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320.她才是老板?(2更

320.她才是老板?(2更


  )

  会议室里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谢兴皱眉,“难道除了老李和老章,其他人都不想说点什么吗?”

  其他人低头的低头,喝茶的喝茶。其实大家心中都清楚,冷萧的案子,那就是一块烫手山芋,本来就不该接,可是这类案子一直都是归他们负责的,不接又不行。

  老章见状,冷声一声,哪里不明白这些人的想法,以前也就算了,现在都到了这一步了,还想着得过且过,这些人脑子都进水了吗?

  “你们以为你们不开口说话就没事了?现在这个案子是我们整个组的,上面已经下了死命令,一定要调查清楚,不然我们就滚蛋,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该不会不知道吧?”

  一开始说话的老李闻言,顿时说道:“不是已经有人跳出来自首了吗。要我说,十有八九就是这个叫做沐辰的人做的了,你想想,路德亲王是什么样的人,过去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这样的人会做洗/黑/钱这样的事儿,我是第一个不相信的,而那个沐辰就不一样了,仗着自己的身份,打着冷萧的旗号做了什么,也是有可能的。”

  “呵呵,老李,按照你这么说,完美的路德亲王应该连私生子都没用,可是你现在承认了沐辰的身份,是不是等于也承认了沐辰就是冷萧的私生子,而冷萧这人既然连私生子都有了,那么暗中做了什么事情也不奇怪吧?”

  老李脸色铁青,“章明丽,你别胡搅蛮缠,我是这个意思吗?”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解释一下,也让在座的同事们都听听。”

  老李怒瞪着她,你了半天,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谢兴打断他们,“行了,这是在开会,是让你们讨论案情的,不是让你们在这里吵架的,老李、老章你们都收敛一点。”

  老李气哼哼地收回视线,开口:“总之,我觉得这个沐辰的嫌疑很大,至于那个夜明志,撒谎的可能性更大,既然能为了一己私利做出出卖亲人的事情,那为了钱说谎也是可以理解的。”

  老章想开口,但是看了一眼谢兴以及其他还没开口的人,顿时就闭嘴了,现在这个时候,没必要冲在前头。

  谢兴见这两人安静下来了,再次看向其他人:“你们呢,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吗?有什么想法都给我说出来,不要让我点名。”

  会议室里安静了几分钟,就在谢兴耐心告罄之际,终于有人开口了,有了一个人带头,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开口了,会议室里终于了有了一点开会讨论的味道。

  现场的人分成了三派,一派站在冷萧的这边,认为他是受人蒙蔽,代人受过,毕竟从进来到现在,冷萧一直在否认。

  一派的人保持中立,认为不管是冷萧还是沐辰,又或者是夜明志,都存在问题。冷萧被抓已经四五天了,媒体上越闹越大,就算是有他们出面也压不住网上的那些舆论,而就在这个时候,夜明志跳出来,很有点受人指使,搅浑本已经够浑浊的池水的意思,而沐辰,也差不多。

  剩下的那些人则是认为沐辰这个时候跳出来,明显是帮冷萧顶罪的,他所说的一切都不可信,反倒是夜明志,作为参与者之一,他的话可信度非常高。

  会议室里讨论得激烈,而杜君扬却将自己的书房砸的一片狼藉。

  冷萧这个混蛋,跟她保证得好好的,说一定会看好夜明志,不会让他出来捣乱,现在可倒好,不仅夜明志跑去自首说,自己是受冷萧的指使,还表示愿意出庭做污点证人,请求宽大处理;这还没完,现在又跳出来一个私生子,还甘愿替他顶罪,这一出又一出,他以为自己是演大戏呢!

  原本杜君扬已经想好了,让冷萧找个替罪羊,将罪名都推到那人身上,就连检察院内部她都已经安排好了,媒体那边也已经打好了招呼,只要这边有人顶罪,媒体那边就开始发宣传稿替冷萧洗白,现在可打倒好,好戏一出接一出,让她的一切安排都派不上用场。

  “冷萧,好你个冷萧,我当时就不应该答应你。”杜君扬怒不可遏。

  **

  东陵市。

  清歌看着媒体上越演越烈的对冷萧的讨伐,嘴角轻扬,虽然沐辰的突然动作让她十分意外,不过幸好她提前让冷一飞在京都的主流媒体那边打好了招呼,在夜明志自首的第一时间就造势,现在舆论一囧一边倒了。

  据卫东刚刚传回来的消息,检察院门口甚至已经有人举着牌子等在那里,要求他们严肃处理冷萧,坚决反对徇私舞弊。

  至于沐辰,他的身份则是被定义为冷萧的私生子,冷萧以往的完美形象也因为这个私生子的出现而开始有了裂痕,甚至有人指责冷萧为了保全自己,竟然让自己的儿子出来顶罪,简直就是毫无人性。

  当清歌看到这里的时候,惊讶地挑眉,没想到沐辰的自首竟然还有这样的收获。

  靳修溟见她眉开眼笑的样子,侧头在她的平板上看了一眼,“就这么高兴?”

  清歌笑眯眯,“当然高兴,虽然我知道冷萧不是真正的幕后之人,但是他算计了我家,设计了我爸爸也时事实,现在不过是收一点利息而已,我倒是觉得这样算是便宜他了呢。”

  靳修溟的关注点却不在冷萧身上,“这个沐辰倒是一个有意思的人,明明对生父没什么感情,却在生父出事之后,主动承担了所有。”

  清歌眯眼,她对沐辰没有好印象,即便他是杜雨若心心念念的哥哥,对她而言,也是一个别有居心的骗子,欺骗了她姐姐的感情。

  想到姐姐,清歌脸上的笑意淡了三分,皱眉,“靳修溟,你说冷萧出事都这么久了,辛宏也死了,那个老板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来找我?”

  自从辛宏出事之后,那个老板就像是从世界上消失了一般,而清歌一直子啊等着他来找她。

  “该来的总会来的,既然那么多人都在找他,可却连他的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连辛宏都能为了他背叛了自己跟了二十多年的人,可见他是个有手段的,这样的人,轻易是不会出现的,我们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我不担心他不出现,我担心的是他会伤害我姐姐。”

  靳修溟倒是不这样认为,“清歌,你不是说你姐姐的心脏病已经好了吗?而且之前你妈妈也说了,那些人曾经拿你姐姐做实验……”靳修溟说道这里,忽然顿住了。

  清歌正等着他的下文,结果这人就不说了,不由疑惑地看着他,就见到这人神情十分古怪。

  “靳修溟,你怎么了?”

  靳修溟回神,对上清歌担心的眼神,摇头,“没事,清歌,我们似乎一直忽略了一件事。”

  清歌不解。

  “实验。那些人用你姐姐做实验,杜君扬他们暗地里在做基因实验。”

  剩下的,不用靳修溟继续说,清歌也明白了,她的脸色发白,“你的意思是杜君扬才是那个老板,而我姐姐现在很有可能被他们当成了基因实验的活体?”

  这个猜想太过可怕。

  若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夜家的悲剧就是杜君扬一手造成的。

  不,她应该早就想到的,在母亲告诉了自己一切之后,在知道杜君扬做基因实验的时候,她就应该想到的。

  靳修溟见她神情不对,眼底隐隐有丝血红,不禁抱住了她,低声安慰道:“清歌,这些都是我的猜测,不一定是真的,你先冷静下来。”

  清歌无法冷静,她该怎么冷静,那可是基因实验啊,谁知道他们想要研究什么,要是将她姐姐变成了一个怪物该怎么办?

  “靳修溟,我现在就要去找杜君扬,现在就要。”

  “不行。”靳修溟想也不想地就否定了,对上清歌泛红的眼睛,他解释道,“你待在这里,这件事不能让阿姨知道,她会疯的,我今天就飞京都,这件事交给我好不好?”

  “我自己去。”清歌坚持。

  “不行,要么,我去,要么我们两个都留在这里。清歌,你听话,她一心想要你死,你若是去了,太危险。”

  “难道你去就不危险了吗?她想要的也有你的命!”清歌低吼道,杜君扬这样的人根本不配称之为人。

  靳修溟默了默,笑了笑,“正是因为这样,才应该让我去,清歌,你若是在京都出事,那我会失去所有的理智,到时候可能我们两个人都会陷入危险之中,可你若是在东陵市,只要你安好,那我就算是拼尽全力也会留着命回来找你,而且京都还有二哥,他会帮我。”

  清歌摇着头,显然不同意他的这个方案,但是靳修溟决定的事情,清歌也很难改变他的主意,靳修溟当天下午就出发了,等清歌知道的时候,他已经坐上了飞往京都的飞机。

  清歌气得咬牙,若非还有最后的一丝理智在,她差点就要跟着飞过去。

  靳修溟,你一定要没事!

  清歌没有追到人,只能先去找清若筠,她有些事情想要问她。

  她刚刚走到轻云集团门口,旁边就冲出来一道身影。

  “贱女人,狐狸精,你去死吧!”那人尖叫着,直直地朝着她冲来,手里还拿着一瓶什么东西,对着她就泼了过来。

  清歌眼神微变,一个利落地转身,避开了泼过来的液体,液体落在地上,发出了滋滋声,清歌寻声看去,就发现地面已经被腐蚀了,是浓硫酸。

  清歌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定定地看着那个披头散发的疯婆子,“郭臻臻!”

  郭臻臻见没有泼到清歌,将手里的瓶子也给砸了过来,清歌抬起一脚,叫瓶子踢到了不远处,随后一个反剪,将郭臻臻的手反剪到身后,“你发什么疯!”

  “你这个小三狐狸精,你横刀多爱,都是因为你,靳医生才会离开我的,都是你这个狐狸精,贱人,抢我爱人!我要杀了你!”郭臻臻一边剧烈挣扎,一边高声尖叫。

  轻云集团的把办公大楼位于市中心,此时正是下班的时间,这里的动静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刚开始郭臻臻泼浓硫酸时,大家还吓了一跳,但是听到她的话,再看向清歌的眼神都变了。

  “没想到长得这么漂亮,竟然是个小三。”

  “不漂亮怎么做小三,不过这原配也是够厉害的,竟然敢真的泼硫酸。”

  “对付小三,泼硫酸怎么了,我不仅要泼硫酸,我还要打死她呢,敢做小三就不要怕被人骂。”

  清歌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还有指指点点,脸色一点点冷下来,她定定地看着郭臻臻,腿上一个用力,郭臻臻就被踢得跪在了地上。

  “清歌,你横刀夺爱,不得好死!”郭臻臻惨叫一声,高声咒骂,与清歌不同的是,她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声,眼底是兴奋,是恶毒。

  她们家已经完了,靳修溟也不可能喜欢她了,既然她得不到靳修溟,清歌又凭什么得到,她是舍不得对靳修溟下手,但是清歌就不一样了,她要毁了她,她要让清歌身败名裂。

  “郭臻臻,你要发疯就去疯人院,不要跑到我面前。”

  郭臻臻的脸色忽然一变,抱着清歌的大腿开始哭嚎祈求,“清歌,我求求你,将靳修溟还给我好不好,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他了,你不要将他从我身边夺走好不好,我家里的公司破产了,我爸爸和我妈妈也被抓走了,我真的一无所有了,靳修溟是我最后的依靠了,而你呢,你是夜家的千金,整个轻云集团都是你的,你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啊,为什么要抢我的男人呢,清歌,我求你了,将他还给我吧!”

  清歌脸色一点点黑下来,注意到周围有人拿着手机在拍照,拍视频,她的脸色更加难看,冷冷地看着那些人:“不要拍了。”

  那些人被她的眼神吓到,往后退了几步,但是手中的手机却没有放下。

  “什么呀,做了小三竟然这么嚣张。”

  “我去,这年头就连富家千金也开始做小三了吗?真是不要脸,看我怎么曝光你。”

  清歌听到周围人对她的谩骂,抬手就想郭臻臻扯开,她本来就因为靳修溟隐瞒她去了京都的事情而心情不好,心中还在担心他的安全,现在又被郭臻臻来了这么一出,心情简直就是跌到了谷底。

  郭臻臻眼底满是喜色与疯狂,周围人骂的越难听,她越高兴,以前是她放不下自尊与面子,不然哪里还有清歌得意的份儿,现在就不一样了,她反正已经一无所有了,自尊、面子又算是什么,只要能让清歌身败名裂,她做什么都愿意。

  郭臻臻知道清歌厉害,所以死死地抱住她不放手,整个人都挂在了她的腿上。

  “清歌,求你了,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跟你争了好不好,求你不要跟我抢他,除了他,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只要你喜欢,都可以拿走。”郭臻臻一边哭,一边祈求。

  清歌则是冷眼看她,清晰地看到了她眼底的得意与疯狂,她渐渐冷静下来,也不去理她,而是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郭臻臻意识到不好,起身就想去抢夺手机,可惜哪里是清歌的对手,被清歌压制得死死的。

  清歌打的是范晨凯的电话,让他立即滚过来。

  郭臻臻一听范晨凯的名字,顿时就炸了,开始剧烈挣扎,一边挣扎,一边哭嚎,“清歌,我错了,你不要让人来打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要是真的不愿意将他还给我,我让给你就是了,不要让人打我,不要,呜呜呜呜。”

  清歌低头看她,眼底淬了冰,若是换做平时,她恐怕还有心思逗逗她,可是今天,她满心烦躁,不想跟她在这里演戏。

  她弯腰,捏住了郭臻臻的下巴,“郭臻臻,你想演戏请到别的地方去演,不要在这里脏了我的眼睛。”她靠近郭臻臻的耳边,轻声说道,“你以为我会在乎名声这种东西?要是继续纠缠不休,你信不信我真的找人将你给做了?”

  郭臻臻的身子一抖,眼底闪过恐惧,刚刚产生了一丝退意,脑中又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她不敢的,光天化日之下,她不敢杀人,她就是吓唬你而已,今天就是你的机会,你要让她身败名裂。”

  似乎是得到了力量,郭臻臻疯狂地摇着头,伸手想去掰清歌的手,可惜清歌捏住她下巴的手就像是钳子一般。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抢了人家的男朋友,竟然还敢嚣张的打人,你以为自己是富家千金就可以这样欺负人吗?”人群中有人不满清歌的行为,站出来指责道。

  清歌冷冷地看着那人,似笑非笑:“你听了她的一面之词就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了?你是福尔摩斯还是柯南?”

  那人被清歌一顿抢白,脸色铁青,却说不出话来。

  清歌的视线一一在众人的身上扫过,明明什么都没说,却让人无端地产生了一股寒意。

  ------题外话------

  二更来了,让大家久等了,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05248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