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289.(30更)

289.(30更)


  “姬无痕,到了今天你还在骗我,你敢不敢用我的命发誓,当初那份鉴定报告是真的,要是你说谎,我明天就下地狱,不得好死!”

  姬无痕脸上的平静快要维持不住,“父亲,你这话是在诛我的心。既然您想知道,我可以告诉您报告是真的,只不过是我跟清歌的鉴定报告而已。”

  “好好好,真是好啊,姬无痕,你骗得我好苦。为了祁芸儿那个女人,你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姬无痕无话可说,当初这件事他做了就是做了,他不后悔。

  “现在再来说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半年前,他力排众议,废除了圣女制度,现在姬家已经没有了圣女制度,自然也就不需要所谓的圣女,父亲就算是再震怒,也已经于事无补。

  “这就是你的算计吧,姬无痕,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年没有好好管管你,让你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不知道这件事事情是谁告诉您的,若是您是为了这件事情生气,那您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如果我要你现在就去杀了祁芸儿那个女人呢?你去吗?”姬无痕一脸森然。

  “芸儿她早就失踪了。”

  姬云天冷笑,“你现在还在装傻,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祁芸儿已经回来的事情。姬无痕,只要你将祁芸儿和清歌都杀了,过去的事情我都可以不追究,你废除圣女制,我也可以不跟你追究。”

  姬云天是圣女制虔诚的执行者,能说出这样一番话,可见是心中恨毒了清若筠和清歌。

  姬无痕震惊的看向父亲,“您说的是真的?”

  他不敢相信,在清若筠失踪了两年多之后,竟然还能得到她回来的消息。

  “是真是假,你自己心中清楚,我现在就问你,能不能做到?”

  姬无痕微微垂眸,看着地面,“父亲,抱歉。”

  姬云天大怒,将桌子上的另一个杯子也朝着姬无痕砸了过去,这一次姬无痕没有躲,杯子直接砸到了他的额头上,瞬间鲜血直流。

  姬无痕疼得闷哼了一声,却站着没动,任由鲜血染红了他的面庞。他的眼前一片鲜红色,什么也看不清,脑子里却只剩下了一个声音——芸儿回来了。

  姬云天看着看着他鲜血横流的样子,一点也不心疼,只是冷眼看着,“你以为你用苦肉计我就会心疼,会原谅你?姬无痕,你做梦!我对你很失望。”

  姬无痕站在那儿不动,任由父亲责骂着。

  姬云天整整骂了一个小时,一直到骂的累了,才让人滚出去。

  这时候鲜血已经将姬无恒胸前的衣服都给染红了,他走出姬云天的房间时,脚步微微晃了晃,及时扶住了墙,才没有倒下去。

  管家被他这个样子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扶住他,并且叫了家庭医生。

  姬云天是盛怒之下出的手,下手极重,额头上的伤口有些深,医生缝了九针。

  “你这个伤口一定要好好养着,这几天不要碰水,我会定时去给你换药。”

  姬无痕神情淡淡,“好,麻烦了。”

  管家拿了一套干净衣服给他换上,他这才开车回家。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叫姬锦峰出来。

  姬锦峰知道,若是爷爷知道了父亲背地里做的事情,一定会震怒,却没想到竟然会对父亲动手,看到他额头上的伤和苍白的脸色,他心中也吓了一跳。

  姬无恒看着儿子,神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我刚刚去过你爷爷家。你爷爷因为一些事情很生气。我心中有个疑惑,希望你能帮我解答一下。”

  姬锦峰的脸上挂着一抹淡笑,闻言,恭敬的开口,“爸,您有什么话就问,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清若筠回来的事情,是不是你告诉爷爷的?还有当年的那份DNA鉴定报告是假的,是不是你说的?”

  姬锦峰装傻,“爸,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我已经问过管家了,下午你去看过你爷爷,你离开之后,你爷爷就大发雷霆,不要说这件事跟你无关。”

  姬锦峰脸色微变,深深的看了一眼父亲,本是端正的坐姿,忽然放松下来,靠在了椅背上,甚至还翘起了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没错,是我说的。我不过是不忍心看着爷爷被人蒙在鼓里,告诉他真相罢了。”

  姬无痕脸色铁青,“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做事情怎能如此没轻没重,你爷爷的身体不好,受不得刺激,你却还拿这样的事情去烦他,你是觉得你爷爷死的不够快是吗?”

  姬锦峰冷笑,神情倨傲,“您不用给我扣那么大的帽子,我担不起,我喜欢爷爷,敬他爱他,怎么忍心惹他生气,真正惹他生气的人是你。当初你若不做那样的事情,爷爷今天会生气吗?”

  “那你也不能告诉他,他的身体受不得刺激!”

  “看不惯的人是你,我想针对的人也是你。当初你为了那个贱人和我妈离婚,我妈到现在还心病难愈,可是你呢?关心过她一句,去看过她一眼吗?”

  “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你伤害了爱你的家人,爱你的女人。你忤逆自己的父亲,不尊重族规,你有什么资格当我们姬家的族长?”

  面对儿子的指责,姬无痕神情隐忍,失望的看着他,“我以为经过这么多年,你长大了,也该懂事了,却没想到你依旧是这个样子,你太让我失望了。”

  姬锦峰一脸嘲讽,“是啊,我让你失望,我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让你失望了不是吗?谁让我不是从清若筠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呢。若是我是你和她的孩子,你恐怕疼我都来不及吧。”

  姬无痕铁青的脸色微微发白。

  “这件事就是我告诉爷爷的,我不会后悔。而且我也不会放过清若筠跟她的女儿,他们害我失去了家,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你想做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我想做什么了,我的父亲。”他施施然起身,正想离开,却被姬无痕拉住了手腕。

  “当年的事情是我们姬家对不起清若筠,而对不起你母亲的人是我,这一切都跟她们母女无关,你不该将仇恨转移到他们的身上。”

  姬锦峰眼神一暗,狠狠的甩开了他的手,“什么叫跟他们无关?清若筠身为姬家的圣女,本来就应该履行自己的职责。可她倒好,逃离家族,还跟外族的男人结婚生孩子,这本来就是触犯了族规,是死罪,她早就该死了。”

  “圣女制度已经废除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圣女。你若是再这样执迷不悟下去,我就……”

  姬锦峰一脸嘲讽,“你就怎样?像囚禁爷爷一样囚禁我吗?好哇,你现在就可以把我关起来,千万不要让我出去,否则我一定会去找她们母女。我妈妈受得了这个委屈,但我不行。”

  姬无痕定定地看着他。当年他不是没有关过姬锦峰禁闭,甚至还关了很长一段时间,就连父亲来求情都没用。还是最后还是姬锦峰自己,意识到了错误,跟他诚恳的认错,并且保证再也不犯了,他才将人给放出来。

  这几年,姬锦峰读书,考研,进公司实习工作,表现的都十分乖巧,姬无痕以为他是放下了,也就渐渐放了心。却没想到他还是放心的太早了。

  姬锦峰他从来没有放下过这一段恩怨,只是因为那几年清若筠没有消息,所以他才按兵不动。

  姬锦峰毫不退让地与他对视,一边嘴角轻轻扬起,眼神嘲讽,“如果你没有做好关我一辈子的准备,那我就走了。”

  眼看着他就要走出家门,姬无痕淡淡开口,“你若是走出这个家门,我将会停了你所有的卡,断了你的经济来源。而你也将无法离开这个国家半步。”

  姬锦峰脚步微顿,对着他,眼神苍凉,“你以为我会在乎吗?”说完,步伐缓慢而坚定地走出了这个家。

  姬无痕颓然地坐在沙发上,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上浮现深深的疲惫,他捏捏眉心,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没多久,手机就再次响了起来,听着电话那端人的汇报,姬无痕眼眸幽深。

  谁能想到失踪了两年多的人,真的就这么回来了呢?当年清若筠和夜清筱失踪,父亲被人打晕,带回来时已经陷入了昏迷,即便后来人苏醒了,却也落下了残疾,这辈子都无法离开床榻半步。就连父亲都不知道动手的人是谁?

  他当初是真的以为清若筠凶多吉少了的,现在陡然听到她忽然回来的消息,心中激荡难平。

  “给我买一张飞往夏国的机票,越快越好。”姬无痕对秘书吩咐了一句挂断的电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06166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