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219.杜雨若的提醒

219.杜雨若的提醒


  林平醒了,清歌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知道了目标是谁之后,清歌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虽然说按照现在赤羽跟青雷的差距,硬碰硬是打不过人家,但是清歌自诩是文明人,自然不会蠢得跟人硬碰硬。

  将卫东找来,交代了几句,卫东神情微变,“清姐,怎么忽然要对付青雷帮?”青雷帮与赤羽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这清姐忽然让他去查青雷帮的仇敌,这实在是令人费解。

  清歌神情淡淡,“抢了我们的货,杀了我们那么多兄弟的就是青雷帮的人,你说这个仇我们要不要报?”

  卫东脸色顿时就变了,出事以后,他们几个每个人的心中都憋着一口气,都在猜测着这件事是谁做的,准备等知道之后让对方好看,现在知道了仇人是谁,卫东瞬间干劲儿十足。

  “清姐,我明白了,我马上就去,一定将跟青雷帮有过节的都查出来。”

  清歌点点头,“嗯,注意安全。”她可不想再有人折进去。

  卫东心中微暖,觉得这个老大真是太暖心了,每次最关心的就是他们的人身安全。

  清歌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将事情从头到尾捋了一遍,大致能够猜出青雷帮怎么做的理由,无非就是红眼病罢了,只是赤羽现在吃的不过是个蚊子肉,这也要眼红,这青雷帮的吃相未免太难看了一些。

  清歌眼睛微眯,心中已然有了计划。

  想明白了事情的关键,她的心情顿时轻松了很多,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了,正好可以去找靳医生一起吃个午饭。

  清歌到医院的时候,又在医院里遇见了郭臻臻小姐,她正站在靳修溟的办公室门口,眼神热切地看着版功能室里的人,丝毫没有察觉到清歌的到来。

  清歌往里面看了一眼,靳修溟正在给一个大爷看病,神情温和,那温声细语的样子还真有几分圣父的味道,对于一些不了解他本性的小姑娘来说,确实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她看了一眼神情迷恋的某位小姐,似笑非笑。

  “咳咳。”清歌轻咳一声,郭小姐完全没有反应,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靳修溟,都不带眨的,生怕一眨眼这人就消失了。

  这段时间她几乎每天都来找靳修溟,但是靳修溟不让她进去,说是影响了他给病人看病,郭臻臻即便是无奈,对上靳修溟冰冷的眸子,也不敢硬闯,只好委委屈屈地站在门外,盯着他,防止他跑了。

  医院里的护士都已经习惯了郭臻臻的到来,这个明德医院的人都知道,有一位波霸小姐每天追着靳医生跑,就算是知道靳医生已经有女朋友也不曾放弃。

  “咳咳。”清歌加大了一点音量,没引起郭臻臻的注意,倒是引起了办公室里的某人注意。

  郭臻臻发现靳修溟竟然往门口看了一眼,而且眼神格外的温柔,顿时一喜,还以为他被自己的诚意感动了,谁知一扭头就看见了眸光讨厌的女人。

  “怎么又是你?”郭臻臻厌恶地说道,只要一想到清歌可以正大光明地站在靳修溟的身边,她就嫉妒得发狂。

  清歌似笑非笑,“这也是我想问的,郭小姐,你每天都来纠缠我的男朋友,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郭臻臻冷哼一声,胸一挺,“错了,不是纠缠,是追求。你们又没结婚,男未婚女未嫁的,我怎么就不能追求他了?”

  清歌不是没有见过不要脸的人,但是将不要脸的话说得理直气壮的,还真是少见,她上下打量着郭臻臻,就像是看着什么珍稀物种,看的郭臻臻立即就炸毛了。

  “看什么看,本小姐知道我长得比你好看,你就算是再看,也变不成我。”

  清歌点点头,“嗯,一般人还真长不成你这样。”这般的弱智样,也是很少见的。

  郭臻臻没听出清歌的言外之意,只当她是在羡慕自己,顿时就高兴了,犹如一只孔雀般,扫了一眼清歌,“你知道就好,你要是有点自知之明,就该主动离开靳医生,像你这样的人是配不上他的。”

  清歌也不生气,只是笑盈盈地看着她,“我这样的人?我是哪样的人?”

  郭臻臻上下看了一眼清歌,满眼嫌弃,“该凸的地方不凸,该凹的地方不凹,穿得不男不女,一点女人味都没有,我都不知道靳医生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人,该不会是你死缠烂打,他被你缠得烦了,所以才勉强答应跟你在一起的吧?”

  越说郭臻臻越觉得自己猜中了真相,顿时看着清歌的目光又要喷火。

  清歌低头看了自己一眼,牛仔裤,白球鞋,上身是一件T恤,外加一件外套,虽然不是裙装,但也不至于不男不女吧?

  不过......她默默看了一眼郭臻臻,一袭红色连衣裙,外加一双黑色高跟鞋,配上精致的妆容,以及那呼之欲出胡的高耸,确实很有女人味。

  “唔,可是怎么办呢,靳医生就喜欢我这一款,他觉得我的胸不大不小,一手掌握,很符合他的喜好,而且他喜欢的是我不穿衣服的样子,所以我平时穿什么他并不在意。”

  “你......你......”郭臻臻气得脸都红了,指着清歌,说不话来。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竟然连这样的话就说得出口。

  清歌挑眉,“我再怎么不要脸,也不会去勾引别人的男朋友。”她的手握住郭臻臻的手指,往下一弯,疼得郭臻臻脸都白了。

  她靠近一步,凑进郭臻臻的耳边,压低了声音,“我最恨别人用手指着我,这会让我忍不住想要扳断它,这次就算了,下次记住了。

  她松开郭臻臻,郭臻臻立即往后退了一步,气恨地瞪着她,“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敢这样对我。”

  清歌笑,怎么都喜欢说这句话,真是让人头疼。

  清歌正打算说说什么,就见靳修溟眼睛走了出来,清歌往办公室里看了一眼,发现病人竟然已经不在了,他们就站在门口,病人什么时候走的?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靳修溟指了指办公室,“那边有侧门,病人从那里走的。”

  清歌默,所以这个男人刚才是坐在里面看戏吗?

  意识到这一点,清歌看向靳修溟的眼神十分不善,靳修溟只是对她温柔地笑笑,随即看向了郭臻臻,只是此时的眼神已经带上了冷意。

  郭臻臻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他眼底的冷意,可怜巴巴地看着他,“靳医生,你看看这个凶残的女人将我的手伤成什么样了。”她举着手,右手的食指有些红肿。

  “竟然没断,歌儿,你下手太轻了。”靳修溟似是不满地说道。

  郭臻臻呆愣愣地看着靳修溟,不敢相信这样的话竟然是从靳修溟的口中说出来的。清歌倒是毫不意外,别看靳修溟外面温温和和的,脸上时常挂着笑,但那只是表象,其实内心里这个男人比谁都冷情,除了自己在乎的那几个人之外,其他人在他眼里都没有任何的区别。

  原以为靳修溟这样说了之后,郭臻臻会委屈地跑了,谁知道这人确实委屈了,却没跑,而是泪眼汪汪地看着靳修溟,“靳医生,是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在这里,所以你才故意说这些话来气我,其实这并不是你的本意是不是,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狠心的人,一定是这个女人跟你说了什么。”说完,还恶狠狠地瞪了清歌一眼。

  清歌看的目瞪口呆,这位郭小姐该不是脑子进水了吧,还是说她其实是从其他星球来的,所以脑回路才这样清奇?

  靳修溟眼神更冷,揽着清歌的腰,将她扣在自己的怀里,柔声说道:“这里有神经病,赶紧回家。”

  郭臻臻不想让他们走,伸手就想拉住靳修溟的手臂,只是还没碰到,就被他冰冷的眼神吓住了,僵在那里没敢动。

  靳修溟带着清歌毫不犹豫地走了,那脚步匆匆的样子就像是身后有凶兽在追。

  一直到车子已经开出了医院,清歌还在捂着肚子笑,靳修溟一脸漆黑地看着她,“笑够了吗?”

  清歌摇头,“不行,你让我再笑一会儿,哈哈哈哈哈。”

  靳修溟脸色越来越黑,浑身散发着低气压,可惜身边的那人像是毫无所觉一般,兀自笑得欢快,连眼泪都出来了。

  就在靳修溟考虑着要不要找个地方停车,先将这个幸灾乐祸的女人“修理”一顿时,清歌终于不笑了,揉着肚子,“都怪你,笑得我肚子都疼了。”

  靳修溟:......

  靳修溟一脸无奈地看着她,“看自己男朋友的笑话就这么开心?”一般女人遇见这种事情不都是应该像个女战士一样,上去将那个女人修理一顿,然后宣布主权的吗?哪像她,竟然还在看戏。

  清歌揉了揉肚子,点点头,“好久没看见这么智障的女人了,难道不该开心一下吗?你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养出这样的女儿?”简直就是奇葩啊,清歌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奇葩。

  靳修溟抿了抿唇,看了一眼她按着肚子的手,眼底溢出星星点点的宠溺,温声开口:“她爸是齐哲。”

  清歌神情微顿,“齐哲?”

  “嗯,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齐哲是入赘的,所以郭臻臻是跟着母姓,听说当初齐哲之所以会跟她母亲结婚,要是她母亲从别人的手里抢来的。”

  清歌点点头,明白了,原来是家族遗传。

  清歌扭头看着靳修溟,靳修溟察觉到她的视线,摸摸自己的脸,“怎么了?我的脸上有脏东西?”

  “靳医生,我很好奇,你怎么对郭臻臻的事情这么清楚。”他不是个喜欢管闲事的性子,竟然会知道郭臻臻家里的事情,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靳修溟瞥她一眼,“今天在茶水间不小心听到了小护士们的谈话。”

  清歌了然,有女人的地方就会有八卦,郭臻臻出入医院那么频繁,而且毫不掩饰自己的动机,沦为小护士们的谈资也很正常。

  “所以你是故意让她接近你的?”知道了郭臻臻的身份,清歌不禁猜测道。

  靳修溟抬手揉乱了她的头发,“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可没有让她故意接近我。”实际上,这个郭臻臻就是个狗皮膏药,还是个听不懂人话的狗皮膏药,不管是他冷言冷语也好,还是无视也罢,这人完全不在意,该怎么来就怎么来,若不是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恐怕靳修溟真的忍不住动手了。

  清歌也只是随口一说,靳修溟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还是一清二楚的,自然知道他不可能去对别的女人使用“美男计”。

  她摸着下巴,眼睛里满是算计的光,靳修溟一看就知道这人一定是又想搞事情了,宠溺地笑笑,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

  晚上,清歌去了一趟赤羽的酒吧,酒吧的生意她都交给了手下的人,只是偶尔她也会过来看看。赤羽本只有一间酒吧,但是整合了几个小势力之后,已经发展到五间酒吧,这些酒吧清歌都让人重新装修过,她有时候也会过来看看酒吧的经营状况。

  刚走到酒吧门口,就看见一个在门口徘徊的身影,看身形有点眼熟,仔细辨认,清歌终于想起了那人是谁。

  “杜雨若。”她叫那人的名字。

  杜雨若听见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转头看去,就看见了清歌,眼睛一亮,就朝着清歌走来,“太好了,我正想找你呢。”

  清歌挑眉,“你找我?”

  “是。“杜雨若往周围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我有点是想想跟你说,能跟我去个地方吗?”

  清歌看了她一眼,没有犹豫,“行。走吧。”

  杜雨若带着清歌去了附近的一家茶室,还要了一个包厢,清歌打量了一眼茶室,私密性倒是不错,是个十分适合谈话的地方,心中则是在想着以后是不是也要开一间这样的茶室,不为喝茶,只为给人提供一个方便。

  杜雨若随便点了一壶茶,看着清歌欲言又止。

  清歌沉默着,等着她先开口,见她一直不开口,不禁有些好奇,“你将我的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跟我四目相对,相对无言?”

  杜雨若脸一红,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是有点事情想问你。”

  “那你问。”

  杜雨若盯着清歌那张美丽的脸,犹豫了片刻,才小心翼翼地开口:“你跟赤羽的林平是什么关系?”随后,怕清歌会误会,又解释道,“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其实是想见赤羽的大当家,但是我找过林平,没有找到,就想问问你,能不能让我见到赤羽的大当家。”

  清歌好奇,“你要见赤羽的大当家?为什么?”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他说,其实这件事跟林平说也可以,只是我跟林平毕竟没交情,人家不见我也正常。”

  “那你认识赤羽的大当家?”清歌饶有兴趣地问道。

  杜雨若摇头,“也不认识,其实说起来,我跟赤羽并无交集,我在赤羽里唯一认识的人只有你。按理来说,这件事我应该告诉你,但是事关重大,我担心会将你牵扯进来。”说白了,在杜雨若的心里,清歌不可能是赤羽的高层,看上次她提起林平时熟稔的语气,应该跟林平的关系不错。林平在赤羽中的地位杜雨若是知道的,所以才想着从林平这里入手。

  清歌被她勾起了好奇心,“我跟林平的关系很不错,他最近不在东陵市,顿时间被你可能见不到,有事情的话可以告诉我,我帮你转达。”

  杜雨若神情依旧有些犹豫,青雷帮的手段她很清楚,要是清歌只是赤羽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那么她即将要说的事情就会给清歌带来很大的麻烦,但是要是不说,赤羽对青雷帮没有防备,以后恐怕还要吃青雷帮的亏。

  杜雨若对青雷帮是厌恶的,而清歌又帮过她,自然不希望赤羽倒霉。

  清歌见她这副样子,倒是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只是对她想要说的事情多了几分好奇,眼珠子转了转,开口说道:“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等等。”杜雨若叫住她,压低了嗓音,“最近你们赤羽是不是丢了一批货?”

  清歌眯眼,定定地看着杜雨若。

  杜雨若心中一个咯噔,看清歌的这反应,不像是不知道这件事的,看来她在赤羽的地位不低,杜雨若也说不清此时自己是高兴多一点,还是担心多一点。

  “不用这样看我,这件事是我无意中从青雷帮的人口中听说的,抢了你们那批货的人就是青雷帮的人。”杜雨若微微垂眸,所以并没有看见清歌听见她的话时,眼中一闪而逝的冷光。

  “这件事你是怎么听到的?”清歌问道,声音微冷。杜雨若只是一个酒吧老板,她可不相信青雷帮的人会在她的酒吧里说怎么重要的事情。

  杜雨若苦笑,“不怕你笑话,上次你帮了我之后,朱青雷并没有死心,直接让人将我绑到了青雷帮,想要逼我答应跟他,我没有应,他就将我关到屋子里,不让我出去,我就是那个时候听别人在讨论。”

  清歌理清楚了事情的经过,不得不感叹,这个事情真是巧的很,她上午刚刚得知幕后黑手是青雷帮的人,晚上又有一个人跑来告诉她这件事是青雷帮的人干的。

  清歌看着杜雨若的神情透着一丝打量与狐疑,“后来你是怎么摆脱他们的?”按照朱青雷对她的执着,应该没那么快放弃才对,除非杜雨若已经答应了。

  “是他们的二当家帮我的。这件事以后有时间我可以跟你说,但是现在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那件事就是青雷帮的人干的,甚至你的那批货现在还在青雷帮的仓库里。”她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这几天除了应付白面男人之外,也在暗中查那批货的下落。

  表面上她是二当家的女人,还是一个很得二当家欢心的女人,一般人都不会防备她,她在青雷帮随意走,自然注意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清歌听到杜雨若的话,倒是没怀疑真实性,只是对她说了一声“谢谢”,郑重其事的样子。

  这下子轮到杜雨若呆住了,不自在地开口:“其实我也不算是帮你,我就是讨厌青雷帮。”

  清歌淡淡一笑,对这话不置可否,“不管怎么说,这次都算是我们赤羽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你的酒吧要是遇到麻烦,都可以找我或者赤羽的任何一个人。”

  在东陵市开酒吧的,谁背后没一点关系,即便不是道上的,也跟道上的人打好了关系,像杜雨若这样的反倒不多。

  杜雨若大概是有些不习惯清歌这样郑重其事的道谢,不知道该说什么,端起茶抿了一口。

  清歌眼睛里划过一丝笑意,调侃:“你这大晚上喝茶,不怕失眠吗?”

  杜雨若似乎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将茶水给喝了,顿了顿,放下杯子,之后倒是没再碰过。

  “我就是想提醒你一声,现在青雷帮已经盯上了赤羽,青雷帮的人做事一向心狠手辣,你们一定要小心,而且他们这次吃到了甜头,一定会故技重施的,你们注意一些。”到底是跟朱青雷打过交道,加上从白面男人口中听来的,杜雨若对朱青雷倒是有点了解。

  清歌则是看着杜雨若的眼睛,她的眼睛很澄澈,眼神清明,看样子并未说谎,“谢谢,我会将你的这些话转告给林平的。”

  “你自己也要小心。”杜雨若提醒道。

  清歌笑着点点头,很快就跟杜雨若在茶馆分别。不管是杜雨若还是林平,都说是青雷帮干的,那应该就是青雷帮了,没想到这样一点蝇头小利就能让青雷帮嫉妒,可见这个青雷帮也不是什么善茬。

  清歌回到以后,给卫东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去查查杜雨若这个人,不是她不相信杜雨若,而是习惯使然。

  第二天上去,卫东那里就有了反馈,清歌看着卫东发给自己的资料,半晌没有说话,没想到这个杜雨若也是一个可怜人。

  她从来都知道一个女人长着一张漂亮的脸却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那么这张脸本身就会成为一种原罪,这是人性的黑暗面所致,想到杜雨若小小年纪却经历了那么多,心中对这个女人倒是升起了一丝同情。

  水玥和刘洋去了一周才回来,水玥直奔清歌这里,端起清歌面前的水杯就喝了一个干净,喝完之后才发现这水的味道不对,看着清歌,“这怎么是姜糖水?”

  清歌无辜地看着她,“哦,这是靳医生为我准备的。”她知道水玥最讨厌的东西就是生姜,放了生姜的东西一概是不碰的,刚才就想提醒她了,可惜这人动作太快,她都来不及阻止。

  水玥端着杯子僵在原地,跟清歌大眼瞪小眼,然后,欲哭无泪,呜呜呜呜,她能不能将这水给吐出来。

  “那边,最后第一间就是卫生间,你要是想吐可以去那里。”清歌指了指卫生间的房间,善解人意地说道。

  水玥瞪了她一眼,又让阿姨给她倒了一杯白开水,将那个味道压下去了这才坐下来。

  “呼,以后在你家我可不敢再乱喝东西了,话说清歌,你才多大啊,竟然就开始养生了?”

  清歌重新倒了一杯姜糖水,抿了一口,其实她也不喜欢这个味道,但是这是靳医生今天上班前特意为她煮的,她总不能辜负靳医生的一番心意吧。

  又喝了一口,清歌才慢悠悠地开口:“养生从不在乎年龄,身体健康最重要,尤其是咱们女孩子,更要注意。”嗯,虽然味道是不太好,但是喝多了也就习惯了,她家靳医生做的,多难得啊。

  水玥呵呵笑,不想接这个话,明智地转移了话题,“货我已经安全地带回来了,这几天就能送到那些卖家的手里,对了,林平怎么样了?”她刚一到东陵市就往清歌这里跑,还不知道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清歌将林平醒来的事情说了,又说了青雷帮做的事情,水玥一听顿时就炸了,“好啊,感情是这帮龟儿子做的,我说呢,我们跟人无冤无仇的,怎么会被人劫货,呵呵,原来是红眼病惹的,你刚才说这帮人把货存在了他们的仓库了对吧,我今晚上就带着兄弟们去抢回来。”

  清歌扶额,她就知道水玥会是这个反应,按住了她的肩膀,示意她冷静下来:“青雷帮在东陵市发展比我们久,实力也比我们强,我们现在对上他们是不明智的。”

  “那难道就吃下这个亏?”水玥冷脸,她在蓝焰的时候可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要是清歌想让她忍下来,恐怕水玥要炸。

  清歌勾唇,“怎么可能,我的东西是那么好拿的吗?我迟早要让他们吐出来,只是不能是由我们动手。”

  水玥眼睛一亮,“你已经有主意了?跟我说说?”

  清歌淡淡一笑,卖了一个关子,“以后你就知道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10760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