或许从一开始,杰西就没想过她会在蓝焰久待。

  “肯定有意见啊,不过这点小事杰西还是能处理的,他这个老大也不是白当的,不过是个鸡肋分部而已,给了就给了。所以清歌,这以后就是你自己的势力啦,你要加油哦。”

  水玥的神情忽然落寞,“我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亲人,不要跟我似的。”

  清歌不知道水玥的身世,但是从她今天的话中,也猜出一二,想必水玥也是一个可怜人。

  “算了,不要说这个了,我们先去吃饭再去酒吧吧。”水玥瞬间恢复了过来,仿佛刚才的落寞只是一种错觉。

  “好。”清歌点头。

  三人随便找了一家餐厅吃饭,等到天黑了才出发去酒吧。

  蓝焰分部的酒吧在新南路上,位于东陵市的西区,这里是整个东陵市的酒吧一条街,但也是东陵市治安最不好的地方,各方势力盘踞,错综复杂。

  清歌三人到的时候酒吧刚刚开始营业,客人还不多,服务员懒懒散散地或靠着打盹,或自己打牌,见三人进来了也不上前招呼一下。

  清歌三人在卡座上坐了能有五分钟,才有一个服务员姗姗来迟。

  清歌拿着酒单看了一眼,虽然不常来东陵市的酒吧,但也知道这家酒吧的价格是偏高的,甚至都跟一些高档酒吧的价格差不多了,她微微皱眉。

  服务员见她看了半天,都不点,有点不耐烦,“这位美女,我们这里的酒是整个东陵市最好的,你喝过就知道了。”

  “所以你们定价这么高?”清歌指了指价钱。

  服务员笑,“一分价钱一分货嘛,你去外面看看就知道了,我们做生意绝对是童叟无欺。”

  清歌默了默,没说什,给三人个点了一杯酒,服务员满意了,拿着酒单下去了。

  水玥和靳修溟全程旁观,等到服务员走了,水玥才低声开口,“看到了吧,不仅是这一点,你接触下来就知道为什么这个分部很难发展了。”

  清歌闻言,只是点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视线却在整个酒吧扫了一圈,很普通的装修,跟一般酒吧也没有什么不同,甚至看起来还破旧一些,有些年头没有重新装修了。

  想到这里,她又看了一眼那些懒散的服务员,“这些都是分部的成员?”

  “嗯,跟你说了,这就是一盘散沙,而且这些人基本都是当地的一些流氓混混,没什么能力,整天游手好闲的,这样一帮人,你指望能发展什么?”

  清歌渐渐明白了,难怪蓝焰那帮利益为上的老头会同意,这样一个分部有跟没有一个样,甚至蓝焰还要花钱养着他们,得不偿失啊。

  水玥拍拍清歌的肩膀,语重心长,“清歌啊,你是任重而道远啊。”只是这话配着她那娃娃脸,怎么看都逗趣。

  酒上来,清歌抿了一口,皱眉,这样的酒也能称得上是东陵市最好的酒?虽然知道里面有夸大的成分,但是这也太差了吧?

  靳修溟根本就没喝,靠在那里,似乎跟谁在发信息。

  清歌将酒放下,视线随意一扫,然后定格在了一个角落里,那里坐着一对男女,两人在抽烟,但那神情却不像是抽烟,而在他们的对面还坐着一个男人,猥琐的模样,似乎递给了两人一包什么东西,清歌眯眼。

  水玥自然也看到了,习以为常的表情,见清歌似乎要站起来,按住了她的肩膀,微微摇头。

  “清歌,你要习惯。”

  蓝焰虽然不做这一行的生意,但是也不能阻了其他人的财路。

  清歌默,也知道现在不是好时机,忍耐下来,坐着没动。

  随着夜色渐浓,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但一眼看去,并没有什么正经人来这里,似乎都是一些三教九流之人。

  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一家环境不咋样,服务不咋样,价格还贵死人的酒吧,正常人都不会来这里消费,而短短时间之内,她已经看到了十几起“交易”,明目张胆,毫不遮掩。

  “这是成了聚集地了?”清歌笑容有些冷。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水玥也有些惊讶,她原本以为只是暗中交易,没想到这里的人竟然这么猖狂,一时间眉头也拧成了一团。

  这样明目张胆的,就不怕出事吗?

  这些人明显是不怕的,而且看他们的样子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清歌眉头都快拧成麻花了,她看了一眼三人面前的酒杯,狐疑,这些人该不会在酒里下了什么吧?

  靳修溟看出她在想什么,摇头,酒倒是正常的酒。

  清歌微微放心,眼睛却看向了刚刚进来的男人身上。男人长得膀大腰圆,整条胳膊都是纹身,这便是蓝焰分部现任老大熊大力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12967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