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322.(2更)

322.(2更)


  清歌将手机拿过来,冷静地问道:“有人伤亡吗?”

  助理一听是清歌的声音,顿了顿,才说道:“有一对母子被车子突然的爆炸伤到了,现在已经被送到了医院抢救,至于其他人,还有三个人受到了波及,暂时还不知道伤势怎么样,我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

  听到有人受伤,清歌的心一沉,问了医院的地址,两人随即赶往了医院。

  警察已经介入了这件事,清歌赶到医院时,警察也已经在了。

  庆幸的是,除了那对母子,另外三个人只是受到了波及,受了一点小伤,处理一下就没事了。

  “你就是车主清歌吧?”一位警察同志问道。

  清歌点点头,脸上一片冷沉,“警察同志,我这辆车买来没多久,一年都不到,发生自燃的概率很低,我怀疑是人为,希望你们能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警察已经先一步对车子进行了检查,得到的结果也是油箱被人动了手脚,倒是与清歌的说法不谋而合。

  “清歌小姐,这件事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只是你能不能回忆一下,最近你都得罪了什么人?”

  清歌眼神微闪,她的得罪的人太多了,想要她死的人更是数不胜数,至于现在嫌疑最大的那位就在京都,只怕说出来这些人也不敢查,尤其是张庾铭,那就是一个孬种。

  清歌摇摇头,“没有,我最近并没有跟人结怨。”

  这位警察同志是个负责人的,好心地提醒清歌,“清歌小姐,你仔细想想,或许是你无意中得罪的。”

  “轻云集团的事情算吗?”清歌问他。

  警察同志一愣,随即想到了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冷萧的案子,神情一顿,含糊道:“也不是不可能,不过除了这个,还有其他的吗?”

  清歌仔细想了想,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今天下午,我在轻云集团门口与一个叫做郭臻臻的女子发生了冲突,当时她还想往我身上泼硫酸,这件事算吗?”

  警察同志一听,严肃了神情,将清歌说的记录下来,时间、地点、经过,记录的很仔细,清歌也很配合,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警察合上记录的本子,正色道:“这件事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要是有了结果,我会第一时间通过你,希望你这段时间手机能保持畅通。”

  “这是一定的,谢谢警察同志。”清歌真诚道谢。

  清若筠去处理伤患的事情了,除了正在抢救的母子,其他三人清若筠赔了医药费,虽然说这件事说起来他们也是受害者,但到底这些人也是无辜,清若筠也不吝啬这点钱。

  幸好这几人都是明理的人,并没有胡搅蛮缠,拿了钱之后就离开了。

  清歌与母亲守在医院里,等着那对母子从手术室里出来。

  先出来的是儿子,因为被母亲护在怀里,他的伤势不算重。医生说只要好好养着就没事,严重的是那个母亲,因为爆炸发生时,离车子很近,受伤很严重,很有可能会抢救不过来。

  清歌静静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眼底一片冷沉,她也在测测这次事故是谁动的手。郭臻臻这个疯女人不是没有可能,也有可能是京都的那几位动的手,或许还有其他人,她一下子也无法肯定。

  清若筠坐在她的身边,眼底还有后怕,今天要不是她让清歌坐她的车,那么清歌就会开自己的车回去,或许今天在手术室里的人就是清歌,不,或许清歌连进手术室里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这里,清若筠紧紧握住了清歌的手。

  清歌回神,见母亲眼底满是紧张之色,安慰道:“妈,别紧张,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会不会是他们动的手?”清若筠低声说道,只用了清歌能听到的音量。

  清歌一下子就明白了她指的是谁,轻轻摇头,“不好说,先等等,等这对母子脱离了危险再说。”他们也算是遭受无妄之灾了,清歌心中对他们怀有一丝愧疚。

  等待的时间里,清歌的手机响了,是林平打来的,她看了一眼清若筠,起身去接电话。

  “清姐,我查看了集团门口的监控,发现在郭臻臻纠缠你的那段时间里,有人碰了你的车。”

  清歌眼神一暗,她以为车子是在开出来之前就被人动了手脚,没想到竟然是在那段时间里,那可是在市中心,街道上随处可见的摄像头,这些人竟然敢在这样的地方动手,她是该说他们胆子大呢,还是有恃无恐?

  “查到是谁了吗?跟郭臻臻有关系吗?”若是在那个时间段,郭真真不是没有嫌疑的。

  “还没查到,动手的人穿着黑衣服,带着鸭舌帽,脸上还带着口罩,除了身形,什么也看不清楚,而且那人手脚很快,不到一分钟就离开。”若不是他盯着监控,盯死了任何一个靠近车子的人,恐怕也不会留意到那个人。

  “看来是个惯犯,去查查赤练的人最近是不是在东陵市活动。”清歌冷声说道。

  林平一怔,“清姐,你是怀疑......”

  “你不觉得他们的手法跟赤练以往的作风很像吗?”清歌淡淡反问。赤练可是三大恐怖组织之一,经常会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制造恐慌,虽然没有在夏国犯案的前科,但其他国家可没少见到他们的身影。

  “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去查。”

  “等等,注意一下赤练的封岳,他可能会来东陵市。”想到在京都跟封岳见面的情形,清歌总有种感觉他们还会再见的。

  林平神情一凛,“知道了清姐,这段时间我会让狄丰宝过来保护你的安全。”

  “不用。”清歌拒绝,“让狄丰宝去保护我妈吧,我担心他们会对我妈动手,对了,夜明志那边没问题吧?”

  夜明志将会作为污点证人指证冷萧,在这段时间里她要防止这些人对夜明志动手,消灭证据。

  “没问题,我今天上午刚跟一飞哥通过电话,京都那边一切正常,夜一凡那边我也已经让兄弟们去保护他的安全了,要是有什么异常我会第一时间告知你。”

  清歌闻言,微微放心,林平的办事能力她还是很相信的。

  清若筠见清歌回来,问道:“查清楚了?”

  清歌摇头:“还没,妈,我在这里等着,你先回家吧。”

  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清若筠哪里放心啊,摇头:“不用,先等等吧,等他们脱离危险了再说。”

  在等待的期间里,那对母子的家人赶到了医院,是女人的丈夫,事情的经过他已经听警察说了,虽然知道清歌他们也是受害者,是无辜的,但面对清歌时,他的脸色不是很好,态度很冷淡,但没有失去理智,将错误归咎到清歌身上。

  清歌见状,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她会留在这里,是因为同情这对母子遭受的无妄之灾,但若是这些人胡搅蛮缠,只怕她的那点同情心也会别磨灭,对方是个讲理的人是最好的。

  等待的时间不算长,大概三个小时后,那个母亲就从手术室里出来了,医生说命虽然保住了,但是后续的治疗还需要一大笔钱。

  清歌注意到当医生说完,那个男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隐隐有些发白,“医生,大概需要多少钱?”

  医生看了看他,问道:“你是病人的家属吗?”

  男人点头,“是,我是她的丈夫。”

  “后续的治疗加康复,大概需要七八十万。”

  男人的脸色更白了几分,拳头紧了松,松了紧,他们家的条件不是很好,要是二三十万,他还能问亲戚朋友们借一借,但是七八十万......

  清歌已经听到了医生的话,见男人站在那里不说话,温声开口:“医药费我们可以承担,不管花多少钱,只要将人治好就行。”她的话是对医生说的,也是说给男人听的。

  男人只是在赶来的时候看了他们一眼,之后就一直一言不发,现在听到清歌的话,才再次抬眼看她。

  他张了张嘴,想要拒绝,但是想到自己的家庭情况,拒绝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清若筠已经去缴费了,男人定定地看了清歌好久,这才开口说道:“谢谢。”

  清歌笑了笑,“这次虽然是意外,但你妻子和孩子也是无辜的,医药费理应我们承担,后续的治疗费用我们也会承担,直到你妻子康复为止。”

  她刚刚已经问过医生,只要好好治疗,那个母亲是能康复的,这倒是让清歌松了一口气,只是一点钱而已,跟命比起来,不算什么,更何况,她并不缺那点钱。

  男人只是点了点头,就跟去了妻子的病房。

  知道母子两个没有生命危险了,清若筠给助理打了电话,将后续的事情交给了助理之后就带着清歌回家了。

  回去的路上,清歌想起狄丰宝的事情,对清若筠说道:“妈,这几天狄丰宝会过来给你当司机,接送你上下班,你要出去见客户,就给他打电话,不要自己开车。”

  清若筠眼神微暗,“你担心他们会对我动手?”

  清歌嗯了一声,“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那你自己呢?”清若筠担心地问道,这些人明显是冲着清歌来的,她比她更危险。

  清歌笑了笑,“妈,你忘记了,我可是从特种部队里出来的,而且师父从小教了我那么多,这些我也不是白学的,我能保护好自己,你放心。”

  “我是担心他们耍阴招。”就像今天这样,万一给清歌的车子底下装个炸弹什么的怎么办。

  清歌失笑,“妈,我会保护好自己,我知道自己的命有多重要。”她有爱她的家人和朋友,还有靳修溟,就算是为了他们,她也会保护好自己。

  清若筠提心吊胆地回到家里,踏进家门时,脸上的表情已经与寻常无异。

  “清歌,你跟我上来。”她淡淡开口,清歌跟祁潮和喻清凤打了招呼就跟着母亲上楼了。

  “把门锁上。”清若筠说道,一边说,一边走过去将窗帘拉上。

  清歌见她这样小心的样子,心中隐约明白了她要做什么。

  清若筠打开了衣柜,然后从衣柜里的保险箱中拿出了一个文件袋和一个小盒子。

  清歌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木盒子,正是她从谷天一那里拿回来的那个,她死死得盯着清若筠手上的东西,过了好久,才轻声问道:“这些就是爸爸留下的东西?”

  清若筠点点头,“对,我恢复记忆之后,就想起了你爸爸曾经告诉了我一个保险箱的密码,他说万一有一天他出事了就取出保险箱里的东西,或许关键时候能够救我们一家人的命。”

  清歌接过她手中的东西,首先打开的就是那个盒子,将那个吊坠拿出来放在一边,她晃了晃盒子,疑惑地看着清若筠。

  清若筠打开了盒子的暗格,将那个U盘拿出来递给她。

  小小的U盘就躺在她的掌心中,清歌打量着这个U盘,心中不是滋味,就是因为这个U盘,他们家才会遭受这样的灾难。

  清若筠的卧室里就有电脑,她直接将电脑打开,查看U盘里的东西。清若筠早已看过,但即便是再看一遍,心中的愤怒也没有丝毫的减轻,更何况是第一次看的清歌。

  上次去京都,清歌就已经听冷文冀说起过杜君扬暗中做基因实验的事情,但远不及看到这些视频资料来的震撼。

  尤其是在看到那被当做实验体的人因为忍受不了痛苦而哀嚎,苦苦挣扎,甚至求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杀了他们时,清歌失手打碎了手边的一个杯子。

  杯子落在地上碎了一地,清歌却毫无所觉,她想到是夜清筱,是否她的姐姐,也曾这样被对待,或许现在依旧被这样对待呢?

  她的眸子赤红,眼底是惊人的恨意。

  “妈,爸爸还跟你说过些什么?”她问道,牙齿咬得咯吱响,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清若筠闭了闭眼,努力平复着情绪,缓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最初,你父亲只是发现新发有问题,顺着新发这条线去查,结果查到了冷萧的身上,我听见几次你爸跟你师父联系,但是具体他们说了什么,我却是不清楚的,你爸不肯告诉我。”

  “所以关于这个实验室的事情,是我师父和我爸一起查的,而你并不知情?”

  “嗯,一直到出事前夕,也就是你被爆出私生女的那段时间里,你爸大概已经预感到要出事,就将银行保险箱的密码告诉了我,但是他要我答应,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打开。后来传来了你失踪的消息,你爸去找你,而这个时候,姬家的人上门来,要将我和清筱带走,接下去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当时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根本没给他们反应的机会,等到她再次获得自由,却又因意外失去了记忆,过了这么久才想起来这件事。

  清歌眸色变换不定,当初的事情很明显是几方的人一起动的手,就是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商量好的了。

  “那这个基因实验的事情,夜明志知道吗?”

  清若筠摇头,“他不清楚,他只知道新发的背地里做的事情,幕后是有人操控,其他的你爸没告诉给任何人。”

  清歌眸色幽幽,“也就是说,实验室的事情只有我爸和我师父知道。”现在她爸还处于失踪状态,而谷天一也是差不多那个时候失踪的,难道说师父他已经......

  她的脸色发白,不敢继续想下去,师父的对她是亦师亦友的存在,要是师父也出事了,她恐怕无法接受。

  “妈,这些东西交给我,我一定会将爸爸找回来的,还有姐姐,我会安全地将她带回来,那些人家加诸在我们一家人身上的痛苦,我都会加倍还回去。

  清若筠看着清歌眼底的狠意,心中一惊,担心她做傻事,抓住她的手,神情严肃,“清歌,你答应妈妈,不要将自己搭进去。”

  清歌笑,“我知道的,你不要担心,我说过了,我可是很惜命的。”

  清若筠定定地看着她,想问她现在到底在做什么,狄丰宝他们又是什么人,可是话到嘴边,又犹豫了,尤其是在看到女儿那双眼睛时,忽然就不想问了。

  她轻轻拍拍她的肩膀,“万事小心,要是有什么妈妈能做的,就跟妈妈说。”

  “嗯,我知道,妈,我最近可能要出门一趟,你和外公外婆在家里要当心,我会让林平他们过来保护你们。”

  清若筠的心一紧,“你要去哪儿?”

  “妈,我要想办法联系上师父,爸爸应该是被他们抓住了,被困在什么地方,但是我相信我师父的本事,他应该还在查这件事,只是暂时不方便与我联系而已,我要去找他。”

  现在夜云霆不知所踪,最清楚这件事的人就是谷天一,要是能找到谷天一,或许就能同时找到姐姐和父亲。

  “世界那么大,你要去哪里找?”

  清歌笑,眼底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自然是先去南罗国,妈,你还记得你别关的地方吗?”

  清若筠自然记得,当初她离开那个地方时,还特意记下了地址。

  “可是那边守卫很森严。”清若筠有些担心,“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我不会一个人去,我会叫上几个人,安全方面不用担心。”

  清若筠尽管不放心,但是也知道这一趟清歌是非去不可,所以也只能妥协,只是说了一句,“不管查到了什么,你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嗯,我知道,妈,你们在家里也要注意安全,若是发现不对劲儿,就先离开。有事找林平,他会安排好一切。”

  清歌将家里的事情安排好之后,就给司微澜打了电话,水玥那边她已经打好招呼了,她会先去南罗国等她。

  司微澜知道清歌要去南罗国,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清歌没有跟司微澜说这次去南罗国的目的,司微澜也没问,一直到了南罗国,跟水玥汇合了之后,清歌才跟两人说了自己的打算。

  “你要去的地方竟然是那里。”水玥惊讶道,她比司微澜要知道的多,自然清楚那里是什么地方。

  “但是清歌,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他们未必还会留在那里的。”

  这一点清歌自然也清楚,换做是她,在清若筠逃走之后的第一时间就会离开了。

  “我只是想去看看是否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万一运气好,他们没走呢。”

  其他两人无语地看着她,明显这种运气并不会存在。

  入夜,三人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当初关押清若筠和夜清筱的庄园,白天的时候,三人到附近转悠过,自然知道哪里是监控死角。

  水玥从包里拿出鹰爪,将它牢牢地固定在墙上,三人像三只猴子,灵活地翻过了高墙,溜了进去。

  这座庄园很大,清歌三人按照清若筠说的路线找到了当初的那间房间,房间里早就没人了,除了一些家具,就连医疗器械也不见了。

  房间里装着监控,可是早已不用了,就连家具上都蒙上了一层灰。

  水玥看了一圈,没有任何的发现,“要不是阿姨亲口说的,我都不相信这里曾经关过人,这痕迹,消除得也太干净了,什么都没留下。”

  司微澜还在拿着手电筒四处查看,清歌则是蹲在一个墙角。

  水玥见俩人都不说话,不禁说道:“你们两个发现了什么?”

  “我没有任何的发现。”这是司微澜说的。

  “这里有字。”这是清歌说的。

  两人闻言,一起朝着清歌走去,蹲在清歌的身边,与她一起看着墙壁。

  水玥瞪大了眼睛,这才发现在床脚的位置,有几排很小很小的刻字,要是不仔细看,很容易就会忽略。

  她趴在地上,这才看清那几排字是一串串数字,看着似乎是日期?

  嗯?日期?记录日期做什么?

  “清歌,你看得懂吗?”水玥问道。

  “这是我姐姐留下来的字。”清歌说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05137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