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232.想知道你母亲的下落吗

232.想知道你母亲的下落吗


  袁正涛心中产生了危机感,看着清歌的目光透着不善,清歌注意到了,却当做没看见。

  “你倒是画了一个好大饼。”清歌嗤笑,没说心动,也没说不心动。

  辛先生眼底划过笑意,“清歌小姐,那是因为你值得。”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他越发觉得清歌是个十分合适的人选,至于清歌与赤练的那点子恩怨,在他看来完全不是问题。

  “你们想要让我为你们做什么?”清歌问道,“你们花这么大力气帮我,总不至于一无所求吧?”

  辛先生笑眯眯,“自然是想让清歌小姐帮我们做事,只要你跟我们合作,那么好处不会少了你。”

  “如果我拒绝呢?”清歌说得漫不经心。

  辛先生眼神微变,脸上的笑意却不变,笑呵呵地看着清歌,“清歌小姐,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我们帮你壮大赤羽,你帮我们做事,所得利益我们也会给你分成,其实对你来说百利而一害。”

  清歌冷笑,“从小我接受的教育就是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事情这么好,那么想跟你们合作的人必定有一大把,又何必找我?而且我这个人野惯了,不喜欢束缚,赤羽我可以慢慢发展,至于你们的提议就免了,我不感兴趣。”

  辛先生早就知道清歌不会轻易答应,毕竟从这段时间的观察中也可以知道,这个姑娘是个谨慎的人,自然不会随随便便就答应。

  “若是我说我知道你母亲和你姐姐的下落呢?”

  清歌脸上的漫不经心瞬间消失不见,她狠厉地盯着辛先生,“我母亲和我姐姐在你们手中?”

  辛先生淡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而一旁的袁正涛却恍然大悟,难怪辛先生先前那么笃定清歌一定会答应,原来他们早就握有清歌的软肋。

  “清歌小姐可以好好考虑我的建议。”

  清歌沉默,辛先生也不催她,淡定地坐在那里喝茶。

  良久,清歌才看向辛先生,“我要见你背后的人,想让我帮你们也不是不行,但是我要你背后的人亲自跟我谈。”

  辛先生哈哈大笑,“我就站在你的面前。”

  清歌嗤笑,“少糊弄我,我知道你只是一个办事的,既然是合作,双方都要拿出诚意,如果你背后的人不愿意现身,那么这件事就此作罢。”

  “所以你这这是连自己的母亲和姐姐都不管了?”

  清歌冷笑,“你们一句话我就要相信?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唬我的。”

  辛先生给身后的一个灰衣服的男人使了一个眼色,男人从怀中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清歌,清歌看了一眼,眼神顿时就变了。

  照片上正是清若筠和夜清筱。夜清筱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而她的母亲则是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女儿,神情木然空洞。背景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房间外是一排排高大的树,开着火红色的花。

  清歌捏着照片,几乎将照片捏的变了形,“他们在哪里?我姐姐怎么了?”

  辛先生淡淡一笑,果然家人就是清歌的软肋,只要有这两个女人在手,他根本不怕清歌不听话。

  “他们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至于你姐姐,她的身体不好,不过放心,我们已经请了最好的医生专门照顾她。”

  清歌眼底闪过一丝杀意,良久,才哑声开口:“你们想让我做什么?我若是帮了你们,你妈妈什么时候能让我跟我姐姐他们见面?”

  辛先生眼底笑意渐浓,似乎早就料到了清歌必定会答应,笑呵呵地开口,“其实我们的要求很简单,我们有些货需要销往世界各地,而你帮我们做成这件事就成了。”

  “什么东西?D品?军Huo?”

  辛先生淡笑,“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

  清歌沉默,定定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好,我答应了,但是若是让我知道你们动了我姐姐跟我母亲一根毫毛,我一定跟你们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辛先生笑,“清歌小姐尽管放心,我们很欣赏你的能力,毕竟你可是谷天一亲手教出来的人。我们想跟你长久合作,自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鉴于目前我们之间还没建立信任,所以暂时不能让你见他们,不过我们会照顾好他们,绝对不会让他们少了一根毫毛。”

  清歌抿唇,没再开口,却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她暗暗记下,面上却没有表现丝毫。

  林平在来的时候就被拦在了外面,所以并不知道清歌在里面跟他们谈了什么,只见清歌沉着一张脸出来,心中隐隐升起不好的预感,跟在清歌的身后离开了这里。

  “清姐,他们说了什么?”回去的路上,林平没忍住问道。

  清歌依旧冷着脸,“先回去再说。”

  林平见她面色阴沉地可怕,不敢再问,赶紧开车,而清歌的手里则是攥着那张照片。

  她自然能看出这张照片是近期拍的,看着照片上妈妈和姐姐消瘦地模样,清歌说不心疼是假的,但同时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将近两年了,她终于得到了确切得消息。

  虽然不知道母亲和姐姐现在在什么地方,但起码能确定他们还活着。只要还活着就好,现在清歌什么都不求,只求家人还平平安安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回到家里,靳修溟不在,清歌直接回了书房,一直到靳修溟回家都没有出来。林平担心清歌,所以一直没走,看见靳修溟,眼睛一亮,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靳修溟眼神微暗,“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既然靳修溟回来了,林平也就不多待了。靳修溟先去了一趟卧室,没有找到人,随即拐道去书房,书房的门关着,却没锁,靳修溟打开门进去。

  书房里一片黑暗,他动动鼻子,鼻尖是淡淡的烟草味道,书房的窗台上隐约有个影子,窗户开着,冷风一阵阵吹进来。

  他皱眉,打开了书房的等,然后就见到清歌曲腿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即便是知道他进来了,也没什么反应。

  她的指尖夹着一根香烟,却没抽,淡淡的烟草味道消散在空气中。整个人身上都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气息。

  靳修溟的心一滞,走到她身边,将即将燃尽的烟抽出来,温柔了眉眼,玩笑似的口吻:“大冷天的坐在这里不怕感冒啊?”

  清歌扭头看了他一眼,正见到靳修溟将烟头扔进烟灰缸的一幕。

  靳修溟不知道清歌在这里坐多久了,摸摸她的脸,已经冰凉一片,心中升起一丝怒气,却被他死死压住,柔声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清歌将头抵在靳修溟的胸膛上,满脸的疲惫,轻声开口:“我想我爸妈和我姐姐了。听说我爸爸以前有很严重的烟瘾,但是后来因为我妈妈不喜欢,他就慢慢戒掉了,可是烦心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抽一根,却不会当着我们们三个人的面抽。偶尔我会在爸爸的身上闻到淡淡的烟草味道,当时觉得不好闻,还嫌弃过,可是现在,我却无比怀念他身上的味道。”

  靳修溟心疼,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姑娘,陪在她身边两年多的时间,他最是清楚家人对她的意义。

  “今天去见袁正涛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他猜测,“他给了你家人的消息?”

  清歌淡笑,“你总是那么聪明,但不是他。靳修溟,我可能将自己陷入了一个危险的境地。”她将今天发生的事情简单交代了一边,包括那张照片。

  靳修溟看着照片,良久没有出声,只听得清歌说道:“我看见照片的第一眼,也曾怀疑过这张照片是假的,可惜,它不是,我不知道该庆幸还是悲伤。”

  靳修溟轻轻地将她抱在怀里,就像是抱着一个无助的孩子,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嗓音温柔:“我会陪你一起,他们想通过这样控制你,但这何尝不是一个接近他们的好机会。”

  清歌一怔,是啊,其实他们一开始的计划就不就是这样的吗?现在虽然出现了一点意外,但也没有太大的分别。

  “起码现在他们要利用你,就不会伤害你妈妈和你姐姐,他们暂时是安全的,我会让人暗中找他们,不要担心。”

  清歌听着他的心跳声,耳边是他轻柔的嗓音,心中忽然平静下来。是啊,有什么好怕的呢,不是早就知道前路布满荆棘了吗?身边有这个人在,她应该就能充满了勇气吧。

  她伸手搂住他,将头埋在他的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气,一直到鼻尖满是他的味道,才缓缓地吐出来,“靳医生,我没事了。”

  靳修溟摸摸她的头,“晚饭吃了吗?”

  清歌摇头。

  靳修溟就知道会是这样,将她抱下窗台,放在沙发上,又去将窗户关了,“你先坐在这里,我让阿姨煮完小馄饨。”

  清歌点点头,扯过沙发上的薄毯盖在身上,她现在才感觉到冷。

  没多久,靳修溟就端着两碗小馄饨上来了,两人在书房里慢慢吃完。一碗小馄饨下肚,清歌只觉得整个人都暖了,这才发现鼻子似乎塞住了。

  她看了一眼靳修溟,“靳医生,我好像感冒了。”就连她自己都忘记了吹了多久的冷风。

  靳修溟的脸色微黑,却什么都没说,站起来给她拿了感冒药。

  清歌摇头,“就是个小感冒,出身汗就好了,不用吃药。”她并不喜欢吃药,大概是小时候看多了夜清筱吃药的样子。

  靳修溟也不勉强她,直接将人抱起来,“那就去出身汗。”

  清歌以为他是要带自己去健身房,没想到这人直接抱着她去了卧室,瞬间明白了他刚才那话的意思,却没反对。

  睡前运动了一场,清歌出了一身汗,窝在靳修溟的怀里睡了。靳修溟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良久才闭上眼睛跟着一起睡去。

  **

  雷影基地。

  季景程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看了一遍又一遍,眸色深沉,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过了很久,他才将信息删除,并且清理了一切痕迹。

  第二天一早,唐浩等人就发现今天的队长就像受了刺激一样,对他们的操练更狠了,简直像是回到了当初选拔地时候。

  一群人被季景程操练得哭爹喊娘。

  趁着休息的间隙,唐浩被一群人推出来,凑到了季景程的身边,他搓了搓手,舔着脸问道:“队长,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所以才会往死了里操练他们。

  季景程淡淡扫了他一眼,“还有精力关心这个?”

  淡淡的语气,明明就跟平常没有任何的区别,却让唐浩悚然一惊,这样的队长好可怕,他想走,可是往回一看,那帮家伙正直直地盯着他,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嘿嘿,队长,我们也是关心你嘛,你要是心情不好可以跟我们说说。”

  “既然这么闲,那就训练翻倍。”

  唐浩瞬间苦了脸,“队长,不要这样,我们也是关心你。”

  季景程嗤笑,冷了眸色,“我看你们一个个就是太懒散,就这么点训练量都承受不住,就你们这样,以后上了战场还能回来?从今天开始,正式进入地狱周。”

  唐浩石化在当场,没想到只不过是来刺探一下军情,就得到了一个地狱周的结果,他期期艾艾地看着季景程,却对上了季景程冷飕飕的视线,所有的话都被吞回了肚子里,生怕再说下去,就不止是地狱周的问题了。

  唐浩垂头丧气地回到了队伍里,迎来众人亮晶晶的视线。

  陈可佳好奇地问道:“怎么样,队长到底怎么了,问出来没有?”

  唐浩笑得比哭还难看:“问出来了,从今天开始,开始地狱周。”

  众人呆滞,怎么就地狱周了?

  陆城磨牙:“你跟队长说了啥?”

  唐浩欲哭无泪,“我就问问他是不是心情不好,然后就这样了。”他也很想哭啊,不就是关心一下队长吗,怎么就得到了这个结果。

  众人生无可恋。

  在季景程吹响哨子的后一秒,站直了身体。

  “十公里负重越野,五公里武装泅渡。”冰冷的眸色不含任何情绪。

  众人苦着脸,继续训练。

  季景程静静地看着他们训练,眸色越发暗沉。

  木兮看了一眼季景程,很快又移开目光,眼底是几不可见的担心。

  **

  清歌醒来后没有马上起床,感觉到腰上的那只手,她扭头看着还在睡觉的男人,微微一笑。想着发生的事情,明明事情依旧没解决,可是心情却莫名轻松了很多。

  她倾身,在靳修溟的嘴角亲了亲,弯弯了眉眼,却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眸,“一大早就偷亲我,就这么爱我?”

  清歌笑眯眯,“是啊,我爱你爱得无可自拔。”

  靳修溟抬手摸摸她的额头,没发烧,说话声音也正常,看来感冒确实好了,笑道:“出汗确实是治愈感冒的好方法。”

  清歌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摸摸肚子,起床,她饿了。

  既然答应了与炎阳合作,清歌也不矫情,很快就将这个消息跟帮里的众人说了。众人面面相觑。

  “清姐,怎么忽然要跟炎阳合作?”林平不解地问道,难道说昨晚上清姐跟袁正涛见面,谈得就是合作的事情?

  清歌看了众人一眼,说道:“这件事是昨天临时决定的,我先说说接下来的安排。”她将一部分安排到了穆魏然的地产公司。

  去年底,穆魏然成立了一行建筑施工队,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这帮兄弟虽然文化不高,但好在都有一把力气。

  只是听着她的安排,众人神情不一,林平依旧跟在清歌的身边,包括刘洋、卫东,龙建波几个。

  倒是狄丰宝很不解,“清姐,我不想去公司。”清歌让他跟着穆魏然。

  清歌淡淡看了他一眼,“这是命令。”

  狄丰宝依旧不愿意,清歌说道:“公司也是我们赤羽的一部分,现在这边人手足够,但公司那边急缺人手。”

  虽然心中依旧不是很愿意,但狄丰宝最终还是接受了清歌的安排。

  将留在身边的人聚到一起,清歌看着他们,神情认真:“跟炎阳的合作过程中你们做事小心谨慎一些,袁正涛不是个好相与的人。”

  众人点头,心中虽然不解清歌的决定,却没有再问,而清歌也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那天见面之后,辛先生就不见了,据说是回到了京都,而联系清歌的人则是变成了袁正涛,这时候清歌才知道袁正涛现在在做什么。

  生意覆盖的范围,数量之巨大,原比她想象得多。

  “你们如何将这些钱洗白?”清歌问道。

  袁正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就不是你该管的,最近有一起交易,你跟我一起去。”

  清歌耸肩,“没问题。不过,你们就不怕我将消息泄露出去?”她实在好奇,这些人就这么信任她吗?

  袁正涛依旧是一张严肃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有在乎的人在我们的手上,除非你不想要他们活着,不然你只能乖乖听我们的。”

  清歌冷脸,“威胁我?”

  “随你怎么认为。”

  清歌咬牙,却生生忍下,她暗中已经让人去查那张照片的拍摄地点了,只是世界太大,除了推断出应该是某个热带地区之外,什么都看不出来,不过起码比漫无目的的找人好多了。

  交易时间定在了一周后,至于地点,袁正涛没说,交易对象也没说,清歌知道,这是防着她呢,也无所谓。

  回去的时候,水玥已经回来了,跟着水玥回来的,还有一个让清歌意想不到的人。

  “微澜?你怎么在这里?”清歌惊讶,看着一身伤痕的司微澜。自从去年一别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司微澜,也没联系过。

  司微澜冲着清歌笑笑,“是水玥救了我。”

  清歌看向水玥,“这是怎么回事?”

  水玥耸肩,“我执行任务的时候遇见了她正在被人追杀,想起这是你的朋友,就搭了一把手。至于她为什么会被人追杀,我就不清楚了。”

  清歌看向司微澜,见她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关心道:“严重吗?”

  司微澜摇头,“不要紧,皮外伤,过几天就能好。”

  “现在能跟我说说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为什么会被人追杀,追杀你的又是什么人?”

  “是赤练的人。我无意中破坏了他们的一起恐怖活动,就被他们追杀了。”司微澜说道。

  清歌皱眉,“你这一年都在做什么?”

  “跟你分别之后,我就想去各地走走看看,所以就在夏国旅游,走到哪里算哪里,去年底,我去了一趟边境,那边的少数民族地区很有意思,就在那边住了一段时间,然后就不小心撞见了赤练的人,我有些疑惑他们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那里,就跟踪他们。”

  清歌想起来了,去年底赤练的人确实在边境活动过,这个消息还是他们透露给季景程的。

  “当时你也在?”

  司微澜点点头,“我当时只是想知道他们出现在夏国想干嘛,没想那么多。”

  清歌倒是能理解司微澜,毕竟在部队待了那么久,即便是离开部队了,撞见这样的事情也无法袖手旁观。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司微澜苦笑,“我也不知道,被他们发现后,我就一直过着被追杀的生活。”她已经上了赤练的黑名单。

  清歌领教过赤练的厉害,自然知道要是上了他们的黑名单,那群人根本就是不依不挠,如跗骨之俎,难缠得很。

  司微澜的遭遇让清歌有些意外,原本以为司微澜离开之后,过的应该不错,谁知道竟然被赤练的人的盯上了。

  “如果你没地方去的话,就先在我这里吧。”

  司微澜已经从水玥的口中知道了清歌现在做的事情,闻言,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微澜,等过几天我会带你去见一个朋友,以后你就在他的公司上班。”清歌说道。

  司微澜惊讶,“不是说让我跟着你吗?”

  清歌原本是想将司微澜留在身边,但想了想,还是决定让她待在穆魏然的公司,“这件事以后我会跟你解释。”

  司微澜想问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问,“好,要是你有需要我的,你就跟我说。”

  “放心,不会跟你客气的。”清歌笑道。

  ------题外话------

  有人猜到杜雨若的身份了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09171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