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299.(6更)

299.(6更)


  清歌从小也是过着千金大小姐般的生活的,清若筠虽然对她很严格,但是在生活上从来没有亏待过她,但是跟靳修溟一比,那就根本没法看了。

  “那倒不是。”靳修溟看着她嫉妒的瞪着大眼睛,不由失笑,“平时哪里可能做这么多,大概也就五分之一吧。”

  五分之一,这里的五分之一也比她吃的丰盛好吗。

  清歌觉得自己的小心灵受伤了,于是坐下来大吃特吃。昨晚上她还觉得冷萧会享受,找的厨师做饭都那么好吃,但是今天吃过了靳修溟家里的,才发现这位才是真正会享受的主。

  “少吃点,吃多了你等下又睡不着。”靳修溟将清歌面前的小汤包移开,这小汤包做的精致小巧,每一个也就一小口,皮薄肉多,还有汤汁,味道十分鲜美,清歌已经一口气吃了一小笼了。

  小汤包没了,清歌幽怨地看着靳修溟,“我现在还没嫁给你,你就限制我吃东西了?你要是我嫁给你,你是不是就跟那周扒皮似的,一天只给我吃一顿?”

  靳修溟没好气地捏捏她的脸,“胡说。别光吃汤包,也尝尝其他的,这个芸豆酥味道不错,你试试。”

  清歌又看了一眼汤包,砸吧砸吧嘴,尝了一口芸豆酥,眼睛微亮,“唔,确实好吃,靳医生,等我们回东陵市了,将你家厨师一起带走吧。”

  靳修溟本来没这个打算,见清歌是真的喜欢吃,于是便点头同意了,“行,不够厨师一共有三人,要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去。”

  “OK。”只要一想到以后回家就能吃到美味的饭菜,清歌的心情就无比的好,虽然刘嫂的手艺也可以,但跟专业的厨师还是没法比的。

  靳修溟跟清歌在一起这么久,第一次发现清歌竟然是个隐形吃货,看着她吃得心满意足的样子,眼中的笑意也不禁浓郁了几分。

  吃完饭,靳修溟拉着清歌到庄园里逛了逛,等消化得差不多了,两人才会房间睡觉。

  这一睡直接就睡到了下午。

  清歌起床时,靳修溟已经不在房间里。她洗把脸下楼,隐约听到楼下传来说话的声音,其中一个是靳修溟的,另一个却很陌生。

  清歌脚步迟疑了一下,靳修溟已经先一步发现了她,朝她招招手,指着他身边的男人说道:“这是我二哥冷文冀,你直接叫二哥就好。”

  “二哥。”清歌笑着叫了一声,在靳修溟的身边坐下。

  冷文冀打量了她一眼,笑着应了一声,“你就是清歌吧,景瑞总算是把你带回来了,我跟他说了好几次,他都不理我。”

  冷文冀的脸色很白,是那种病态的苍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身姿羸弱,身上弥漫着淡淡的药香,似乎是中药的味道。他很瘦,看着比靳修溟还要瘦很多。

  见清歌一直看着他,冷文冀有些不好意思,“是不是我的样子吓到你了?”

  清歌摇头,“没有,只是第一次见到二哥,有些紧张。”她嘴上虽然说着紧张,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这话就是安慰冷文冀的。

  冷文冀不在意地笑笑,他从出生起就这样,早就习惯了,因为常年生病,十分的容貌也被减至三分。

  “二哥今天怎么会过来?”靳修溟问道。

  “你回来不去看我,那就只能我来看你了,放心吧,我来的时候没人看见。”表面上靳修溟跟几个兄弟的关系都不怎么好,但私底下,他其实跟冷文冀的关系挺不错。

  “你离开的这两年,京都发生了不少的变化。当年选举投票给你的那些人,除了季老将军,其他的人都已经被冷希瑞找理由撤职了,景瑞,你当初不该那么任性地选择离开。”

  当年靳修溟但凡能为那些人考虑一下,那些人也不至于落得那么样凄惨的地步,真说起来,是靳修溟辜负了他们。

  靳修溟神情淡淡,显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或许他心里是知道的,只是当时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他可以负尽天下人,却唯独不能放下身边这位。

  冷文冀见他这样,无奈摇头,他就知道这样的话无法打动这个弟弟。这个弟弟从小就冷情,若非小时候他救过他,导致身体越发不好,恐怕这个弟弟跟他的关系也会跟其他兄弟一样。

  一旁的清歌听到这话,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靳修溟,按照时间推断,那次选举正好就是她被水玥救了带回蓝焰的时间,那时候靳修溟以为她在杜君扬的手里,于是在票数多过冷希瑞的时候,放弃了王位继承权,以换来她的平安,真要说起来,其实是她连累了他。

  靳修溟看出了她的想法,拍拍她的手,温柔了眉眼,“跟你没大多关系,是我本身就对那个位置不感兴趣,那次也不过是顺着心意而为而已。”

  冷文冀听了这话,再次在心中叹息,真不知道靳修溟对一个人这样上心,是好还是不好。

  “二哥,今天你既然来了,那就请你帮个忙。”靳修溟转移了话题。

  “嗯?什么忙,你说。”

  “帮我查查杜君扬是否养了一只黑猫。”他拿出手机,翻出了一张黑猫的照片,这是他昨晚上偷拍的。

  冷文冀接过来一看,顿时惊讶道,“这就是她养的黑猫,你怎么会有这只猫的照片?”

  靳修溟心一沉,“你确定吗?”

  “我确定,我上次去的时候还摸过这只猫,差点被挠了,她很喜欢这只猫,平时宝贝得很,就连猫粮都是进口的,这只黑猫有什么问题吗?”

  靳修溟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有将辛宏的事情告诉他,这件事牵扯到清歌,暂时不适合跟冷文冀说。

  “没有,只是昨晚上在冷萧家里,听他老婆提起杜君扬养了一只一模一样的猫。”

  “冷萧家那只猫就是从母……杜君扬那里抱走的,但我很不喜欢这只猫。”

  清歌心中一动,问道:“为什么?这只猫的眼睛很特别,虽然是只黑猫,但还挺漂亮的。”

  冷文冀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你见过哪只猫会生吃其他小猫的吗?我就亲眼见过这只黑猫将其他猫当成食物给吃了。”

  清歌与靳修溟对视一眼,都想起了昨晚上那黑猫吃生牛肉的场景。

  “这样的猫恐怕整个夏国都找不出第三只吧?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得来的这种猫。”靳修溟状似无意地说道。

  “是基因实验的产物,这种猫根本就是怪物。”冷文冀冷声说道。

  清歌一怔,“你说什么,基因实验?”

  冷文冀点点头,“我也是最近无意中发现的,杜君扬暗地里有支医疗队,专门做各种基因实验和活体实验。这种猫就是实验的产物。”

  清歌脑中闪过一道白光,她忽然想起了夜清筱。她记得辛宏曾经说过,夜清筱的心脏病已经好了,而据母亲零星的回忆,他们在被囚禁期间,每隔一段时间夜清筱就会被带走,送回来时,身体就会变得很虚弱,难道说……

  清歌的脸色有些发白,颤声问道:“那个实验基地在哪里?”

  冷文冀摇头,“我不知道,我也是无意中听到杜君扬和冷希瑞的谈话,才知道有这么一批人存在,他们会拿各种动物做基因实验,来研究某个基因在个体中的作用,以及改变一对基因对活体的影响等等。”

  “那……他们用人体吗?”清歌的声音有些艰涩。

  冷文冀愣了,迟疑,“应该不会吧?”他其实也不敢肯定,甚至可以说,他的心中也不是没有产生过这样的疑问,毕竟若是只研究动物的基因,似乎后并没有实际作用,而一旦将基因实验应用到人体上,改变人的基因,那……

  冷文冀赶紧打断自己的想法,他不敢想下去了,因为那样实在是太可怕了。

  “二哥,能不能帮个忙,我想知道更多关于这个基因实验基地的事情,越详细越好,这对我很重要。”清歌请求道。

  冷文冀看向靳修溟,靳修溟则是看向了清歌,他对夜清筱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十分清楚,毕竟清若筠只将这些事情告诉了清歌。

  “靳修溟,我怀疑我姐姐在他们的手里。”清歌的声音发抖,手死死抓着靳修溟的胳膊,若不是清歌的指甲短,只怕这时候已经嵌进了他的肉里。

  靳修溟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将清歌怀里,轻声安慰,“好,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查清楚,别担心。”

  冷文冀没想到一只黑猫竟然会引出这么多的问题。若清歌的猜测是真的,杜君扬真的在用活人做人体实验,那么她到底想做什么,这样有违道德的事情做了难道不会亏心吗?

  冷文冀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正色道:“这件事交给我,我比你们更容易查到这些。”毕竟他人就在京都,而且一向没什么存在感,就连杜君扬自己都很少想起他。

  与之相反,靳修溟一直是杜君扬的心头刺,一旦被杜君扬发觉,那就真的就是一个死字了,杜君扬对这个儿子是不会存在任何的母子之情的。

  “二哥,谢谢。”清歌真诚道谢,确实这件事由冷文冀来查比他们两都要合适。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06045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