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217.出事了

217.出事了


  郭臻臻嫌弃完清歌,还挺了挺自己的胸,如同一只骄傲的孔雀。

  清歌倒是没生气,笑盈盈地看着她的胸,附和道:“嗯,你的胸摸起来倒是有手感,可惜人家不稀罕。”

  郭臻臻像是被人戳中了痛处,脸色忽青忽白,但是考虑到靳修溟还在这里,又硬生生将怒气吞下,冷哼一声,扭头就走,高跟鞋的哒哒声在走廊里格外的清晰。

  清歌摸摸鼻子,怎么战斗力这么弱,自己才说了一句话就走了,扭头就见靳修溟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见她看过来,微微一笑,温柔地问道:“戏好看吗?”

  明明早就来了,见到觊觎自己男朋友的女人,不上来阻止也就罢了,竟然还倚在那里看好戏,靳医生表示自己现在很心塞。

  清歌点点头,夸赞道:“我就知道我们靳医生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我果然没看错人。”

  靳修溟轻哼一声,脱了白大褂,跟她一起离开医院。

  “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回去的路上,清歌想起那位波涛汹涌的郭小姐,问道。

  靳修溟神情淡淡,“不知道。”他从来不关心这种事情。

  清歌则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又看了一眼靳修溟,她这样的也不小吧?不过跟郭臻臻比起来,自己这个好像确实小了一点哈。

  清歌打量着自己的胸,又看向靳修溟,“靳医生,你觉得我的胸小吗?”

  正好是个红绿灯,靳修溟踩了刹车,侧头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不小,刚好是我喜欢的类型。”一手掌握,大小刚好。

  清歌听懂了他的话,满意了,“我也觉得这样很好。”

  只是晚上回到家,靳医生让清歌小姐深刻地明白了男朋友的戏不是那么好看的。

  “知道以后怎么做了吗?”一场情事完毕,靳医生幽幽地看着女朋友。

  清歌浑身都是汗,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听见这话点点头,“知道了,以后哪个妖艳贱货敢接近你,我就剁了她。”

  靳医生满意了,低头亲了亲她的脸,“乖。”这才抱起她去洗漱。

  清歌眯眼,心中则是在盘算着,下次见到这位“波涛汹涌小姐”应该怎么回敬她才好,绝对不能轻了,不然对不起今晚上被靳医生折腾成这样的自己。

  **

  清歌从赤羽的酒吧里出来时,天色已经很晚了。今天酒吧里出了点事情,正好她在,就顺便解决了一下,而今晚上靳修溟因为还在手术,没下班,所以清歌倒是也不急着回家,慢悠悠地走在街道上。

  “你们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一道女声尖叫道,听着略有些熟悉。

  随即是一道阴冷的男声:“喊啊,臭娘们儿,给脸不要脸,我们老大看上你是你的福气,竟然敢打我们老大,你活腻歪了是吧。”

  “就是,也不想想这是谁的地盘,在我们的地盘上混,竟然还敢摆谱,谁不知道你以前是个出来卖的,现在装什么贞洁烈女。”另一道男声说道,鄙夷的语气,听着就让人很不舒服。

  “我正正经经做生意,你们青雷帮不要欺人太甚。”女声充满了愤怒。

  清歌终于想起了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眼眸微闪,本是要离开的脚步一转,朝着那三道声音的地方走去。

  角落里,杜雨若被两个男人堵着,她想离开,两个男人却不让她走,甚至想把她往车里拉,杜雨若自然不肯,挣扎间,就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笑盈盈地站在那里,双手环胸。

  “哟,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真是好本事。”清歌笑盈盈地出声。

  那两个男人立即看了过来,眼睛顿时一亮,这个姑娘太正点了,其中一个男人嘿嘿笑,搓着手,“小妹妹,我们就是跟她玩呢,可不是欺负。”

  清歌见到这个男人猥琐的眼神,几不可见地皱眉,“你当我的眼睛跟你一样是个瞎的?”

  再漂亮的女人,说话不客气那也让人恼火,两个男人现在就是这种心情,脸色顿时就变了,其中一个男人恶声恶气地说道:“大爷我在这里办事,识相的就少多管闲事。”

  杜雨若已经认出了清歌,求救般地看着她,却没有出声。

  清歌看了她一眼,随即看向两个男人,“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在本姑娘面前称大爷。”

  “嘿,脾气倒是不小,今天大爷就让你见识一下,姑娘家家的还是温柔一点更加讨喜。”其中一个男人放开杜雨若,不怀好意地看着清歌,一边说,一边朝着清歌走来。

  “你快走。”杜雨若冲着清歌喊了一句,却被身边的男人甩了一巴掌,“让你多嘴。”

  清歌眼神微冷,想也不想地握住男人伸过来要抓的她的手,狠狠一折,惨叫声打破了夜的宁静,让人心头一颤。

  另一个男人见状,心中一抖,面上却怒道:“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可是青雷帮的人,你竟然敢得罪我们!”

  清歌笑,“青雷帮?”

  那人以为清歌是怕了,顿时就得意了,“现在立刻给我们兄弟道歉,我们就饶过你。”

  清歌好笑,自己的样子像是要求饶吗?还是自己表现出了岔子,看着很像是害怕?

  “青雷帮又如何,本小姐长这么大还真没怕过谁。”

  那两人忽然意识到清歌似乎是知道青雷帮的,在知道青雷帮的前提下,竟然还敢继续得罪他们,显然是有所依仗,难道这个女人也是道上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两人顿时冷汗直冒,只是转念一想,道上的人里并没有听说这样一个女人,所以即便是道上的,应该也是个小帮派,比不得青雷帮的,想到这里,两人的腰杆又硬了。

  “你是哪个帮派的,竟然敢这么跟我们说话,知道我们青雷帮的老大是谁吗?”

  清歌眼神淡淡,看着他们两个,像是看着两个智障,那两人被清歌的目光激怒,也不管先前刚被教训过,直接冲着清歌冲了过来。

  几分钟后,杜雨若愣愣地看着躺在地上就连哀嚎都无力的两人,再看看风轻云淡的清歌,心中那叫一个震撼,这个女人太彪悍了,揍起人来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还不走吗?”清歌出声,视线却是落在杜雨若的身上。

  杜雨若的怀里抱着她的包,闻言,立即点头,“走走走。”

  跟着清歌的身后走出一段距离,杜雨若忍了忍,没忍住,开口提醒道:“这两个人是青雷帮老大朱青雷身边的人,朱青雷这人小肚鸡肠,又护短,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不会放过你,你小心点。”说起来这位姑娘也是为了帮她才会惹上青雷帮的人。

  清歌点点头,“嗯,我知道他们是青雷帮的。”刚才那两人不是已经自报家门了吗。

  她侧头看了杜雨若一眼,今晚上杜雨若脸上只有一层薄薄的淡妆,跟初见时的大浓妆完全是两个样子,看着要比那天年轻多了,此时看上去倒是跟她一般大。

  “你怎么会跟青雷帮的人扯上关系?”清歌问道。

  杜雨若有些不自在,却还是回答道:“朱青雷有一次来酒吧,正好我在,就被他看上了,想让我做他的情人,我不肯,他的手下就时常过来骚扰我。”

  “就像今天这样?”

  杜雨若摇头,“不是,以前他们顶多就是嘴上说说,从来没堵过我。”

  清歌顿时明白了,原来是朱青雷耐心告罄,想来硬的,却正好被自己撞到了。

  “那你以后小心一点。”清歌说道。

  “我知道,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以后你也要小心一点,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将你的信息告诉别人的。”

  清歌好笑,她跟杜雨若是第二次见面,杜雨若连她是谁都不知道,有什么信息好告诉的,不过这份心意她领了。

  “以后你打算怎么办?”清歌问道,看今天这样子,朱青雷明显不会善罢甘休。

  杜雨若苦笑,“能怎么办,就这样耗着吧。”

  清歌想了想,说道:“以后你要是遇到麻烦了,可以去赤羽找一个叫林平的。”

  杜雨若微惊,“你是赤羽的人?”

  清歌但笑不语,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杜雨若是个聪明的,哪里不明白清歌的意思,心中感动的同时摇头,“不必了,青雷帮不是那么好惹的,赤羽对上它,会吃亏。”

  清歌闻言,看向杜雨若的眼神中带着惊讶,杜雨若笑笑,“我虽然不是道上的人的,但我在夜场做了那么多年,见过的人不少,对你们这一条道上的人也很熟悉,其中的一些事情我还是知道的,今天他们两个并不知道你是赤羽的人,他们不会找到你,而我也不会说,所以你不用担心。”

  “你就不怕吗?”清歌问道。

  杜雨若苦笑,“怕有用吗?”或许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了,她的神情还算平静,“大不了就是跟他鱼死网破。”

  说完,似乎意识到什么,看向清歌,“刚才那人的话你应该听到了吧?”

  清歌疑惑地看着她,就听到杜雨若说道:“他们说我是出来卖的。其实他们说的也没错,早年我确实做过一顿时间的‘公主’。”

  清歌知道“公主”是什么意思,有些意外地看着她,没想到杜雨若竟然就这么跟她说了。

  “这没什么不能说的,事实就是这样。”杜雨若都是坦然,“你是不是也觉得既然我都做过‘公主’了,干嘛还要拒绝朱青雷?反正也只是多被一个人睡的事情不是吗?”

  清歌皱眉,随即道:“我没这么想。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过的生活,也有过去,曾经的你不管做什么,现在你既然已经脱离了过去的生活,就证明你想重新开始,这并没有什么错,你现在所做的就更没什么不对了。”

  杜雨若怔在了原地,清歌的眼神里没有丝毫的鄙夷,没算是刚刚听到自己曾经是个“公主”,也没露出任何鄙夷的神情,她是真的没有看不起她。

  杜雨若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觉,其实清歌于她而言就是一个陌生人,自己本不该跟她说这些,但是或许是今晚她帮了她,也或许是一个人寂寞太久了,心中的话无人可倾诉,才会在这样的夜晚说给清歌听。

  眼前那些人知道自己是个“公主”,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什么肮脏的东西,恨不得离她把八丈远。

  清歌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见她不说话,难得安慰道:“生活是自己的,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以前的那些,想忘记就忘了吧。”

  黑暗中,杜雨若忽然红了眼眶,嘴角的笑容却很灿烂,“谢谢你。”

  清歌耸耸肩,她不过是说了两句话而已,没什么好谢的,“你家住在哪里,送你回去。”帮人帮到底,这么晚,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在外面确实不太安全。

  “就在前面不远处。”杜雨若指了指东南方向,并没拒绝清歌的好意。

  “我刚才说的是真的,你以后要是遇到了麻烦,可以去找赤羽的林平,他会帮你。”

  “谢谢。”杜雨若道谢,接受了这份好意,却没有打算这么做。

  清歌看了她一眼,也不再说话,将她送到了家门口,拒绝了她邀请她上去喝茶。

  “那以后有机会我请你吃饭吧。”杜雨若说道。

  清歌笑,“不如请我喝酒。”

  杜雨若嫣然一笑,“当然,你要是想喝酒,随时过来。我还珍藏了几瓶好酒,你过来的时候我请你尝尝。”

  清歌笑着应了,等杜雨若上去了才转身回家。

  她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家时,靳修溟竟然还没回来,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是一个小护士接的,说是靳修溟还在手术室中没有出来,清歌于是便没有再打,洗了澡,躺在床上等靳修溟。

  结果一直等到她睡着了,靳修溟也没回来。

  第二天早上,清歌习惯性地摸了摸身边的位置,发现依旧是凉的,睁开了眼睛,床边并没有睡过的痕迹,所以靳修溟昨晚上一夜没回来?

  走下楼,就看见了躺在沙发上的人,他长得高,睡在沙发上就需要缩着腿,这睡姿十分不舒服。清歌放轻了脚步声,走了过去。

  靳修溟还在睡,睡得不太安稳,眉头轻轻皱着,身上披着西装外套,脸上满是疲惫。清歌的鼻子动了动,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比他以往身上的味道要略浓一些。

  清歌站起身,去楼上拿了一条薄毯下来,轻轻地盖在他的身上,刚准备直起身,手就被人握住了。清歌看去,就看见男人已经睁开了眼睛,眼睛里全是红血丝,清歌有些心疼。

  “我吵醒你了。”

  靳修溟微微摇头,手在额头上按了按,他几乎一夜没睡,整个脑袋一跳一跳的疼。

  “怎么不去卧室睡?”清歌问道。

  “刚回来没多久,本想休息一下,没想到睡着了。”靳修溟说道,他回来的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了,索性也就不上去将清歌吵醒了。

  “先上去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下。”

  靳修溟点点头,一台手术做了十几个小时,对于他的消耗也不小,他现在确实需要好好休息。

  清歌见他上去了,去了厨房,让阿姨给他煮了一点小馄饨,亲自拿了上去。

  靳修溟刚洗完澡出来,身上还冒着热气,清歌将小馄饨放在桌子上,让他先吃一点垫垫肚子,免得饿着肚子睡觉难受。

  靳修溟其实没什么胃口,但清歌都亲自拿上来了,自然不会拒绝她的好意,坐下来吃东西。

  “昨天那台手术顺利吗?”清歌看着靳修溟吃。

  靳修溟嗯了一声,“虽然耗时长,但是很顺利,我想这之后,院长会开始重用我。”

  清歌眸光微凝,“手术对象是谁?”

  靳修溟赞赏地看了她一眼,“是明德医院的董事,叫齐哲,也是明德医院最大的董事,齐家的掌舵者。”

  明德医院的医院院长姓邱,名邱鹏,也是明德医院的董事之一,只是占据的股份并不多,平日里唯齐哲马首是瞻。

  靳修溟虽然进了明德医院,但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按照他的身份,现在是没资格主刀这样一台手术的。这台手术确实不是他主刀,他只是作为助手进的手术室,只是手术途中,因为主刀医生的一个小小的失误,让手术差一点失败,而齐哲也差一点死在了手术台上,幸好靳修溟接过了手术刀,将齐哲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

  “这么说来,原来的主刀医生岂不是欠了你一个人情?”清歌说道。

  靳修溟点点头,“嗯,他是心外科的主任医生,也是邱鹏最信任的人。”

  清歌笑了,看着靳修溟,眼睛里闪着幽光,本以为想要取得他们的信任,还需要费点功夫,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大功臣,赶紧吃完睡觉吧。”

  靳修溟三两口将小馄饨吃完,抱着清歌就躺在了床上。

  清歌的手撑在他的胸口,“你不累?”

  靳修溟已经闭上了眼睛,“累,但是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着,所以你陪我睡一会儿。”

  清歌好笑,却躺在他的怀中没有动,一直等到靳修溟睡沉了,她才轻手轻脚地起来。

  阿姨做完早餐发现清歌还没下来,也没有上去催,径直去将旺财给喂了,等清歌下来了,才将早餐又热了一遍。

  清歌今天也没出去,就在家里陪着靳修溟,至于昨晚上帮了杜雨若的事情则被她忘在了脑后。临近中午,靳修溟还没醒,清歌正打算给水玥打电话,就先一步接到了水玥的电话。

  “清歌,出事了。”

  清歌眼神微变,“怎么了?”

  “货被劫了,林平重伤住院。”水玥说道。

  清歌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眸中满是冷意,“谁干的?”

  “我还在查,这件事要等林平醒来才能知道。”

  “跟林平一起去的兄弟呢?”

  电话那端的水玥沉默一瞬,开口:“都死了,就林平和另一个兄弟逃了出来,但是那个兄弟受的伤比林平还重,没到医院就死了。”

  清歌深深吸了一口气,“林平现在在哪个医院?”

  水玥报了医院的名字,清歌站起身就往外走,刚好遇上了买菜回来准备做饭的阿姨,“刘嫂,我有事出去一趟,中午饭就不在家吃了,等修溟醒来你帮我跟他说一声。”

  刘嫂应了一声,回头就只看见清歌匆匆离开的背影,摇摇头,走了进去。

  清歌赶到医院的时候,水玥正等在外面,“林平怎么样了?”

  水玥娃娃脸上一片冷沉,“命是保住了,不过什么时候醒很难说。”这次林平受伤颇重,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奇迹了。

  清歌看着还在重症监护室的林平,一言不发,看着她平静的样子,水玥只觉得暴风雨即将来临。

  “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谁干的。”清歌轻声说道,语气平静,却透着肃杀。

  “我已经让卫东去查了,这些人做的很干净,而且下手很狠,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这几个月林平负责扩张地下生意,确实如清歌一开始预料的那般,很快打开了东陵市的市场,因为货好,价格也公道,生意甚至做到了隔壁市。所以这几个月他经常往返边境与东陵市。

  前几个月都平平安安的,谁知道这次竟然出了事。

  这个医院在东陵市就是个小医院,林平受的伤太特殊,水域也不敢将他送到大医院去,幸好,这家医院的医生跟林平他们也算熟悉了,看见这伤口,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却什么都没问。

  跟医生详细了解了林平的伤势之后,清歌与水玥就回到了赤羽的总部,途中接到了靳修溟的电话,清歌简单地将事情跟靳修溟说了。

  “我等下就去看看林平。”靳修溟说道。

  清歌没反对,将医院地址报给靳修溟。

  赤羽总部,除了卫东,其他接到消息的高层都已经到了,就等着清歌呢。

  “清姐,林平的伤怎么样了?”刘洋问道。

  “手术很成功,命算是捡回来了,不过人还没醒。”

  其他人闻言,都松了一口气,他们可不想失去一个兄弟。

  “清歌,这件事不管是谁干的,都不能放过他们。”狄丰宝恨声说道,平日里他跟林平的关系最好,知道林平受伤,别提心中有多难过了。

  清歌嘴角轻勾,“这是自然,我的货物是那么好拿的吗?对方既然抢了我们的货物,肯定会出手,这段时间留意一下地下市场,看看谁有货物要出。”

  “清姐,他们未必会在东陵市出货吧?”龙建波考虑地更深一些。

  “嗯,所以不仅要留意东陵市的,也要留意一下其他地方的,也不需要太远,临近的几个地区就行,这批货物市场上不会太多,所以要是有人要出货,还是很容易查到的。”

  其他几人点点头,都认为清歌说的有道理,只有狄丰宝皱着眉没说话。

  清歌看向他,“怎么了?”

  狄丰宝犹豫了一下,说道:“清姐,万一人家想留着这批货自己用呢?”毕竟刚刚也说了,这批货市面上很少,留着自用很不错。

  清歌淡笑,“那些人不会那么蠢,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我们东西是他们抢的吗?”

  狄丰宝顿时就明白了,转了转眼眸,“清姐,我明白了,我稍后就去打探消息。”

  清歌点点头,随后看向刘洋,“联系卖家,适当延迟一下交货时间,我去联系买家,再要一批货。”

  “清姐,时间上来得及吗?”龙建波有些担心。

  清歌苦笑,“不管来不来及都要试一试,能找回来那批货是最好的,要是找不回来,我们也不能干等着,做我们这一行的,信誉最重要,不能失信于人,不然以后就难走了。”

  龙建波听懂了她的意思,脸色难看,“所以就算是我们自己贴钱,也要将货交到卖家手里?”

  清歌点头,“嗯,接下来的日子辛苦大家了,务必将事情完美解决。”

  其他人点点头,纷纷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只剩下了水玥和清歌。

  “清歌,你说这件事会是谁做的?”

  清歌勾唇,“谁做的不是重点,重点是消息是谁泄露出去的。”

  水玥一惊,“你是说我们内部有叛徒?”

  “我现在也只是猜测,每次那活的时间都不是固定的,具体的时间和路线只有林平和我们几个知道,抢劫的人是怎么知道的?还提前埋伏在林平他们的必经之地?”

  水玥脸色难看,“所以我们之中混进了别的帮派的奸细,还是在帮里地位高的人?”

  “也未必,或许是跟着去取货的人也说不定。”刚开始只是林平一个人去,但是后来生意做大了,林平一个人无法安全地将货带回来,就带了几个兄弟一起过去,这些人看似可靠,但内里是什么样的,谁又知道呢?

  “这次跟着林平去的人确定都死了吗?”清歌问她。

  水玥点头,“嗯,我已经跟刘洋确认过,都死了,除了林平,无一活口。”

  “对方的人呢?损失了吗?”清歌的手指轻轻扣着桌面,这是她思考时惯有的小动作。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11043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