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242.闹剧(一更)

242.闹剧(一更)


  明德医院高级病房。

  郭臻臻在病房里上蹿下跳,“太可恶了,爸爸怎么能这样做,我是他的女儿,结果他竟然将股权转让给他那个私生子,那都是我郭家的东西。妈,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郭梅刚刚苏醒,就听见女儿咋咋呼呼的声音,只觉得头更疼了,“臻臻,你先冷静一下。”

  “你让我怎么冷静,我的东西被人抢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有个私生子哥哥,我成了整个东陵市的笑柄,你让我怎么冷静!妈,你赶紧想想办法,要不然,那个私生子就要跑到我们头上撒野了。”郭臻臻气红了脸,只要一想到齐哲做的事情,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郭梅脸色苍白,神色冰冷,看着这样的女儿,不禁烦躁,“要么你安静,要么你现在就给我回家。”

  见郭梅发火了,郭臻臻顿时安静如鸡。

  郭梅抚额,她也没想到齐哲竟然这么狠,将手上10%的股份给了范晨凯,而且还是瞒着自己进行的,现在文件已经生效了,全体股东也已经知晓,就算现在齐哲想将范晨凯安排到公司,她也没了反对的理由,早知道这样,当初她就不应该将股份给齐哲,现在被人在背后捅了一刀,还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这疼痛,疼得她都要窒息了。

  因为没有防备齐哲来这一招,所以现在郭梅自己也是心乱如麻,哪里还有时间安慰女儿。

  病房外,范晨凯有些不安地看着齐哲,“我还是将股份还给你吧。”

  齐哲摆手,“不行,那是我留给你的,你就安心拿着,郭家那边有我,你现在先回家,下周一到公司上班。”他将范晨凯安排到了自己的身边,亲自带着他,这样他也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这样没关系吗?”范晨凯问道。

  “没事,这些事情我都会解决,你安心上班就是,以后爸爸慢慢教你。”

  范晨凯在齐哲的劝说下离开了,下楼后拐道去了靳修溟的办公室。

  靳修溟看见进来的人,笑了笑,“恭喜你,范助理。”齐哲让范晨凯做他的助理。

  范晨凯在椅子上坐下,拿下了鼻梁上的眼睛,“这还需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安排,我不会这么顺利。”顺利得让他觉得不真实的同时也觉得眼前男人的可怕,他将人心算计得这样准,每一个人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之内。

  “还是你愿意做,之后的事情我就帮不了你了,要看你自己的了。”

  范晨凯点头,“这是当然。”要是这样他都不能搞垮郭家,那么也太没用了一些。

  “需要我帮你教训一下郭臻臻吗?”范晨凯问,他也是后来才知道,郭臻臻喜欢靳修溟,对他死缠烂打,无所不用其极,靳修溟十分反感她,若非如此,也不会找到自己,说起来,他还要好好感谢一下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好妹妹。

  “当然。”靳修溟没跟他客气,这本来就是目的之一。

  齐哲在范晨凯离开之后就进了病房,结果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花瓶,若非他躲得快,铁定脑袋开花,他看去,才发现这个花瓶是自己的女儿扔的。

  “郭臻臻,你疯了是不是?”齐哲怒骂。

  “我是疯了,被你逼疯的,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啊,我是你的亲生女儿,结果你宁愿将股份给一个野种也不给我,你到底是不是我爸爸?”郭臻臻怒吼,她真是要气疯了,从知道这件事开始到现在,她的情绪就一直没有缓过来。

  齐哲看着地上的碎片,心中一阵无奈,“臻臻,你冷静一点。”

  “冷静,我为什么要冷静,你都要为了一个野种不要自己的亲生女儿了,我有什么好冷静的,而且你用的还是我们郭家的钱,这到底凭什么,你将我和妈妈放在哪里?”

  “够了,臻臻,这是我跟你妈妈的事情,你先出去,我要跟你妈妈好好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你背叛了我妈妈,现在又做了这样的事情,你就应该净身出户!”

  “臻臻。”郭梅打断她,“你先出去。”

  郭臻臻不愿意,“妈。”

  郭梅沉下脸,“出去。”

  郭臻臻不情不愿地走了,病房里只剩下郭梅和齐哲两个人。

  郭梅静静地看着齐哲,看得格外的认真仔细,这就是自己当年费尽心思从别人那里抢来的男人,她一直以为过了这么多年,齐哲心中是有她的,是有这个家的,现在看来,倒是自己天真了。

  “你知道范晨凯的存在多久了?”郭梅问道,声音平静,早已没了初时的歇斯底里。

  齐哲一顿,“没多久,比你早一点而已。”

  郭梅冷眼看他,“都到现在了,你还不愿意跟我说实话吗?”她怀疑齐哲其实早就知道了这个私生子的存在,所以才会处心积虑地策划这一切。

  齐哲抿唇,“不管你信不信,我确实是前不久才知道的这件事,如果不是那起车祸,偶然遇上了晨凯,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儿子。”

  “好,姑且相信你说的是真的,那我问你,为什么要将股份转让给他,那是我留给臻臻的。”

  “只有10%而已,我并不打算将所有的股份都给晨凯,剩下的那些都是我留给臻臻的,这10%算是我给晨凯的补偿。”

  “补偿,拿我郭家的钱去补偿你的私生子,还是范柔的孩子,齐哲,你是在恶心谁?”

  “这本来就是我们对不起范柔和晨凯,这样做有什么不对,郭氏集团是郭家的,但是也有我的心血,而且这些股份你转让给我,那就是我的东西,我有权处理自己的东西。”

  “呵呵,齐哲,我到今天才看明白了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这才是你,我早该想到的,当初你既然能为了钱离开范柔,总有一天你也会因为利益而背叛我。”

  “随你怎么说,晨凯这件事我是一定不会跟你妥协的,我们欠了他,就要还债。”

  “那我呢,你欠了我的,又该怎么还?”

  “你若是想要离婚,我随时可以跟你去民政局。”

  郭梅冷笑,“离婚,离婚之后让你带走我郭家一半的钱?好让你将那些钱都留给你的儿子?齐哲,你想的太美。”

  齐哲抿唇,脸色也不好看,“那你想如何?”

  郭梅嗤笑,“我想如何,我现在又能如何,集团里一半以上的股东都已经被你收买了,我现在就是个名存实亡的董事长,我能拿你如何,现在应该是我问你,齐总,你想将我如何,是不是要联合所有的董事将我撤职了?”

  “你明知道我不会这么做,你毕竟是我的妻子。”虽然他觉得对不起范柔,但是这二十几年,他跟郭梅也不是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

  直到今天郭梅才知道,齐哲在集团里这么多年,早已将集团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集团虽然依旧姓郭,却早已是他齐哲的郭氏集团,这个男人多可怕,每天跟她同床共枕,却算计着她的一切。

  郭梅恍惚想起了爸爸的话,当初爸爸其实是不同意她跟齐哲在一起的,认为齐哲这个人心机深沉,算计颇多,他担心她制不住他,可是那时候郭梅一心扑在了齐哲的身上,死心塌地的要跟他在一起,甚至用了手段让齐哲跟他女朋友分手。

  父亲临死前,将所有的股份转给她的时候也曾说过,不能将手中的股份给齐哲,等以后臻臻成年了就给臻臻,是自己不听话,觉得这么多年齐哲一直安心地守着这个家,守着她,是真心对她的,所以才会在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将20%的股份给了他。

  “齐哲,我不怪你,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是我看错了人,但是臻臻是你的女儿,你也是将她捧在手心里疼到大的,不能因为你现在有了儿子就伤害臻臻。”

  “我没有。”齐哲辩解,“该给臻臻的我一定不会少给,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从来没有忘记臻臻是我的女儿。”

  “那就将你手上的股份都给臻臻,立刻就转,我也会将我手上的股份转给臻臻。”郭梅说道。

  齐哲神色迟疑。

  “怎么,不愿意?你刚才的话果然是骗我的。”

  “不是,臻臻是个什么个性我们都知道,她有多少本事我们更加清楚,要是公司真的交到她的手中,你觉得能坚持多久?”

  郭梅恶狠狠地说道:“就算公司让臻臻玩完了,也好过被你的私生子拿走。”

  齐哲一滞,“那那些生意呢,你以为那些人会让我们现在就退出?”

  郭梅脸色变了,这一点她确实忘记了,想到那些人的手段,郭梅迟疑了,当初郭氏集团会被拉上船,还是她的原因,虽然后来她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齐哲,却也知道这艘船好上不好下。

  “而且将公司交给臻臻之后,也就将她拉入了这趟浑水中,你难道愿意?”

  郭梅彻底没话了,她自然是不愿意的。这些年她在海外给郭臻臻开了一个账户,每年都会存一笔钱进去,就是担心万一哪天东窗事发,他们两个都出事了,郭臻臻还能有个退路,她给她存的那笔钱,足够郭臻臻安安稳稳的过完下半辈子了。

  “梅梅,将股份转给晨凯这件事是我不对,但是我没想过离开这个家,离开你们,当初是我亏欠了那个孩子,现在只给他一点补偿,我也希望你能理解。”

  郭梅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但是她不能不考虑齐哲说的事情,她只有一个女儿,自然希望郭臻臻能平安喜乐,这么看来,还真的不能将股份给郭臻臻。

  “我不想在集团里看到范晨凯。”郭梅考虑之后说道,离婚是不行的,但是这口气她又咽不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范晨凯从郭氏集团赶出去。

  齐哲脸色一变,“不行。”他缓了缓语气,开口,“梅梅,这件事算我求你,让晨凯留在公司,他是个懂事的孩子,不会动摇臻臻的地位,而且万一以后我们出了事,臻臻也不至于孤苦无依。”

  郭梅沉默,齐哲知道她这是动摇了,眼中一喜,继续说道:“晨凯是个单纯善良的孩子,要是让他跟臻臻培养感情,如果万一我们真的出事了,他会照顾好臻臻的。”

  “说来说去,你就是为了让那个私生子能进入郭家,齐哲,你也算是用心良苦了。”郭梅讽刺道,她不傻,不可能齐哲说几句话就相信,不过齐哲说的也有道理,万一以后她跟齐哲出事了,臻臻她的性子是绝对接受不了的,郭家也未必保得住。

  “梅梅,我是有私心,但是我也是为了臻臻,臻臻是我的女儿,我还能害她吗?”

  “我可以给臻臻找一个真心疼她,爱她的男人,总比你那个什么私生子靠得住。”郭梅冷声说道,说到底还是不甘心就这样妥协,那个私生子就是梗在她喉头的一根刺,吞不下,吐不出。

  “你能保证找到的人一定会真心对臻臻?臻臻现在对靳修溟死心塌地的,一心想要嫁给他,你觉得找别人,她会接受?”

  郭梅一滞,想到女儿对靳修溟的那个劲儿,她就头疼,嘴硬道:“那就让靳修溟娶她。”

  “你不要太天真了,这个靳修溟可不是简单的人,臻臻降不住他的,这样的男人除非他心甘情愿,不然没有哪个女人能让他停住脚步,你觉得臻臻有这个本事?”

  郭梅气急,“在你眼里,臻臻就这么差,不过是个医生,也对我的女儿挑三拣四?”

  “你看你看,我说两句你又急了,我说的是事实,也是为了女儿好。”齐哲叹气,他难道没有考虑过靳修溟吗?在知道女儿喜欢他之后,他就认真考虑过,但是结果就是不行。

  “靳修溟不是我,他不会为了权势背叛自己的女朋友。”他见过靳修溟跟清歌的相处,也研究过这个男人,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很优秀的人,要是他能跟臻臻在一起,郭家一定会更加繁盛,可惜了。

  郭臻臻站在病房外,听不到里面在说什么,焦急地在原地转圈,等到齐哲从病房里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她看也不看齐哲,直接走进了病房。

  “妈,他跟你说了什么?”

  郭梅揉揉太阳穴,虽然没被齐哲说服,但是她心中确实是动摇了的,可让一个私生子就这样进入郭家,她又实在不甘心。

  “臻臻,妈妈有点累,想休息一下,你先回家吧。”郭梅疲惫地说道,她需要好好想想。

  郭臻臻讷讷,“我在这里陪您啊,您安心睡,我保证不吵着您。”

  “你在这里我休息不好,你先回家,记住,不许跟你爸爸吵架,这是我跟你爸爸之间的事情,你不能插手,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爸爸,你今天的行为很不好,回家之后记得跟你爸爸道歉。”

  “妈,凭什么呀,他都没有将我们当做家人,我为什么要将他当做是我的爸爸。”郭臻臻不情愿,但到底是记得这里是病房,没有大喊大叫。

  郭梅叹气,沉下脸,“妈妈的话都不愿意听了吗?”

  郭臻臻一滞,“好啦,我知道了,回家之后我保证不跟他吵架,可以了吧。妈妈,你先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郭梅点头,闭上眼睛休息。

  郭臻臻离开医院的时候正好碰上了从靳修溟那里离开的范晨凯,看见他,郭臻臻的眼睛都红了,怒气冲冲地走到他面前,“你怎么会在这里?”

  范晨凯皱眉,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眼底闪过一丝冷光,嘴角却微微上扬,“我来看看梅姨。”

  “呸,谁是你的梅姨,你少在这里乱叫人,你以为我爸将10%的股份转让给了你,你就是郭家人了,我告诉你,你做梦,我们郭家永远都不会欢迎你。你的身份永远是一个低贱的私生子。”

  范晨凯笑意更浓,却透着冷意,“你以为我稀罕做郭家人?”

  “那正好,就请你滚出郭家,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的好妹妹,你怎么这样天真,我虽然不喜欢郭家,但是属于我的东西我自然是要拿回来的。”范晨凯微微低了头,在郭臻臻耳边说道,声音里满是冷意,“你们欠了我妈妈的,总该还的。”

  郭臻臻脸色一变,指着范晨凯,“果然,这才是你的目的,我要去告诉爸爸。”

  范晨凯握住她指人的手,又恢复了那无害的模样,说出的话却冰冷,“好啊,你去说吧,看看他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郭臻臻红着眼眶,怒瞪着眼前的这个人,恨不得扑上去狠狠揍他一顿,范晨凯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眼镜后面的眼睛里满是讽刺的意味,就等着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打人,他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医院门口的方向,那里藏着几个记者,就等着拍照呢。

  郭臻臻这次倒是记住了她妈妈的话,没有冲动,恨恨地瞪了范晨凯几眼,就走了,范晨凯遗憾地看着她,看来这个妹妹也不是完全没脑子。

  ------题外话------

  好久没有求票票了,求一波月票与推荐票(乖巧。jpg)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08224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