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211.臣服

211.臣服


  水玥淡定地把玩着手中的枪,“咦,你们的脸色怎么都这么难看?刚才不是都挺嚣张的吗?”

  清歌看着水玥故作不知的样子,眼睛里划过一丝笑意。

  龙建波没想到水玥身上竟然带着枪,而且还是最新型号的,想起自己前段时间想让人帮自己弄把枪来,结果到现在还没弄到,而眼前这个看着还未成年的小丫头片子身上竟然有枪,这是不是意味着眼前的这几个人身上都有呢?

  难怪敢带着这么几个人就闯入烈火的地盘,感情是有所依仗!想到这里,龙建波看着清歌的眼神变了。

  要是清歌知道龙建波的想法,定然要说一句,你想多了。

  她跟水玥的身上确实带着枪,但其他人是没有的。

  夏国对枪支的管理很严格,清歌刚回到东陵市,还没来得及给大家配备这些东西,就她跟水玥身上的,还是费了一点心思才带进来的。

  清歌身后的林平看着水玥手中的枪,眼底闪过一丝流光,弄到枪不是本事,弄到最新型号的枪那就是一种本事了,不过想到清歌和水玥是蓝焰总部过来的人,又觉得一切是理所当然。

  龙建波脸色难看地看着清歌:“这是什么意思?”

  清歌笑眯眯:“小孩子贪玩,龙老大不用介意。”

  嘴上是这么说,但却没让水玥将枪收起来,这敷衍的态度让龙建波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漆黑,“你这样做恐怕不符合道上的规矩吧?”

  清歌惊讶:“道上的规矩?原来道上是有规矩的吗?之前看龙老大带着人砸了我的酒吧的样子,我还以为这就是个谁拳头大就听谁的世界呢。”

  “哎,清歌,你跟他们废话什么呢,龙老大,说说吧,你将我们酒吧砸了,这件事怎么算啊,要么你赔钱,要么也让我们将你们的酒吧砸一回。”

  “不知道你们想要多少钱?”这话是龙建波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当了老大这么多年,还从来没遇见过像今天这么憋屈的时候。本来以为赤羽换了老大,还是个年轻的女人,是不成气候了,谁曾想,这个女人竟然比熊大力还难对付,起码熊大力可没这么大的胆子与魄力,只带着几个人就闯入了他的地盘。

  清歌笑盈盈:“三百万。”

  “你特么这是在抢钱。”龙建波身后的小弟忍不住叫道。

  清歌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向龙建波:“龙老大也是这么想的?其实我要三百万一点都不多,我的酒吧重新装修,请的是最好的设计师,最好的施工团队,就连材料也是买的环保材料,加上我们的兄弟又被你们打伤了,总要赔偿点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吧,还有我酒吧的误工费,这些都是钱,这样算起来,三百万还是少的。当然了,我这人心善,多的也不问你们要了,就当是交个朋友。”

  听着清歌这厚颜无耻的话,烈火的人忍不住摸了摸后槽牙,这到底是哪里来的丫头片子,开口就是三百万,还一副我是善良人,不跟你们斤斤计较的样子。

  水玥一脸理所当然地附和:“老大,你就是太善良了,要我说,五百万都勉强。”

  龙建波脸色铁青,“大家都是在道上混的,做事留一线,日后才好相见。”

  “呵呵,这话说的,你带人砸了我们酒吧的时候这么不说这话,现在眼看着事情没法善了了,才想着说这话是不是太迟。”水玥一脸鄙夷。

  “不过,”她眼珠子一转,笑了起来,“其实这件事也不是没有第三种解决办法,只要你带着你的兄弟们加入我们赤羽,那我们就是一家人,谈钱伤感情,这件事自然就算了。”

  龙建波霍地站起来,怒瞪着清歌几人:“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水玥惊讶:“这怎么是欺人太甚,不是跟你们学的吗?你们想要让我们加入你们,但是我觉得你们加入赤羽更好,反正都是一家人,不是都一样吗?”

  清歌没忍住,笑了,这水玥真是有气死人的本事,看看龙建波的脸色,她都担心水玥生生将人给气死了,不过这本来就是她的目的,所以并没有阻止水玥。

  龙建波拳头握紧,看着清歌的眼神已然带了鱼死网破的决心,可是就当他想要动手时,一颗子弹直接射在了他的脚边,刚刚只要他再往前一步,这颗子弹必然射到他的脚上。

  龙建波看向水玥,水玥正笑看着他,“有话好好说,一个大男人跟女人动手算怎么回事儿。”

  龙建波的小弟们也没想到水玥说开枪就开枪,看着她手中还在冒着白烟的枪,一时间都杵在了原地,不敢动,虽然他们是混道上的,但也是惜命的。

  水玥见那些人老实了,满意了,看向清歌:“老大,龙老大似乎对我们的提议都不是很满意,你说怎么办?”

  清歌笑盈盈,摊手,“能怎么办,既然龙老大不愿意,那就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了,小月儿,今天姐姐教你一个成语。”

  “什么?”水玥十分配合。

  “群龙无首。”清歌慢悠悠地吐出四个字,却让烈火的人脸色一变。

  龙建波明白了清歌的打算,什么赔偿都是假的,这人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想吞并烈火。

  “你们真是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撑死了自己。”龙建波看着清歌的目光仿佛在喷火。

  清歌笑眯眯,“跟龙老大比起来,我们的胃口还是差了一点,龙老大,可以好好想想我的建议,不过我这人没什么耐性,不会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十分钟吧,我等你们十分钟。要是你们愿意主动加入我们,那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有福同享,要是非逼着我动手,那对不起了,我对待敌人从来都不温柔。”

  林平几人抽了抽嘴角,想起了凄惨的熊大力,确实很不温柔,熊大力现在还没关着,每天三顿鞭子的伺候着呢。

  龙建波看着清歌嚣张的模样,差点咬碎了一口大钢牙,要不是碍于水玥手中的枪,恐怕早就冲上去了。

  清歌看着他们敢怒不敢动手的样子,眉眼弯弯,显然心情很好,果然,这条道上,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

  龙建波身后的小弟们已经看清了形式,其中一个小弟扯了扯龙建波的衣袖,看了清歌等人一眼,低声在龙建波的耳边说着什么,清歌纯当没看见,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那模样,不像是在别人的地盘,倒像是在自己的家中。

  龙建波脸色变幻不定,他也知道自己今天不作出个决定来是难以走出这间包厢了,心中不禁后悔自己大意,竟然引狼入室。

  十分钟后,清歌看了一眼时间,“龙老大,时间到了,你们决定好了吗?”

  龙建波坐在那里,脸色很难看,但是不管怎么难看,到底没想着动手,“加入你们也不是不行,但总要让我们看到好处。”

  清歌点头,“嗯,这个要求很合理,只是龙老大,我这人呢喜欢看能力给资源,现在加入我们,我只能说有我们一口吃的,就有你们一口吃的,但是想要更多,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表现好了,香车美女,金钱地位,你想要的都会有,但若是野心配不上能力……”她笑了笑,没有继续说。

  “你这就是一张口头支票,想要空手套白狼。”有人不满,一点实质性的好处都没有说,就画了一张的大饼。

  龙建波没有说话,但看神情也是赞同小弟的说法的。

  清歌笑了笑,反问:“你们是狼吗?”在她看来,不过是一群欺软怕硬的狗,一点骨气都没有。

  一句话,又惹了众怒,但却敢怒不敢言,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不服气都只能憋着。

  清歌淡淡地扫了一眼龙建波,缓声开口:“龙老大,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对了,我听说你的小情人刚给你生了儿子,似乎才刚刚满月吧?”

  龙建波脸色铁青,“你这样做是坏了道上的规矩。”道上有规矩,祸不及家人,当然,这条规矩到底有没有用,那就看人了。

  “看来龙老大是个十分讲规矩的人,这样很好,现在我们就来谈谈规矩。龙老大砸了我的酒吧时,放话让我们考虑清楚是要加入你们,要是等着你们去接收,现在这话我还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你们的决定呢?”

  龙建波脸色变幻不定,这女人根本就不是还讲规矩的人,要是她伤害了自己的儿子该怎么办,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唯一一个,他不可能不在意。

  想了很久,就在清歌已经不耐烦的时候,龙建波忽然单膝跪地,“我自愿带着手下的兄弟加入赤羽。”

  “老大。”

  “老大,不可以。”

  龙建波身后的小弟们叫道,他们刚刚跟龙建波商量的是,鱼死网破也不投降。

  “闭嘴。”龙建波怒斥,他有他的考量,不仅是因为家里的稚儿,还有这帮兄弟,跟着自己很多年了,一直忠心耿耿,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自私就让他们也跟着自己倒霉。

  清歌闻言,满意一笑,“龙老大果然是个识时务的,我就欣赏你这样的人。”只是看着龙建波的眼神十分耐人寻味。

  龙建波只当看不懂,继续说道:“你是个有本事的,将帮里的兄弟交给你我放心,但我本人就不留在帮里了,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老大。”身后小弟不同意。

  龙建波也没打算让他们同意,他只是看着清歌,他在赌,赌清歌会让他留下来。

  清歌定定地看着龙建波,只是看着龙建波的眼神却不一样了,这个龙建波倒是个聪明人,懂得以退为进。

  良久,就在龙建波的背后还是冒冷汗之时,清歌终于开口了:“龙老大,既然要接收烈火,那你又怎么能离开烈火呢,烈火的兄弟跟着你这么多年,要是现在就让你走了,兄弟们该怎么看我,而且我还年轻,行事难免不周全,身边就需要你这样有能力也有经验的人教教我,所以你是万万不能走的。”

  水玥疑惑地看了一眼清歌,不明白她的决定的用意,但现在毕竟有外人在场,她自然不会质疑清歌的决定,所以闭嘴不言。

  那边龙建波还在推辞,清歌劝了两句,他也就顺势留下了。

  就这么收服了烈火,就连水玥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幽幽地看着清歌,“就这么结束了?”

  清歌好笑地看着她:“那你还想怎么样?上去将他们每个人都打一顿?”

  “哎,我还以为好费点劲儿呢,亏我巴巴地跑来,就这样结束了,有点没劲儿。”水玥有些失望,颇有些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

  “只是一个小小地烈火帮,在东陵市纵横交错的势力网中不过是垫底的不存在,连像样地武器都拿不出来,你以为在看到你手中这把最新型号的枪时,他们还会反抗?”

  水玥不解。

  清歌继续解释道:“那些大的组织里自然不缺武器,但凡烈火的实力再强一点,今天他们都不会低头,但是他们实力太弱,其实也是在夹缝中求生存,所以才这么想要扩大地盘,发展自己的实力,以求能在东陵市占据更高的地位,可这次他们抢夺地盘失败了,知道负隅顽抗也逃不过最终被吞并的下场,所以倒不如一开始就投降,这样起码能最大程度地减少损失,而且我们既然能拿出最新型号的武器,那么必然是有人脉的,他们也不过是想借着我们的大树乘凉而已。”

  经过清歌的解释,水玥似乎明白了一点,“所以说这个龙建波还是个心眼多的。”

  “嗯,心眼多,有野心,聪明,且能屈能伸,要是真心归顺的话,不失为一个人才。”

  “所以你真的打算用他吗?”水玥瞪大了眼睛,这人听着可不个好相与的人,很有可能在以后有能力了之后会反咬一口,这样的人放在身边未免太危险了。

  清歌笑,“确实是一把双刃剑,但要看怎么用,水玥,有时候双刃剑用好了,是会带来意外的惊喜的。”

  水玥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算了算了,这些费脑的事情不适合我,还是交给你去想吧,折腾了一个晚上啥也折腾出来,实在没劲儿,我要回去睡觉了,你在前面那个路口把我放下来,我自己打车回家。”

  清歌没有将她放在半路上,而是直接将她送回了家,然后自己才开车回家。

  回到家时,靳修溟果然还没睡,见清歌回来了,视线先在她的身上绕了一圈,见她毫发未伤,这才放下心来,“我让阿姨包了小馄饨,要吃吗?”

  清歌点头,折腾了这么久,她也饿了。

  阿姨是前两天靳修溟找来的,吃住都在夜家,平时就负责打扫卫生和做饭,做的饭菜味道不错,清歌很喜欢,尤其是阿姨自己包的小馄饨,味道很赞,清歌这两天早上吃的都是它。

  因为不知道清歌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小馄饨一直等到清歌到家才下锅。

  两人安静地吃着夜宵,阿姨在煮完馄饨后就回房间休息去了。她是个很有眼色的人,虽然不知道这对年轻人是做什么的,但却不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并不会窥探他们的生活。

  “事情已经解决了?”靳修溟问道。

  清歌点头,“嗯,顺便多了一个小弟。”

  靳修溟轻笑,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我明天要去Y国一趟。”

  清歌抬眸:“去多久?”

  “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

  “去做什么?”

  靳修溟但笑不语,清歌就明白这人是不打算说了,于是也不再追问。他们是最亲密的情侣,但也会给彼此留足空间,并不会过分干涉对方的私事。

  这天晚上,靳修溟洗完澡出来就看见清歌正在跟人打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她的神情有些严肃,靳修溟一边用毛巾随便擦了擦头发,一边在她的身边坐下,探着身子就想去亲她。

  清歌将某人湿漉漉的脑袋推开,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靳修溟将头靠在她的肩上,倾听了一会儿电话的内容,是刘洋打来的,汇报酒吧装修的事情。

  他伸手,将手机给抽走了,“这些事情明天到家里来说。”他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将手机仍在了床头柜上。

  清歌怒瞪着他,靳修溟笑,“我明天一早就要走了,有段时间不能回来,你不打算好好陪陪我?”

  听见这话,清歌顿时就无法生气了,拿过一边的毛巾继续替他擦头发,“洗完澡也不知道将头擦干,以后头疼了有你受的,还说我呢,自己都不以身作则。”以往清歌洗完头不擦头发,靳修溟都是要说的。

  靳修溟笑盈盈地看着她,耳边听着她的小声嘀咕,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心情极好,等头发擦得半干了,他将毛巾扔到了一边,抱着清歌就滚到了床上,“身体好了吗?”

  清歌斜眼,“靳医生,你能一天到晚不想着这事儿吗?”

  靳修溟无辜,“我想什么了?”

  清歌冷哼一声,并不接话,在某些方面,她永远说不过眼前这没节操的人。

  靳修溟见她不答,也不恼,直接亲了下去,温柔却不失霸道的吻让清歌很快有了感觉。

  靳修溟将手指伸到清歌的眼前,看着上面的那丝晶莹,笑盈盈,“宝贝儿,看来你也很想我。”

  清歌抬手揽着他的脖子,一个翻身,两人的位置来了一个互换,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家靳医生长得这么美,我想你不是正常的吗?要是哪天我对你的身体都没兴趣了,那你岂不是要哭了。”

  靳修溟就喜欢她在床上这好不扭捏的劲儿,扶着她的腰身,笑得妖娆。

  这一晚又是一个激情四射的夜晚,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靳修溟就离开了,清歌醒来时,身边早已没人了,就连被窝都冷了。

  她打着哈欠下楼,才发现刘洋和林平都来了,正在客厅里等着她。

  清歌挑眉,看着另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的人,“龙老大,没想到你也来了。”

  龙建波憨憨一笑,“我现在已经不是老大了,大当家千万不要这样叫我,你叫我名字就成。”

  清歌点点头,也没反对,对着三人打了一个手势,“稍等十分钟,我吃个早饭。”托他们家靳医生的福,清歌的三餐习惯很好,一般都会按时吃。

  “不急,老大你先吃饭。”这话是刘洋说的。

  清歌也没让他们久等,说十分钟就是十分钟。

  龙建波先给了清歌一个文件夹,还有几本本子,“这是烈火帮之前的产业分布以及账本。”

  清歌接过来随意翻了翻,都是跟自己之前查到的一致,至于账目是否对的上,那就要等稍后再看了,“龙哥辛苦了。”

  “不敢不敢,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龙建波对于自己一夜之间从一个帮派老大沦为跟班小弟,倒是适应良好,面对清歌时也不见初见时的倨傲,恭敬有加。

  清歌略微挑眉,隐约猜到了他改变如此巨大的原因。

  刘洋和林平是来说酒吧和KTV装修的事情的,之前因为龙建波带人打砸,耽误了工期,剩下的事情需要跟清歌确认一下。

  “这些事情你们两个做主就好,我既然交给你们了,自然我相信你们可以做好,至于钱不够的,直接找金一雷。”当初她给金一雷的卡里,别说是装修一个酒吧和KTV,就是三个也是卓卓有余的。

  “是,老大。”

  清歌摸摸耳朵,直到现在,她对老大的这个称呼还是有些不适应,“能换个称呼吗?”

  三人一愣,林平最先反应过来,试探着开口:“大当家?”

  “更难听。”清歌嫌弃。

  “清姐?”

  清歌挑眉,“行,就这个了。”虽然让一群比她大的人叫她姐很怪异,但霸气啊。

  三个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些无奈,没想到清歌看着挺成熟一人,既然还有这种恶趣味,不过道上一直是按本事排辈分,若是论身手,他们三个加起来也不是清歌的对手,叫一声“清姐”也是使得的。

  “清姐,以后就没烈火帮了,以后烈火帮的事情我是直接向你汇报还是你派人管理?”

  “你继续管着吧,这些事情还是你比我熟悉一些,而且我要是事事都亲力亲为,岂不是要累死了。”清歌说道,她既然将龙建波留下了,自然是敢用他的,以后不清楚,起码现在龙建波是暂时不会有异心的。

  三人已经说完了事情,自然就要离开了,林平走在最后,他看了清歌一眼,清歌疑惑地看着他,“还有事?”

  “确实有件事想问问清姐。”

  “你问。”

  “这栋房子的前主人是你什么人?”

  清歌笑,反问:“你觉得呢?”

  林平顿时就明白了,今天一早,他站在这幢别墅门前的时候,就隐隐有了猜测,他记得轻云集团的董事长就姓清。只是夜家的千金混道上……

  林平对上清歌的眼神,笑了笑,算了,不管她以前是谁,现在是他们的老大,只要记住这一点就够了。

  清歌见林平不再问,而是直接离开了,笑了笑,起身去了书房,对于未来的发展,她还需要好好做个规划。

  **

  Y国。

  冷一飞亲自到机场去接了靳修溟。

  “少爷,我们已经得到了消息,姬家的老爷子姬云天已经醒了。现在人就在姬家。”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去姬家吧。”

  冷一飞有些犹豫,“少爷,现在就去?”

  “嗯,现在就去。”

  “那等我多叫几个人。”他们现在就三四个人,就这样跑去姬家,太危险了,对于靳修溟的人身安全,冷一飞一向很紧张。

  “不用,现在就去。”

  冷一飞还想说什么,但见靳修溟坚持,自然也不敢再有意见,调转了车头,往姬家所在的方向开去。

  姬无痕刚刚看完父亲回来就听见管家说有人找他,据说是姓靳。

  姬无痕想了想,隐约猜到是谁,让管家将人带进来。

  靳修溟看见姬无痕,直接了当地开口:“听说姬云天已经醒了,我是来问清若筠和夜清筱的下落的。”

  姬无痕丝毫不意外,这人是清歌的男朋友,问这个为了谁,一目了然,“我已经问过了,我父亲并不知道带走他们母女的人是谁,对方训练有素,人数不少,而且身份很神秘,在他们没反应过来时,人就已经被带走了。”

  “这话是姬云天跟你说的?”

  姬无痕微微皱眉,靳修溟这话很无礼,而且态度嚣张,让人很不舒服,但却忍了,“是。”

  “我要见姬云天,我要亲自问问他。”靳修溟直觉姬云天应该是撒谎了。

  “这里是姬家,容不得你这样撒野。”姬无痕怒。

  “难道你不想早点找到他们母女?姬云天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你保证他没有撒谎吗?”

  姬无痕语塞,定定地看着靳修溟良久,才说道:“好,我带你去见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11888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