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312.你想当王后吗(2更)

312.你想当王后吗(2更)


  “当年夜家的事情是不是也有你的手笔?”靳修溟冷声问道。

  清歌的视线也紧紧盯着冷萧,不错过他任何的细微的表情。

  冷萧的瞳孔微缩,面上却冷静,“是,当初夜云霆查到了新发地产的事情跟我有关系,所以我就让人伪造了一些证据,让他做不成江陵省的一把手,但也仅此而已,他的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这人虽然爱财,但是不会害命。”

  清歌冷笑,这样的话不知道眼前的人是怎么说出口的,难道就不会脸红吗?

  冷萧注意到她的眼神,心中虽然不满自己的话被人质疑,但也不敢流露出来,他不怕清歌,这人有底线,可是靳修溟却不同,这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只是制造了一些证据让他下台而已,多的我一点都没做。”冷萧一脸诚恳,就差指天发誓了。

  靳修溟定定地看着他,脸上一片冷沉,丝毫没有笑意,“叔叔,你是不是觉得我根本不敢动你,所以才敢有恃无恐的说谎?”

  冷萧对上他满含杀意的眼神,心中一颤。

  “修溟,这件事是你母亲做的,是她派人去追杀夜云霆,她想要夜云霆死,因为夜云霆查到了她一件秘密。”

  清歌与靳修溟眼神微闪,同时想到了那只被基因改造的黑猫。

  “什么秘密?”

  “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这件事是你母亲做的,而且……”他看了一眼清歌,“当初你母亲去Y国,指名要清歌保护,就是为了她死,她知道清歌对你很重要,想要让你伤心难过,甚至绝望,她想让你一辈子痛苦。”

  清歌定定地看着他,“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被知道杜君扬这么多的事情?”

  “自然是我暗中查到的。”冷萧说道,没说有些事情他本身就是参与者。

  “你怎么证明你说的话都是真的?”清歌再问。

  “不信你们可以去查,这些事情虽然隐秘,但也不是无迹可寻的,只要你们去查,肯定可以查到蛛丝马迹。”

  “是吗?你的意思就是除了新发的事情,以及我爸被撤职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都跟你无关,是杜君扬做的,是这个意思吗?”清歌嘴角轻勾,温声问道。

  冷萧轻咳了一声,“是,不管你们信不信,真相确实就是这样。我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们了,是不是将东西交给我了。”

  “叔叔,我该说你蠢呢还是该说你天真,现在你的命都在我的手上,竟然还有心情惦记你的东西。”

  “冷景瑞,你想出尔反尔不成。”冷萧的脸沉下来,眼睛里哪里有丝毫的惧意。

  “我就反悔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从头到尾我也没答应要给你东西,虽然这份证据有时效性,可起码现在是有效的,叔叔,我想送你一份大礼,你想要吗?”

  冷萧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做什么?”

  靳修溟笑,“不想做什么,就是想送叔叔一份大礼而已,我想叔叔会很满意的。”他将冷萧从椅子上扯起来,挡在自己的身前,“现在,就请叔叔送我们离开吧,毕竟你养的狗挺凶的,还是有你这个主人在身边比较安全。”

  冷萧又惊又怒,“冷景瑞,你现在已经变得这么无耻不要脸了吗?”

  靳修溟淡笑,“这不是跟叔叔学的吗?”

  书房的门打开,封岳看着被靳修溟当做人形盾牌的冷萧,不禁皱眉,这个废物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不仅没用,还拖后腿,看来马克的眼光也就是如此了,挑了这么一个合作人。

  封岳的人往旁边退了退,让开一条路,靳修溟挟持着冷萧,直接走了过去,清歌跟在靳修溟的身边,无视那些黑洞洞的枪口。

  眼看着这人马上就要走到门口了,出了这道门,那么想要再对靳修溟做什么就难上加难了。

  正在这时,一声枪响,子弹直直冲着靳修溟飞了过去,靳修溟神情不变,只是转了身,子弹噗的一声射进了冷萧的身体里。

  冷萧闷哼一声,而封岳的眼神也是一变,冷冷地看向那个擅自开枪的人,“谁让你开枪的?”

  那人低声解释,“再不拦住他们,他们就跑了。”

  冷萧疼的脸色发白,那一枪射中了他的手臂,性命倒是无碍,但耐不住疼啊,这还是他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看向封岳的眼神就像是要吃人,这些混蛋,明知道他是人质,竟然还敢开枪。

  封岳则是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抬手就是一枪,那人轰然倒地,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还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死。

  封岳冷眼看着他,面无表情地说道:“敢不听我的命令,背叛我就是这个下场。”他又看向靳修溟他们,“将他放了吧,我让你们走。”

  靳修溟淡淡一笑,看着他并不说话,而一直守在外面的冷一飞听到两声枪响,已经带人闯了进来。

  “少爷,你没事吧?”

  他上下打量着靳修溟,见他没有受伤,心中微微放心,视线一转,看向了封岳,眉头一皱,他从来没有在冷萧的身边看见过这个人,难不成是冷萧的秘密武器?

  心中狐疑,冷一飞警惕地看着封岳。

  “让他们走。”冷萧发话,“我的话你们总该相信吧,我让你们离开。”

  靳修溟微微一笑,“多谢叔叔,不过我不放心你们,所以你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他给冷一飞使了一个眼色,冷一飞点点头,让靳修溟先走,而他带着人断后。

  靳修溟带着冷萧刚刚走出大门,一颗红色的点就出现在了冷萧的胸口,冷萧自然也看见了,喘了一口气,高声说道,“不许开枪。”

  暗中的狙击手犹豫了一下,见到封岳朝他做了一个手势,他才将枪放下。冷萧胸口的红点消失了。

  靳修溟将冷萧塞进了后座,清歌跟着坐了进去,靳修溟这才坐上了驾驶位。

  车子疾驰在山道上,身后跟着十几辆车,除了冷一飞的,还有封岳的。

  冷萧捂着自己的伤口,疼的一直在冒冷汗,“你们到底想将我带去哪里?”

  “当然是请叔叔送我们一程,只要我们安全了,自然会让叔叔回去的,我们可不是叔叔,做不出取人性命的事情。”靳修溟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话不仅是冷萧,就连清歌都看了他一眼,嘴角轻抽,她觉得论起睁眼说瞎话,还是要服靳医生,起码这话她是无法像他一样说的这样理直气壮,不过她好喜欢怎么办?

  清歌摇摇头,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身后紧追不放的封岳他们的车,在这种时候自己竟然还有心情想这些,也是个心大的。

  “让封岳他们不要再跟了,这样跟下去,我们只能带着你在京都逛一圈了,我们倒是无所谓,就是不知道你的伤口是否能经得住这般折腾。”

  冷萧面色变了变,拿出手机给封岳打了电话,让他不要再跟。

  果然,封岳的车就停了下来。

  清歌从后视镜中看到这一幕,好奇地看着冷萧,“你堂堂一国亲王,竟然跟恐怖组织的人合作,这也算是通敌叛国了吧,你到底怎么想的?”

  冷萧沉着脸不说话。

  清歌则是一脸若有所思,继续说道:“说起来,赤练的人满世界搞天搞地,弄得各国ZF恨不得将他们除之而后快,但确实从来没有在夏国活动过,该不会是因为你吧?”

  以前没注意,现在仔细想想,虽然跟南罗国接壤的边境时不时会有赤练的人的身影,但跟其他国家比起来,赤练在夏国确实算是很低调的,就算是几年前的游轮劫持案,那也是冷萧自己策划的。

  “我很好奇,你到底是许了赤练什么好处,为什么他们愿意跟你合作这么久?”

  冷萧眼神微闪,并不说话,清歌也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指望他能回答。

  冷萧闭上眼睛,之后不管清歌说什么,他都没有反应。

  车子开到半路,靳修溟停下来,将冷萧扔到了林子里,临走时,还不忘将他身上的手机拿走了。

  回去的路上,清歌看向靳修溟,“你刚才说要送他一份大礼,是什么?”

  靳修溟淡笑,开车的冷一飞听到这话,解释道:“少爷把那份证据交给了检察院,等冷萧回去之后,等待他的还有一堆的麻烦。”

  “现在国王是冷希瑞,就算是把证据交上去,恐怕也没什么用吧?”

  “嗯,所以少爷也给了媒体一些资料,虽然不完整,但有了这些,除非冷希瑞想要在去全国人民面前颜面扫地,不然一定会做出裁决。这次冷萧就算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清歌仔细想了想,就明白了,要么,冷萧自己认罪,要么,就要推出一个替罪羊,这个替罪羊还要是自己身边的人,位置还不能低,前者不可能,后者,能剥下冷萧一层皮,甚至伤筋动骨。

  “你说开萧的话有多少可信度?”清歌3问道,她指的是冷萧说的那些关于杜君扬的事情。

  “百分之八十。”靳修溟神情淡淡,一直把玩着清歌的手,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清歌知道冷萧说的事情到底还是对他产生影响了,若是杜君扬真的做出了背叛冷易的事情,甚至连车祸都是她主导的,恐怕靳修溟不会轻易放过她。

  “清歌,你想当王后吗?”靳修溟漫不经心地开口,就像是在问今晚夜空中星星很明亮一般。

  清歌神情一顿,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你想要那个位置吗?”

  靳修溟轻笑,“我不想,但我也不愿意看到坐在上面的人是冷希瑞。”不是说是杜君扬最看中的儿子吗?那要是没了那个位置,杜君扬和冷希瑞都会很痛苦吧?

  “而且那既然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东西,我自然是要拿回来的。”靳修溟的神情依旧是淡淡的,但清歌却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他的决心。

  “好,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陪你一起。”就跟你曾经支持我的一样,我也会一直陪着你,你想要那个位置,我陪你争上一争又何妨。

  靳修溟眉眼倏而温柔起来,握着清歌的手用了几分力气。

  清歌掰开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清歌,你不能离开我,知道吗?”

  清歌重重点头,倾身抱住了他,“好,我不离开你,一定不离开你。”

  靳修溟轻轻摸着她的头发,眼底的幽蓝逐渐浮现。

  清歌,你要乖乖地待在我的身边,一定不可以离开,不管我变成什么样,你都不许离开我,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清歌能感受到此时靳修溟的身上有些不对劲儿,却没问,只是用力抱紧了他。

  开车的冷一飞从后视镜中看到了这一幕,尤其是靳修溟眼底的变化,心中微惊,不由着急起来,却被靳修溟警告了一眼。

  清歌想直起身,却被靳修溟按住了脑袋,“就这样,让我抱一会儿。”他轻轻开口,嗓音是温柔。

  清歌的身子一顿,继续窝在他的怀里,她的脑袋被按在了他的胸口上,只能听见他的心跳声,平稳而有力。

  靳修溟闭上眼睛,努力压抑着心底的情绪,车厢里一片安静,冷一飞时不时往后看一眼,神情担忧。

  靳修溟没理他,只是抱紧了清歌,不让她抬头。

  良久,靳修溟才睁开了眼睛,眼底的幽蓝之色已经不见了。

  见抱着自己的力道松了,清歌直起身,定定地看着他,靳修溟回望着她,神情温柔,“怎么了?”

  清歌没说话,只是坐在了他的腿上,手捧着他的脸,“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一定要跟我说。”

  靳修溟笑着点头,“我没事,你不要担心我。”他说着,扣着清歌的脑袋直接吻了上去。

  冷一飞识趣地升起了挡板,当自己不存在。

  吻越来越深,越来越急切,靳修溟死死地抱着她,就像是抱着救命的浮木,清歌感受到了他心底的不安,回应着他,闭上的眼睛里是深深的担忧。

  靳修溟,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题外话------

  有人还记得靳医生特别的眼睛吗?我记得在很早以前我就提到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05742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